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言情

谢池谢星阑小说灵异片演员app在线全文免费分享

十弦文学 穿越言情 2020-09-06 11:43:04
  • 灵异片演员app合集版免费阅读-灵异片演员app(谢池谢星阑)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灵异片演员app全文阅读,主角是谢池谢星阑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谢池谢星阑之间的动人故事:谢池,多重人格患者。表面斯文清隽,副人格却冷漠强势,武力值爆表。谢池从不谈恋爱,因为副人格就是他的男朋友。谢池的梦想是有一天,能拥抱他的爱人。...

谢池谢星阑小说灵异片演员app免费章节试读:

在这样偏僻的郊区,边上都是低矮的自造房,眼前的大楼愈发显得高大怪异。
大楼旋转门前站着四五个人,正交流着,应该是和谢池一起参演的演员。
谢池不着急过去,打开手机试了下,发现除了恐怖片演员app能正常运行,手机其他功能全部失效。
详细规则介绍已经发了过来,谢池飞速浏览了遍,记下了几个要点。
首先,app旗下所有恐怖片都是直播恐怖片,从头到尾都有“观众”在看。
“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会根据演员的表现和自身的喜好,选择是否关注某演员,成为该演员的粉丝。
一场恐怖片下来,演员增长粉丝数可以按照一定比率折合成积分。
积分不仅能用来实现心愿,还决定了演员称号。
谢池打开个人信息面板看了眼,他现在是黯淡无华的白色称号——[籍籍无名的十八线]。
称号底下是一行小字评价:初来乍到的你,没给观众留下任何印象,也没有任何代表作。
称号会随积分增多升级。
称号直接关系到更高品质的恐怖片解锁。
这点和娱乐圈差不多,演员不到一定水平咖位,没资格参演更高端的影视作品。
app里,恐怖片品质越高,难度越大,相应的,完成后的奖励越丰厚。
其次,app旗下恐怖片基本都不会给剧本,剧情需要演员自己去探索触发。
他们虽然叫演员,本职工作却不是演戏,而是在真实的恐怖环境中求生,同时探索推进剧情,努力还原恐怖片全貌。
他们甚至能在拍摄过程中随时查看app、和其他演员畅通无阻的交流,在行为上更像是玩恐怖游戏娱乐观众的up主。
叫演员主要是因为app各项制度与娱乐圈大同小异。
最后,app会在恐怖片拍摄结束时,根据演员的综合表现排名,按照排名分发积分奖励。
app此时发来一条消息。
谢池打开。
关于《红衣怨灵》恐怖片的几项说明——
1.本片最长时长为7天,提前探索完毕可提前结束。
2.本片为绿卡,品质为粗制滥造,拍摄结束后,综合排名第一的演员奖励100积分,其他演员逐级递减。
谢池勾了勾嘴角,男朋友可真够贵的,1w积分。
100部品质粗制滥造的恐怖片里的第一名才行。
谢池正低头看手机,冷不丁被人撞了满怀,一抬头,看到个瘦到几乎脱相的矮小年轻男人。
男人皮肤惨白如纸,脸上毫无血色,黑眼圈重得很,有点像吸血鬼,却没吸血鬼那么帅,五官平平无奇,只一双眼格外有神采,画龙点睛似的。
“啊不好意思,我是瞎子看不见……人,就撞到了!”那人连忙出声,甚至还有点儿欢脱地朝谢池直挺挺地深鞠了个躬。
“……”谢池也没想到这人是这么个画风,语气尽量温和,“没事。”
他觉得这人说话有点奇怪,“看不见”和“人”之间有个微妙的停顿,就好像是说他看不见人,但看得见其他什么似的。
谢池主动问:“你也是演员?”
那人立即点头:“我叫严镜,严肃的严,镜子的镜。”
严镜,谐音不就是……眼睛么?
谢池回神:“谢池。”
演员表上都有真名,撒谎没意义。
严镜刚要热情地拉着谢池唠嗑,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谢池眼睁睁地看着他咳出了血,眸光微凝。
眼瞎、病弱,不是有非实现不可的愿望,就是有傍身的一技之长,不然这种身体素质来这,无异于死路一条。
谢池心中有数,并无半点探究了解的兴趣,只是习惯性表现良好地关切:“要紧么?那边应该是一起的演员,我带你过去。”
“没事,一直都这样,吓到你了,”严镜顿了顿,发自内心感叹道,“你人真好。”
“举手之劳。”二人边说边往旋转门那边走去。
正享受新人吹捧的周炆一抬头,就看到了谢池,他愣了几秒 ,眸光逐渐晦暗暧昧起来。
青年身形纤瘦修长,皮肤呈温润的白,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眼镜,五官清隽,眉目间尽是温柔斯文。
他正微颔首,以一个谦逊又恰到好处的姿态,耐心地听着身边长得瘆人的男人喋喋不休。看样子好脾气又教养深,优雅亲切,没有一点令人不适的尖刻。
周炆见的人不少。
眼前这种人要么养尊处优,受过良好教导,不谙世事;要么就是面上一表人才,底下黑到骇人。
是两个极端。
周炆最喜欢挑战,是后者也不怕。
况且,青年说话时在阳光下微微攒动的喉结,很漂亮***,明明衣冠楚楚,却撩人心痒,腰腹、腿,都是完美到令人惊叹的比例。
周炆特地问过经纪人,这部片就他一个老演员,所以面前这个是能任他拿捏的新人。
现实世界再牛逼有屁用,就算是个王子,来这都得伏低做小祈求庇佑。
这里是他的地盘。
严镜似有所感,朝周炆所在的方向望了望,下意识扯了扯谢池:“你要小心他。”
谢池微诧:“你不是看不见……”
严镜自知失言,讪笑道:“错觉。”
谢池不置可否。
严镜编不下去了,又想着早晚会暴露的,干脆道:“我能感受到他对你有很强的恶念。”
谢池没想到还有人有这种能力,不过他这些年见多了怪人怪事,也接受得很快。
他转念一想,似笑非笑:“所以你刚才故意撞我的?”
明明能靠意念辨别清楚大致方向,怎么会撞他撞个正着。
“啊?”话题跳太快,严镜脑子没转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心道了声“卧槽”,这人反应好快。
他沉默片刻,不得不尴尬承认:“……是,因为你从进来后情绪就完全没波动,肯定很厉害,所以我就想看看能不能……抱个大腿。”
严镜越说声音越小,显然是为自己的碰瓷行为感到羞耻。
“……毕竟我战五渣,粗神经,还瞎。”
严镜虽然有点特殊能力,但这并不能帮他活下去,所以他才迫切想给自己找个队友好苟下去。
头顶倏然传来谢池的声音:“你知道我为什么情绪没波动吗?”
严镜下意识问:“为什么……不是因为实力强大所以不害怕吗?”
“你猜错了,”谢池眼带戏谑,声音淡淡,“其实是我心如死灰,来这一心求死。”
严镜“!!!”他找错大腿了!
严镜陷入了深深的自闭。
好半晌听到头顶一声轻笑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忽悠了。
谢池不再打趣,淡淡道:“你爱跟跟,随意,别再耍小心思。”
“事先声明,我也战五渣,你别抱任何期望,反正遇到鬼我肯定比你跑得快。”
严镜:“……”
严镜有一丢丢小失落,但想到谢池勉强接受了他,瞬间又满心雀跃。
谢池冷瞥了一眼周炆,那个身材高大的肌肉型男。
周炆正好回望,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渴望和掠夺,他刚要过来,所有演员的手机在此刻突然剧烈震动。
谢池打开app。
[所有演员就位,恐怖片《红衣怨灵》剧情正式开启,“观众”已***观看。
谢池倒是挺好奇这个“观众”到底是什么,谁会以演员的痛苦挣扎和惨死为乐?还能七天七夜不间断的观看他们?
这……还是人吗?
不过这不是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此时刚***观看的“观众”们:
[听说这部片有周炆我才来的,***,***片预定!
[兄弟同道中人!要不然我早去隔壁看无解鬼片了,质量高,还鬼虐杀人,太tm爽了,哪像这边这个,套路老掉牙,节奏还慢
[你看我还特地关注了周炆,就怕错过他新gay片,这次不知道***谁
[是谁不是很显然的嘛,那个戴眼镜的温柔小哥哥
[周炆也够烂的,明明够称号去质量稍微高点的片了,非赖在人新手片里,估计是怕死,真怂
[周炆也有实力的好么,虽然没什么***操作看点,但人家能打能跑啊,据说没拍片之前是个健身教练
随着手机震动归于沉寂,剧情缓缓展开。
路上行人说话声突然大了起来,刚好能让演员们听见:
“这家闹鬼公司又招员工了?”
“你忘了?马上就七月半了,那东西又该作祟了……
“你说这些人怎么就想不开,要钱不要命呢,去年招的那批我可听说都死光了……”
“你没看到他们家之前的招聘启事?就干七天一人一百万呢,换你你不心动?”
“也就家里穷才会来赚这种钱吧……”
几个新人听到“闹鬼”、“那东西作祟”,表情微微惊恐,不过也没太失态。
来这的每个人都有想达成的愿望,有为之放手一搏的决心。
旋转门里走出个衣着干练的女人,黑西服包臀裙黑高跟,抱着个蓝色文件夹,应该是秘书之类的NPC,睨了眼散在外的众人,趾高气昂道:“都跟我进来去签合同。”
严镜小声嘀咕:“我觉得她在用看死人的眼光看我们,她这是瞧不起谁?”
谢池无奈。
周炆先动,新人纷纷跟在他后面***,谢池和严镜落在最后。
秘书在前面道:“今天下午先签个合同,今晚正式上班。”
“晚上上班?!”黑瘦男新人惊道。
秘书鄙夷回头看他:“招聘的时候不是说得很清楚了么?”
“那我再说一遍,麻烦听清了!晚十点上班,凌晨五点下班,上班期间,公司底下的大门会上锁,你们处理完了工作就可以睡觉,反正随便干什么,但不能离开公司大楼。”
众人心头一寒。
楼底下大门上锁是什么概念,就等于他们得在完全密闭的公司大楼里呆一整夜。
app有新消息提示——
[剧情进度已更新,员工们上班期间不得离开公司大楼,否则视为违规,扣100积分,直接结算逐出该片。
[新手提示:演员结算时负分将死亡,新手演员初始积分为0,所以请不要违背规则。
谢池将手机塞回兜里,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觉得,这样的安排,公司是想让我们……送死?”
“啊?”边上跟着的严镜没反应过来。
谢池沉声道:“漆黑的笼子里沉睡着猛鬼,每年固定时间觉醒一次,狂怒不止,誓要杀掉圈禁它的人类,人类为了平息它的怒火,求得片刻的安宁,趁它白日昏睡,将他们弱小又贪婪无知的同类塞进笼子,然后……锁上了笼子。”
“猛鬼晚上出来,大快朵颐,怨气暂消,复又陷入沉睡,等待下一年的供奉……”
可怖的设想,谢池却是用讲童话故事的语气轻描淡写说出来的。
“卧槽!”严镜吓得一哆嗦,忙压低声音,“你这么一说,我们不就是替死鬼吗?!难怪他们一到中元节就全体放假!还开一人一百万的价格招我们……”
严镜:“毕竟这可是确定的鬼片,鬼长啥样都写片名上了,《红衣怨灵》,红衣服,而且根据那个配图,多半还穿红高跟鞋,那个引言里也讲了,前几年招的临时工都死在了大楼里,所以鬼肯定在大楼里,现在却要把我们锁在大楼里啊艹!”
严镜忿忿,看了眼前面带路的秘书,又道:“你说这个秘书NPC会不会知道点什么?我们上去威胁她,她会不会吐露实情?比如说鬼是怎么诞生的……”
“不会,”谢池顿了顿,漫不经心道,“但你可以试试,我不反对。毕竟失败是成功之母。”
严镜:“……”说话间,真的有新人上去套秘书的话,然后一脸讪讪地回来,显然是无功而返。
那个新人道:“她就一直重复自己是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严镜也觉得自己蠢了,真要那么容易得知真相,拍摄时间何必给七天。
一行人被引着停在了一楼“张总办公室”门口。
谢池诧异,这家公司少说十五层楼,老板办公室竟然在一楼。一楼明明最嘈杂,人来人往的,也少了很多***。
秘书道:“我们老板在里面,你们***吧。”
app又是一条消息提示——
[剧情进度已更新,请完成签合同(不能抵抗)。注意,不可攻击怀了孩子的女老板,惩罚同上。
严镜因为眼瞎,他的消息都直接通过语音读出来,有点滑稽。
严镜听完:“……所以秘书能攻击是吗?能攻击的都问不出有用信息对吗?”
谢池懒懒瞥他一眼:“bingo.”
严镜:“……”有新人嘟哝:“不就签个合同么,为什么要加句不能抵抗?”
周炆嫌新人废话啰嗦,回头不耐道:“***就知道了。”
秘书帮着推开门,看到老板怀里抱着个黑瓮,脸色瞬间煞白,勉强撑着和老板说了几句,得到允许后,就畏畏缩缩地快步走了。
女老板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来,虚弱却尖刻:“别磨蹭了,都进来。”
谢池***,办公椅上坐着的女人三十出头,五官偏艳丽,乍一看比一部分女明星还漂亮,就是肤色有些灰败蜡黄,看肚子大小,应该怀孕四五个月左右。
身后严镜盯着那个女老板怀里抱着的黑瓮发了会儿怔,脸色突然白了白,拉了拉谢池,悄悄道:“那里面有怨念,反正是很邪恶的东西,咱们离远点。”
谢池有点意外严镜的能力还能这样用。
女老板漠然道:“具体事宜秘书应该和你们交代清楚了,我就不废话了,这几天公司都没人,我每天下午都会过来检查一下。”
周炆带头应下。
女老板朝他们招手:“都过来签合同吧。”
众人等着她拿出合同,女老板却将原先抱着的黑瓮放到了桌上。
众人不明所以,严镜心头却萦上不祥的预感。
果然,女老板打开黑瓮道:“你们把手伸***,被咬下,出血了就算签合同完成。”
严镜小声道了句“卧槽”,众人听见要被不知名的东西咬一口,还会出血,脸色瞬间一个比一个白。
新人暗暗道:“不、不会是蛇什么的吧?”
“有没有可能是蜈蚣之类的,天,这得多疼啊……”
谢池觉得是蛇、蜈蚣都是小事,就怕是……蛊虫之类的鬼东西,毕竟严镜说它很邪恶。
但app提示说了不能抵抗,所以他们只能硬上。
女老板倏然对着瓮里细语呢喃:“小乖乖,吃饭了。”
众人顿时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周炆当机立断,指着那个黑瘦的男新人:“你先来。”
“凭什——”黑瘦男识趣地将不忿的话憋了回去。他不敢得罪这部恐怖片里唯一的老演员,他还指望周炆带他活着出去。
反正所有人都会被咬,就证明了这玩意儿不会弄死他们,毕竟恐怖片不会一上来就叫他们全军覆没。
就是被咬的时间先后问题罢了,黑瘦男这么安慰着自己,艰难地朝女老板跟前挪着步子,然后在周炆冷冷的眼神中,将手缓缓伸进了瓮。
黑瘦男还没来得及看清翁里有什么,就被咬了口,尖锐的刺痛从手指上传来,他瞬间嚎了一嗓子。
严镜吓得一把抱住谢池的胳膊,众人面色如土。
周炆表情也很难看。
那玩意肯定不至于要命,但疼啊,是个人都怕疼。
偌大的办公室,众人均精神紧张,只有谢池低敛眉目,心不在焉。
“男朋友,我怕疼。”谢池心里说着,眼底逐渐浮现细碎的笑意。
那是个懒懒的又低沉的声音:“小池你下线,我顶上。”

灵异片演员app全文阅读

“谢哥我好慌啊……”严镜原先扒着谢池胳膊,如今八爪鱼似的死死拽住谢池的手不放。
谢星阑一出来,就看到了严镜得寸进尺的手,他想到小池先前被人握着,眉头瞬间一皱,面无表情地将严镜的手拨开。
“谢哥……?”严镜低低喊了声,不懂谢池为何突然如此绝情,下意识还想去抓他胳膊。
谢星阑声音里透着冰碴子:“说话可以,别碰我。”的小池。
***的疏离感和与生俱来的居高临下感扑面而来,严镜莫名吓得一哆嗦,感觉自己像个被严厉训斥的小学生,乖乖立在墙边耷拉下脑袋,心里则在嘀咕这人到底有几张脸。
初遇时温和得很,拆穿自己却毫不留情,现在……直接冷酷起来了。
那边周炆边讥笑黑瘦男,边将自己的手伸入了瓮中。
表现大胆无畏,比较容易涨粉,新人当然不懂这些,周炆暗暗得意。
下一秒,他脸上佯装的镇定寸寸碎裂,嚎叫出声,飞速抽手,握着自己的手腕疯狂弹动缓解***的疼痛。
在新人面前丢了脸,周炆脸色不太好看,恶狠狠道:“我在外面等你们,都搞快点!”
唯一的老演员周炆都吃了瘪,众人脸色更白,纷纷僵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出列。
谢星阑懒得磨蹭,直接上前,将手伸了***。
几秒种后,他微微皱了下眉头。
看不见瓮里有什么,谢星阑并未急于将手抽出,而是等待了会儿。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谢池”再抽手时,一只蛊虫停歇在他漂亮修长的手上。
瓮里的鬼东西终于露出了真容,它只有一个草莓那么大,蜘蛛般的身体,却有着金属质地的黑亮外壳。
蛛身之上……是个指甲片那么大的婴儿头。谢星阑离得近,还能看见婴儿头上稀疏的毛发。
众人呼吸停滞了。
女老板惊道:“小乖乖,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
然后她一脸温柔地捻起谢星阑手背上的蛊虫,将它轻之又轻地放回了瓮里。
众人一阵毛骨悚然。
女老板自言自语:“唉,怎么都没以前漂亮了呢,黑乎乎的,以前可是彩色的。”
谢星阑如愿见到了蛊虫真容,正准备离开,在门边听到女老板的自言自语,脚步微顿了下,才若无其事地出去。
谢星阑在一楼找到洗手间,冲刷掉指尖上被咬处的黑血,等血凝固,确认没什么痛感了,才心道:“小池,可以了。”
洗手池前沉默冲手的男人一抬头,镜里的眉目复又温柔清隽。
“谢谢哥哥。”
空荡荡的洗手间,谢池的声音微不可闻。
谢星阑和谢池可以在大脑里畅通无阻的交流,只是谢星阑为了不影响谢池思维,一般主动陷入沉睡,但只要谢池叫他,他就会醒。
谢星阑在大脑里和谢池描述了下那只蛊虫,谢池比他更懂这些。
谢池一怔:“全黑外壳?”
谢星阑:“对。”
谢池:“哥哥确定它身上没有颜色鲜艳的条纹?”
谢星阑:“没有,我甚至感觉它很虚弱,爬行缓慢,毒性也消得极快。”
谢星阑补充:“女老板说,她的蛊虫原先是彩色的。”
谢池久久不语。
谢池因为想让谢星阑获得躯壳,一直在了解各种玄学,蛊虫这块也没拉下。
一般蛊最开始炼制,需挑选几种毒性强大的毒虫,诸如毒蛇、蜈蚣之类,将它们全部放入密闭的容器内,引导它们在其中争斗。
最后活下来的毒虫,就成了蛊虫,毒性非比寻常。
谢池这些年见过的蛊虫,因为几种毒性汇聚,身上基本都有鲜艳的颜色,譬如蜈蚣腿那样的红和青蛙皮那样的绿。
蛊虫颜色越鲜艳越毒。
女老板说它的蛊虫原先是彩色的,那肯定剧毒无比,如今却成了平平无奇的黑色,毒性大大衰弱……
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
看样子女老板也不知道。
谢池盯着自己食指上没有痛感的伤口出神,蛊虫根据炼制方法不同,效果也不同,他觉得这事儿绝非只被咬一口那么简单,肯定有后续。
app突然震动,发来一条消息提示——
[判定已满足条件,恭喜您触发了《红衣怨灵》唯一支线——婴头蛊。
谢池一愣。
[新手提示1:每部恐怖片必定存在一条主线,可能存在一条或多条支线,支线触发有条件,触发后完成支线要求,有额外积分奖励。
[新手提示2:支线探索也算在演员个人剧情探索度中。剧情探索度是拍摄结束后衡量演员综合表现的最重要指标。
[支线婴头蛊:演员谢池如果探索出婴头蛊衰落的秘密,将奖励50积分。
此时恐怖片外观看的“观众”:
[卧槽这个新人触发了支线!!!
[运气吧?新人懂什么?
[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嗤,触发了又能怎么样?支线哪那么容易探索的,主线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
[我有种预感,要真能探索出来,这部片品质就要升级了,***,我花了100冥币来看品质最烂的片,结果它有可能要升级了,赚了啊
[他刚胆子可真大啊,蛊虫爬手诶!要你你敢么?我看好他!太帅了!垃圾周炆
[我关注他了
[你说这支线会不会掉落道具啊?
……
恐怖片里,谢池随手打开个人信息面板看了眼,意外发现他现在有9个粉丝了。
谢池收好手机出去,在洗手间门口看到了周炆。
周炆盯着谢池,目光微微闪烁。他刚才尿急想上厕所,结果刚进来就撞见谢池手机震动。
周炆还以为是app发布了下一步指示,特地检查了下自己的app,结果主线依然停留在“签合同”这里。
所以这个时候谢池手机振动只有一个可能——谢池触发了支线。
这个一无所知的新人竟然触发了支线!
周炆眼里闪过嫉妒和贪婪。他没想到这部品质粗制滥造的片里竟然会有支线。
支线虽然积分奖励比不过主线,但是掉落道具的概率比主线高太多了。
恐怖片里爆出的道具可被带走用于之后的恐怖片,珍贵度可想而知。
这些新人不懂,他们可太清楚了。
周炆到现在都还没有道具,这让他一直觉得低人一等,不敢去更高级的恐怖片。
支线是可以多人触发的,只要都达到了触发条件。
周炆努力回想了下恐怖片开始到现在发生的事,却仍想不通到底是哪个点存在支线。
莫非是他离开办公室后发生了什么?
周炆后悔不已。
自己触发看来是不可能了。
不过支线是可以分享甚至转手给别人的,刚好他对这个新人有那种想法,周炆想到这,目光逐渐晦暗,干脆伸手拦住了谢池。
“有事?”谢池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表现良好的欲望占上风,让他第一瞬并未表现出对周炆的厌恶和漠视。
周炆也不喜欢拐弯抹角:“跟不跟我?”
“什么跟?”
周炆直接握住了他的手。
谢池盯着那只手望了眼,瞬间明白了,突然温柔笑起来:“有什么好处?”
周炆没想到他这么上道,愣了下,旋即笑了:“我帮你当男二,就是综合评定第二,你‘跟’我,并且分享给我你获得的支线。”
他那个“跟”字说得极露骨暧昧。
周炆觉得这比买卖谢池稳赚不亏,一个新人罢了,就算有点脑子,没经验又文文弱弱的,还不是得找个人庇佑安全度过新手片?
他过过好几部恐怖片了,又是健身教练,是谢池不二的选择。
谢池却在听到那句“支线”时,眸光彻底冷了下来。
他再抬眼时,却似乎在认真衡量着周炆提出的条件。
周炆暗暗得意。
谢池的手机突然“叮咚”响了一声,这是谢池从未听过的消息提示音。
周炆愣了下,非常大度道:“你经纪人给你发消息了,看吧,我不急这一会儿。”
谢池打开瞥了眼。
[经纪人周佟:谢池,听我的,立刻马上答应他的条件,放弃支线,你是新人,得罪不起他,他还能帮你活着出来。
谢池心底轻嗤一声,目光彻底冰寒一片。
这个从他***恐怖片就没吱过声的经纪人,竟然在这么个好时候给他下达了命令。
周炆显然也是看到了信息内容,脸上是藏不住的得意。
“怎么样?”周炆问。
谢池抬眸,带着点恰到好处的迟疑:“你觉得你肯定是男一?”
周炆已有点不耐了:“这都是我第四部恐怖片了,这部里还有谁比得过我?你最好识趣,不然……”
“四部恐怖片了还待在新手片,还欺辱新人……”
周炆一愣,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谢池的声音突然变了,懒懒的仿佛什么都不放心上:“那你可真够废的。”
周炆冷不丁对上了一双冰冷又阴鸷的深邃眼眸。
谢星阑嗤笑。
……
恐怖片外:
[这个新人把周炆打了我没看错吧?卧槽???
[周炆这他妈是健身教练?我怎么感觉不堪一击???
[他经纪人都发消息了卧槽他敢得罪经纪人疯了吧?还是最讨厌新人不听话的周佟沃日他完了!
[动作好帅啊卧槽,这还是那个文弱小哥哥吗沃日
[早看周炆不爽了,太爽了啊啊啊,卧槽,我关注他了
[恐怖片里不许杀演员,这新人可是惹了大/麻烦了,周炆肯定会报复他
[他竟然优哉游哉洗干净了手
[卧槽他回了个“傻逼”然后拉黑了经纪人!!!
[周佟肯定气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我关注他了
……
谢池掌握身体时,手上周炆的血已经被洗干净了。
谢池回身望了眼躺在地上一脸怨毒的周炆,连个表情都懒得给,头也不回地走了。
谢池打开app,发现自己已经拉黑了周佟。
聊天框打开,最后一条消息是——
谢池:傻逼。
谢池愣了下,嘴角微微上扬,把拉黑的经纪人又加了回来。
[唉,好失望,我就说他没那个胆拉黑经纪人,估计也就一时脑热,现在清醒了
[我取关了
刚加回来,周佟十几条辱骂他的信息就充斥了屏幕。
谢池看都没看,在打字框里打了“傻逼”二字回过去,然后又拉黑了周佟。
那是哥哥份的“傻逼”,这是他谢池骂的“傻逼”。
两句“傻逼”对对整齐才可以。
……
恐怖片外“观众”炸了。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灵异片演员app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