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林潇小说谈恋爱不如搞事业全章节全集无删减分享

十弦文学 古代言情 2020-09-06 11:42:26
  • 林潇合集版免费阅读-谈恋爱不如搞事业(林潇)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谈恋爱不如搞事业全文阅读,主角是林潇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林潇之间的动人故事:因为三人回家的方向相同,便都挤在林潇的马车上一同走了一段,看着路旁花花绿绿的衣裙店首饰店,赵如笙像是霜打的茄子般垂头丧气起来。月钱又花光了?这才到...

林潇小说谈恋爱不如搞事业免费章节试读:

因为三人回家的方向相同,便都挤在林潇的马车上一同走了一段,看着路旁花花绿绿的衣裙店首饰店,赵如笙像是霜打的茄子般垂头丧气起来。
“月钱又花光了?这才到月中呢。”杨梦若笑着打趣她。
赵如笙嘟着嘴嘀咕,“反正我手上就是留不住银子嘛,也就是打了两套头面,买了几条裙子,换了根马鞭,钱就没了。要是我手上有几个铺子该多好,要用钱随便拿,不用看娘的眼色。”
赵如笙的母亲深知她大手大脚的习惯,有意拘者她,在日常花费上管得挺严。
杨梦若摸出自己的钱袋,“我这里还有点,你先拿去用吧。”
“才不要呢!”赵如笙想也没想就推了回去,“我也就是跟你们抱怨几句,少花点银子而已,又饿不了肚子。”
坐在一旁的林潇突然出声提议:“咱们合伙开店吧。”
她在现代时一直就想着,等哪天攒够了钱就果断辞职,自己开一家小店铺悠闲度日,可以是花店,咖啡店,奶茶店,书店,甚至烧烤摊,麻辣烫。
不用赚多少钱,够养活自己就行,毕竟孤儿出身的她没有父母要赡养。可惜梦想还没实现,她就先和那个世界say goodbye了。
“开店?开什么店?”两位好友齐声问。
“茶馆,或者饭馆,都行。”
现代时没能实现的梦想,若是能在任务世界实现,也算是一种圆梦吧。
“说得倒容易,”赵如笙撇嘴,“你知道该怎么开店吗,开了又要交给谁打理,咱们仨可都不能抛头露面。”
“可以雇掌柜,咱们在幕后管着就行。”
当初因为想开店,她也是费了不少功夫来学习和研究店铺管理的,甚至节假日还会特地去打零工攒经验,想在古代开起店铺应该不成问题。
看她说得一本正经,杨梦若神色略微错愕,“潇潇,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当然是认真的,”林潇伸了个懒腰,“你们怎么说?”
她已经开始默默估算起原主的身家了,银子银票还有一些金银锞子,统共算起来,也有小两千两,应该足够盘下一间铺子。
赵如笙双手一摊,“你们都知道的,我哪有余钱呀。”
杨梦若也微微蹙眉,“姑娘家的,这样抛头露面不好吧……”
得,看来她们都不支持,林潇微微耸肩,这样倒也好,朋友之间牵扯到金钱利益了反而麻烦,她一个人应该也能将铺子开起来。
“那我就一人行动了,赚钱后给你们包红包。”
杨梦若仍面带担忧,赵如笙却举双手支持,“说好了,少于一百两我可不依!”
“没问题。”林萧满口答应。
回府之后,林潇给母亲见了礼,母女俩亲热几句,她便径直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夏露,快算算,我有多少银子。”
夏露的统计和她估算的差不多,“现银银票合计二千一百二十两,还有些金银锞子,熔了大约值一百两银。”
按照这个世界的物价,一个包子值一文,一两银值一千文,四个丫鬟的月钱都是每月二两,用这二千多两银子,应该可以盘下一间不错的铺子。
“很好,明天咱们就去打探行情。”
“什么行情?”夏露不解。
林潇卖了个关子,“明天再说。”
她没有任何为了任务奉献一生的想法,如此美好的年华,耗费在楚凌风那个负心汉身上多委屈呀,任务之余,自己的人生也必须活得有滋有味才行。
而要想生活有滋有味,经济基础也是十分关键的,虽然有将军府在,她能一辈子不愁吃喝,但哪有自己赚钱自己花来得自在。
但是林潇也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娇养姑娘,身边也都是些武力值约等于零的弱鸡丫鬟,要想在这个男权至上的世界里畅行,还是必须要有足够的警惕的。
这个时候果断要找帮手。林潇略微思量,走向兄长林澈居住的洗心院。
父兄都是驻守边疆的武将,此时之所以在京中,是为了参加一月之后盛德帝五十大寿的宫宴。
林澈此时正在练习射箭,见到妹妹来了,忙不迭地收了弓箭往小厮手上一扔,冲到水桶边洗了一把脸,确定身上汗臭味不太浓,才一脸宠溺地迎向林潇。可不能熏到他的亲亲妹子。
“潇潇怎么来了,找大哥有事?”
林潇照着记忆里兄妹相处的模式,拉着兄长的胳膊晃了晃,“没事就不能找哥哥了?”
“当然可以,”林澈揉揉妹妹的发顶,“今天的百花会好不好玩?”
“好玩是好玩,就是差点出事……”
林潇眼珠子转了转,“两位小姐挤着取诗笺,险些掉进水里,真真吓死我了,大哥,你教我功夫好不好,要是遇到了危险也能逃开。”
林澈面露疑惑,“你不是不喜欢习武么?”
“那要不然,大哥你帮我挑两个身手好的侍卫?”
“这有何难,明天就把人带给你。”对于妹子的合理要求,林澈当然不会拒绝。
林澈自幼便随父亲练兵,手头也培养了几个亲卫,第二天一早就选出了两人来到林潇的院子。
“这是阿大,力气最大,是我手下功夫最好的,这是阿四,人最机灵,找他盯梢传信准没错。”林澈拍了拍两个亲卫的背向林潇介绍。
两人体格都不差,目光也很纯净,林潇表示很满意,又微微垂头,欲言又止地看着兄长,“他们……是不是会将我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大哥?”
“***,潇潇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大哥明白,”林澈朗声一笑,又肃着脸看向两个亲卫,“听到没有,除非事关小姐安危,否则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小姐的消息,包括我和将军。”
“是!”两人齐声领命。
“怎么样,潇潇可还满意?”林澈立即偏过头向林潇邀功。
“满意,多谢哥哥!”
有个兄长呵护的感觉真不错,林潇心情愉悦。
隔日林潇换了男装,在阿大和阿四的陪同下,在京城几条繁华的街道好生考察了一番。林澈不知道她的打算,还自掏腰包给了她五十两银子零花钱,叮嘱她看上什么只管买。
身边有这样疼她的好哥哥,原主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楚凌风给迷住呢,林潇对此十分费解,一边吐槽着,一边为接下来做打算。
她挑中了泰阳路街尾的一间铺子,铺面不大,开酒店饭馆不大可能,但是开一家花店正合适,位置正处在两条街的交叉口,来往的人不少,不愁无人问津,里面还有个小院,可以用来做临时的花圃。
没错,她想利用空间的便利来种花卖花。
她让人找来种子试验过,空间里动植物的生长速度几乎是外边的十倍,而且土壤很特别,只要有生命力的种子种下去就能成活,随便插一根枝条下去,没多久也能生根,慢慢长成大树。
如今空间还不大,种植蔬菜粮食也没什么用处,林潇预计将空间规划为两块,一块种植些生长缓慢的珍贵药材,为以后做准备,一块种植些名贵的花卉,用来赚钱。
这个铺面铺主要价一千五百两,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定在了一千三百两,几乎要耗去她一半的家当。
正准备交了钱去官府办手续时,突然有不速之客闯入。
“慢着,我们少爷看上这个铺子了。”
说话的人虽然作小厮打扮,对着他们却鼻孔朝天,傲气得很,看起来主人家应该家世显赫。
走在他后方的少爷大约二十岁左右,身着靛蓝色云纹锦袍,手上握着一把折扇,鼻孔仰得比小厮更高,闭上眼站着直哼哼,满脸都是“老子不屑与你们这些土包子说话”的高傲。
他身后还站了两个丫鬟,就这么会儿功夫也没闲着,围着他敲背揉肩,生怕累着他一丝半点。
为了不暴露身份,林潇此时的打扮非常朴素,看起来和路边普通的商贩无异,也难怪会被人嫌弃。
铺主看到有贵人来,抱歉地看了林潇一眼,转向小厮讨好地问道:“能被公子看中是小店的荣幸,这价格……”
小厮嗤笑一声,比了比自己的脸,“还能少了你的钱?也不看看咱们是谁!”
“是是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铺主谦卑地朝他躬了躬身,小厮仿佛自吹自擂板继续道:“四皇子知道么?沈贤妃知道么?沈太尉知道么?我们少爷就是沈太尉府的少爷,四皇子嫡亲的舅舅!”
哟,没想到这还碰上熟人了,林潇挑眉一笑,眼中闪过一道亮光。
四皇子之母沈贤妃乃是当朝太尉沈理全的嫡女,十六岁入宫后颇得圣宠,十八岁便生下了楚凌风。对于楚凌风夺嫡一事,沈家当然是倾全力支持的,但十指还有长短呢,一大家子总有一两个拖后腿的猪队友。
看来面前这位少爷就是沈家那位拖后腿的猪队友,沈理全幼子沈启光了。打着四皇子的旗号敛财扰民,欺压百姓,说是猪队友都抬举了他。
原剧情中,沈启光犯下的事被曝出来时,楚凌风已经差不多得到了大半个朝堂的支持,为他说话的人太多,外家区区一个不省心的废物并未能对他造成多大影响。可是现在,楚凌风还在小心翼翼地经营着人脉、扮演他的毫无野心的温润公子形象,一旦沈启光之事曝光,受到的影响可就不只一星半点了。
现在沈启光自己送上门来,她怎么能不好好利用一把呢。

谈恋爱不如搞事业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得知沈启光的身份之后,铺主的态度更加诚惶诚恐,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对站在旁边的林潇几人却是再也没看一眼。小厮道明身份后也没再废话,从铺主手里拿了房契,随手扔下个钱袋子,就拥着沈启光大摇大摆离开了,走前还嫌弃地说了一句,“地方不错,房子太熏人了。”
待沈启光一行人离开,铺主满含期待地打开钱袋,却立即捶地哀嚎起来,林潇凑过去看了一眼,钱袋子里总共就塞了一张皱巴巴的百两银票。
她摆手朝阿大二人笑笑,“看来没咱们的事了,走吧。”方才铺主哪怕是多问她一句,她说不定都会开口阻拦,可惜人家以为沈启光是高枝,看不起她呢。
铺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扯住她的裤腿,“别,别走,客人,这铺子您还买么……”
“怎么买,你能把房契要回来?”
“我、我不……就一百两,这地段,就一百两!要是被俺爹知道了,非得打死俺!沈大人俺惹不起啊!”铺主又气又悲又怕,语无伦次得乡音都出来了。
林潇蹲在他面前一本正经道:“给你指条明路,报官吧。”
“报官有个屁用,谁敢惹沈太尉,谁敢惹四皇子,最后还不是官官相护!”铺主唾了一声,又埋头痛哭起来。
“我倒是有个办法,说不定要吃点苦,就看你愿不愿意听了。”林潇对他笑得意味深长。
沈启光虽然贪婪,但行事还算谨慎,在外边欺压的大都是些有点小钱却没什么背景、性子也偏懦弱的商人,被半哄半抢地夺走财产之后,商人们想着民不与官斗,担心受到更严重的报复,大多不敢报官,这才导致原剧情中,他的恶行很久之后才被曝光。
可是谁说官官只能相护的,只要立场不同,大多数时候官官相斗才是常态,比如这个时候,要是被其他皇子派系的人知道了沈启光的恶行,只怕不只不会隐瞒,反而会想方设法将其闹大。
林潇给铺主支了一招,让他写了状书去大皇子府前堵大皇子,最好多收集几家的证词联合上诉,自视甚高的大皇子一定会十分乐意替这些被欺压的百姓“讨回公道”。
铺主还是有点担心,可想到祖传的铺子在他手上被人生生夺走,又有林潇一直在旁边鼓吹大皇子,鼓励他自己找回公道,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为了表示自己帮忙的诚心,林潇还特地留下阿四帮忙张罗打理,最后竟然在京里京外找到了不下十户曾被沈启光夺财或夺地的人。
提到沈启光,这些被害者咬牙切齿之余,却都带着几分畏惧,阿四表示只需要写状书,不需要他们本人出面对峙,才犹犹豫豫地答应下来。
在盛德帝五十岁大寿的前一天,铺主带着厚厚一叠状书跪倒在大皇子府前。大皇子起初并不愿见,直接使唤家丁将他打出去,最后手下幕僚劝慰许久他才愿意见人。
铺主按照林潇的指示,先是对大皇子好一番歌功颂德,又坦言自己已走投无路,最后才说明来拜见的原因。大皇子一听,这还了得,老四的人都猖狂到这等地步了,他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大皇子行事最讲究排场,要揭穿老四手下的恶行,也得在大庭广众下来,于是,就在盛德帝大寿当天,满朝文武及家眷都在贺寿献礼时,他倒好,捧着一盒子状书大摇大摆地走到圣前,让原本笑得合不拢嘴的盛德帝瞬间心情不好了。
“父皇,沈启光犯下的罪行实在罄竹难书,其中说不定还有老四和太尉的唆使,您千万不能姑息呀!”
状书上所言句句泣血带泪,盛德帝命刚升任大理寺少卿的吴牧胥立即展开调查,却发现还有更多被遗漏的受害者,当下也多了几分重视,勒令全面调查。
之后沈启光锒铛入狱,沈太尉与四皇子楚凌风在朝上被盛德帝狠批了一顿,而揭穿这一切的大皇子却也没得到什么好处,天大的事你就不能晚一天再说吗,非得破坏他的大寿,盛德帝对这个大儿子的莽撞也是无奈得很。
随着沈启光恶行一桩桩被揭露,落井下石弹劾沈太尉的人也不少,不久之后,沈太尉以年迈体弱力不从心为由,请求致仕,盛德帝批准。
虽然四皇子的支持者们声称楚凌风与此事完全无关,盛德帝也并未对他作出处罚,但少了沈太尉这个靠山,楚凌风手上的筹码可以说是少了一半。
林潇的本意其实只是拉下沈启光,在盛德帝面前给楚凌风上上眼药,也让其他皇子看清楚,这位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兄弟其实也是有野心的,倒是没有想到沈太尉会致仕,也算意外之喜了。
断了楚凌风一臂,林潇心情很愉快,暂时也不打算做什么小动作。趁着盛德帝整寿普天同庆的好日子,盘了一家铺子开起自己的花店。
她并没有选之前那家铺子,铺主这次带头替诸多商贩讨了公道,得到众多人感激,一时之间人气高涨,底气也直线上升,铺子都不卖了,打算把生意继续做下去。
林潇的花铺里卖的大都是些名贵花卉,卖给京城里的豪门大户。一开始是从花市上挑选一些珍贵但品相不佳的花卉回去,在空间里培育一番之后,颜值翻了好几番再拿出来售卖;同时也自己用种子种苗培育花卉。
在空间里种植只需要使用精神力操控,浇水施肥都用不上,不怎么费力,效率也挺高;而带出来的花卉只要在花盆里放入一些空间土,也能长时间生长无恙。
当然,这么多花卉总要有个来历,林潇就撒娇向母亲要了一个小农庄,自己亲自过去打理花卉作掩护。伴随着一盆盆珍稀花卉被高价卖出去,她手上也渐渐丰实起来。
当然,她两个手帕交在宣传打广告上帮了不少忙,接待其他贵女们时,房间摆上几盆高颜值的花,吸引人的目光之后,再指路购买,不过也没有泄露林潇的店主身份,毕竟未出闺阁的女子抛头露面做生意也不是什么好名声。
花卉的价格定得都不低,赚的是豪门望族的钱,林潇也不亏心,开店没多久成本就全都回来了,她雇了个掌柜打理铺子,花卉都是让人直接去农庄运货,自己只需要抽空去农庄放好花卉,等着收钱就行。
打理花卉时未免引起怀疑,林潇从来不让其他人插手,不过贴身伺候的几个人应该也有所怀疑,只是不会往空间这么奇异的方向想,作为下人,也会遵循听从命令的本能。
等花店运营***正轨,林潇也履行了她先前的承诺,给两个闺蜜包了大大的红封。
“没想到你当真把铺子开起来了。”杨梦若对此感叹不已。
赵如笙捧着红包眼睛都变成了金元宝,“潇潇,我现在跟你合伙还来得及么?”
“我可不敢找你合伙,钱没赚到,花都要被你败光!”林潇笑着打趣她。
赵如笙挺爱花的,就是有那么点绝命师太的迹象,种啥啥不活,林潇用空间土栽好送给她的珍贵兰花茶花,在她的“毒手”之下也总是出状况,林潇都被叫过去救了好几次花。
“哼,你嫌弃我!”
三人在林潇的院子说说笑笑,赵如笙突然道:“你们听说了么,钟楚楚前几天可出了个大糗。”
这段时间赚钱赚得太投入,还花了些心思对付楚凌风,林潇险些都忘了还有个钟楚楚,算算时间,她应该已经穿越过来了。
她一边在脑海里询问系统,一边配合闺蜜露出一脸好奇,“出了什么事?”
【是的喔,现代的钟楚楚已于一日之前穿越过来,呜,026疏忽了,没有提醒宿主。】系统在脑海里哭唧唧地答道。
【不能怪你,我也忘了,现在知道也不迟。】林潇在脑海里安慰了一下系统小可爱。
赵如笙一向不喜欢钟楚楚,笑得有点幸灾乐祸,“听说是在欺负姨娘生的庶弟时,不小心掉进水里,昏睡了好几天,昨天才醒呢。”
虽然没有去针对原来的钟楚楚,林潇也调查过她,钟楚楚虽然是丞相嫡女,但在丞相府的地位其实有点尴尬。丞相和夫人感情不佳,偏宠一位红姨娘,比起嫡子嫡女,也更喜欢红姨娘生下的庶子,不过也没到灭妻宠妾的地步,不至于被人拉出来作筏子。
而之后钟楚楚能说服丞相,成为楚凌风的助力,林潇觉得应该是攻略系统起了作用。
系统肯定了她的猜测,【是的喔,原来的钟楚楚被庶弟推下湖致死,之后现代的钟楚楚才穿越过来,她穿越后,先是通过攻略系统刷满了钟丞相的好感,又利用系统提供的道具,令钟丞相对红姨娘母子的喜爱变成厌恶,然后制造机会,暗中弄死了这二人,伪装成意外,之后就成为丞相独宠。】
不得不说,这个同乡还是够狠的。林潇自问不是什么圣母好人,但也做不到如此干脆地杀人,哪怕是个熊孩子。
了解了钟楚楚的行事风格,倒是可以利用起来对付她。只是她有各种功能诡异的系统道具,行事必须要谨慎一点。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林潇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