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言情

苏慕叶叶修逸小说嫁给前任四叔下载分享免费全集

十弦文学 穿越言情 2020-09-06 11:45:56
  • 嫁给前任四叔重生-嫁给前任四叔(苏慕叶叶修逸)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嫁给前任四叔全文阅读,主角是苏慕叶叶修逸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苏慕叶叶修逸之间的动人故事:上一世,苏慕叶因为婚约高嫁了侯府表哥,本是一门人人艳羡的好婚事,苏慕叶却受尽冷落,看着叶修逸抬了闺中好友秦雪婵作贵妾,才知道二人早已暗通款曲,她不过是因为性子柔...

苏慕叶叶修逸小说嫁给前任四叔免费章节试读:

苏慕叶静静站着,扫了眼看热闹的众人,一下便明白了秦雪婵打的如意算盘,“妹妹莫急,冯掌柜说的也有理,毕竟布料刚从库房拿出来,只经了我们三人手”。
秦雪婵顺势说道,“这倒是,我们那库房成天有人把守,出不了错,看这划痕,像是姑娘家的丹寇划的”。
苏慕叶笑着点点头,“我看也像”,此话一出,秦雪婵心中一喜,正欲接话,却听见苏慕叶继续说道,“可我最近惫懒,早把丹寇绞了图个省事”。
苏慕叶伸出十指,果然只见如葱指头,并无特意留起的指甲。
秦雪婵怔住,她记得苏慕叶最爱惜她那十指丹寇,日日精心护养,怎么会绞了呢?
苏慕叶微微蹙眉,“我看妹妹手上也无丹寇,那只能是布料原本就破损了”,说着苏慕叶面露担忧之色,“我知妹妹平日里做生意忙,但库房看守是大事,万不可给奸猾之人可趁之机,妹妹可要好好检查库房里的布料一番,莫要以次充好,坏了店铺的名声”。
铺子里的众人原本只是看个热闹,现在一听这布庄的库房看守不严布料破损,登时放下了选中的布料。更有甚者小声议论,说东家故意拿破损的布料出来讹人。
秦雪婵双目圆睁,苏慕叶这不是故意坏她布庄名声吗?偏偏苏慕叶温声细语面带笑意,她一时摸不清苏慕叶是看穿了她的计谋,还是不知底细真心劝告。
秦雪婵敛了敛发,“姐姐说笑呢,库房看管甚严,四个伙计轮流守着,能出什么事”,说着目光一转,“至于这布料,冯定你向来粗手粗脚,定是你刮到哪处钉子了”。
冯定一听,眼中不忿,却不敢发作,只得认下。
苏慕叶点头,“妹妹你选人时也该把把关,掌柜的做事都不麻利,底下人怎么能好”。
秦雪婵气得直咬牙,如果之前她还存了一分苏慕叶是善意提醒的猜测,现在可就百分百确定苏慕叶是故意让她下不来台了,先说她库房看管不严,再说她选人眼光不行,这么多人看着,传出去她的铺子还怎么做生意。
秦雪婵再气也不敢直接发作,怕苏慕叶再说下去,只得挤出一丝笑容,“今个儿是误会姐姐了,这匹冰丝绸就当给姐姐赔罪了”,又说了几番软语,热情地将苏慕叶送上了马车。
马车一动,舒玉就扑哧笑了出来,“不就一匹布料吗,看把秦雪婵心疼的 ,仿佛割了她的肉似的”。
素云道,“秦家没落了,几十两银子对她也是大开支,不过,她今日设计姑娘,只赔匹布料还是便宜她了”。
听了这话,苏慕叶心里一动,素云心思细腻,向来聪慧,上一世就常常劝自己远离秦雪婵,可惜当时自己猪油蒙了心,一心觉得秦家落难秦雪婵着实可怜,最后落得个凄惨下场。
想到这儿,苏慕叶朝素云一笑,“之前是我糊涂,放心,经了这次我不会再轻信她了,只是不好直接断交,最后才与她又说了两句”。
素云眼睛一弯,“姑娘是早知她的算计,早上才特地绞了指甲出门?”
苏慕叶一笑,哪怕重生一次她也记不清这些小事,只是早上看到丹寇心烦才绞了,谁知秦雪婵有此番设计,正好让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说话间,马车到了苏府门口,苏慕叶带着丫鬟进了大门,往自己的青竹院走去,迎面碰上了继母柳氏。
“叶公子送你回来的?怎么不同他多呆会儿,这么早就回来了”,柳氏年近三十,依旧容貌妍丽,身姿绰约,平时对着苏慕叶总端着母亲的架势,颐指气使,发号施令,“是不是你没说对话,惹他生气了,同你说了多少次,这门亲事是你高攀叶家,务必要小心谨慎讨他欢心”。
苏慕叶眼皮一动,柳氏打的什么算盘她再清楚不过了,上一世她年龄小被她唬住了,这一世她可没这耐心了,“该回来自然就回来了,你嫌太早同叶修逸说去”。
柳氏神色一变,没想到向来娴静温柔的苏慕叶敢这么同她说话,“你什么意思,我作为母亲关心你两句,你反倒这个态度,身为官家千金,教养何在”。
苏慕叶抬眼朝柳氏看去,“我母亲在西山葬着,你个外室算哪门子母亲”。
柳氏一怔,面色铁青,苏慕叶这句话直直戳到她的痛处。柳氏原本是苏慕叶父亲苏志和养在府外的外室,生了一子一女,因苏慕叶母亲叶容娘家势大,苏志和不敢纳她进门。
叶容因病去世后,苏志和先抬柳氏为姨娘,后面扶为正室。柳氏成了正房夫人后,自然不会善待叶容的女儿苏慕叶。但柳氏此人惯会做表面功夫,在苏志和面前总对苏慕叶亲亲热热,背地里却换了一副面孔,没少克扣苏慕叶的吃穿用度。
这会儿听到苏慕叶竟敢顶撞她,柳氏勃然大怒,“好呀,你敢这么同我说话,我这就告诉你爹去,让他好好管教你”。
苏慕叶淡淡一笑,“行啊,我正好问问爹,怎么每月二十两的例银,几年来我都只拿到十两”。
柳氏动作一滞,指甲掐进肉里,气得不轻。她家境贫寒,不比苏慕叶母亲叶容有嫁妆来补贴开支,作为正室又免不了要置办首饰,见苏慕叶年纪小不懂事,便扣下了她的不少银子,不料反倒成了把柄,落到苏慕叶手里,“你,你这是威胁我?”
苏慕叶扫了柳氏一眼,“你少管我的事,我也懒得去父亲面前告状”,径直回了青竹院。
柳氏身旁的丫鬟彩月道,“二姑娘素来好说话,也不管府里的事,怎么忽然算起银子的账来了”。
柳氏哼一声,“她不是去见她表哥了吗,指不定叶容家那边的人同她说什么了”,心中虽不忿,却不敢再扣苏慕叶的例银了。
另一边,苏慕叶回了青竹院,坐下喝了口茉莉花茶,“李嬷嬷,把母亲留给我的店契,房契都拿出来”。
叶容去世前将嫁妆都留给了苏慕叶,首饰古玩都在苏府库房里锁着,房契店契则交给了最信任的李嬷嬷保管。店铺都租出去了,每月都有进账,故柳氏虽然扣了银子,苏慕叶平日里过得也不错。“这是兴庆街的,租出去给人做客栈了,吉安街的则是开水粉铺子……”
苏慕叶思忖片刻,“若我要开布庄,哪间商铺最合适?”
李嬷嬷想了想,“柳前街一条街都是卖衣料水粉的,平日里去的女眷也多,吉安街也热闹,挺合适的。只是姑娘好好的,怎么想到开铺子?”
苏慕叶原本也不急着挣钱,但刚刚柳氏的态度提醒了她,苏家对她和叶修逸的亲事是极其热衷的。她若退婚了,可没这么好收场,指不定柳氏会撺掇苏志和做些什么,她要尽早做打算。
这些话苏慕叶并未同李嬷嬷说,只吩咐她选些店址,她要亲自去看了再做决定。
半个月后,柳前街新开了一家云水坊,专卖苏杭的丝绸布匹,成品精美,价格合宜,一时生意红火,盖过了其他几家布庄。
这会儿苏慕叶同货商敲定了下个月的要卖的布料,便出了云水坊。舒玉在一侧提着样品,“姑娘真是好眼光,上回选的几种布料都卖得极好,别家布庄只有眼红的份”。
苏慕叶笑笑,往马车走去,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姿高挺,面容俊秀。
舒玉一看着场景,喜笑颜开,立刻躲到一旁的树下,让二人单独说话。
苏慕叶无法,只得上前行礼,“叶公子”。
叶修逸微微惊讶,往常苏慕叶见他总是表哥长表哥短,今日倒是知道收敛了,不过他并不在意苏慕叶怎么喊他,“这云水坊你开的?”
苏慕叶道,“叶公子平日里不是最不耐烦听我们姑娘家做什么的吗,怎么今日问起这个来了?”
叶修逸目光闪烁,“秦姑娘同我说,原本给她供货的苏杭布商忽然毁约不供货了,转而只给云水坊供货,可是真的?”
苏慕叶微微扬眉,“布庄同货商是合作关系,到期了自可选择续约或者另寻买主,怎么在她说来,倒像是我抢了她生意似的”。
叶修逸不耐,“你乃五品官之女,平日里根本不缺吃穿用度,不若秦姑娘家道中落,全家都指着她做生意来挣钱,上月她弟弟还染了风寒,费了不少银子,你又何苦故意为难她”。
苏慕叶暗暗冷笑,好一个故意为难,在叶修逸心中,秦雪婵是那珍藏于心的白月光,而她苏慕叶就该忍让,该沉默,该安分守己地给二人铺路。
苏慕叶面上不显,只故作惊讶道,“叶公子竟然如此了解秦妹妹家的情况,倒是我疏忽了,对秦妹妹的关心还不如叶公子”。
叶修逸面上闪过一丝慌乱,他与苏慕叶的婚约人尽皆知,故他只敢暗地里与秦雪婵见面,二人之事若被苏慕叶看出门道捅到长辈面前可就麻烦了,“你误会了,我只是偶然听瑾庭提了一嘴”。苏慕叶点头,“原来如此,不过那布商原本便是给我母亲的布庄供货的,后来母亲去世,他才开始给别家供货,近日得知我要开铺子便执意只给我供货,我也劝不动”。
叶修逸惊讶,布商本就是给苏家布庄供货的,不是苏慕叶抢了秦雪婵的货源?
苏慕叶神色淡淡,她没说出口的是秦雪婵开布庄的本金也是向她借的,那布商也是看在她的面上才给秦雪婵供货,秦雪婵倒好意思反咬一口。
见叶修逸怔在原地,苏慕叶不欲再多说,直接告别回了马车。
叶修逸看着远去的马车,思绪不定,是他的错觉吗?刚才的苏慕叶太不一样了,目光清明,态度冷淡,最后竟是不愿与他多说的样子。
想到苏慕叶过去待他的情意,叶修逸摇了摇头,没准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故意引他注意。

嫁给前任四叔全文阅读

青竹院。
素云在苏慕叶发间戴上云风钗,满意地看着镜中如花的人,“姑娘果然还是这般打扮更美,之前太素净了”。
苏慕叶对镜一笑,之前她为了迎合叶修逸,总往柔弱清纯打扮,殊不知他心中根本没有她,怎么会关心她如何装扮。现在她打定主意要退婚,自然要按自己心思来打扮了。
“姑娘,舒玉身体有些不***,沈家的花宴我跟着你去吧”,素云边收拾东西边道。
“不要”,苏慕叶猛地回绝,素云一惊,“姑娘怎么了,可是奴婢做错了什么,让姑娘不高兴了”。
苏慕叶回过神来,摇头道,“没有,那个莲花的香囊你还没给我绣好呢,我带月桥去吧”,虽不知沈家那公子何时盯上的素云,但苏慕叶既然要防止素云重蹈覆辙,自然要杜绝二人碰上的所有可能。苏慕叶便带着月桥去了沈府,沈府园子里百花烂漫,绿意盎然,苏慕叶朝花间亭子走去,目光一停,落在了亭中的秦雪婵身上。
秦雪婵也看见了苏慕叶,先是一怔,随即走出亭子迎了上来,“苏姐姐来了,我可巴巴盼了好久”。
苏慕叶抿唇一笑,秦雪婵到底心机深沉,二人先在布庄闹了不愉快,接着秦雪婵又找叶修逸想抢回供货的布商,失败后竟能装作没事人似的,“我这几日惫懒惯了,不及妹妹勤快”。
“姐姐说笑呢”,秦雪婵看着苏慕叶,眼神暗了暗。今日的苏慕叶着白底梅花绣枝长裙,光彩夺目,明媚动人,让满园娇花都失了色。相比之下,同样精心打扮了的秦雪婵则差了几分颜色。
亭子里的沈青荷招了招手,“苏妹妹来了”,待苏慕叶走近,眼睛一亮,“妹妹今日真美,明丽可人,平日里也该这么打扮”。
秦雪婵笑着道,“可不是,把我们都压下去了,当真是继承了伯母京城第一美人的称号”。
此话一出,亭子里坐着的几位官家小姐皆神色一冷,苏慕叶眉头一皱,这秦雪婵真会挑事,正欲开口,就听到沈青兰道,“苏姐姐自然是美,但你何苦拉我们作陪衬,我可不似你心胸狭窄,见不得别人一点好”。
沈青兰是沈青荷一母同胞的妹妹,不似沈青荷是个老好人,与各家千金都交好,沈青兰自幼就有些男子气,最看不惯秦雪婵这等绵里藏针的作态。
沈青兰的话一出,各家姑娘都明白是秦雪婵挑事,苏慕叶适时道,“我可比不上各位姐姐妹妹,莫取笑我了”,一时气氛缓和,众人言笑晏晏。
苏慕叶坐到了沈青兰一侧,之前苏慕叶同秦雪婵交好,自然不喜欢常常呛声秦雪婵的沈青兰。但现在苏慕叶看清人心,意外欣赏沈青兰的直爽快意,二人聊了一会儿,愈发投缘,笑声不断。秦雪婵家道中落后,以前来往的官家千金大多瞧不起她,不愿与之来往,只苏慕叶一心当她是挚友。现在苏慕叶也疏远了她,秦雪婵便有些坐立不安。
“她怎么来了,谁不知她家现在住在郊外,据说她弟弟进学都难,她倒有心思打扮自己”。
“还不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不甘心做普通百姓,我们聚会她非要巴上来”。
说话声不大不小,秦雪婵刚好能听见,脸色一白,攥着手帕的手越来越***。
沈青荷也听见了几人的议论,秦雪婵是她请来的,因为想着她与苏慕叶交好,就当给苏慕叶面子了,谁知道二人现在好似闹掰了。
几个官家小姐话越说越露骨,沈青荷面露不忍,正欲开口,便见秦雪婵起身,“听说沈府的杏花是一绝,我好奇已久了,先去赏花了”,说罢出了亭子。
沈青荷长松一口气,下次她可再不请秦雪婵了,免得尴尬。
秦雪婵出了亭子后,快步走到远处的杏林,手紧紧攥着手帕,手指发白,小丫鬟如衣有些不安地看着自家姑娘,“姑娘,没事吧?”
秦雪婵面露冷意,这些奚落她听了上百遍了,能有什么事。以前秦家昌盛时,多少人围着她,一朝失势,便都讨好苏慕叶去了,不就因为她要高嫁承达侯府吗?
想到叶修逸,秦雪婵心中一刺,她自幼便爱慕他,倘若父亲没被革职,二人还有可能,现在则只能看着苏慕叶嫁给自己的心上人。
想到苏慕叶今日倾城的容颜,秦雪婵咬了咬牙,叶修逸现在说得好听,说什么对苏慕叶一点兴趣也没有,谁知道等苏慕叶嫁过去了,天天对着这样的绝色,叶修逸会不会变心。
秦雪婵眉头紧皱,心思转了又转。
这时,一个沈府丫鬟端着果酒走了过来,低声问如衣,“姑娘们是在杏林那边的亭子吗?今日赏花,姑娘们走走停停,我寻不到人了”。
秦雪婵听见二人说话,思忖片刻,笑着走了过去,“这园子里百花盛开,绿荫掩映,自然不好找了,正巧我要过去,如衣,你端了替她拿过去,省得麻烦”。
沈府的小丫鬟有些犹豫,但见秦雪婵衣着光鲜,看着像请来的官家小姐,便不作怀疑,将果酒递给如衣后,便道谢离开了。
秦雪婵见人走远,低声在如衣耳边说了两句。如衣面露疑惑,“姑娘,为什么要……”
“让你去你便去”,秦雪婵怒目而斥,如衣身子一颤,立刻按吩咐去办了。
园子另一边,沈青兰摘了朵杏花别在发间,“苏姐姐别走,你也来戴一朵”,苏慕叶摆手,“杏花不搭我今日的装扮,青兰你戴着好看”。
沈青兰又摘了两朵,同苏慕叶一道说笑回了亭子。姑娘们都去赏花了,只秦雪婵早早回来了,见到二人,立刻起身,“苏姐姐,沈妹妹回来了,我也赏花累了,便回来歇着了”。
沈青兰轻哼一声,但终究伸手不打笑脸人,秦雪婵不主动挑衅,她也懒得搭理,坐到凳子上开始用点心。
秦雪婵跟着坐到苏慕叶的另一侧,神色小心翼翼,“苏姐姐对不起,之前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姐姐太美,忍不住说了两句,没有那个意思……”
苏慕叶拿起茶杯喝了口清茶,秦雪婵可真是能屈能伸,二人间的不合都摆到台面上了,她还能伏低做小,小心赔罪。
“妹妹说什么对不起,我可没误会什么”,既然秦雪婵要演,她怎么好直接拆穿,只能奉陪了。
过了一会儿,沈青荷同另外几位姑娘也回了亭子休息。月桥之前得了苏慕叶的准,在园子里同几个丫鬟玩闹,这会儿回来在苏慕叶身后伺候了。
月桥替苏慕叶斟茶,衣袖间带过一丝甜香,苏慕叶随意问道,“你去了哪,身上有阵香气”。
月桥仔细嗅了嗅,“可能是刚才沈家丫鬟给我的桃子吧,我没忍住,多吃了两个”。
苏慕叶点头,用了几块莲心糕。那厢,沈青兰从丫鬟手中接过酒壶,给苏慕叶倒了一盏,“苏姐姐,你可要尝尝这青梅酒,我从小便爱喝,清甜清甜的”。
苏慕叶抿了一口,正欲开口夸奖两句,余光看见秦雪婵不住地往这边瞟,似有什么盘算。
难道这酒有问题?
沈青兰让丫鬟给每个姑娘都倒了酒,秦雪婵似察觉了苏慕叶的目光,干净利落地喝完了整杯,微微一笑,便转身继续去赏园子里的杏花。
苏慕叶柳眉微皱,秦雪婵都喝了,应该没问题吧。她心肠再毒,也不敢给众人都下药吧。
只是刚才秦雪婵的神色,苏慕叶太熟悉了,上一世秦雪婵每次害她,都是这般面上波澜不惊,眼底却藏不住的慌乱。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苏慕叶凝眉思索,找不到头绪,有些心烦意乱。
“给我拿个大的酒盏”,沈青兰招待完客人,心满意足地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脸上忍不住带了笑意,将酒盏端到唇边。
“慢着”,苏慕叶一伸手,酒盏自沈青兰手中滑落,溅了一地,众人皆吃惊地看了过来。
“苏姐姐,怎么了?”沈青兰看着打翻的青梅酒有些可惜,见苏慕叶神色有些奇怪,说笑道,“不想给我喝?我家酿了许多呢,姐姐喜欢,一会儿带些回去”。
沈青荷也以为苏慕叶只是失手,便吩咐丫鬟打扫亭子。
电光火石间,苏慕叶想了又想,是了,只有这种可能,“等一下,这酒有问题”。
沈青兰有些意外,“苏姐姐说什么呢,这酒是我家庄子里送上来的能有什么问题?”
沈青荷附和,“对呀,我们一家人都爱喝,刚才各位姐妹也喝了能有什么问题”。
众人皆不明所以地看着苏慕叶,只秦雪婵站在远处,衣袖下手紧紧攥着帕子,怎么可能?苏慕叶怎么可能知道她的盘算?是巧合吧,对,巧合罢了。
秦雪婵深吸两口气,不住地安慰自己,但接下来苏慕叶的话让她彻底慌了神。
“这青梅酒里放了桃汁”,苏慕叶面对沈家两个姑娘,眼睛却看着远处的秦雪婵一字一句道。
此话一出,沈青兰沈青荷皆大惊失色。

小说资源推荐

嫁给前任四叔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