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短篇

花棠顾余生小说想当恶猫好难哟小说全文全集txt

十弦文学 都市短篇 2020-09-06 11:44:40
  • 想当恶猫好难哟合集版免费阅读-想当恶猫好难哟(花棠顾余生)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想当恶猫好难哟全文阅读,主角是花棠顾余生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花棠顾余生之间的动人故事:有一天,花棠趴在墙头欣赏自己打下的江山时,听到了一个大秘密。mdashmdash九州小区藏着一份大幸运。大幸运?花棠***了***爪子,从墙头一跃而下,...

花棠顾余生小说想当恶猫好难哟免费章节试读:

第一次拥有包的花棠,无师自通的掌握了重要知识点,知道空荡荡的包不如不背。
所以,从白合飞家里出来前,她到处转了转,跳过圆滚滚的橘子,绕开手作的一些小工具,发现了白合飞放在茶几下面的明信片。
嗯,这个轻,还比较小,可以塞到小挎包里。
厚厚一叠明信片全是白合飞自己做的,他的审美偏好有的时候挺怀旧的,喜欢把风景、明星的照片做成海报、贴纸和明信片,然后自己美滋滋的欣赏,和小学生追星一样。
在猫面前,白合飞是不掩饰自己傻兮兮本质的,还献宝一样说给花棠也送几张。
当时花棠没法拿走,只能换个***趴,用尾巴对着白合飞。
现在有小挎包了,花棠就装几张走,也让小挎包有用武之地。
嗯?明信片上居然都是韩蓝,把明信片全部扒拉下来,花棠一眼就看到了韩蓝,黑猫歪头思索片刻,把最好看的几张全部装走。
合格的恶猫,在讨美人欢心一事之上,就要有着烽火戏诸侯的魄力。
花棠暂时没有烽火台能点着玩,拿两张明信片去送韩蓝还是可以的。
背着小挎包不适合走外面的猫箱了,黑猫就去摁电梯,正好韩蓝家在五楼,花棠也只能坐电梯上。
当初猫道和猫箱设计的时候,洋房区最高点就在三楼,上面的楼层不是不相信花棠上不去,而是怕太高有个意外,会摔着猫。
就算猫有“九条命”,也不能这么用。
虽然花棠上次是被***苏姨误推上去的,但恶猫总是对美人更上心的,对韩蓝家位置印象还挺深的,现在就摁了电梯准备出发。
也不清楚白合飞是否知道,他的古装女神就暂住在对面的五楼。
下楼的时候电梯里还有一对情侣,看电梯停在三楼,却空无一人,吓得两个小年轻当然脸白。
好在女孩子比较敏锐,拉了拉男友的手,示意他把视线放低,两个人才看到背着小挎包,进电梯后看着一楼已经被摁亮,在角落蹲坐好的黑猫。
年轻人对宠物的好感很高,两个人之前只在红瓦房的屋顶见过黑猫,现在看猫一本正经和他们坐电梯,突然受宠若惊,不太敢凑上去摸,就拿着手机开始偷拍。
听到动静,花棠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偷偷踩了一下旁边猫猫专用的按钮,二楼。
电梯在二楼停住,沉浸在偷拍快乐的小情侣看都没看,以为一楼到了,就直接出去了。
他们从花棠身边走出电梯,还在小声的分享快乐,被自己会乘电梯的黑猫惊讶到捂嘴笑,然后一扭头看到走廊才反应过来,等等,这是二楼。
小情侣回头,只能看到即将合拢的电梯门,和缝隙里露出使坏得逞的猫头,无奈又好笑。
这算是,被猫猫坑了一把?
丢下两个被恶猫欺负也不生气,反而要多发几条朋友圈的年轻人,花棠再上楼的时候就没有遇到别人了,到了五楼,韩蓝家没有安猫猫用门铃,花棠就干脆大力拍门。
咚咚咚的声音,听着正在客厅看书的韩蓝纳闷,起身过来开门,然后看到了花棠。
“花棠?!”韩蓝惊喜不已,忙侧身让黑猫进来,看着猫矜持的在玄关的地毯上踩踩爪,然后笑着蹲下,“没关系,随便踩,进来吧!”
苏姨听到门开的声音,也从厨房里出来,扫了一眼黑猫就觉得无奈,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了黑猫身上的白色,震惊道,“这猫得什么白癣了吗?”
之前不是纯黑色的?怎么变黑白了?
“苏姨,这是花棠的小挎包颜色。”韩蓝看苏姨没有戴眼镜,就知道她看错了,忙解释一下,免得让黑猫生气。
韩蓝觉得,有灵性的小动物其实是可以听懂话的,所以不能乱说话。
把老花镜戴上,苏姨反应过来连连点头,然后看韩蓝喜欢,只能进厨房继续忙活。
果然,美人最讨反派的欢心了,花棠跟着韩蓝到客厅,然后示意她帮自己把小挎包取下来。
里面明显是装着东西的,韩蓝问了问花棠,得到猫的允许之后把包打开,拿出了里面的明信片。
“嗯?”韩蓝惊讶不已,看着明信片上的自己,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花棠的猫耳尖,“哇,花棠,这都是哪里来的啊!”
韩蓝入行多年,也不是每一部戏都能拿到女一女二的位置,可是明信片上的图片,选的很用心,一看就是多年的粉丝才能截取和制作出来的。
把黑猫抱在膝上,韩蓝拿起一张明信片,指着上面多个造型自己中的一个,“这部戏里面,我演女主的一个影子,虽然只出场了三分钟,但是,我专门去学了三个月的形体,做梦都在挺胸抬头,不能含胸驼背。”
出道即巅峰,对韩蓝来说也是一种魔咒般的禁锢,不是每个导演和剧组都愿意给新人机会,她刚入行的时候的确“红极一时”,可是,也只有一时。
后面再想拿到其他的角色,也受过不少的委屈,辛苦准备的角色被别人顶替,努力学了几个月却只能出镜三分钟的事情,韩蓝都经历过。
却没有想到,有粉丝心细又长情,把这些小片段都保存下来,还做成了精致的明信片。
白合飞这个真爱粉,在制作明信片的时候,还在上面用各国文字写了祝福,要不是碍于社恐宅男属性,他肯定能找个粉丝见面会的机会送出去。
没想到,白合飞一直没勇气做的事情,但是被黑猫阴差阳错的完成。
韩蓝只能看出来英文,其他的语言,就拿着手机边搜边查,然后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当明星的初心,大概就是感谢粉丝的支持和厚爱,想尽可能努力和发光,不要辜负期待。
韩蓝喜欢演戏,也深爱着自己的职业,这几张明信片让她得到了偌大的肯定和鼓励,抱着花棠感觉到了治愈。
“这是花棠的朋友做的吗?”韩蓝去书房拿来笔,也认认真真在明信片背后写上寄语,如果可以,她希望花棠能把自己的感谢也带给明信片的制作者。
咦?怎么给你的礼物,又被装回来了?
这些明信片是花棠专门从白合飞那里拿来,借花献佛,送给韩蓝的,没想到成功博美人一笑之后,韩蓝又写了很多字,放回了她的小挎包。
除了明信片,韩蓝还找出拍立得,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和花棠来了一张自拍,在相片背后写上祝语,感谢对方的期待和认可。
韩蓝在整理花棠小挎包的时候,黑猫的注意力已经被拍立得吸引了,这是花棠第一次见,能拍一下就可以出相片的东西,猫很好奇。
用爪子推两下后,黑猫又凑过来,前爪把拍立得摆正,学着韩蓝的样子摁一下。
韩蓝买的是静音款的相机,小巧易操作,很快把相片吐了出来,是小挎包的近景特写。
确认过眼神,是猫喜欢的东西,韩蓝把小挎包整理好之后,看着花棠献宝似摁在前爪下的相片,也特别给面子,“拍的很好啊,花棠,我教你拍照好不好?”
把猫半抱在怀里,韩蓝也不考虑花棠能不能听懂,让猫的前爪摁在拍立得上面,教她如何对焦和取景。
一个敢教,另一个就敢学,韩蓝还更换了两次相纸,财大气粗,随便花棠练手。
看花棠可以自己用了,韩蓝就拿手机下单了最轻款的拍立得,等下次花棠来找她玩,就可以拥有猫猫专属款,相纸用完了到她这里换就行。
地板上的裂缝、窗户外趴着的小甲虫、人的影子和窗帘交融的地方,猫的视角与众不同,韩蓝坐在地板上,看花棠拍出来的相片,觉得黑猫是有着独特审美的艺术猫。
哪怕有些地方拍糊了,也有种天真纯然的直率感,可见,韩蓝也是位毛绒绒彩虹屁十级选手。
在韩蓝这里吃了顿饭,花棠离开的时候韩蓝还有点可惜,小挎包容积有限,装明信片和相片还可以,但她想给花棠装的零食和其他小玩具就没法带走,实在塞不***了。
黑猫安慰的拍拍“送礼物没送出去”的韩蓝,想着要是白合飞的盒子机器人做好了,她就可以发展“打包业务”,连吃带拿到处走了。
想到这里,背着小挎包准备去湖边转转的花棠猫爪一顿,又跑回白合飞家里了,她要去监工,督促一下白合飞的进度。
手作大神也是出了名的摸鱼王者,粉丝崇拜的多才多艺,分明就是白合飞的拖延和新奇感结合的产物,尤其是做什么正事的时候,停下来摸鱼去做个别的,简直是快乐双倍。
花棠准备去看看白合飞有没有在辛苦工作。
是的,白合飞还真的没有在工作,陷入纠结的他坐在客厅,拿着手里的双色棋子,“我去,我不去,我去,我……”
发现最后一颗是“我去”之后,国家一级退堂鼓选手又开始找新借口,“咳,只要花棠出现,我就去。”
按往常来说,黑猫一天之内不会来两次的,可见白合飞的鸵鸟心态有多严重。
自言自语的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白合飞吓得差点心脏忘记跳,连滚带爬苦着脸去开门,看着黑猫只觉得邪门。
他刚有一个逃避的念头,花棠就来了,黑猫是不是就在门外等着呢?
径直进屋,花棠卧在沙发中央,示意白合飞过来把小挎包取下来,猫自己可以把包卸下来,但收耳朵匍匐后退的动作有点傻,猫拒绝。
白合飞过去帮忙,捏着小挎包里面有东西很奇怪,“这是什么?”
他打***看了一下,发现是自己的明信片,再低头一看,果然,茶几下面的明信片明显少了几张。
“花棠也喜欢我女神啊?”白合飞扫了一眼没在意,边看着花棠边把包里的东西都取出来,忍不住又开始找借口,“好了,我这次说话算数,要是我再拿一张我女神的签名照,我就去联系师兄师姐,重回学校。”
嘻嘻,韩蓝是出了名的低调,他这种多年真爱粉才只有一张签名照,还是韩蓝刚入行的时候拿到的。
有这个借口,白合飞就能再苟一段时间了。
花棠看了一眼奇奇怪怪的白合飞,用前爪指了指他的手,做了一个翻转的动作。
不明所以的白合飞,顺着翻过来,然后扑通跪下以头抢地,凭他韩蓝粉的眼力,一看这背面的字,就知道是韩蓝写的。
更别说,里面还有一张韩蓝和花棠的自拍。
各路神仙啊,收了神通吧,他一定勇敢还不成吗?!

想当恶猫好难哟全文阅读

社恐宅男白合飞无路可退,总算鼓起勇气出门面对现实。
花棠还踩着猫箱来看了两次,从小窗户外面看里面空荡荡的,唯有白合飞专门给她留的罐头和纯净水纹丝未动,就知道他还没有回来。
家里没有人的时候,黑猫也不怎么想进来,哪怕罐头很香也不想。
勾勾尾巴尖,花棠顺着猫道下去,坐电梯去韩蓝家里看看,结果对方也不在家,已经不太抗拒花棠的苏姨告诉她,韩蓝今天有个访谈,要等到晚上才回来。
不管怎么样,生活都是要继续的,韩蓝为了拌饭的事情伤心了很久,再难过下去可能会折损健康,现在可以打起精神重归工作,也挺不错的。
“要进来吗?”苏姨把门打开,学着韩蓝的语气,对待孩子一样的和花棠说话。
进门在玄关蹲了一会儿,黑猫在苏姨拿过来的小猫碗里喝了几口水,然后才用前爪洗了洗脸,离开前轻轻用尾巴拍了一下苏姨的小腿,去摁电梯下楼。
胖胖的背影,不知怎么显得居然有几分形单影只。
苏姨想着黑猫辛苦跋涉爬到五楼,却扑空发现韩蓝不在家的委屈,就忙换上鞋子出去陪花棠等电梯,然后看猫进了电梯,还忍不住夸了句,“有灵性的好猫。”
电梯门关上,苏姨感慨万千的回屋,却让电梯里的花棠炸毛。
说什么胡话呢?能这么贬低中伤反派恶猫吗?怎么一个两个,自我加戏的功底都这么深厚?
白合飞回学校,韩蓝去上班,花棠会感觉到孤独吗?
当然不可能,整个九州小区都是猫的,至于生活在这里的住户?
大概就是自备资产、拼搏奋斗的租客吧~
哪个房东会为租客去挣钱养自己而***和难过呢?!
恶猫就是这么残酷,无情和横行霸道。
看备胎榜首和温婉美人都知道劳动光荣和勤劳致富,花棠也就放心了,卷着尾巴尖去湖边看风景,然后没蹲一会儿,就连连后退躲开带着水汽的湖风,怕水怕的明明白白。
花棠是只讲究劳逸结合的猫,除了每天去鱼肉乡里,检查地盘外,还会专门抽出时间来,到湖边欣赏自己的“鱼妃们”。
看,都是猫的江山。
花棠伸出前爪小心翼翼的踩了一下湖边台阶上的一个小水坑,四舍五入就是已经征服了水,今天也是没有弱点的恶猫。
“花棠?”提着个小铲子,准备把院子前的地松松土种点花的李教授,拿出口袋里的眼镜戴上,然后笑着和猫打了声招呼。
她刚才看到一个黑点在湖边跳来跳去,想着小区里就只有一只猫,就戴上眼镜喊了一声,果然是花棠。
正在对小水坑进行暴力征服的花棠动作一顿,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有几分眼熟,是之前帮自己除静电,揉脸还很***的老太太。
黑猫丢下手下败坑,在旁边的修剪整齐的草坪上蹭了蹭爪垫上的水,然后朝李教授跑过去。
别墅都是离散分布靠近湖边的,花棠熟练的从湖边栈道跳上去,踩着猫道来到院子的小花墙上,揣爪蹲下来居高临下的对李教授打了个哈欠,算是友好会晤。
除了平时***猫骂,花棠很少喵呜发声。
老太太笑呵呵的,和老友聊天一样,“花棠有没有喜欢的花?来选一株。”
李教授很擅长养花,倒也不挑什么品种,各式各样的都照顾的很好,准备种在院子外种的这些,是她已经培育出了幼株,直接移栽过来就好。
过段时间,幼株扎根继续生长,就能看到花苞绽放的样子了。
她没有养过猫,但记得朋友说猫也会啃点猫草,李教授把这事记下来,准备回头让孙女帮忙找找,有没有猫草的种子,她在院子里栽一点。
李教授经常养花,知道有些植物里有一定的毒素,所以凡是栽种在外面的,都是选的安全无毒的,万一伤着路过好奇的孩子,或者无聊啃一口的猫就不好了。
黑猫从墙头跳下来,好奇的凑近老太太手边的幼株,被植物特有的味道***的往后躲了两下,然后伸爪,很耿直的选了最大株的。
她要这个。
“是凤尾兰啊!”老太太乐了,凤尾兰花大树美,白花下垂如铃,是种很漂亮的观赏性植物,花棠选的是她从成体凤尾兰上移下来的分株,“有眼光。”
老太太专门给凤尾兰留了个角落,在花棠的围观下,仔细把花栽种了下去。
黑猫好奇的用爪垫碰了碰茎干上仅留的两片叶子,很难想象这能开出漂亮的花,老太太拿了一小盆洗干净的椭圆鹅卵石,想给这块地做个简单的装饰,结果被花棠全部捞过来,单独给凤尾兰垒了个小围墙。
“也、也行!”李教授耐心十足,看黑猫用鹅卵石摆了个小堆,还去家里翻出一小块木牌,用毛笔在上面写了花棠的名字,插在凤尾兰的旁边,示意这是有主猫的花。
花棠对老太太的细致很满意,蹲在暂时还有点丑的分株旁边,感受资产增加的快乐。
“***洗洗?”院子外的地还挺大的,李教授也不打算一天把幼株都栽好,看了看时间把工具放好,然后看了眼猫,问花棠要不要***把爪子上的土洗掉。
爪垫上黏着土块的确不***,花棠不准备自己***,还是跟着***洗爪好了。
李教授进了屋子换鞋,花棠就不能换爪了,把地板踩脏再让老人家清理也不太合适,所以黑猫看准旁边停着的扫地机器人,直接蹲在上面,等着被机器人带走。
扎实的重量让机器发出了咔咔的声音,好在质量过关,乱逛了几圈后,也算成功把花棠从门口送到浴室门口。
花棠把爪交出去让李教授帮忙擦洗,歪头注意到家里很多地方装的都有扶手,有些地方还挺像跑道的。
是专门让行动不便的老人,锻炼身体的吗?
黑猫猜的没错,这些东西还真是给汪教授准备的,衰老带来的大脑损伤是不可逆的,现在医学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办法,加强锻炼、均衡营养算是万金油办法,花棠等了一会儿,就看到上次在轮椅上精神状态不佳的汪教授出来了。
老先生有着和妻子一样的和蔼笑容,边扶着栏杆走路,边对花棠笑笑,还和老太太夸,这猫长的好。
壮实、健康和有灵气,可不就是长得好嘛!
花棠觉得汪教授走路的样子很有趣,和小孩子学走路一样,就挺调皮的凑过去,走在汪教授前面一米的样子,尾巴一甩一甩的看汪教授跟在后面。
旁边照顾老先生的护理师心里一紧,害怕猫挡在前面让汪教授摔着,但二老都不太在意,示意没事,猫聪明着呢,不会被踩着。
不,是担心摔着您,护理师还想说什么,却被汪教授摆摆手打断了。
“猫比我灵活,不怕。”这猫走在前面匀速调皮,哪里会停下被踩呢,所以更别说绊倒他了,老先生乐呵呵的,看猫在前面走还挺有动力的,能撑着扶手多走几步。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猫,同样,猫的好感也是吝啬和珍贵的,汪教授和李教授夫妻俩都是包容温和的性格,很讨花棠的喜欢,所以她就留下蹭了饭,还让汪教授给她拆了个鸡腿吃。
二老平时吃的东西比较软烂,这鸡腿是熬汤时候留下的,他们吃不了几口,正好撕给猫吃。
每家的饭菜都有着特别的味道,汪教授夫妻两个吃饭清淡,低油少盐,但仔细品品很鲜甜,花棠还挺喜欢的。
吃饱喝足之后,还能趴在二老中间拉长身体睡觉,让他们按摩的手不要停,给老年人日常锻炼增加新项目。
黑猫在哪里都可以过得美滋滋,顾余生去接狗崽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
“顾哥,要不然你两只都接走?”
林清是二鹏的堂哥,也是部队里出来的,后来专门开了宠物医院,平时也会去给军犬看病和接种疫苗,成功晋升为“军犬最怕的男人”。
面临失业埋头苦吃的狗崽最近都养在他这里,顾余生之前和林清通过电话,直接来医院接狗。
但上次电话没说清楚,顾余生看到黑成一团的幼犬睡得四仰八叉,也有些头疼的看着躲旁边还打着石膏的边牧,想让林清解释一下,什么叫做狗捡回来的狗。
“咳,这不是想着多吉的后代,不能丢脸,上次和二鹏开车出去,放小的去撒欢,就捡回来了这只边牧。”部队里的军犬繁育是很专业的,林清指的幼犬,算是多吉的孙辈,体能、服从性和与战士的契合度,都是一代代筛选出来,比较稳定的。
没想到,凡事总有例外,这只最像多吉的狗崽,从能睁开眼睛就展现出了少有的活泼和无耻,鬼精鬼精的,可都是用来偷懒和装傻的,聪明没用到正道上。
小家伙自己坏也就算了,还带着同批的其他幼犬一起犯傻,最后实在没办法,照顾军犬的负责人让林清先把最罪魁祸首带走,等哪个钱多心善的主人跳坑。
林清和二鹏从郊外回来,就让幼犬撒欢了不到五分钟,刚准备按照项圈定位把它抓回来,就发现了重伤的边牧。
见死不救不合适,林清让二鹏把幼犬拎起来,自己忙把边牧带回来救治,再晚个十几分钟,这狗可能就没救了。
他们猜边牧应该是走丢了,然后遇到虐狗的家伙,正巧被幼犬发现,总算把边牧救回来后,这狗就有点害怕陌生人,一直紧紧贴着幼犬。
所以,现在顾余生要是把幼犬带走,边牧连吃东西和喝水都成问题,他们没法靠近,一靠近边牧就不顾伤口发抖想藏起来,怕的呜咽可怜。
林清算是比较有动物缘的,都让边牧害怕,更别说顾余生了,还没有靠近边牧就已经躲在幼犬后面,哪怕挡不住也要藏。
又是石膏又是剃毛,挺漂亮的边牧现在像个木乃伊,顾余生也不欺负狗,伸手把幼犬先拎过来。
多吉是昆明犬,威风凛凛,英勇忠诚,幼犬不知道是掺的什么血统跑偏了,和多吉很像,但一睁眼看到顾余生,吐舌头摇尾巴的样子,就和多吉半点不像了。
三个月还带着点奶味,但沉甸甸的挺压手,看来平时没少吃。
顾余生最熟悉的犬就是多吉,他们是并肩的战友,感情和主宠不同,更为平等和悲怆,所以看手里看到自己撒娇的幼犬,他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照顾好它。
“看,我说小的胆大吧,当时做声响训练的时候,就这个家伙最快乐,一点不怕。”林清看幼犬亲近顾余生也松口气,他觉得顾哥身边有个活泼的小家伙陪着也挺好,之前就怕幼犬不敢接近顾哥。
现在看来,他放心了。
至于旁边养伤的边牧?顾余生摸了摸幼犬软乎乎的热肚皮,准备在林清这里留两天,起码让边牧别那么害怕他。
两只狗他都带走好了,反正养一只是养,养两只也是养。

小说资源推荐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本站说的肯定没错,想当恶猫好难哟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一定会受友友们喜欢的,收藏关注吧!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