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言情

李映柔晏棠小说甘为公主裙下臣全文下载阅读全集

十弦文学 完本言情 2020-09-06 11:41:54
  • 甘为公主裙下臣合集版免费阅读-甘为公主裙下臣(李映柔晏棠)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甘为公主裙下臣全文阅读,主角是李映柔晏棠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李映柔晏棠之间的动人故事:上辈子,长公主李映柔拥有诸多裙下之臣,其中最受宠的就是锦衣卫指挥使晏棠。晏棠成为她最好用的一把刀,替她铲除异己。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晏棠最后背叛了她,害她惨死白...

李映柔晏棠小说甘为公主裙下臣免费章节试读:

李映柔被锦衣卫带走时,用口型示意竹筠去找陛下。
眼下这个时候,她只能求助乐成帝李韶。这小兔崽子有一点好,就是逢求必应,若不是对皇兄下了黑手,还真是她的好弟弟。
入诏狱时,李映柔眼上被蒙了罩子,但毕竟是身份尊贵的长公主,即使涉嫌也备受优待。
“殿下您慢点,脚下有台阶,扶着卑职胳膊。”
言辞间,一个臂弯就塞进了她手中。
仅听声音就知道是孟烁,晏棠的左膀右臂,最强狗腿子。李映柔也不客气,搀着他一直走,期间还使劲掐他几下,弄的孟烁有苦难言。
诏狱是个包罗万象的地方,下到流民百姓,上到达官显贵,皇亲国戚犯事进来的也屡见不鲜,因而里头的狱卒见是长公主,并未有多少惊讶。
层叠的脚步声弥漫,不知拐了多少个弯,铜锁和铁链碰撞的声音响起。
孟烁拉着李映柔往前走了几步,这才揭开她脸上的罩子,陪笑道:“诏狱规矩多,殿下海涵。”
李映柔的眼睛被勒到视线模糊,乌亮的眼珠迅疾寻睃一圈。
只见她身处于一间宽敞的刑房里,当中摆着一张卷草纹展腿方桌,闹不清是什么材质。周围燃着亮堂的灯盏,墙壁上没有窗户,挂满了叫不出名的刑具,其下还摆有钉床,重枷等。数不出的繁杂东西,投射着阴戾之气,光看就叫人胆寒。
“殿下,您这边先坐。”孟烁拽着琵琶袖擦了擦方桌下的凳子,上官没发话,他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好生伺候着。
李映柔拎着裙阑坐下后,纤长的羽睫娇俏一抬,“这里有点冷,你们就让我在这里干坐着?晏大人呢?”
“大人正在审问嫌犯,还请殿下耐心等一会。”孟烁瘦削的脸上噙着笑,说完便退到墙边守着,不再理会她。
这个嫌犯明显说的就是阿木了,李映柔睨向光线昏暗的门口,心生担忧。
谁人不知诏狱凶狠,她怕阿木撑不住。
李映柔不知道,阿木就在她隔壁的刑房,一套好生着实打着问伺候。
诏狱室卑入地,墙厚数仞,关上门拷打行刑,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阿木手脚上镣,被绑在柱子上,沾盐水的皮鞭将他抽的皮开肉绽,荼白道袍沾满血迹,触目惊心。
晏棠坐在距他一丈远的交椅上,光影之下,飞鱼服上的刺绣熠熠生辉。
那头又是几鞭子抽下去,他气定神闲道:“杨二郎,说不说?”
“大人明察……我只是沉香阁里的一个寻常娼妓,无门无路,根本不认识薛平,也不认识颜世苑。”阿木面色惨白,“大人这是想屈打成招吗?长公主不会饶了你的……”
“是吗?”晏棠眉梢一扬,眼里尽是轻蔑,“区区一个娼妓,不过是给殿下唱了几支曲儿,就敢拿殿下的名号压人了?”
他扬手示意,千户姚沥马上就拿着滚红的烙铁上来,恶狠狠的按在阿木腿上。
惨叫声拔地而起,阿木痛到面目狰狞,晏棠看在眼里,格外顺气。
回想到重生前,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男娼仗着有点功劳,屡次挑拨他跟柔柔的关系。不仅如此,还敢对柔柔下药——
那天,晏棠来到长公主府,正巧看到阿木鬼鬼祟祟的往李映柔杯盏里撒药粉,被他抓了个人证俱获。
他拎着阿木去找李映柔,谁知她竟然出言袒护:“晏棠,阿木不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手下的人让你赶的赶,杀的杀,留一个都不肯吗?你又不是我夫君,独占欲那么强干什么?”这话扎了晏棠的心,“柔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是我诬陷他?”
“锦衣卫不就是最爱干这事吗?我又没亲眼看到阿木下药,也不是不可能。”
见两人起了争执,阿木直往李映柔后面躲,一副惧怕的样子。晏棠越看越火大,“行,你惯着他是吧?既然你不信我,那以后就不要再找我了!”
临走时他狠狠瞪了眼阿木,似警告又似割人的刀子。
在这之后,晏棠断绝了对李映柔的扶持,只让手下盯紧长公主府的动向,尤其是阿木。好在阿木没再敢造次,直到半个月后李映柔找上门,并且将阿木送出长公主府居住,两人的关系才算缓和。
这大概是他们之间分离最久的一次,想想都觉得闹心。
类似事例大大小小,如蚂蚁一般侵蚀着两人的关系,每当两人如胶似漆的时候,阿木总得跳出来蹦跶,像只讨厌的跳蚤。
这人就是个当婊-子立牌坊的无赖,重活一回,晏棠绝对要把这个苗头按死,不给阿木任何亲近柔柔的机会。
“杨二郎,你还不说吗?”
对方依旧沉默,晏棠耐心耗尽,站起来一掸曳撒,“既然不会说话,留了舌头何用?”
锦衣卫各个都是上道的,姚沥一听这话,从墙上拎了黑铁夹子,眼神示意后,两边守着的缇骑一个按肩,一个捏下颌,强行将阿木的嘴打开。
锦衣卫的私刑阿木算是领教过了,含糊不清的大喊:“你们不能这样做!还有没有王法?我要见长公主,长公主!他们要拔我舌头!救救阿木!”
晏棠冷眸扫向姚沥,“等什么呢?”
上官发令,姚沥二话不说,手中的钳子探进阿木口中,挣扎也无济于事,几下子就把阿木的舌头搅烂。污血流溢,呛的阿木连连咳嗽,人顿时奄奄一息。
晏棠拿着早已写好的供词走到阿木身边,拎住他的手,姚沥很识趣的托着红泥呈上。
阿木被强拽着,指按红泥画押,证据落成。
供词被交给姚沥,晏棠拂去琵琶袖上的褶子,沉声道:“把这里处理好,杨二郎的供词跟先前伏法的布商放在一起递交。”
姚沥躬身,“是,大人放心,卑职一定办的滴水不漏。”
待晏棠离开后,他才站直身,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费心思去办一个小小的男娼,真不知道大人是中了什么邪。
李映柔等的无聊又心焦,只能拎着琵琶袖玩。恍惚间门口暗影中踱进一个人,面如冠玉,沉稳内敛,若是扔进京师女儿堆里,怕是要被吃干抹净了。
说实话,李映柔也被晏棠的俊脸和好身材迷惑过,对他动过心,鬼使神差的跟他睡了。可后来随着深交,她渐渐知晓了这人的狠辣阴鸷,硬硬把她的小心思吓没了。
在她出神时,晏棠已经走到她身边,恭敬揖礼:“让殿下久等了,杨二郎嘴硬,费了点时间。”
“哦。”李映柔抬头,懵懂道:“阿木那边怎么样了?”
“杨二郎已经认罪伏法,向薛平行贿五百两,让其替他赎身,并在京师谋官职,供词已经呈上去了。”
晏棠说的不疾不徐,让人难辨真假。李映柔微微蹙眉,柔声问:“他人呢?”
“按规矩拘押在诏狱了。”晏棠深沉的眼眸有锋芒汇聚,注视着她,“不过杨二郎受了点罪,怕是活不过今晚。”
活不过今晚?
李映柔双手扶膝,下意识的捏紧了黛色马面裙,最担心的还是来了。
沉寂蔓延,墙壁上的灯盏将两人身影拉的很长。晏棠揣摩着她的神色,淡淡问:“殿下,怎么了?”
“没什么。”李映柔眸中含笑,不打算与他做无用的争执,屈打成招又如何,进了锦衣卫的套儿有苦只能往下咽。眼下只能丢卒保帅,她话锋一转道:“晏大人把我抓紧诏狱,想问我什么?快问吧。”晏棠道了个是,“不知殿下让杨二郎去找颜世苑干什么?臣大胆猜一下,是不是殿下想结交拉拢左都御史?”
“晏大人不能乱说话,结党营私可是大罪,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担当得起?只不过是我家婢子看中了颜大人,我只是想问问颜大人有无添置小妾的想法。”李映柔一双杏眼水盈盈的圆睁着,温良无害,如同一朵娇柔的花儿。
“殿下如果不说实话,臣可是要上刑了。”晏棠往前迫近一步,声音淡漠:“当然,如果殿下不方便说实话,又不想上刑,臣可以帮你。”
他话里有话,李映柔惘然道:“不知晏大人说的帮,是怎么帮?”
“殿下应该知道吧?”晏棠微阖眼眸,抬起手,食指覆在她柔滑白嫩的脸上,一路向下游走,停在她的襟口处。
脖颈处一点粗砾的触感仿佛烫人,李映柔迅疾后撤,蓦然抬头,凝向眼前的男人。
晏棠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当初为了接近他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难道她重生一次,这人的性子变了?
她茫然地忽闪着眼睫,有些难以置信,但她身前所站之人的确是晏棠,如假包换。
若放在之前,她肯定欢天喜地的跟他来一场权色交易,可她现在非但不会这么做,还得找机会报复他,折磨他,最好能弄死他。
一雪前耻!“承蒙晏大人抬爱了。”李映柔清清嗓子,莞尔道:“我府中已有驸马,虽然是个傻子,但我也得恪守妇道,不能给他带绿帽子。锦衣卫规矩森严,我身为皇亲更应该循规蹈矩,哪能给你出难题呢?”
她挺起胸脯,大义凌然道:“晏大人不用顾虑别的,上刑吧!”
晏棠:……重活一世,他的柔柔变成贞洁烈女了?

甘为公主裙下臣全文阅读

眼前的变故让晏棠有些骑虎难下,李映柔望着他变幻莫测的神色,轻声道:“晏大人,还不快上刑?”
门口有风涌入,光影交错,迷蒙了晏棠略带倨傲的容颜。须臾后,他意味不明地睨她一眼,拂袖而去。
“欸,怎么走了?”
李映柔怔了怔,肆无忌惮的翻了个白眼。
以她的经验来看,晏棠貌似生气了,但她不怕,有李韶这个天子在,晏棠不敢对她上刑。
等了半天没人过来招呼,李映柔有些疲惫,趴在方桌上闭眼沉思。
她到现在还是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娼妓怎么会突然牵扯进盘根错节的薛平案,顺带她也跟着趟浑水。
难道是因为这一世提前找了阿木,导致事情发展混乱?
她理不清头绪,发泄似的锤了下方桌,阿木这把刀折在锦衣卫手中,委实可惜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李映柔倏然睁开眼,坐直身子看去。本以为是李韶来救她了,谁知是孟烁,拎着一个檀木食盒进来,放在了方桌上。
“大人说殿下金枝玉叶,普通刑罚自然是不能用。诏狱条件差,还请殿下将这些吃光,就算是上刑了,顺道解解渴。”孟烁说完,打开了食盒盖子,将里面的骨瓷盘端出来,摆在桌案上。
李映柔望着一盘西瓜,红壤绿皮,差点闭过气去。
锦衣卫这群鹰犬最喜欢揪人短板,不知什么时候摸到她讨厌西瓜,这就派上用场了。
歹毒!
果真是晏棠的作风,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总有诸多后手等着。她目光冷朔,揶揄道:“真没想到,在诏狱还有这种待遇。”
孟烁无奈陪笑,他在锦衣卫待了这么多年,这场面也第一次见。
诡谲之气悄然而起,李映柔沉默半晌,暗地里咬碎银牙。大丈夫能屈能伸,她捏起一块西瓜,颤巍巍续进嘴里。
呸!
味同嚼蜡。
晏棠隐在昏暗的甬道中,将李映柔的狼狈尽收眼底,眉心一寸寸攒起。
按照柔柔上一世的表述,这时她已经在暗中奔走牵线,就像今天让阿木去找左都御史颜世苑,应该就是她复仇计划中的一部分。
这次他给的信号很明显,按理说柔柔应该会立马招安他,怎么忽然想起她家的傻驸马来了?放着锦衣卫的权势不要了?
还是说……
他的暗示不够?
晏棠愈发糊涂,不过她既然选择了上刑,他这边只能照做,但又不能真对她动粗,他就想了这个折中的法子。他知道柔柔不爱吃西瓜,这样做有些心疼,但……
谁叫她押妓?
他心里忿忿,迟疑片刻,踅身往诏狱外面走。想必长公主入诏狱的事早就传进了陛下的耳朵里,这时候估摸着也该到了。
他得借着这个台阶,把柔柔放走。
出了诏狱大门,细雨消歇,两侧树木蓊郁,阳光透过枝桠缝隙流转而下,在青石地上化为斑斓的光影。晏棠迎风而立,云纹曳撒划出一浪浪姣好的弧度。
不多时,远处一行人迅疾行来。
为首之人面容清隽,气质温雅,身穿盘领绯红四团衮龙袍,头戴二龙戏珠翼善冠,腰束玳瑁嵌玉带。其后紧跟着北镇抚使陆金阚,还有诸多锦衣卫随行,众星拱月似的,乌压压朝诏狱迫近。
晏棠隔老远就迎下去,屈身揖礼:“臣晏棠,恭迎圣驾。”
李韶神色焦急,走到他跟前就是一顿薄责:“晏棠,你怎么把长公主抓进诏狱了?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臣也是出于无奈。”晏棠停顿些许,往后撤了两步。
李韶了然,旋即跟上,众人很识趣的敛眉低首,皆在后面待命。
晏棠压低声道:“陛下,薛平案牵涉到一位沉香阁的男娼。臣去拿人,恰巧碰到殿下在押妓,服侍之人正是嫌犯。而且殿下吩咐嫌犯去结交左都御史颜世苑,为了避嫌,臣只得将殿下按照规矩押入诏狱审问。”
“颜世苑?”李韶眉心微拧,“长公主有没有说找他干什么?”
晏棠避重就轻道:“殿下说她府中的婢子看中了颜大人,想为其牵条红线。那颜世苑好男风,可能与嫌犯熟稔,便让嫌犯去引荐。”
“原是这样。”李韶吁出一口气,面上郁色不减,“你没对长公主上刑吧?”
“臣当然不敢,只不过是请殿下吃了点时鲜果子,以示惩戒。知道陛下会来,臣就在这里等着陛下定夺,是否将殿下放了。”
“还用问吗?不放人你还想一直关着她?”李韶狠戾的瞪他一眼,凝重道:“今日之事,交待好你的人务必烂在肚子里,不可外传,免得污了长公主的声誉。”他微抬下巴,“带朕***。”
“是。”晏棠疏淡应着,扬手一笔,“陛下请。”
“你们在这守着。”李韶回头叮嘱一句,便跟着他疾步走进诏狱。
诏狱常年不举火,阴暗湿寒,比外面要冷很多。路过关押嫌犯的牢房,哀嚎怒骂声此起彼伏,回荡在幽深复折的甬道中。
这种地方委实不是天家娇女能待的,李韶面上愈沉,不由加快了步子。廊壁上的灯盏交错投映,他肩头盘绣的织金团龙宛如鲜活起来,日月章纹在袖侧,威仪尽显,漾着点点刺目的华光。
临进刑房前,他忽然停下,“晏棠,先带朕去看看那个***。”
晏棠略一迟疑,引他***隔壁。
身材高大的姚沥正在收拾刑具,满手都是血污,眼光乜到二人,半跪揖礼道:“卑职参见陛下。”
李韶示意他起来,目光落在前方满身***的少年身上,他的容貌已经看不清晰,身形清瘦,隐约是个勾人的货色,“人死了?”
“回陛下,这小子命硬,还噙着一口气。”姚沥如是说:“卑职正要去请示该怎么处理,没想到陛下就来了。”
“既然犯事了,留着何用?”李韶温润的眼眸浮出一丝厌恶,转身就走。
姚沥揣测的看向晏棠,后者没发话,兀自跟着陛下走出去。他心里有数了,当下拔出绣春刀,上前抹了阿木的脖子。
一阵含糊瘪堵的咕噜声,室内重回寂静。
姚沥利落收刀,对身后的缇骑们说:“处理干净点,别让上头的看了污眼。”
孟烁拿来的西瓜并不多,其实只有三块,然而对李映柔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她讨厌的东西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有西瓜。
李映柔小时候吃西瓜不会吐籽,皇兄经常吓唬她如果不吐籽会在肚子里长瓜藤,把肚子撑爆。久而久之,她就对这种满是黑籽的鲜果充满了恐惧。再炎热的夏天,也避之不食。
如今已经是夏末,身在满是污血冤魂的诏狱,李映柔缓慢的进食着第二块,努力做到籽瓤分离。
再这样下去,她怕是要吐了。
正当她在心里痛骂晏棠时,李韶大步迈进刑房,见她安然无恙,这才舒展眉宇,释然道:“皇姐,朕来接你了。”
短短一句话,含着万千宠溺与纵容。
李映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待过他,她痛恨已久的人宛如一个活菩萨,解救她与水火之中。
她将手里的西瓜扔在盘子里,走到李韶身边,拽住他的宽袖,满腹委屈说:“晏大人逼我在这里吃西瓜,陛下再晚来一会,皇姐怕是要原地升天了。”
李韶闻言,见到桌上的光景,愠怒地看向晏棠,“长公主素来不吃这些,你安的什么心?”
晏棠眉眼淡然,“陛下息怒,按照诏狱的规矩,进来者必受刑。臣看殿下是千金之躯,不忍用刑,适才让手下买来时令鲜果,走个过场以示惩戒。”
他朝李映柔揖礼,“臣不知殿下不能食西瓜,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殿下恕罪。”
晏棠这么一说,李韶心怀怒意却也不好发作,吃点不爱吃的,总比打身上强。
李映柔心底冷哼,这冠冕堂皇的理由还真是让人感动,感动到好想抽他!
她的眼神蓄起寒光,如同潜伏在黑夜中吐信子的毒蛇,不易察觉,伺机而动。滞了些许,她嫣然一笑,“听起来好像真是这么个道理,那本宫还得多谢晏大人怜香惜玉了?”
“殿下客气了。”晏棠眸中光影更迭,徐徐道:“殿下身份尊贵,还望以后不要再去那些乌烟瘴气的地方,免得如同今日一样,招惹一身是非。”
呵,敢情还在这教育起人来了?李映柔微嘟丹唇,“我心里自然有数。”
见二人像是言和,李韶也没再过多评价,催促她:“皇姐,这里头阴寒,待久了不好。既然误会已经澄清,那便跟朕回去吧。”
“是,陛下。”李映柔乖巧的点点头。
李韶拉住她的手往外走,谁知她又任性打起了坠,“方才那个娼妓呢?我想见见他。”
“这都什么时候了,皇姐还想着他。”李韶面露不悦,“牵扯薛平案的刁民一个,进了这诏狱,还想活着出去不成?”
李映柔如鲠在喉,路过隔壁时,隐约瞟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还未来得及细看,眼睛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遮住。
李韶从身后环住她,带着她往前走,“诏狱里别乱看,小心晚上做噩梦。”
北镇抚司外,天子的龙辇早就候着了,远远望去镶金嵌宝,雍容华贵。
二人上了龙辇,锦衣卫众人叩首,恭送圣驾。
龙辇徐徐前行,李映柔挑开幔帘,眺望那群还未散去的人,轻而易举就找到了容貌清俊的晏棠,鹤立鸡群似的,惹人注目。
恰巧晏棠也在看她,目光交织缠绕,忽然迸出无形的爪牙,就要往她心里抓。
啪——
幔帘被她使劲阖上,所有的心思瞬间隔绝在外。
夸张的举动吸引了李韶的注意,他微微侧脸,纳罕道:“皇姐,怎么了?”
“没什么,有只讨厌的臭虫子。”李映柔胡乱说着,倚靠在明黄引枕上,摆弄起小几上的朱红雕漆香盒。
晏棠弄死阿木,断她后路,还逼她吃西瓜,总得让他付出点代价心里才舒坦。可她现在无权无势,谁能替她主持公道呢?
龙辇微摇,幔帘随之起伏,光影倾斜间,她的目光一点点落到了年轻的天子身上。
李韶正撩起袖阑,拎着紫砂壶替她斟上一杯茶。与晏棠的冷峭不同,他骨相是温和的,抬眼看她时眉清目柔,与生俱来的那股雍容高华之气显现出来,仿佛天生就该被人敬仰。
冷不丁的,李映柔又想到了皇兄,他活着时也是这般玉树临风,只可惜……
“这是皇姐最喜欢的雀舌。”李韶将茶盅推到她面前,“方才来时命人提前泡好的,浓淡刚好,快喝点润润嗓子吧。”
李映柔寒星似的眼神一瞥,旋即变得漫不经心,“我不喝。”
见她耍起小性子,李韶隐隐含忧,“怎么了?”
“喝不下,犯恶心。”李映柔恹恹道:“无缘无故被抓进诏狱已经够丢人的了,外头卖鲜果的那么多,晏棠非要让人买西瓜,吃的我胃里翻腾。这世上当真还有锦衣卫不知道的事?怕是故意的,我这个长公主当的也是窝囊。”
她黯然伤神,秀丽的眉眼藏着一股婉转的清愁。李韶凝她一会,满目疼惜,挑开窗幔道:“郁中,传朕旨意,晏棠缉事失察,罚俸半年。”
龙辇外有道清瘦的身影出现,正是前世持白绫送李映柔归天的内侍梁郁中,掌司礼监事,此时敛眉低首应着:“臣遵旨。”
窗幔放下后,李韶复而看向李映柔,修长的手指勾住她鬓角垂下的一缕碎发,拢在她耳后。
生怕这个小惩不顺她心意,李韶温声安抚道:“皇姐别生气,等朕根基稳定了,肯定会为你做主的,暂且先忍忍。”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甘为公主裙下臣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