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玉女

张雁声小说原配千金重生了小说完整版全集分享

十弦文学 总裁玉女 2020-09-06 11:45:04
  • 原配千金重生了合集版免费阅读-原配千金重生了(张雁声)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原配千金重生了全文阅读,主角是张雁声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张雁声之间的动人故事:上一世,张雁声因为渣爹、后妈,抽烟喝酒纹身飙车,把自己的人生给废了。重生回高中,叛逆少女张雁声看着家里千万豪宅、百万豪车helliphellip叛逆是什...

张雁声小说原配千金重生了免费章节试读:

张雁声从死亡的黑暗中看到光,睁开眼,竟然是在自己家的卧室里。她最近一两年都在外面鬼混,都没怎么回这里住过。而且这房间里的装修和布置,分明是她中学时代的模样,跟后来的完全不一样。
张雁声跑去卫生间一照镜子,身体也缩小变矮变得平板了,一张青涩的面孔干干净净,还是十几岁的少女容貌。
看了一眼多年前的旧款手机上的日期,不甘心地又打开记忆中几年前就淘汰了的电脑看了眼上面的日期,张雁声才终于确信,自己竟然死后重生,回到了十五岁初三这一年。
张雁声在房间的沙发上呆坐了整整两个小时来消化这个信息。
所以,她……获得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是这样吗?
她忽然想起了最后的黑暗中那个缥缈的声音——愿你来生,走正路。
张雁声一个激灵,霍然从沙发上站起来!
是的,这重来的一生再不能像上辈子那样浑浑噩噩地活了。她是到死才明白,这是自己的人生啊,跟别人赌气较劲,毁了自己,是多么的傻逼!
那么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在这个时候,又该干些什么?
张雁声原地转了两圈,抬眼看见了自己那张熟悉的书桌,忙走过去看了眼。书桌倒是被家里的阿姨收拾得很整齐。张雁声随意抽出来一本,是初三的练习册,她信手翻开看了两眼,顿时一脑门汗!
一道题也不会!
一!道!也!不!会!
当年学的东西,早还给老师了!
死的时候,还没从那个花钱就能***读的野鸡大学毕业,但实际上她也根本不怎么去上课。混日子而已。
而现在,才七月中旬,初三毕业的暑假。也就是说,再过一个月,她就要去上高中了。
她要去的是K市一中。那所学校是很牛逼的学校,在K市属于金字塔顶尖的位置。
上辈子不知道她爸花了多少钱,才把她弄***。可惜她的学习成绩就是在高中阶段一落千丈,后来更是自暴自弃开始逃学旷课甚至抽烟喝酒打架,最终影响太恶劣,花钱也兜不住,到底还是被学校开除了。
她爸没办法,把她弄到一个私立高中去混日子,毕业了又把她送进那个野鸡大学,想混个文凭。要不然高中学历说出去实在太丢脸。
青春年少的一辈子,就这么荒唐着给荒废了。
真的是废了。
张雁声一想到这里,就心脏难受,冷汗涔涔。
再不能这样了!这辈子从头开始,从现在开始,必须走不一样的路!
张雁声的脑子清明了,不管她重生回这个时候是怎么回事,她在这个年龄这个时候该做的事就只有一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张雁声大口地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把书桌翻了个遍,倒是找到了自己的书包,但其他的也只有初三的书本。她现在脑子里基本是空的,小学的倒是不用补,但是从初一开始的内容必须补一补才行。否则到了高中,根本不用“一落千丈”,她直接就是垫底了。
张雁声翻腾了一通,却想不起来自己初一初二的课本到底放到哪里去了。正没有头绪的时候,有人来敲门:“雁雁,雁雁,先生叫我催你,该收拾了,待会要出发了。”
张雁声愣住。
她身形顿了顿,蓦地冲过去拉开了房间的门。
门外站着一个中年女人,或者该说是中老年。她年纪很大了,看着头发乌黑,其实全是染的,其实看发根就知道了,都白了。
张雁声眼圈忽然红了,喊了声:“阿姨!”百感交集。
女人唉了一声:“你怎么还没换衣服呢!快点吧,太太那边都化好妆了,不好叫他们等你。”
她压低声音:“要不然她又跟先生抱怨。”
这个女人姓罗,从张雁声出生就开始做她的***照顾她长大,已经在张家做了十几年了。
她跟张雁声的生母相处十几年,挺有感情的,更是把张雁声看得跟亲生的孩子似的。
姓梁的女人进门后其实一直看罗姨不是很顺眼,有几次想辞退她。但是张雁声闹得厉害,张雁声的爸爸张寰就给压下来了,罗姨就一直留下来了。
没想到罗姨挺过了继室的刁难,却被张雁声给伤了心。
张雁声后来越来越不像样子,连张寰都不怎么管她。要钱就给,只求个眼前清静。
张雁声的后妈梁莹莹更是巴不得张雁声继续混下去,煽风点火,推波助澜的。
这个家里真正关心张雁声,还愿意管着张雁声的人也就只有罗姨了。
可恨张雁声那时候性格已经拧了,人跟个火/药桶似的,哪还跟小时候那样听劝。罗姨管了她几次,她听不***,最后烦了,大发脾气说:“你不过就是个***,赚的是我的钱!”
她脾气发过,甩门走人了。
出门之后其实有点后悔,隐约觉得话说得重了,而且当时罗姨的眼神好像有点受伤。
但她那个年纪,哪拉得下脸来道歉。又在外面鬼混了一个礼拜没回家,终于又想起来回家的时候,才发现罗姨已经人去屋空了。
梁莹莹笑吟吟地说:“可不是我把人赶走的。人家可是觉得伺候不了你大小姐,自己辞职的哟。”
张雁声当时就要撕梁莹莹,张寰拦了:“罗姨真是自己辞职的。她老家喊她好多次让她回家带孙子,都是因为你她才一直没走的。现在只是想通了而已。”
张雁声当时就缓不过来,自己待了好几天。这是自母亲去世、张寰再娶后又一次深深地感到了被抛弃。
她缓了几天,终于拉下脸来给罗姨打电话,那个号码却已经销号了。
那时候还有漫游费,罗姨这个号码是K市的,她要是回老家,可能就换了本地号了。
张雁声虽然跟她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可其实除了一个电话号码,根本不知道罗姨更多的信息了。茫茫人海,她和罗姨的缘分就这么尽了。
而现在,此时此刻,她还没有伤了罗姨的心,罗姨还没辞职离开,她还在张家!
张雁声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直接抱住了她:“罗姨!”
“好了,好了,知道你不愿意跟她一起出门。可这是你姑奶奶的寿宴,你要不去,你奶奶准保生气。你知道,她是最不能在你姑奶奶面前掉面子的。”罗姨拍着她背心,像哄小孩似的哄她,“去吧去吧,换件漂亮的裙子,我们雁雁啊,走到哪里都是最漂亮的小公主。”
姑奶奶的寿宴吗?经罗姨这么一说,张雁声想起来,按照日历上的日期来说,还真是今天。
张雁声在见到罗姨之前就已经下定决心,重来的一生,一定要好好的,决不像前世那样了。在这个年龄,就干这个年龄该做的事。
“好,我这就换衣服。”她说,“罗姨,你知不知道我初一初二的课本都放到哪里去了?开学前我要复习一下以前学过的东西。”
罗姨又惊又喜,说:“我知道,我知道,在储藏室,我给你找。你别操心,你好好去参加寿宴。”
她推着张雁声去衣帽间换衣服,张雁声听见她在外面碎碎念叨:“你小学的时候学习成绩多么的好啊,经常拿奖状回家,一开家长会就被表扬。那时候你妈妈多高兴,一家人都为你骄傲……”张雁声的妈妈是癌症,做了手术之后,那几年一直做放化疗。这种治疗就是能把人折腾得很虚弱,妈妈既管不了生意上的事,也管不了家里的事了。她成天躺着,最开心的事就是张雁声拿奖状回家。
但是张雁声十岁的时候,她还是去世了。
葬礼结束才两个月,梁莹莹领了结婚证进门了。
她不是一个人,她怀里抱着张硕成,两岁,身后跟着张鹤翎,四岁。
也就是说,张雁声妈妈手术之后的第二年,张鹤翎就出生了!
张雁声妈妈躺在床上的这些年,这个女人一定天天盼着她死好让自己转正吧?
张雁声当时就炸了!
小姑娘声嘶力竭地叫他们滚!她愤怒之下还把张鹤翎给推倒了。
梁莹莹只顾护着怀里的宝贝儿子,对女儿就顾不得了。还是罗姨和张寰一个拉住张雁声一个挡住张鹤翎。
母子三人到底还是在这个房子里扎根了,谁也挡不住她们。才十岁的张雁声更不能。
从那时候开始,张雁声的生活再不能回到从前。小学毕业的时候,她成绩还可以,毕竟有多年的好成绩打底。但初中的三年,就只能说是“还行”了。
那个让病床上的妈妈骄傲的乖女儿、好学生,逐渐消失了。这女孩大部分的精力,都用来跟后妈呛声、斗气,心思都用在了厌恶和仇恨上。
张雁声默默地换着衣服,脑海里翻涌着这些回忆。
如果去世的妈妈知道自己后来变成了什么样子,一定也会像罗姨这样难过吧?
张雁声感到一股酸酸涩涩的感觉从鼻子直往眼睛里冲。她强行忍住,憋了回去,才走出衣帽间:“换好了。”
“雁雁真漂亮。”罗姨看到她便赞叹,“咱们雁雁长大了,小时候是小美人,长大了是大美人。”
十五岁的少女虽然胸臀还没发育好,但也已经亭亭玉立。眼睛水润明亮,脸颊白皙粉嫩。生得像她的妈妈,的确是个美人。
罗姨快手快脚地帮她弄好了头发,这个年龄的少女不需要化妆,天生丽质见人就是最美。罗姨看看时间,赶紧推着她往门外走:“快点快点,别让那个人又啰嗦。”
所谓“那个人”自然是指梁莹莹。
谁知道门打开,一股子沁凉的水扑面而来,直接喷了张雁声一脸一胸口,滴滴答答地,把***全打湿了。
张雁声抹了把脸,盯着门外举着水枪的熊孩子,两眼冒火。
她想起来了,初三这个暑假去参加姑奶奶的寿宴,这个熊孩子用水枪毁了她……两条裙子。
对,是两条。

原配千金重生了全文阅读

张雁声抹了把脸,盯着眼前的小男孩,心里感到惊诧——张硕成这小子现在,居然还这么小?
张硕成今年七岁,正是人嫌狗不待见的年纪。他看张雁声被偷袭成功,笑得嘎嘎的,前仰后伏,很典型的小孩子故意作出来的夸张。
当年,十五岁的张雁声追着他下楼,大声地骂他,跟维护他的梁莹莹吵了一架,最后耽误了时间。他们一家人到的时候,姑奶奶的寿宴都已经开始了,一家人很是失礼。
奶奶在姑奶奶面前失了面子,很不高兴。梁莹莹更是恶人先告状,说都是因为张雁声才耽误了大家的时间,害他们迟到。
更可恨的是张硕成把那把小水枪带了去,在寿宴上把张雁声后来换的那条裙子也毁了。
而那时的张雁声眼里只恨梁莹莹,觉得有很多证人可以证明是张硕成淘气而不是她不对,怒气冲冲地扯着张硕成上去跟她吵,全然没顾及这是什么场合。
自然就让奶奶更丢脸。
十五岁的张雁声那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她的过激行为,让那些原本怜悯她对她愧疚的亲人渐渐都疏远了她。
比如,她的奶奶,她的爸爸。
此时,张雁声盯着才七岁的张硕成,忽然笑了笑。
“你厉害呀。”她佯作凶恶状,说,“你再敢来一次,我就……叫爸爸揍你***。”
这话说得虚极了。因为张家基本上不打孩子,张寰更是把张硕成看作心肝宝贝一样。所以连张硕成这样的小孩子都看出了张雁声的“色厉内荏”。
熊孩子才不怕姐姐的虚张声势,他又扯眼皮又吐舌头,嚣张地挑衅:“略略略,你来呀!”说完就跑了。
“别生气,别生气,他小孩子。”罗姨扯着张雁声又回到房间里,“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才多大。”
张雁声***青春期后脾气日渐暴躁,跟姓梁的女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可她自己也还是个半大孩子呢,哪吵得过梁莹莹。更何况梁莹莹还能给张寰吹枕头风,张雁声却总是因为情绪激动对张寰大小声,弄得张寰见到她就头痛,越来越不愿意看见她。
说到底,还是张雁声吃亏。
罗姨抓着她胳膊的手很***,张雁声很明白她为什么。过去罗姨一直劝她不要跟梁莹莹正面呛声,白吃亏。她听不***,也忍不下来。
结果闹到最后,她众叛亲离,这个家里她仿佛是个多余的外人,人家四个人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四口。
但我已经长大了,张雁声对自己说,我不会再犯曾经犯过的错误。
她拍拍罗姨的手,冷静地说:“没事,小屁孩子,我不屑得搭理他。”
罗姨松了一口气,这才放开她的手臂,推她进衣帽间:“就是就是,别搭理他就是。”
张雁声在里面换衣服,罗姨在外面等她。耳朵却听见里面的少女仿佛自言自语一样:“但是,张硕成得有人管才行,要不然,不知道长成一个什么人间垃圾。”
罗姨又紧张起来:“有他爸他妈呢,怎么也轮不到你管。你呀,你好好读书上学就行,给你妈妈争口气。”
衣帽间里安静了几秒,才又响起悉悉索索换衣服的声音。
隐隐约约地,好像飘出来一句:“有爹生,没爹养……”
罗姨没接腔。
那怎么着,虽然是张硕成的爹,可也是张雁声的爹啊。
张雁声换了一条新裙子,走下楼,快到一楼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望着下面的几个人。
张寰听到脚步,抬头,皱了皱眉,但还是尽量和蔼地喊她:“雁雁,快点。”
张雁声不紧不慢地走下去。梁莹莹看着她这副样子,“呵”了一声。
张寰假装没听见,随口问了一句:“怎么这么慢?”
张雁声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内心中有说不清的感觉。
她吵,她闹,她折腾,过去她觉得张寰对不起她和她妈妈,她有权利这么做。可现在她冷静下来再看,终于看明白,叛逆孩子的种种折腾,到最后,终究不过是为了让家长多注意自己一点。
是的,就这么可悲。
现在张雁声看得明明白白,她过去所做的一切,揭开层层外衣,无视所有借口,最终她想要的,也不过就是想让这个男人多看她一眼,多关心她一分。
她最终得到的却是他的不耐烦,到她死了,他也就象征性地流下几滴眼泪,然后给她办一个“像样点”的葬礼。
真是太可笑了。
那个浓妆艳抹叛逆嚣张的张雁声,说到底就一个得不到爱的孩子而已。
可笑,可怜。
张寰在女儿的注视下,莫名地不自在起来,强笑道:“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这女儿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还气势汹汹的和年轻的老婆吵了一架,尖叫的声音刺得他耳朵痛。今天却怎么这么安静,一双漆黑的眸子幽幽地看着他,像两汪不知深浅的潭水。
叫人莫名地不安。
张雁声垂下眼眸。
前世她自己没察觉的,那些对至亲、对关爱的渴望都烟消云散。今生她什么也不求,不求诸于外,只求诸于内。
自己一个人,好好活吧。
这个家的脾气暴躁的大女儿抬起眼,声音冷静得让人意外,平静甚至平淡地解释:“换好衣服一出门,就被张硕成用水枪滋了一身水,只好又换了一身,耽误了时间。”
少女的平静冷淡让张寰意外。
张硕成现在正在七八岁万人嫌的时候,这种破事几乎每天都在家里上演,特别是现在正是暑假,孩子们都在家。只是平时发生这种事,张雁声早就吼起来了,今天……今天女儿乖巧懂事地让人惊喜。
平时要是能这么好好说话多好啊!天天吵谁不烦啊!
张寰立刻板起脸:“硕硕!你把姐姐裙子弄湿了?”
张硕成立刻脸不红气不喘地说:“我没有!”
当然房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撒谎——那把手/枪外形的小水枪还在手里握着呢!他也的确是刚从楼上跑下来。
二女儿张鹤翎却说:“就是他,他刚才还跟我妈说滋了大姐一身水呢。”
梁莹莹差点被这个拆台的笨女儿气死,立刻在她胳膊上拧了一下:“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随着她们母女的内讧,张雁声的视线落在了张鹤翎身上。
张鹤翎比张雁声小六岁,今年才9岁。她去年才换齐一口新牙,今年终于又重新漂亮起来了,正是懵懂可爱的小萝莉。
可惜梁莹莹当年生了她也没能进张家的门,直到生了张硕成,又熬死了张雁声的妈妈,才终于翻身扶正了。母凭子贵,所以梁莹莹心里边就只有张硕成这个宝贝儿子,至于张鹤翎……反正家里边好几个阿姨呢,不缺她吃也不缺她穿的。
梁莹莹也不怎么管她。
可这是,在她死后……唯一一个真心为她哭泣的人了。
那个少女哭得那么伤心,是真心把她当成姐姐来看了吧?
梁莹莹常被这个笨蛋女儿气着,这傻丫头常分不清敌我,老给她拆台,帮着张雁声说话。她拧完了她胳膊,还不解恨,伸手去拧张鹤翎的耳朵。
张寰是不赞成打孩子的。张雁声妈妈还在的时候,从来都没打过张雁声一下。梁莹莹舍不得打张硕成一下,却时常对张鹤翎拉拉扯扯的,虽算不上打,总叫人看了不***。
张寰正想开口呵斥梁莹莹,冷不防张雁声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梁莹莹的手腕。
张寰暗叫糟糕,这马上要出门了,可别又吵起来了。唉!
“放开。”张雁声却没有吵闹,只冷冷地说,“耳朵上都是软骨,扭伤了怎么办?你自己生的孩子,自己都不心疼吗?”
张雁声妈妈还活着的时候,张雁声打小就琴棋书画跆拳道散打。后来,这说的是后来,张寰渐渐不管她,她自己心里戾气越来越重,琴棋书画都荒废了,跆拳道和散打却一直练着。
不做点***的运动,心里那点戾气实在是发散不出去。
时间退到现在,张雁声现在这身体才十五岁,可因为常年坚持地训练,力量上居然直接压过了娇娇软软的梁莹莹。
梁莹莹***一声:“疼!”
张雁声冷哼一声:“你也知道疼?小孩子不知道啊?”
梁莹莹已经松开了张鹤翎的耳朵,叫唤:“你快放手!老公!老公!她弄疼我了!”
女儿是亲生的,老婆是娇美的,手心手背都是肉。
张寰出来和稀泥:“行了,行了,都放开。赶紧出门了,去晚了惹我妈生气,大家一起挨骂,谁都别跑!”
他抬出了张雁声的奶奶,就连张硕成都抖了一下。
那个厉害的老太太,才是张家真正的大家长。
唯一不怕的大概就是张雁声了。
对不爱自己甚至厌弃了自己的人,有什么好怕的呢。老太太曾疾言厉色地说要把她从遗嘱名单上除去,她也不在乎。她还有妈妈这边的遗产可以继承,饿不死。
她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张鹤翎早在梁莹莹放开她耳朵的时候就钻到了张雁声背后去了。
她今天真是又惊又喜。往常她就算帮张雁声说话,张雁声也不会搭理她。没想到今天,姐姐居然护着她。
妈妈老是告诉她,她、弟弟和妈妈才是一家,才是最亲的,张雁声不过是个“外人”。
可弟弟实在太讨厌了,天天欺负她。而妈妈根本就不管,还觉得弟弟“活泼好动”,是该夸奖的。
“男孩子嘛,就得这样。”她常常得意地说。
特别地强调那个“男”字。
毕竟,她全靠生了个带把的,人生逆风翻盘。
可对张鹤翎来说,姐姐虽然平时常和妈妈吵架,脾气火爆声音也吓人,可她最多就是不理她,从来也没动手欺负过她。
所以在弟弟和姐姐之间,张鹤翎宁愿选择姐姐张雁声。
大家都向外走,张鹤翎心中生出了期盼,大着胆子想去牵姐姐的手。
可惜,张雁声僵了一下,没有回头,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大步走出去了。
小姑娘失望地垂下了头。
“快点。”张雁声的声音忽然响起。
张鹤翎猛然抬头。张雁声在前面扭身看着她,似乎很不耐烦:“快点,再不走要迟到了。”
小姑娘的眼睛里有了亮光,拔腿追了上去。
张雁声哼了一声,转身朝外面走去。

小说资源推荐

原配千金重生了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