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初音江星辰小说他比星星撩人资源免费下载全章节

十弦文学 古代言情 2020-09-06 11:46:07
  • 初音江星辰合集版免费阅读-他比星星撩人(初音江星辰)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他比星星撩人全文阅读,主角是初音江星辰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初音江星辰之间的动人故事:经过李梅家门口时,江星辰将车子停下来,然后让初音站在门口别动。他很快***又出来,手里多了酒精、棉签和纱布。身后门廊里的灯,也跟着亮了,橘色的灯光落在他头顶。他...

初音江星辰小说他比星星撩人免费章节试读:

经过李梅家门口时,江星辰将车子停下来,然后让初音站在门口别动。
他很快***又出来,手里多了酒精、棉签和纱布。
身后门廊里的灯,也跟着亮了,橘色的灯光落在他头顶。
他低眉过来,看了她一眼问:“要消下毒,有点痛,怕吗?”
初音摇了下头。
下秒,江星辰拧掉塑料瓶盖,温热的掌心握住她的手腕,将酒精一点一定倒上去。他做这些的时候,神情专注,那昏黄的灯光撒在他脸上,将他半张脸陷进一片柔和阴影里。
初音就这么静默地看着他。
他的睫毛很长,弯弯的影子落在鼻子上,随着他眨眼的片刻,轻微晃动,柔软而温和。
初音的心砰砰跳着的,手心的疼痛,似乎在一瞬间也消失了。
江星辰帮她消完毒,又扯了纱布帮她包扎好,抬头正好撞见初音那双乌黑的眼睛。
狭长才眼睛弯了弯一瞬:“在看什么?这么入迷。”
初音差点脱口而出“你”。
很快她抽回手,***了下嘴唇,单手推上她的破旧自行车,飞一样跑了。
江星辰挑挑眉,有些错愕,他刚刚好像没说什么话吓小孩吧?
怎么跑那么快,他还没来及嘱咐她不要碰水。
初音推了车回来,老远看到陈云,她连忙将手藏到了身后。
陈云问:“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初音随便找了个借口:“我结束去街上买了点文具。”
“下次早点回来。”陈云还想说什么,见初音已经几步跳上台阶进了屋里。
初音洗完澡出来,小心翼翼地把那只小飞机,从包里翻了出来。
她不明白,江星辰怎么会有闲情逸致做个小飞机来,而且还做得这么的小巧可爱。
初音指尖摩挲过那丝带的表面,仿佛那上面还带着他温热的体温。
很快,她站起来把那架小飞机托在手心,想象着它飞起来的模样,她太开心了。
初音心里多了一个秘密,关于江星辰的。
*
第二天早上,初音照常骑车去补课,还没到李梅家,就在路上碰到了江星辰。
他今天穿了黑色T恤和黑色的牛仔裤,手上戴着露指的黑色皮手套,抱臂斜地靠在墙根上,边上放着那辆漂亮的自行车,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邪气的帅。
初音看地有点呆,不过她很快就掩饰过去,推了车准备往里面去。
江星辰忽然伸手拦住了她:“今天我有事,不补课。”
初音“哦”了一下,还没来及调转车头,就看他迈开长腿,跃上了车,然后转过来朝她勾了勾手:“小孩,书包放***,和我一起去办点事。”
“……”
初音跟着他一路骑到街上,他忽然开口说明了来意:“小孩,你的事我不想问,但是你得告诉我,昨天是谁欺负了我老婆?”
初音知道他说的是自行车的事,可还是禁不住乱想了下。
她可能是疯了,满脑子都是“我老婆”三个字,这……这太羞耻了。
男生找人,自有自己的一套打听办法,香烟就是其中一种。
不过,江星辰只发不抽。
很快,他们探听到,许铭就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网吧。
两人到了门口,江星辰忽然从口袋里掏了一张五十块钱,递给初音:“天真热,上次给你买的冰淇淋,还记得不?买两个来,我想吃。”
初音愣了一瞬,“现在去啊?”
“嗯,我就现在想吃。”
初音接了钱,匆匆到对面的小卖铺去找雪糕。
江星辰把车子锁在门口,径直到那黑洞洞的网吧里去找人。
乌烟瘴气的地方,非主流的爆炸头有点多。
他懒得找,直接塞了一百块钱给网管,借了他们的音响,冲里吼:“哪个孙子叫许铭,出来。”
许铭一下从凳子上蹦了起来:“你***骂谁?”
江星辰睨了他一眼,眼底的光沉了下来:“我***就是骂你!”
许铭反手捡了凳子,朝他就砸,江星辰侧身快速躲过,几步走过来,一脚踹在他心窝上:“你昨晚是不是要抢一个小姑娘的车?”
“是又怎么样?他妈关你屁事?”
江星辰一只脚踩在凳子上,俯下/身来,照着他的嘴就是一拳,“我的屁肯定不管事,但我的车被你弄花了,我家姑娘也被你弄伤了,你说这事是私了,还是公了?”
“什么私了,公了?”
江星辰冷哼一声,低眉从烟盒里弹出根烟,随手摁亮金属打火机点了,少年的俊脸一瞬笼进腾起的烟雾里,有着不符年龄的老城:“年满十六周岁,抢劫加蓄意伤人,要判几年?知道不?”
一听说要坐牢,许铭慌了,吞了吞嗓子说:“怎……怎么私了?”
江星辰看了他一眼,“很简单,你昨天怎么划我家姑娘的,照做一遍。”
“昨天是她自己不要命冲上来的,不管我的事……”
江星辰嗤了一声,抬脚踢了踢脚下的凳子:“行啊,那就公了。”
许铭一听慌了,“等等,私了,私了。”
他一把拿过网管放在桌上的水果刀,临着下手还有些犹豫。
江星辰低头,来回把玩了两下手里的打火机,然后将它“砰”地放在大理石台面上:“想好了没有?”
许铭没来由地吓了下,不敢再耽搁。
撇过头,将刀子放在手里,***一握……
江星辰冷哼一声:“这事就这样了了,下次再敢动她一下,哼……”一个哼字,冷意森森,许铭禁不住缩了下脖子。
初音买了雪糕来,江星辰刚好从网吧里面出来。
他见了她,笑得一脸柔和。
“解决了?这么快?”初音把雪糕递给他问。
江星辰用牙齿撕掉雪糕袋子,咬了一口,轻描淡写地答了个“嗯”。
初音又问:“怎么解决的?有没有打架?”
江星辰顿了步子,摊手道:“你看我像那种打架的人吗?”
初音点点头,说像,非常像。
江星辰笑了一下,把手在她头上摁了一下:“你看走眼了,我是文明人,从来不打架。”
因为靠的近,初音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你刚刚抽烟了?”
江星辰笑了下说了实话:“没有抽,但是确实点了,为了烘托下气氛。”
初音咬了冰棍:“烘托什么气氛?”
江星辰发现自己,竟然被脸前这小孩给套住了话,禁不住勾了下唇。
两人推着车子到了路口,长街上尽是车,初音左右打量,好不容易寻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过马路,忽的被江星辰喊了一下名字。
她转过来,视线撞进那双琉璃一样的眼睛里。
“小孩,你说说,昨天干嘛往人刀上蹭的?”
初音低下头,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许铭和他说了什么,她也不想解释什么。
小兔子又蔫了。
江星辰好气又好笑,走过两步子,忽然上来一把握住了她后脖颈:“下次要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去硬碰硬,他要是抢钱,就把钱给他;要是抢车就把车给他,第一时间保命懂不懂?”
脖子里的麻痒,迫使初音缩着脖子,整个人僵在那里。
江星辰很快松开了她:“不长记性,下次看我不揍你。”
“你不是不打架吗?”初音小声嘀咕。
“还狡嘴?”江星辰又握住了她的脖子。
“……”初音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蹦跶出来了。
“刚好来了,不着急回去,去买点礼物送给你。”
初音万万没想到,江星辰要送的礼物,是初一到初三整整三年的教辅资料,什么科目都有,
花花绿绿,堆在结账的地方像座五指山。
初音觉得自己命运咽喉被人握住了,一口气都喘不上来。
偏偏江星辰不能理解初音的这种心情,修长的指节在那大山上敲了敲,语气轻松地说:“喜欢不?”
呵呵呵,她能喜欢才有鬼呢!
初音苦着个脸,没有说话。
见她这个样子,江星辰再度失笑,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自己抱到你车上捆去。”
初音没动,她不想要,一点也不想。
江星辰勾了下唇:“小孩,你看起来不太高兴啊,是不是嫌少了,要不我再买两本?”
说话间,他伸了手要就要去拿货架上的书。
初音差点没吓出眼泪来,一下逮住他的胳膊说,“不少了,不少了。”
江星辰挑挑眉,看了眼那些成山的书。
初音很快回忆,麻溜地地抱了那些书跑外面去。
出了门,江星辰伸了个懒腰,心情大好,特别对着小兔子委屈巴巴的后脑勺。
一路没说话,心情很低沉。
江星辰连蹬了两下踏板,将车子和她骑到了齐平的位置,又开始哄她,“我又没让你现在全写。”
那以后也是要写的吧……
这么多,她就算抄答案,一个暑假都来不及。
江星辰忽然空了一只手来,就那么隔空往她头上一按,慵懒又好脾气地说:“行了,别愁了,回头给你圈点题做做。”
初音觉得被他按过的地方,像是最先起火的点,接着蔓延到她的脖颈和脸颊,还有心里,一片滚烫炽热。

他比星星撩人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距离初三开学还有十天。
暑气去了一些,早晚凉快了不少。
一整个暑假,初音都是上午在江星辰那里,下午到甜品店去打工,风雨无阻。
江星辰已经给她补完了初二下学期的全部内容,还顺带帮她预习了新学习的内容。
初音这会儿,正闷头在桌子上写练习册。
门口忽然卷进来一阵大风,掀翻了初音放在一旁压草稿纸的水杯。
泼洒下来的水,迅速在桌面成灾。
她赶紧站起来,抢救那些被水打湿的试卷。
江星辰丢了块抹布给她,自己则走到的院子里去。
黑云压城,空气里弥漫着大雨来之前的气息。
初音拎着湿漉漉的抹布,到外面去挤水,瞥见江星辰正若有所思地看着黛青色的瓦楞发呆。那琥珀色的眼睛像琉璃一样好看。
大雨在一瞬间来临——
初音快速拧干抹布,箭一样冲回来。
江星辰还静默地站在那里,豆大的雨珠砸过头顶的瓦楞,飞溅下来,落到他长长的睫毛上,变成很细小的水珠。
初音倏地觉得心里最柔软的角落,被针刺了一下。
虽然他不说话,但初音感觉到江星辰有心事。
她没有问,就这么陪着他一起站了会儿。
李梅在厨房里做饭。
雨声很大,如珠的雨幕从房檐上飞溅下来,仿佛将她和江星辰锁在了一个安静的世界里。
很快她的刘海被雨水打湿了,水珠顺着她的眉心一路流到鼻尖,有些麻麻的痒,初音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
喷嚏声将江星辰的思绪牵了回来。
他转过来,看到初音像个落汤鸡一样的站着,噗嗤一下笑了。
也就是在一瞬间,他又变回了那个痞气兮兮的少年——
“小孩,你杵这里干嘛?”
初音撇嘴:“我……看雨不行啊?”
江星辰把手抄进口袋,转身往里走:“行行行,你站着,我***了。”
初音见他走,也赶紧跟了***。
下秒钟,脸上被他丢了条毛巾:“快擦擦,别一会儿又跑去告状。”
初音鼓了鼓嘴反驳:“我才没有。”
她又不是小孩子,成天告状。
初音把头发擦干了,江星辰很自然地接毛巾来,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拧了眉,一脸嫌弃:“小孩,你是不是没洗头,一股馊味。”
初音大窘,下意识地扯了一缕发头,凑到鼻尖上使劲闻了闻。
抬头却见江星辰转着手里的毛巾,笑得发颤。
明显刚刚的话是捉弄她的。
这人太坏了。
初音不想理他,坐下来继续对付如山的试卷。
江星辰也跟着坐了下来,半晌他收掉痞气,问:“小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害怕的事?”
初音说有啊,她最害怕的就是被她妈揍。
陈云每次揍她都用那种又细又小的柳条,抽在腿肚子上能疼好几天,所以她从小最讨厌的树就是柳树,偏偏这个柳树又是插个头就能活的那种生物,农村到处都是。
江星辰忍了半天,硬是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
初音也跟着笑。
半晌,她又说:“每次我妈打我的时候,我都会把眼睛睁得大大,告诉她我一点儿也不怕,她打一会儿就不会再打了。我想遇到害怕的事,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它。”
面对么?他纠结了一个暑假的困扰好像一瞬也有了答案。
少女的脸仰着,迎着天光,那皮肤上细小绒毛,在柔和的光线里,一根根清晰可见。
江星辰心里从没这么放松过,也从未如此平静过。
半晌,江星辰拿了练习册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小孩,我和你说点事。”
江星辰鲜少有这么正经和她说话的时候,初音连忙放下笔看他。
江星辰笑收了一瞬:“我可能要提前回去了,要处理点事,学习的事,你去学校,自己上点心。”
“我会好好学习的。”初音低着头,答了一句,心里却闷闷的。
早知道会各奔东西,却不知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江星辰欠扁地叹了一声:“哎,小孩,你不留我啊?我以为你会哭着喊着求我别走呢?”
初音眉头皱了下,犹豫了半晌说:“要不你别走?”
江星辰愣了一瞬又笑:“那不太可能。”
初音:“……”是啊,不可能。
“但为了让你不那么想我,我已经把你后面十天的作业圈好了。一会儿我帮你抱去你家,让你妈监督你写。”
“……”初音差点没给气飞起来。
您走了就不用这么负责了吧。
吃过饭,初音又问江星辰能不能晚一天再走,他同意了。
下午,初音去店里的时候,和老板娘辞掉了兼职。
工资全部结清了,初音点了点有一千四百多,她偷偷塞了一千块钱在陈云放钱的箱子里,自己留了剩下的那四百多。
初音想,她欠了江星辰这么大一个人情,总归要表示表示吧。
还有……
她想和江星辰道个别。
再过一年,她和江星辰的人生轨迹,将驶向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
江星辰会去一所大学,而她则会踏入社会,为生活奔波。
江星辰就是她漆黑夜里的一粒星。
一粒流星,一闪而过。
初音喜欢他,却只想把这份喜欢藏在心里。
想清楚了这些,初音第二天特意早起打扮了下。
她把头发扎得高高的,刘海夹起来,然后换了一条绿色的纱裙。
纱裙是她过十岁生日的时候亲戚送的,当时有点大,一直没穿过。
初音无比庆幸,自己这几年没有长高太多,这裙子还能穿。
她从大门进来的时候,江星辰正蹲在地上喂猫,见了她,差点没敢认:“小孩?”
绿色太衬她的皮肤了,那露在外面的小腿,像是两段削了皮的嫩藕。
江星辰恍惚间竟生出一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触。
初音很满意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她笑:“要出去玩吗?我请客。”
江星辰丢掉猫粮,拍拍手站起来:“成啊,去哪儿?”
初音笑:“你定。”
她笃定,他想去的地方,她也一定喜欢。
因为爱屋及乌。
“去北极看熊也行?”江星辰托着下颌,故意打趣她。
初音抿了下唇,回:“行是行,但我没那么多钱,路上恐怕要带你要饭乞讨,你可能要受很多的苦,我恐怕你会不愿意。”
江星辰本来只是想逗她一下,没想到这丫头会接着他的话茬往下说,一下笑喷了:“你这小孩,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的?”
初音挑眉:“你以前也没说要去北极呀。”
以前,她也不敢。
江星辰走近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瞬凝住她:“那我要是说愿意呢,你打算……怎么着?”
初音眼睛转了转,笑了一瞬:“你长得好看,就负责唱歌跳舞表演才艺,我就负责吆喝和收钱。”
江星辰托着下颌,思考了下计划的可行性,说:“行,那我愿意。”
江星辰说我愿意的时候,初音的心差点飞出来。
北极终究是太远,极地海洋动物馆倒是不远。
两个小时的车程后,两人的到了目的地。
江星辰站在长长的退伍里买票,初音就站在他边上跟着队伍的步调往前挪。
前面的人取了票,江星辰冲里面说:“一张全票,一张半票。”
工作人员探了脑袋往外,问初音:“还没有一米五吗?”
初音想说有,却被江星辰摁住了脑袋:“我妹才五年级,哪里有一米五,你看看,多小一只。”“……”
等检了票***,江星辰走在前面,初音初音跟在后面,有点闷闷不乐。半晌听见她瓮声瓮气地嘟囔:“我有一米五的。”
江星辰随口“嗯”了一声,接着继续低头,研究手里导览图。
初音接着说:“我已经上初二了,马上开学就是初三了,也不是小学生。”
江星辰也不知道眼前的小孩在叫什么劲,说:“嗯,我知道啊。”
江星辰已经将地图和实际的场景对上了,一会儿有场海豚表演,离这里很近:“往这……”
“江星辰——”初音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认识这么久,小姑娘还是头一次叫他全名。
江星辰顿了步子,转过来,看向她——
头顶的玻璃隧道里游过一只白鲸,初音头上的光线被挡住了一些,脸上的光明明暗暗的。
小姑娘看起来,非常委屈。
江星辰走过来,在她脸上捏了下,语气很柔:“行啦,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子,刚才是为了买票才那么说的么,我向你道歉,成不?”
不,你不知道,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我多想长大,多么不想做你眼里的小孩,有多么想说一句我喜欢你。
初音越想越难过,眼泪淌了他一手。
江星辰没想到她会哭,一时慌了神,只好扯了T恤的下摆帮她擦眼泪。
谁知初音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根本收不住。
他只好低了头来,放软了声音哄:“小孩,你肯定会长高的呀,说不定初三毕业能长一米六,高一就能长到一米七……”
初音一边抽泣一边问他:“一米七……有多高?”
江星辰就拿了自己当尺子,立在那里给她比划,差不多到这里。
那是他的肩膀。
初音想,她要是现在就能长大多好。
她也很想亲眼看看长大的自己,和江星辰到底差了多少。
可是没机会了……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初音江星辰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