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言情

简茸路柏沅小说我行让我上全章节完本完整版阅读

十弦文学 穿越言情 2020-09-06 11:44:40
  • 我行让我上合集版免费阅读-我行让我上(简茸路柏沅)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我行让我上全文阅读,主角是简茸路柏沅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简茸路柏沅之间的动人故事:LOL某场比赛,某知名气人主播正在解说并转播。主播:这辅助,真下饭。主播:打野如果是我队友,我现在已经挂在泉水为他弹钢琴了。主播:我建议这位选手回去好好练练他的...

简茸路柏沅小说我行让我上免费章节试读:

看见两位面生选手穿着TTC的队服上场,简茸拿着刚打开的罐装咖啡,一时间忘了喝。直播间弹幕疯狂刷起了问号,简茸的电脑都被刷得卡顿了几秒。
别说是观众了,就连刚上场的两位TTC替补选手——尤其是代替Road上场的那位,眼底仿佛也带着些许迷惘。
三位解说脸上挂着尴尬又疑惑地笑,互相对视几眼。
“TTC这……应该是有什么战术吧?”解说甲僵硬地抛出话题。
接收到同事的讯号,另一人忙点头:“肯定是练了什么绝招,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TTC的打野替补应该是第一次上场?”
“对,这位打野实力也很强劲,是非常擅长开团的选手。”
比赛还没正式开始,不想听解说们尬聊,简茸关掉比赛直播的声音,问:“TTC什么时候有替补打野的?”
其实TTC这位替补打野已经不是第一次掀起话题了。
早在报名参赛时粉丝们就发现TTC名单最末有一位陌生面孔,据说是青训队直升上来的打野,因为这件事,TTC的官方微博还被粉丝们爆破过——准确来说,是被Road的粉丝爆破过。
毕竟TTC手握王牌打野Road,Road入队以后,TTC的替补名单从来没有安排过打野选手。
【这替补好像夏季赛就在了。】
【上一场如果让替补中单上,或许TTC的胜率会更大。】
【这替补打野终于来了,坐了一个赛季的冷板凳,再不上场我都要以为他是TTC拿来凑数的。】
【TTC到底有什么绝招,好奇。】
简茸挑了挑眉没说话。
就算TTC真有什么神秘招数,那也不该放着Road不用,让一个从没上过场的替补上来打配合。
手机响了一声,简茸重新打开直播声音,光明正大地拿起手机偷懒。
【石榴:大哥,你特么怎么什么都敢说啊?】
石榴是简茸为数不多的好友,也是星空TV的一名男主播,以前玩儿LOL,现在改道去PUBG频道混了。
【艹耳:干嘛?】
【石榴:你居然在几十上百万人面前内涵Kan打假赛??不怕他粉丝搞你啊?】
【艹耳:我连他本人都不怕,还会怕他粉丝?】
石榴本想回一句“你牛逼”,又想起他这朋友似乎一直都这么牛逼。
【石榴:你就少嘴两句吧,我真怕哪天这些LPL选手们要联合起来买/凶/杀/人。】
【艹耳:我没嘴Kan,我刚才是在夸他。】
【石榴:……怎么说?】
【艹耳:以前他虽然也菜,但好歹还在钻石水平。但他今天那几波操作,没十年脑血栓都打不出来,我说他打假赛,不是变相夸他的实力应该远在他的发挥之上吗?】
“……”石榴木着脸收起手机,心想罢了,不与喷子争长短。
简茸的想法没错,TTC没有准备什么“绝招”,至少这一局没有。
5分钟,TTC的打野在野区逛街被单杀。
12分钟,TTC的打野去中路抓人,被敌方反蹲,敌方拿下双杀。
主心骨不在,两位首发队员下场,队里另外三位首发选手也明显不在状态,再加上打不出队伍配合,比赛20分钟爆发的第一场大团战,TTC被打出了团灭。
简茸看了眼双方的经济差距,知道这局TTC翻盘无望,懒得浪费口水去解说了。他点开直播间的弹幕助手,想跟水友们来一些“友爱互动”。
【TTC是真他妈菜呀。】
【主播怎么不喷人?】
【我总算知道这替补打野为什么一个赛季都没上场了,TTC有病吧在半决赛把他放上来恶心人?Road前几把打的这么好为什么要换人?】
【得了吧,Road也是个菜逼,TTC全员菜逼,Road这几年都在打什么几把,赶紧退役吧。】
简茸动动指头把后面那骂人的给封了,那人很快开小号卷土重来。
【只是骂两句就封踢我?你不也天天嘴选手,怎么不把你自己封了?】
“看你不爽就封你,不服憋着。”简茸懒得解释,喷子之间的对决不需要讲道理,能气到对方就完事儿了。
他靠在椅上,挑了个***的***才继续往下说:“替补打野是拉跨,但他第一次上场就打半决赛的决胜局,打得菜也情有可原吧,能看出他私底下应该很少和首发队员练配合。况且队里其他人打得也不怎么样,当钻石排位局看就得了。”
“替补中单倒还行,勉强比前四局的Kan有点用……当然还是没我强,别问这种废话。”
比赛第三十二分钟,万众期待的第五局决胜局终于接近尾声。
这一场游戏里,TTC几乎是被血虐。
比赛最后,HT的队员逼到TTC的泉水前,对TTC进行了近三十秒的虐泉。
此时此刻,TTC的休息室里一片死寂。
赛方工作人员受了氛围影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敬业地扛着摄影机进行拍摄,并连着给了坐在沙发上的Road好几个特写。
Road平静地看着屏幕,右手随意搭在沙发扶手上,他队服外套穿得松垮,衣袖把他整个手掌都套了***。
Kan坐在最角落,他反复咬了几次下唇,终于在自己队友被敌人虐泉时忍不住了,他看向路柏沅,道:“队长,我都说了这局我可以打。”
路柏沅仿佛听不见他的话,甚至瞧都没瞧他一眼。
Kan:“虽然我前面发挥得不好,但是……”
“行了。”教练沉着脸打断他,“你别说了。”
几分钟后,TTC队员们回到休息室,他们垂头望地,每个人都像脖子上被勒了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压抑得说不出话,也迸发不出其他的情绪。
不是没输过比赛,但是这次输得太彻底太丢人,饶是有几次S赛经验的老队员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教练做了几个深呼吸,简单安慰了他们几句,就赶紧走去阳台打电话联系队车了。现在粉丝情绪激动,他必须让赛方多安排几位保安来维持秩序。
在这死水般的沉默中,路柏沅终于有了动作。
他拿起身旁的棒球帽随意戴上,帽檐压得有些低,说:“回去了。”
队员们依着他的话起身,木木地往门外走。
TTC的替补打野是个十七岁的大男孩,刚到官方许可参赛的年龄就被管理层从青训生里提了出来。他失魂落魄地走在人群末端,右手紧紧攥着外设包的肩带,***地抿着嘴唇。
他离后门出口还有一段距离,却已经能听见场馆外粉丝的吵杂声。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这些模糊的话语里全都掺杂着自己的ID,还有一些嘲笑讥讽的词语,他甚至幻想着自己此刻已经走出后门,然后被印有TTC的灯牌砸得头破血流。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停下脚步时,肩膀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
“辛苦。”路柏沅说,“回去加练。”
男孩仿佛被这两下拍出了一道口子,眼泪在这一瞬汹涌而出。他先是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用衣袖捂住脸,忍不住呜咽出声。
TTC的队车直接开回基地。
下车后,教练再三叮嘱其他队员卸载论坛贴吧和微博后,跟着Road一起进了会议室。
“我已经跟联盟的人联系了,他们正在过来基地的路上。”教练接了杯开水放在路柏沅面前,沉默几秒后问,“如果事情真是你想的那样怎么办?”
路柏沅说:“照规矩办。”
教练紧皱着眉,办事一向干脆利落的人此刻表情犹豫:“Kan他……他在TTC待了七年,比你和我待的时间还长。”
路柏沅“嗯”了一声:“所以?”
“明白了。”教练看到桌上没被动过的纸杯,眉头皱得更紧了。他问,“你情况怎么样?医生那边我催过了,他马上到,啧……我就该让他跟着一块儿去现场的。”
路柏沅伸直胳膊把右手露出衣袖外:“好多了。”
教练看了一眼:“都这么久了,还在抖??”
路柏沅说:“中间两局打太长。”
“少框我,你以前一天训练十几个小时,现在跟我说五十分钟的比赛长?你肯定偷偷加练了!”教练看的心疼,“这几天你别训练了,游戏都别开,听见没??”
路柏沅心里有数,他确实超了医生规定的训练时长,还超了不少。
左右最近也没比赛要打,路柏沅点头:“知道了。找中单的事有进展了么?”
“你都这样了,能不能少操点心。”教练说教完,还是老实道,“有,团队最近从青训生、国服Rank排名和马上合约到期的中单里挑出几个人,还得一个一个考察筛选才有结果。”
路柏沅说:“名单也给我一份。”
“当然会给你。”教练想起什么,忍不住皱起鼻子,“但是有些话我得说在前面,咱们是在找队友,不是找老婆,你别那么挑剔,要给别人一点成长进步的机会……上次你否掉的那几个人现在都被其他战队瓜分走了,心疼死我了……”
路柏沅表面冷冷淡淡地“嗯”了一声,心想要是找队员跟找老婆一样简单,就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我行让我上全文阅读

翌日下午,简茸刚睡醒就看到手机上有几条消息。
【石榴:醒了没大哥。】
【石榴:我听说平台又要大整改了,你最近直播收敛点,少骂人。】
简茸揉揉眼,回了句“知道”,没太放在心上。
直播间整来整去也就那几件事,他一不涉黄二不开挂,应该整改不到他头上。
还没到开播时间,简茸打算上微博随便逛逛,没想到一打开app就被同一个名字刷了屏。
他微博关注的都是电竞相关的博主,被刷屏的自然也是电竞相关的话题,甚至有几个已经爬到了微博热搜上,居高不下。
#据传Road将退役
#回顾Road五年职业生涯
#Road传奇落幕?
……
简茸眨眨眼,睡意散了一些。
他翻了个身,慢吞吞地滑动屏幕。
“Road退役”这个话题此时已经爬到了热搜第一,甚至把昨晚的半决赛话题都压了,热度高得惊人。
不过这也正常,Road是谁?刚入队就带着在次级联赛凑数多年的TTC战队打进LPL,次年拿了S赛全国冠军,后来连续获得两年“最受欢迎选手”,是TTC战队的支柱,也是LPL赛区如今人气最高的明星选手。
平时关于Road的一个小采访都能上热搜,更别说退役这种大事。
几个电竞营销号已经发文章草起了情怀,评论里满屏哭泣和心碎的表情包,粉丝都表示自己不愿相信。
简茸也不太相信。
职业选手会退役无非就几种情况——成绩不好、实力不够、手速退步。从Road昨天的操作来看,这三种情况都可以直接排除了。
简茸去逛了逛TTC的官博,官博最后一条发的还是昨晚半决赛的赛报。
Road的微博就更平静了,最新一条动态是广告,一个月前发的。
【石榴:刷微博没?都说Road要退役了。】
【艹耳:看了。这是哪来的消息?】
【石榴:好像是内部消息,听说Road有手伤。】
简茸边刷牙边回想昨晚Road在比赛里的表现。
那是有手伤的人能打出来的操作??
他随便翻了几条Road的微博。虽然本人还没发声,但评论区里已经全是粉丝的留言,当然,其中还掺杂了不少黑粉的抨击。
【Road早该退役了,打得本来就菜,昨晚还占着首发位置缺席决胜局,是想输了好甩锅?粉丝都是看脸粉他的吧?这两年起来的新人打野不知道比他强多少。】
简茸吐出泡沫,直接点了个转发。
【Soft:谁比他强,你数出来爹看看。】

路柏沅醒来才知道自己“被退役”了。
他简单洗漱完,开门就看见一个微胖的小身影守在他房门外,背影看起来还有些可怜。
听见动静,那人立刻回过头来,是队伍里的辅助小白,和路柏沅同一年进队的队友。
“哥。”小白咬着嘴唇,一幅想哭又忍着的模样,支吾地问,“……你要退役啊?”
路柏沅的手伤是队里人都知道的事,虽然医生说还没到不能打的程度,但大家还是整天都把心悬着。
路柏沅说:“嗯。”
小白懵了,脑海中飞过无数句挽留的话,最后只憋出一句:“那,那你什么时候退?”
路柏沅拉上大衣的拉链:“两三年后?”
小白:“……”
“行了,你别吓唬他。”教练从楼上下来,手里拿着万年不离身的笔记本。
路柏沅单手插兜:“这消息怎么传的?”
“一开始是传你手伤,后来有人爆料昨晚联盟的人来过基地……就演变成你要退役了。”教练说,“我让阿姨做了早餐,先下去吃。”
基地请的阿姨已经习惯了他们的作息,在下午三点麻利地给路柏沅做了份早餐。
把小白赶去客厅后,教练开口道:“Kan给我发消息了。”
路柏沅切火腿的动作未停,他收到的几十条消息里就有Kan的,他只看了一条消息预览,没点***看:“联盟那边怎么说?”
“还在查,没这么快的。”教练说,“唉,万一是我们想多了……”
路柏沅没说话。这种事情宁可错杀,不能放过。再说Kan如果真的没做,联盟也不可能随便给他定罪。
“不说这个了。”教练问,“打完比赛有一周假期,你什么打算?”
路柏沅说:“留基地。”
他最近都要针灸,回家不方便,他也不想让爸妈知道自己手伤的事。
教练点头:“行,那我让阿姨准时准点过来给你做饭。”
“不用,我随便应付。”路柏沅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名单拿来了?”
教练从本子里抽出张纸:“这。”
名单上只有六个人,ID旁边写着他们Rank分数、直播间号码或是曾经在战队里的成绩,还有管理团队给他们评出来的各项评分。
教练说:“团队还汇总了一些他们的游戏视频,我看过了,觉得前面两个还不错,一会儿发你邮箱里。”
路柏沅视线停留在白纸最下方,那里有一个被人用黑笔划掉的名字。
察觉到他的视线,教练解释:“这人叫Soft,我排除掉了。是个主播,我觉得不太合适。”
路柏沅问:“哪里不合适?”
“各方面都不合适,我都怀疑团队里混进了他的粉丝。”教练想了想,随便挑了一个原因说,“他最擅长的英雄都是些什么……劫、亚索、男刀,反正比赛冷板凳的那些英雄,他都喜欢玩。”
英雄联盟每个英雄都有属于他们的背景和输出定位,教练列出来的三个英雄都是刺客定位,优势是灵活、爆发高。
这三个角色是路人局的热门选择,玩得好能Carry全场,玩得不好能坑到队友怀疑人生。
一旦放在比赛里,他们的弱点就会被无限放大——射程短,poke(远程消耗)能力弱,过分依赖前期优势,不好开团。
在本次S赛里,这三名刺客英雄从未登上过比赛舞台。
听见这几个名字,路柏沅挑了一下眉。
想要玩好刺客流英雄,对使用者的手速和反应能力要求非常高。
“英雄可以练。”他说。
“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教练摊牌,“我觉得这个主播本身,不是打职业的苗子。”
路柏沅抬眼看他:“有污点?”
“算是吧。”教练说,“他其实就一娱乐主播,平时只打钻石分段,偶尔还会跑去打黄金局,对线的人水平参差不齐,根本看不出他的真实水平。而且他很喜欢骂人。”
那确实不能用。路柏沅问:“平台也允许主播骂人?”
他记得上次小白直播时说了几句脏话,没几秒直播间就被超管暂时封停了。
“不允许,所以他骂人一般不带脏字。而且他不仅跟水友互怼,还特别喜欢嘴选手。”教练顿了下,“这么说吧,LPL的选手里除了你,都被他嘴过。”
路柏沅:“……哦。”
路柏沅拿着名单回到自己的机位,找出教练给他发的视频看了两场。
相较于之前那一批青训生是要好一点,但就是太中规中矩了,打得没什么大毛病,也没有亮点。
又看了几分钟,路柏沅抬手点了暂停,然后回头问坐在自己隔壁的小白:“认识Soft吗?”
小白正在吃红豆派,闻言停下咀嚼动作:“那个刚开播跑错颜值区又因为骂人被赶回LOL区的蓝毛喷子主播?”
一听就知道仇恨挺深。
路柏沅弯了下唇:“是他。你知道得还挺详细。”
“哥你还笑,你是不知道那喷子有多气人。”小白直言道,“他招惹的选手太多了,有人创了个专门骂他的贴吧,我都是在里面听来的。”
路柏沅“嗯”了一声:“你在里面几级了?”
“9……”小白刚吐出一个数字就闭了嘴。他咽下红豆派,咳了两声作掩饰,“你怎么问起他来了?”
路柏沅说:“随便问问。”
小白吐槽:“不过最近那贴吧里的人画风越来越奇怪,我都不爱逛了。”
小白打开手机,翻出自己关注的贴吧,点进“Soft吧”递到路柏沅面前。
路柏沅扫了一眼——
【妈的这垃圾主播怎么还没开播?老子都在电脑前蹲他半小时了,我女朋友都没他这么爱迟到,草。】
【我也在等,一天不骂他都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看不惯这傻逼主播很久了,兄弟们看我做的对吗?[图片]】
图片里是星空TV的送礼截图,横幅上写着一行大字——“Soft傻逼主播在Soft直播间送出了一片星海”。
路柏沅:“……”
傍晚,路柏沅终于看完团队发来的所有游戏视频。
他揉揉眉心,关上播放器,顺手把那张名单塞进桌子里,关抽屉之前,余光瞄到了纸上的那抹黑色。
几分钟后,路柏沅打开星空TV的直播软件,在搜索栏里敲下Soft,顺利***对方的直播间。
一进直播间就看见主播正低着头在敲字,视频的角度只能看见他的蓝发、睫毛,还有白皙的两颊。
噼里啪啦的敲击声不绝于耳,会发光的机械键盘被他敲成了***灯光。
路柏沅看向游戏界面。
【不是吧你可真菜啊[影流之主]:喷人辅助你也配?不看看自己多少KDA?野区梦游觉得自己很会?你妈看到你这操作都要喊一声我呸】
【不是吧你可真菜啊[影流之主]:一整局三十分钟都在野区奔腾,不知道的以为你在挑自己的坟。】
【不是吧你可真菜啊[影流之主]:挂机吧别送了,让你爹这局玩得轻松一点。】
刚打完这行字,主播就在野区遇到了对面的辅助。他终于从键盘中抬首,几秒操作熟练又快速地收割掉敌方辅助的人头。
【主播别骂了别骂了,这是你的晋级赛!!!】
“我知道。”嫌头发扎睫毛,Soft撩了一把自己前额的碎发,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切记,晋级赛输了可以再打,傻逼错过了就再也骂不到了,明白吗?”
路柏沅:“……”

小说资源推荐

我行让我上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