首页 >  校园短篇

汤鸢阎北聿小说此生只对一人刻骨资源txt在线免费

十弦文学 校园短篇 2020-09-06 11:43:07
  • 汤鸢阎北聿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此生只对一人刻骨(汤鸢阎北聿)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此生只对一人刻骨全文阅读,主角是汤鸢阎北聿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汤鸢阎北聿之间的动人故事:阎北聿和汤鸢曾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原本以为会举案齐眉、厮守终身,却不想换来的竟是***登堂入室,而汤鸢更是被心爱的阎北聿误解憎恨,直到后来,情至陌路,她奄奄一...

汤鸢阎北聿小说此生只对一人刻骨免费章节试读:

民国二十三年,军区医院。
“夫人,您这病必须尽快出国治疗,拖得越晚越有生命危险……”大夫面色沉重。
汤鸢点了点头,有些艰难开口:“我知道,你还是给我多开些药,我再吃些时日。”
“大帅要知道您的身体……”大夫叹了口气。
汤鸢立即打断:“别告诉阎北聿,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他听到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进府吧?
汤鸢苦涩地想着,心口堵得难受。
离开医院,汤鸢坐上黄包车,直接回了北帅府。
入夜,初雪骤降。
汤鸢吃完药,两眼直直地望着窗外的飘雪。
自打她嫁给阎北聿,每年的初雪都在她生日这天落下。
只是今年,汤鸢赏雪的心已经凄凉。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连带着刺骨的寒风。
汤鸢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齐膝长筒军靴后,生生顿住。
“阿聿,你回来了……”汤鸢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
“今年的生日礼物。”阎北聿将手中的锦盒放至矮桌上,神情清冷。
汤鸢眼底的光微微晃动着,小心轻柔地将锦盒打开。
锦盒中,是一条绣着梅花的真丝手帕。
汤鸢正欲将手帕拿出,却忽的瞟到手帕角缠着一根女人的长发。
阎北聿是在拿他藏在别苑的***之物来敷衍自己吗?
“大帅有心了,这礼物很有女人味。”
汤鸢脸色白了几分,五指紧紧攥着腿上的棉被。
阎北聿皱起了眉头,多年的相处,他深知汤鸢此刻心情不好。
这个女人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叫自己大帅。
“明年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从账房拨钱,自己去买。”
阎北聿动了动薄唇,脱下身上的军大衣,便进了内房。
明年,他连敷衍的心,都没了。
汤鸢看着他的背影,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小声喃呢:“我恐怕……撑不到明年这时候了……”
她和阎北聿,终究是熬不过这七年之痒。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泛疼,连气都喘不过来。
汤鸢拿出袖口的枣红手帕,一边堵住鼻孔一边微微仰头。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温热的***味充斥整个鼻腔,那枣红手帕上却看不到任何血迹。
大夫说过,血流得越频繁,病情就越难治。
汤鸢不想出国,她舍不得阎北聿。
她怕自己离开了北城,这北帅府的大帅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阎北聿的心已经不在她身上,可他并没忘记自己是他年少时用八抬大轿取回来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的血止住,汤鸢回到内房,合衣躺在阎北聿身侧。
她像往常一样,抬起胳膊轻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将头埋在他后颈中。
“阿聿,你好久都没抱着我睡了……”汤鸢的声音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我累了。”阎北聿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微微挪了挪。
凉意蔓延至汤鸢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脑勺,眼底泛起一层薄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拥抱而已……

此生只对一人刻骨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早,汤鸢醒来,床上已经没了阎北聿。
只有身侧冰凉微皱的床单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来过。
汤鸢吃了药,拿着细小毛笔抄写心经。
“啪嗒”
刚落笔没几行字,滚热的鲜血毫无征兆地从鼻腔落在了绢纸上,涌成朵朵梅花。
“夫人!”丫鬟小七吓坏了,急忙找手帕给汤鸢止血。
慌张中,她打翻了昨夜阎北聿拿过来的锦盒,看到了那梅花手帕。
小七想都没多想,拿着手帕直接放到了汤鸢鼻翼下。
“给我烧了它!”汤鸢将手帕甩到地上,眼底是夹杂着痛楚的愤怒。
小七战战兢兢地将火炉端了过来,汤鸢弯腰捡起,没有任何犹豫地扔了***。
顿时,火花四溅,一股黑烟腾腾上升。
“你烧给谁看?”阎北聿的声音从门口飘了进来,怒气沉沉。
汤鸢被那烟呛得直咳嗽,根本无暇搭理阎北聿。
在外面顺风顺水的阎北聿何曾受过人忽视,火气上头直接拽着汤鸢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只是这一看,却让他愣住。
“怎么流鼻血了?”阎北聿的语气带着一丝慌张,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夫人她……”小七忍不住想开口。
汤鸢一个冷眼警告她闭上嘴,然后漠然开口:“上火而已。”
阎北聿看着汤鸢这寡淡的表情,心情变得烦躁。
“上个火就流鼻血,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汤鸢穷苦人家出生,在阎北聿还没做大帅前,扛得起大米捕得了鱼,她在他眼底,一直是个强悍的女汉子。
是啊,怎么就变得弱不禁风了呢?
汤鸢强忍住情绪,静静看着那手帕在火炉中变成黑漆漆的一团。
“有个事跟你说声。”阎北聿隐隐觉得自己语气有些冲,连连缓和了不少,“母亲想抱孙儿,我下周会带个女人回府。”
汤鸢怔怔看着他,眼底满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只要他不带回北帅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
“鸢鸢,我们这是新式婚姻,我这辈子只会娶你一个女人。”
“鸢鸢,我要为你征战沙场,打下江山给你做聘礼!”
曾经那个年少轻狂的阎北聿说过的话,还在汤鸢耳畔回响。
一辈子那么长,才刚过去七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汤鸢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倔强地没让泪水落下来。
“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她只是个姨太。”阎北聿自知对不住汤鸢,有些心虚地解释。
“阎北聿。”汤鸢的声音微微有丝哽咽,“你别忘了……你说过这辈子只娶我一个……”
“全国上下哪个大帅不是三妻四妾?我这七年只有你,难道你还不满足吗?”阎北聿面色发沉。
“一年,再给我一年的独宠。”汤鸢看着他,声音晦涩。
阎北聿眸光一闪,不明白这女人嘴中的一年指的是什么。
他对汤鸢,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她把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在他最艰难的时刻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的性子,让他早就腻了。
外面的姑娘又水又嫩,懂的花样还多,让他怎么尝都觉得新鲜。
一个一统四方的大帅,谁不喜欢一群女人娇滴滴地跪在自己军服之下?
“她已经怀孕了,我的种不能流落在外。”阎北聿做了决定,没有再看汤鸢。

本站点评

汤鸢阎北聿小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这本小说资源描写的故事情节,深动人心,人物刻画饱满,让读者很容易代入***,感受主人翁的喜怒哀乐,文章大赞!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