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汤鸢阎北聿小说汤鸢阎北聿无删减分享阅读全文

十弦文学 古代言情 2020-09-06 11:45:15
  • 汤鸢阎北聿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汤鸢阎北聿全文(汤鸢阎北聿)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汤鸢阎北聿全文阅读,主角是汤鸢阎北聿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汤鸢阎北聿之间的动人故事:汤鸢不由自主看向阎北聿,那个男人正将苏清清拥在怀中,柔声安慰着,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她突然觉得浑身疼得要炸开,血管里爬满了无数虫子啃噬撞击,一波比一波汹涌。l...

汤鸢阎北聿小说汤鸢阎北聿免费章节试读:

第八章 再也爱不动了
她嘶吼着,抬手直接将身侧的水杯往汤鸢头上砸去。
汤鸢整个人还处于晃神的状态,根本没有躲闪。
那水杯甩在她额头上,划出一道血痕,再嘭地碎落一地。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要给我儿送长命锁,原来是趁宝宝睡了,活活把他闷死!”苏清清每说一个字,表情就痛苦一分,看得在场的人都伤心不已。
汤鸢这才反应过来,苏清清这是把孩子的死怪在了自己头上。
“苏清清,你把话说清楚!我上午来看孩子时,你跟奶娘都在场!”她顾不得身体的难受,费力解释。
跪在地上的奶娘一边抽噎一边说道:“夫人,您这会儿怎么就敢做不敢认了呢!您当时一走,少爷就断了气……我跟少爷无冤无仇,少爷又是苏姨太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难道会是我们把少爷闷死的吗?”
奶娘每句话都一针见血,让汤鸢无力反驳。
是啊,全府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她汤鸢不待见苏清清这个妾室,也不喜欢这孩子的降临。
如今她一走,孩子就死了,谁会相信她不是凶手?
汤鸢不由自主看向阎北聿,那个男人正将苏清清拥在怀中,柔声安慰着,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突然觉得浑身疼得要炸开,血管里爬满了无数虫子啃噬撞击,一波比一波汹涌。
“你不信我?”汤鸢直直看着阎北聿,有些喘不过气。
“你出了梨苑便收拾行李找男人私奔,叫本帅怎么信你?”阎北聿脸色很难看。
他接二连三的几个“本帅”,让汤鸢断了心底最后一丝残念。
这世上唯一知道她生病,并给予她温暖的人,都被阎北聿亲手枪毙。
他们七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经到了末路。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短短八个字,再无一丝温情。
阎北聿将汤鸢关进了监狱,丝毫没有顾及两人的***而手下留情。
入夜。
阎北聿进了汤鸢的牢房,手中还举着杜大夫的人头。
汤鸢将五指蜷紧,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怎么,没给你奸夫留个全尸,就用这种眼神看我?”阎北聿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捏着那冰凉的薄刃。
“孩子不是我杀的,我找杜大夫只是为了看病。”汤鸢的神情已经木然。
“看病?我看你得的是******的病!医院那么多女医生不找,非找个小白脸!”阎北聿讥诮道,半分担忧和关心都没有。
“阎北聿,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汤鸢看着他,凉意已经深至骨髓。
阎北聿愣了愣,慢半拍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他正欲开口,汤鸢已经抢了先:“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七年?我把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背井离乡跟你闯天下!七年感情你在外面胡闹了三年,我说过你什么吗?凭什么我去见一个男医生,你就要杀人……”
汤鸢的话还没说完,阎北聿便用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
这一耳光,打得汤鸢懵了懵,连带着耳朵都嗡嗡作响。
“我天天忙打仗,找女人逢场作戏解解闷怎么了?倒是你,你在家里活得像金丝雀一样还不知足!”
“说了让你做孩子母亲,你却狠下杀手!别的大帅夫人是希望自己男人开枝散叶,你反而是希望我断子绝孙吧!”
阎北聿恼羞成怒,拽着汤鸢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汤鸢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后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块硌得生疼。
阎北聿直直冲进她体内时,汤鸢痛得两眼发黑,连瞳孔都开始涣散。
“我恨你。”
她终于,再也爱不动了……

汤鸢阎北聿小说资源免费阅读

第九章 毁得一干二净
那简短三个字,让阎北聿打了个寒颤。
但那一瞬间的心悸过后,便是更猛烈的怒气。
“长本事了,敢恨我?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阎北聿贯彻最深处,凶猛疯狂的激撞近乎施虐。
待这惩罚性的战役结束,阎北聿提起裤子便大步离开。
“汤鸢,你若再背叛我,我绝对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他的一句话,给汤鸢的命运定了结局。
就算死,她也只能是他阎北聿的女人。
汤鸢胸口一闷,喉间一片气血翻腾,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阎北聿,我若死了,你会有一丝丝难过吗?
汤鸢意识昏沉地睡了过去,直到翌日清晨,牢房门外传来了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她才醒了过来。
“夫人,起来上路吧。”一个声音沙哑的侍卫走了进来。
汤鸢揉了揉双眼,她现在看什么都是双重影。
“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味。
“你去了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说,直接拉着汤鸢便往外走,动作还有些急促。
汤鸢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细细咳嗽起来,随后猛地一呛,布满枯草的地上又落下了暗红色的血。
侍卫有些不耐烦,直接扛起汤鸢便大步走了出去。
深山断崖。
汤鸢被重重扔在地上,清晨的岩石地,有着湿漉的青苔印,还有尚未融化的残雪。
她费力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看清前面裹得严实的人是苏清清。
“姐姐。”苏清清摘下口罩,面色淡然。
“苏清清,你儿子不是我杀的。”身着单薄的汤鸢冷得哆嗦,连声音都不利索。
苏清清闪了闪眼眸,然后轻咳一声:“我知道,可他跟你一样,都在挡我的路。”
汤鸢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难道那孩子不是阎……”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苏清清挑了挑柳叶眉,看向汤鸢的神情透着一丝审视,“倒是姐姐……
你想痛不欲生活着,还是痛痛快快死去呢?”
汤鸢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听苏清清说这种话,情绪丝毫没有起伏。
“虎毒不食子,你会遭天谴的。”她替那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感到不值。
“天谴我不感兴趣,但我可是很期待大帅亲手把你推下这断崖呢……”
苏清清笑盈盈说着,眼眸中看不出什么情绪。
可就是那一笑,让汤鸢瞬间毛骨悚然。
侍卫将苏清清绑在了断崖边,然后脱了身上的侍卫服,露出里面的死囚衣裳。
汤鸢静静看着他们的举止,心中已经明了。
不一会儿,一阵急促的马啸声由远及近,神情凶狠的阎北聿只身骑马赶了过来,没有带一个侍从。
“汤鸢,放了清清!”阎北聿低吼着,拔出了腰间的枪。
汤鸢扯了扯嘴角,心如死灰。
这样的情形,她早料到了。
旁边的死囚沙哑着声音开口:“只要大帅带足了银票,我们主子自然不会伤害苏姨太!”
阎北聿愤恨地看着汤鸢,七窍都在冒烟。
“你非要跟我走到这一步吗?”他怒声质问。
汤鸢微微勾了勾唇角,神情透着一丝凄凉。
“我和苏清清,你选谁?”她笑着问道,无视他直指自己的黑色枪口。
“汤鸢,你在家里胡闹我都忍了,但勾搭死囚越狱是要直接处死的,你给我放清醒点!”阎北聿黑沉着脸说道。
处死?她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
汤鸢往后退了一步,有种视死如归的释怀感。
“阎北聿,我不要你了。”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在山谷里传来阵阵回音。
阎北聿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颤,随即是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结婚那天我们发誓……说要爱彼此到生命最后一秒,我做到了,可你呢?”
她肺里又翻涌上来一股沉闷感,连着咳出了几口血。
汤鸢苦涩一笑,用冻红的手抹去唇上的乌血:“我找杜大夫真的是看病,你怎么就不信呢?”
她没去看阎北聿的脸色,摇摇欲坠朝断崖边的苏清清走去。
“唔……”苏清清被胶带堵住了嘴,无助看着阎北聿。
汤鸢弯腰捡起地上的匕首,眼神空洞地看着这个演技超群的女人。
“如果我说眼前这一切都是她串通死囚自导自演,那孩子也是她亲手……”
她想拿刀划开苏清清嘴上的胶带,让阎北聿亲口听听这个女人的解释。
“嘭!!”***的枪响,震得林子里的鸟四处乱蹿。
汤鸢低头看着胸口溢开的血花,凌乱的呼吸在空旷的山间异常清晰。
“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她闭上眼,整个人直直往后仰,跌落了深不见底的断崖。

小说资源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汤鸢阎北聿小说资源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很好看吧,信本站没有错。收藏哦!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