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言情

左衡赵伊小说心给你呀完本阅读完整版下载

十弦文学 完本言情 2020-09-06 11:43:38
  • 左衡赵伊合集版免费阅读-心给你呀(左衡赵伊)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心给你呀全文阅读,主角是左衡赵伊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左衡赵伊之间的动人故事:左衡和六十几个班花谈过恋爱啊hellip赵伊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左衡一直挺受女孩子喜欢的。小学时,县里的教育不是很先进,很多女孩子都早熟。围在她身边的...

左衡赵伊小说心给你呀免费章节试读:

左衡和六十几个班花谈过恋爱啊…
赵伊想了想,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左衡一直挺受女孩子喜欢的。
小学时,县里的教育不是很先进,很多女孩子都早熟。围在她身边的女孩子无非有两种,一种是嘲笑她,说她又矮又胖,像个球一样,让她离左衡远一点。
另一种就跟她比较要好,偷偷让她给左衡带信。
可每次她把信带给左衡的时候,左衡总是冷着脸凶她:“你下次直接扔掉可以吗?”
小时候的他不是很喜欢和女生玩,现在怎么就这么疯狂地谈起了恋爱呢?
不过男大也会十八变,这种事说不准的。
她十分认真问陈若晴:“若晴,他只和班花谈恋爱吗?”
陈若晴郑重其事点头。
赵伊贼兮兮笑了声:“那你要小心哦。”
陈若晴:“……”
陈若晴觉得,赵伊估计是学习太好,所以其他方面的认知比较迟缓。
比如,赵伊真不认为她自己好看,所以她从不参与讨论谁好看谁帅的问题,别人说她好看,她脸刷地就红了,连连摆手,说:“我不行,我太矮了。”
可人家夸她学习好时,她照单全收,甚至一脸自豪道:“对啊,从小到大我就学习好,其他都不行。”
有点傻里傻气的,简直是稀缺物种。
赵伊又问:“那个被他折了笔的班花,也愿意跟他谈恋爱吗?”
赵伊问这句话的时,带着点钻研附加题的认真,又隐隐有些‘应该没有这么奇怪的女孩子’质疑。
陈若晴不知如何解释。
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女孩子总是以和左衡谈过恋爱为荣,明明左衡对她们冷漠又不在意。
或许是那种被庇护的成就感或者虚荣心吧。
反正和左衡谈过恋爱的女生在校园里横着走路。
陈若晴只好回答:“学霸的灵魂拷问,回答不上来。”
赵伊笑笑,说:“老师叫我,我去了。”
陈若晴松了口气,少一根筋的赵伊,即使左衡对她有什么想法,那也是不可能的。
赵伊真的和表面清纯内心***动的女生不一样,从里到外,一根筋通到底,心里只有学习。
*
赵伊来到办公室门口,办公室门掩着,刘芳和年级主任在争辩,她刚想离去,就听到刘芳说:“主任,我们班是这届最有希望的班级,我不要这个学生,你给我转班。”
年级主任轻声劝:“哎呀刘老师,上面的人定了,就到你们班,我相信你的能力,而且你们班学生自觉好学,没有混蛋,左衡他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来的,安排座位的时候,你可以在他周围安排规规矩矩的好学生,比如赵伊……”
赵伊:“……”
刘芳不服气了,说:“感情学校是把我们班当成隔离地了?要是他把我们班学生带坏,你负责?”
年级主任压低声音道:“我负责我负责,他要是违反校纪校规,学校不记你班主任的过,就这个学期,应付应付上面的人,一个学期后,学校会想办法把他弄走的,你放心,我保证。”
听到这,赵伊心里挺不是滋味,咬了咬下唇,敲门。
里面的人噤了声,刘芳清了清嗓子,说:“请进。”
见到是赵伊,年级主任道:“赵老师啊,你们班赵伊同学上学期总分破了建校以来的高一总分记录,恭喜啊。”
说完,他求生欲极强地逃跑了。
赵伊:“……”刘老师不畏强权的架势果真名不虚传呀,瞧年级主任这逃跑的步伐,有点凌乱呢。
刘芳脸色缓和了些,问:“赵伊,你和左衡认识?”
赵伊点了点头,将那天在小卖部碰到小偷,左衡出手相助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没有说左衡打架,想着这么说,老师能对左衡印象好一点。
刘芳哼了声,像自言自语说:“那左衡估计把那几个人揍进医院了吧。”
赵伊抿了抿唇,轻轻握了握拳,直视刘芳的眼睛,语气也笃定了几分,说:“不是的,他没有打架。”
气氛突然沉默,赵伊的心跳狂乱起来,她在拼命暗示自己:要稳住。
刘芳笑了声,说:“不管他了,左衡的课本你找个人一起去帮他拿一下,省得后勤部扣我们班的分,我是不指望他会自己去拿,去吧。”
赵伊答应下来,走出门的那一刻,重重松了一口气,她低头擦了擦手心粘你的汗。
这是她第一次在老师面前撒谎。
她刚迈步,就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身子硬邦邦的,撞得她鼻尖疼。
她揉着鼻尖,后退一步,瓮声瓮气道:“对不起啊。”
没等到回答,倒是等来了一声嗤笑。
赵伊抬头,是左衡。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来了多久?刚才老师的话听到了多少?
不过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应该没听到吧。
走廊边上站着三三两两的同学,纷纷朝这边看。
左衡长得高,稍稍弯腰,盯着她的眼睛,一脸痞笑,说:“投怀送抱啊同学。”
他话音一落,引得围观的学生暧昧低呼出声。
赵伊后退一步,辩解:“我不是故意的。”
他勾了勾唇,玩味道:“那也是投怀送抱啊。”
赵伊:“……”
看样子,他真的和六十几个班花谈过恋爱。
赵伊也不恼,静静看着他贫嘴。
看来臭屁值和年龄增长是成正比关系。
接着,她一本正经开口:“我觉得不是。”
左衡哼笑了声:“好学生也会撒谎了?”
赵伊眼睛猛然睁大了些,脸蛋唰地红了个通透。
他听到了?
“我没有!”
左衡表情僵住,别过脸,挠了下头,神色有些挫败。
他低骂一声,“操。”
这时候,办公室里响起脚步声,赵伊不想和他讨论投怀送抱的问题,就说:“你跟我来,去领你的课本。”
左衡愣了一下,笑问:“你确定,我跟你去?”
“有点多,我一个人拿不了。”
左衡***了***牙齿,挑眉:“成,那一起啊。”
两人朝后勤处走去。
一高一矮,一后一前,朝阳在他身后,将他的影子拉长,两人的影子在前方重叠,默不作声地与楼上围观的人对峙着。
*
后勤处有点远,高一的课本也是真的多,左衡拿了书,一个人抱着往回走。
赵伊:“我帮你拿一点吧。”
左衡一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的表情,嘴角动了动,终于开口:“让你帮我拿?我还是不是爷们了?”
赵伊脚步顿了顿,没说话。
他的语气太熟稔,以至于她有种错觉,他应该是记得她的。
不过两人已经六年没见过面,之前再要好,现在也和陌生人无差。
而且,两人都长大了,现在差距这么大,也许不能像以前一样成为好朋友了。
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身后的人嗤了一声,说:“我说赵伊,你小小年纪怎么老唉声叹气呢。”
赵伊回过头,问:“你知道我的名字?”
左衡语顿,轻轻眨了眨眼,说:“刚才课上老师喊这么多遍,我智障,记不住?”
赵伊垂下眼睑,轻声应:“哦。”
刚才老师喊了她很多遍吗?
等赵伊抬眼,左衡已经迈***走到她的前面,他的耳朵红红的,在朝阳下尤其惹眼。
赵伊看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呆。
他怎么长得这么高,走出去那么远了,影子还在她脚下。
还有,他脸红了吗?
赵伊想到了什么,小跑跟上他,说:“你的一卡通还没办下来,中午吃饭,你可以借我的。”
左衡脚步一顿,回过头朝她笑了笑,说:“小班长这是要和我一起去吃饭?”
赵伊:“……”这个人是不是不知道好心当成驴肝肺怎么写。
走廊上聚集着一群人,正正兴致勃勃往下看,陈若晴、陶涛、张博也在其中。
半晌后,陶涛开口:“卧槽,这什么情况?大佬这是亲自去拿书吗?”
陈若晴则不屑,说:“在这里他又没有朋友和小弟,他不自己去,你帮他去?”
张博:“你们有没有觉得,要是给赵伊一根绳子套在他身上,像不像她在牵着一条狗?”
陈若晴和陶涛被张博的神奇言论给惊呆了,扭头直勾勾盯着他,异口同声倒:“张博,你死了,你居然说大佬是狗。”
张博:“……”
*
赵伊回到教室后,往后排看了眼,左衡的书桌上堆着书,终于不像个空荡荡的隔离地带。
不过他人已经不在座位上了。
她刚坐下,陈若晴立刻凑过来,若有所思看着她。
她摸了摸脸蛋,问:“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陈若晴问:“伊伊,你刚才和左衡逛校园?”
赵伊一呆,眼睛眨了眨,说:“我带他去后勤拿书,没有逛校园。”
陈若晴明白了,赵伊所有的脑细胞都用来学习,对于男女生之间那点暧昧的情愫迟钝得不行,若她不明说,赵伊永远不会明白。
陈若晴说:“最后提醒你一句啊,还是那句话,你离左衡远一点。”
“你别看他现在对你忠实得像条狗,其实他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你这傻了吧唧的,被人拐跑了都不知道。”
“他很坏,有些事,不方便和你这种未成年人说。”
陈若晴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赵伊看着她的嘴一张一合,脑子里混沌一片。
半晌后,她笑着说:“若晴,你居然说左衡是狗。”
陈若晴:“……”
赵伊耸肩,掩着嘴笑,伸手点了下陈若晴呆滞的脸蛋,说:“还有,你也未成年。”
陈若晴:“......”
赵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左衡重逢后,所有人都在讨论他,可所有人都在说他不好,所有人都让她离他远一点。
她也不知道,左衡到底做了什么事,让相当佛系的陈若晴对他那么反感。
她跟陈若晴解释:“我和左衡小时候是邻居,关系挺好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到什么程度呢。
有一次,她摔破了膝盖,怕刘青如责怪不敢回家,坐在路边哭,左衡从兜里抓了一把冰糖塞给她,别扭说:“我奶奶说,难过的时候吃冰糖就好了。”
那天她才知道,为什么小胖摔他的冰糖,他会那么生气。
十岁的时候,左衡奶奶去世,他跑遍了家附近所有的超市,买下了所有的冰糖。
可没过多久,她的父亲也去世了,左衡把他买到的冰糖都给了她。
他曾说,那是他准备留着吃一辈子的冰糖。

心给你呀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转眼就放了学,一整天,左衡冒了个泡,露个脸之后就不知所终。
上课第一天,值日表还没来得及排,刘芳让班干部留下来打扫。
大家打扫完卫生后,天也快黑了,走读的学生要先回家吃饭再来上晚自习,刘青如今天要值班,赵伊不回家吃饭。
收拾得差不多,赵伊说:“我去倒垃圾,你们先回去吧。”
“人美心善的小班长,一会儿给你带奶茶。”
“给你带蜂蜜小蛋糕。”
众人吹了一堆彩虹屁之后走了,赵伊提着垃圾筐,准备下楼倒垃圾。
刚准备转下楼,就听到有女孩子在喊左衡的名字。
赵伊下意识收回脚。
这个时间学生都在吃饭,楼道空空荡荡的。
女孩的声音很有辨识度,是大家口中三班的辣妹,学校的校花辛岚。
辛岚身材高挑,发育比同龄人要早,16岁的年纪,已经有些成年人的风韵。
课间的时候,赵伊也经常听到班里的男生讨论她的身材和容貌,紧跟着就是一阵暧昧哄笑。
辛岚说:“左衡,初中我就喜欢你了,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在一起吧。”
只听见左衡嗤笑了声,说:“你想跟我谈恋爱啊,成啊。”
辛岚笑得欢喜。
赵伊转身。
她还是从另一边楼梯走下去吧。
有一句话怎么说的,宁毁十座庙,不毁一桩婚。
虽然言之尚早,可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吧,毕竟古代男子16岁已经可以结婚了。
她刚下楼,就碰上了左衡,她轻轻蹙眉,朝他身边看了一眼,辛岚不在。
他的呼吸有点急促,似乎是跑步过来的。
他刚才不是在另一边楼梯谈恋爱么,怎么这么快下来了。
他往她前面一站,将她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他懒懒地靠在墙上,调侃道:“跑得挺快啊赵伊。”
赵伊心里疑惑,方才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明明跑得快的人是他。
她朝他笑笑,算是打招呼,绕到另一边准备下楼倒垃圾。
“活雷锋呢这是。”左衡扶着栏杆,拦住她。
楼梯很窄,他的手很长,手指很漂亮,赵伊看了眼,正好看到了他虎口上的痣。
他这么拦着,她提着个竹编的垃圾筐过不去。
赵伊抬眼,她站在台阶上,勉强和他平视。
她解释说:“他们是走读生,要回家吃饭,我今天正好不回家。”
她说话时那股认真的劲,浑身上下都在强调一句潜台词——
我说的都是真的。
左衡笑了声,移开眼睛,夺过她的垃圾筐。
赵伊没有放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倒。”
“给个尊老***的机会行不行。”他尾音拉得很长,语气都是戏谑。
赵伊被他弄得哭笑不得,尊老***是这么用的嘛?他比她大两个月而已。
左衡走了两步,回过头,“在哪里倒垃圾?带个路啊。”
赵伊只好跟上去。
倒垃圾的地方在学校的角落,和外面隔着密密的铁丝网,那里离高一教学楼还有些距离,两人并肩走着,沉默不语。
赵伊不知道说什么,无声到尴尬的时候就侧过头看了他一眼,试图说些什么缓解这种奇怪的气场。
问他什么呢?
这六年他过得好不好?好像有点矫情。
他还记不记得她?好像有点奇怪。
她应该上网搜一下,重逢儿时的小伙伴应该说些什么好。
如果她的性格像陈若晴一样开朗就好了,话题信手拈来,和谁相处都不会尴尬。
这时,天已经灰暗了,学校莹白色的路灯亮起来,灯光透过树梢,落在他深灰色的发丝上,他头发的颜色浅了些。
他的鼻梁很高,褪去婴儿肥的侧脸很好看。
长大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昔日漂亮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英俊的大男生。
这时,左衡突然转过头,两人的目光猝不及防地撞上了。
他停下脚步,嘴角勾了勾,啧了声,稍稍弯腰凑进了些,咧嘴一笑,说:“怎么回事儿赵伊?怎么老偷看我呢你?哥挺帅吧?”
赵伊轻轻眨了眨眼睛,慢腾腾收回视线,认真想了下,再重新看向他,抬眼看着他的脑袋顶,说:“不帅,白色头发太显老了。”
左衡:“……”
赵伊又说:“炎黄子孙的头发是黑色的。”
他嘴角一抽,下意识挠了下脑袋,表情僵在了脸上。
心里腾升一种“炎黄子孙之耻”的感觉…
***。
赵伊趁着他发愣的功夫,迈步向前快速走了两步,脸离开了他的视线后,她松了口气。
还好两人以前认识,要是一个陌生人老是对她说这种话,那得多尴尬。
没走两步,左衡不依不饶跟上来了,不服气似的,“不是赵伊,你懂不懂时尚啊你,这叫奶奶灰。”
赵伊摇了摇头,说:“我不懂时尚。”她顿了顿,又说:“不过你都说是奶奶灰了,还不显老么。”
左衡:“……”
左衡没好气地嗤了声,迈开长腿往前走,才三两步的功夫,他已经走出去好远。
赵伊也不着急,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
他不是不知道倒垃圾的地方在哪里吗,走那么快有什么用。
果然,左衡停下来,转身催促她:“快点啊你,腿短就加快频率啊。”
赵伊叹了口气,刚才她还觉得左衡长大了,变了许多,可现在她才发现,他的臭脾气一点都没变。
赵伊并不理会他,以前如果她跑过去追他,他就会越走越快,故意让她追着他跑。
现在她不会那么幼稚再上当了。
左衡甩了下脖子看向别处,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写着‘我很不耐烦’几个字,可他跺脚的样子又有点无可奈何,最后只好妥协,放慢脚步,慢腾腾走在她的身边。
甚至突然来了和她聊天的性质。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发色才最时尚?”
赵伊立刻回答:“黑色。”
左衡不屑,“切,土。”
赵伊点头,说:“我刚说了,我不懂时尚。”
左衡:“……妈的。”
赵伊:“说脏话如果被老师听到,会扣班级分的。”
左衡好笑道:“……老子不说话了行不行?”
赵伊:“行吧,哦,还有,打架扣得最多。”
左衡:“……”
“所以你没事别打架了。”
左衡:“......”谁没事打架!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一会儿就到了倒垃圾的地方。
赵伊其实不喜欢来这个地方,学校里的坏学生喜欢在这里聚集抽烟,校外的那些所谓哥们也会在这里等他们。
果然,在离垃圾车不远的地方就闻到了刺鼻的烟味,烟头红色的火光明明灭灭,墙外站着几个人,头发染得鲜艳,凑在一起,像个调色盘。
不过他们面容姣好,模样矜贵,衣着打扮也很时尚,是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明明还是少年人的模样,却要装出成年人的深沉来。
不过,他们今天并没有朝她吹口哨,而是此起彼伏的‘卧槽’和起哄声。
其中有一人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耳朵上带着夸张的耳钉,笑得肩膀直颤,说:“卧槽衡哥,你说的有事,就是回去帮妞倒垃圾啊。”
他话音一落,其他人也跟着起哄。
“就是,让兄弟们等这么久。”
“我衡哥可以啊,一上午就把妞搞到手了。”
“小***,衡哥方方面面都很可以,那方面更可以哦。”
一群人油腔滑调,赵伊充耳不闻。
左衡将竹筐的垃圾倒掉,抖了抖,哼了声,冷声道:“再说一句试试。”
那些染着鲜艳头发的人瞬间散开,边走边说:“衡哥不着急,慢慢来。”
“对对对,兄弟们等得起。”
“不来也没关系,衡哥一定要打个持久战。”
赵伊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伸手接过左衡手里的垃圾筐,说:“你的朋友在等你,你先走吧,谢谢你帮我倒垃圾。”
左衡手里一空,说:“不用谢,你是班长,我得跟你处好关系不是。”
赵伊不说话,安静看着他。
她的眼睛很大,像小鹿的眼睛,眼神很平静,似把人看进心里,又似乎能看到别人的心底。
左衡总是在这样的眼神当中败下阵来。
他嗤了声,撸了把头发,看了眼那些个站没站相的歪瓜裂枣们,他们的头发居然没有一个是黑色的。
他冷着脸道:“滚远点等,别在这里影响市容。”
众人:“……”怂了就骂人,德行。
左衡提着垃圾筐朝前走,说:“老子烟还在教室。”
赵伊了然,原来他回来拿烟。
可墙外的人笑得更欢了。
“神***回来拿烟。”
“怎么说话呢,小卖部的烟被我买完了,
衡哥买不着,他就是回来拿烟了。”
左衡头也不回,步伐好像有些僵硬。
赵伊对着他的背影说:“左衡,下次不来上课,记得跟班主任请假。”
左衡脚步一顿,接而朝前走,墙外那些人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笑话,哈哈大笑。
赵伊没理会他们。
左衡回过头看了眼,朝他们扬了扬下巴,那些人噤声,立刻鸟兽散。
赵伊看着他倾长的背影,又意识到左衡变了很多。
他已经不是那个会规规矩矩去上课的小男孩,现在他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个学期之后,学校要把他赶走的事实吧。
他的家庭背景,即使他浑浑噩噩,以后也将过得风生水起。
所以她让他请假,他的朋友才会当成笑话。
赵伊拿着垃圾筐回到教室时,左衡倚在门口,低头摆弄手里的烟盒。
见到她,他立刻把烟盒塞进口袋里。
赵伊问:“你怎么还没走?”
左衡答非所问:“好学生,怎么跟班主任请假?”
赵伊一怔,说:“写请假条,让家长签字。”
左衡戏谑道:“这么严格?”
赵伊点头:“那你就不要旷课嘛。”
左衡笑了声,转身,朝她摆了摆手,说:“走了。”
赵伊走到阳台往下一看,只见有一道矫健的身影爬上了墙,跨过铁栏,纵身一跃,划出个完美的弧度。
这么高的墙,他稳稳落地了。
她最喜欢的歌手苏骁之前参加过一期军旅综艺,身姿也这么矫健。
可苏骁之前是当过特种兵的,左衡只是个学生。
看来,***逃课之类的,也是熟能生巧。
赵伊收拾好东西,搞不明白他问她怎么请假干什么,即使他逃课,他也不会跟班主任请假。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左衡赵伊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