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短篇

季锡小说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完整版分享大结局完本

十弦文学 言情短篇 2020-09-06 11:43:24
  • 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合集版免费阅读-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季锡)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全文阅读,主角是季锡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季锡之间的动人故事:胡秀敏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不顺利了!自从她得到系统之后,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完成着系统交给她的任务。从之前靠着系统提示得到兄嫂的喜欢,到救起季锡,成功打败北戎。...

季锡小说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免费章节试读:

胡秀敏觉得自己最近真是太不顺利了!
自从她得到系统之后,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完成着系统交给她的任务。
从之前靠着系统提示得到兄嫂的喜欢,到救起季锡,成功打败北戎。
每一件事情她都完成得很好。
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却失败了。
明明庆功宴那天季锡都已经被自己拉进房间也没有意识了,怎么会突然醒来呢?
而且后来闹事那件事情,明明自己计划的也是完美的,却还是出了意外。
系统机械的提醒再次出现,“请宿主尽快想出计策。”
胡秀敏咬牙,“你不是系统吗?你就不能给我想出什么方法吗?”
系统:“系统只负责辅助宿主完成任务。”
胡秀敏还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一个小兵的声音。
“胡姑娘,该吃饭了。”
胡秀敏放下自己的心思,轻呼了口气,整理了下自己的仪表,拉开门,“好了,我们走吧。”
小兵点点头,跟着她往外走。
今天做的是羊肉。
朔北严寒,羊肉暖人,何况军营想吃这么一次羊肉也不容易。
将士们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胡秀敏闻到这个味道就有些反胃,捂着肚子走到树边干呕。
小兵跟过来,“胡姑娘,你没事吧?”
胡秀敏一只手捂着嘴,目光闪了闪,心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
“我,我有点不***,能不能进城里去请个大夫过来?”
小兵摸了摸脑袋,“这......行!我想把你扶进房间,然后我就去找大夫。”
胡秀敏捂着肚子朝他轻轻笑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
她本来就不喜欢吃羊肉,闻到这个味道想吐。
“谢谢你。”
小兵摆了摆手,“没事儿。”
将胡秀敏扶进房间,他跑出来,一个端着碗走过来的高个小兵说道:“你怎么还不过来吃饭啊?再迟点就真的没肉了。”
小兵意动了一下,还是摇头说道:“胡姑娘说自己不***,我去城里给她找个大夫。”
高个小兵:“她怎么那么多事儿啊?那次庆功宴的事情还没闹够吗?吃个羊肉就让她不***了......”
小兵:“你也别这么说,她是真的不***,我看见她脸都白了。”
“反正我觉得她就是自己作,我不相信她真的有病。你为了她连肉都不能吃,她心里指不定还觉得你给她找大夫时间长了呢!”
“胡姑娘不是那种人。”小兵小声辩解。
“虽然之前庆功宴胡姑娘是不太对,但那不是靳忽王子要闹吗?这也不能怪胡姑娘,要不是她知道北戎的布阵手段,怕是我这次就不是丢了一只手指,是回不了家了。我是真心感谢她的。”
小兵笑着说道。
高个小兵拍了拍他的肩,“算了算了,我到时候给你留一碗等你回来吃。”
小兵笑容灿烂,“谢谢哥了。”
...
.
系统:“你想假怀孕?”
胡秀敏冷笑,“不然呢?你还有其他办法吗?”
系统:“宿主想这么做当然你可以,但是系统只能在五人以内的情况下让别人的记忆改变你是知道的。”
胡秀敏烦躁应声,“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不是没有其他办法吗?”
虽然这么说,但是她显然觉得这个计划是很好的。
系统不再说话,也没有提醒她,京城可不是边境和她原本的人迹罕至的小村庄。
大夫很快过来,胡秀敏看向小兵,“谢谢你,我今天不想吃东西,我的那份羊肉就给你吃吧。”
小兵欢天喜地的点头,“谢谢胡姑娘,我等大夫诊断完再去吃就行。”
“没事,你去吧,到时候大夫我送出去,我现在已经感觉好点了。”
“那,那我就先去吃饭了啊。”
“去吧。”
小兵走了一天的路,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迅速走了出去找高个小兵吃饭去。
...
.
胡秀敏这才伸出手腕给大夫诊断,等他收回手,说:“姑娘这是有喜了。”
胡秀敏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悄悄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谢谢大夫。”
她站起身,从自己的包裹里取出一个元宝,“还希望大夫出去后不要告诉别人。”
大夫看到元宝笑容深了深,谄媚地说:“这是应当这是应当。”
他出诊那么多次,也赚不来这一个元宝啊!!
胡秀敏满意的笑了笑,微微昂头,“出去吧。”
大夫收起元宝,刚走出去,就被一把刀横在脖子上,他脊背一凉,战战兢兢地说:“这位将士这是什么意思?”
“跟我走。”
一直走到靳忽王子的房间,那人才停下来将他推了***。
大夫被推得一个踉跄,抬眼就看到一个长相凶狠的男人。
——是靳忽。
靳忽笑了一声,问:“刚刚那位姑娘是什么病?”
大夫整了整衣裳,脸上带着些笑容,“那位姑娘没有病.......啊!”
靳忽踹了他一脚,“没有病她会给你银子?”
外面那人走进来,脖子上再次被刀架上,大夫惊呼了一声,立刻跪地求饶,“我说我说,那位姑娘是有喜了!”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声,靳忽拉开门,只见到地上破碎的碗。
他眸光暗了半瞬,嘱咐暗卫,“送大夫回去。”
....
.
月上柳梢头的时候,季锡已经和谢淳音都洗漱完躺在了床上。
女子柔软的身躯靠在男子怀里,眉眼弯弯似新月,两只手拿起季锡的大掌玩弄,漫不经心地和他搭话。
“你这么早回来,那游街怎么办啊?”
季锡一只手拿着书页,听了她的话懒散地回应:“那日午时才开始□□,早起去和他们一道回来就可以了。”
谢淳音“哦”了一声,“那你明天要不要提前去见皇兄?”
季锡语调漫不经心,“不用了,游街那日会进宫觐见的。”
谢淳音鼓了鼓腮帮,试探着问:“那你若是不去游街,可以吗?”
季锡似笑非笑地垂眸看她***的小脸在烛光摇曳下仍旧惑人的媚态,“不想让我去游街?”
谢淳音抿了抿唇,避开他的视线,“没,没啊。”
“那怎么突然问这个,嗯?”
季锡低醇的嗓音淡淡道,也不看书了,一只手将书放在床柜上,两只手将她环抱起来。
谢淳音侧头看他,眼里多了些情绪,“其实,还是有一点点不想让你去的。”
季锡哼笑,胸腔震动,让谢淳音颤了颤,听到身后男人继续说:“嗯。继续。”
谢淳音看他好像没有生气,脸上的笑意也不像是假的,继续说:“就是,我们虽然结婚一年了,但是在一起的时间才几天啊。”
“之前你每次游街都有那么多女孩子给你丢手帕和闺阁诗......”
“公主殿下吃醋?”
谢淳音猫眼瞪得圆圆的,语气理直气壮,“我没有!”
季锡好笑,“嗯,没有。”
谢淳音有点泄气,嗓音闷闷的,颇有些委屈的样子,“好吧,是有那么一点点啦。”
“之前你每次游街那些女孩子给你丢手绢是你还没成婚,但是现在你都成婚了!你还是我的驸马!难道她们的父亲还能让她们到公主府做妾吗?”
季锡嗓音平淡,说着诚恳的话,“公主殿下,虽然我很喜欢你也不打算纳妾,但是你刚刚那句话有两个很明显的错误。”
“第一,你是嫁入将军府,你现在住的地方也是将军府。”
“第二,她们的父亲相比起嫁给其他人,可能更愿意把女儿嫁给我。”
谢淳音怒瞪他,“你怎么这样啊!”
明明是在说哄她的话,还能把话说得这么让人生气!
怎么这样啊!
过分!!!
季锡捏捏她娇软的小脸,嗓音温柔,“嗯?我怎么样?”
“就是你啊,明明是要哄我,你说前一句就好了,干嘛还要把后面那一大串说出来啊?”谢淳音从他怀里坐起身,面对着他,委屈地抿了抿唇,控告地看着他,“前面那一段可以说,后面那一段不要说出来嘛。”
季锡心下有些好笑,对上她水光盈盈的眼眸,心软了软,“好,下次不说。”
谢淳音立刻脸上露出笑,娇纵的说:“心里也不能想。”
“公主殿下,说不能说,想也不能想,嗯?”季锡将她再次揽在怀里,唇在她的发顶摩挲。
谢淳音点点头,“你想我啊,我这么美,你想我就好了,你忍心找我错处吗?”
季锡轻笑,“不忍心。”
谢淳音满意了,“这才差不多嘛。”
季锡宠溺地划了划她的鼻尖,“小醋坛。”
谢淳音嘟了嘟嘴,没反驳这句话。
等了一会儿,又问道:“你真的忘了之前和我的事情了吗?”
季锡顿了一下,反问:“怎么了?”
谢淳音小心的说:“那你们军队里救了你的那个料事如神的女军师......”
“你和她之间没有关系哦。”
小女人的小心思嘛。
不就是这样,话要藏着说,还要反复否定,让他没办法肯定。
声音那么软糯,还躺在他怀里撒娇像只布偶猫。
没有关系哦。
就很奇妙。
季锡沉默了一下,让谢淳音一开始坦然的表情稍微凝重了一下,似乎有些忍不住的失落就要从眼里露出来。
他不禁笑出来,吻了吻她的眉心,“当然没有关系。”
“那她......”
到底还是计较的。
谢淳音低了低头,“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季锡嗓音淡淡,对于这件事情没什么聊天的心情,“公主殿下担心什么呢?”
谢淳音抿了抿唇,殷切地看着他。
静默了一会儿,季锡再次开口。
“公主殿下长得比她好看,脑子比她聪明,身姿比她婀娜,就连质问都能这么娇娇软软让我不忍心拒绝。”
“你比她好太多了。”
谢淳音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嘴角***,眼睛眯在一起看起来像是月牙。
“你怎么嘴这么甜啊。”
“公主殿下,我说的可都是心里话。”
谢淳音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更喜欢你了。”

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全文阅读

“虽然,你还是没有记起来我们之前的事情。但是现在你这么喜欢我,我就不怪你了。”
谢淳音拉着他的手,“我们休息吧?”
季锡听到前面那句话,“啧”了一声,“那不然公主殿下和我说说我们之间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
谢淳音原本已经躺下了,听了他的话,又坐起身,摇头,“不行的。”
“嗯?”季锡好奇,“怎么不行?”
“我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给你讲一遍你怎么记得住啊。”
谢淳音对自己这个想法很肯定,鼓起腮帮摇头,“所以不行的。”
季锡戳了戳她的腮帮,“那公主殿下说说该怎么办?”
谢淳音眼睛转了转,狡黠地眯起眼,“我明日写一个小札给你送过去,然后你每天早上起来,晚上睡前诵读两遍,这样才能印象深刻。”
季锡:“......”
他是真的感到好笑了,心里却软成一团春水,“公主殿下可知道,便是兵法我也没有日日诵读。”
谢淳音拉着他手臂的手松开,语气有些别扭,“我就知道你只是说出来哄我开心。”
“好好好,日日诵读,肯定忘不了。嗯?”
他嗓音低沉,谢淳音又被他揽在怀里,脸颊红得欲滴,努力装作镇定的样子,嘴角快要上翘到太阳***。
“嗯!我们休息吧。”
谢淳音拉上被子,软乎乎的抱着季锡睡在他怀里。
季锡指背轻轻刮了刮她的脸颊,也闭上了眼睛。
......
.
行军已经走了一个月的时间。
胡秀敏几乎不在外面出现,时不时会有小兵***送吃食。
只是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干呕。
小兵关心了几次,每次胡秀敏都避而不言,次数多了,小兵也不再问。
高个小兵见他又一次送饭出来,忍不住抱怨道:“这是军营,又不是别的什么地方,大家都是将士,她把你当下人使唤呢?天天让你给她送饭。”
小兵挠了挠头,“也不是多大的事儿,而且她给我银子的。”
高个小兵还是有些不满,“我们的军饷也不少,又不缺那点钱,而且这次大家伙的军赏都不低......”
“诶呀,好了好了,她不是不***吗?就送个饭没事的。回京之后就分开了。”小兵***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她真的不***。”
“还能怎么不***啊?人家白琼公主都没她那么多事儿。”
白琼公主刚走过来,听了他的话,忍不住冷哼一声,“胡秀敏当然比我金贵嘛,她可是怀孕了。”
“怀孕了?!!”高个小兵惊呼。
别的将士们也被他的惊呼声吸引过来,忍不住窸窸窣窣的讨论声响起。
“怎么会怀孕了?将军不是说他同胡姑娘没有关系吗?”
“谁知道呢?将军尚了公主,不负责胡姑娘也是正常的吧?”
“我不觉得,我相信将军的为人,男子汉顶天立地,没有因为一个女人撒谎的例外!将军是多么有信的人我知道的,我是相信将军的。”
“但是胡姑娘之前确实和将军关系亲密啊!而且两个人还经常在将军的书房讨论......”一个脸上长着麻子的小兵忍不住嘟囔,“谁知道是在里面讨论军务还是做其他什么事情呢!”
“你怎么敢这么说将军!将军是你这种人能质疑的?!”
这人高马大的将士是个暴脾气,一听他诋毁季锡,忍不住要和他干起来。
脸上长着麻子的小兵后退了几步,嘴上还是忍不住说道:“我就是说说你就恼羞成怒了,说不定将军也是为了军中的威严才说和胡姑娘没关系呢!”
白琼公主脸上带着笑容,四周的吵闹声好像完全影响不到她的好心情。
一边加油添醋地说:“我可是亲耳听到那天给胡秀敏的大夫说她是怀孕了呢!她这些天一直在马车里也是因为她其实怀孕了!”
靳忽刚刚走出马车,就听到白琼公主说的这段话,脸色霎时间阴沉了下来,“阿秀珠,你没有亲眼见到的事情,为什么要胡说?”
白琼公主才不理他,上次就因为他被使节拉到了房间里,这次眼睛都不看他,只是继续说着,“我哥哥也知道呢!我那天就是在我哥哥的房门前听到了的!”
将士们看向靳忽。
靳忽面色更加暗沉,一双眼睛怒气翻滚,对身后的使节说道:“将阿秀珠拉到马车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允许她再出来。”
白琼公主才不,“我还要吃饭呢!”
“给她送***。”靳忽王子吩咐道。
一众将士脸色缤纷,麻子小兵忍不住昂起头。
“刚刚靳忽王子也没有反驳白琼公主的话,那就是说胡姑娘是真的怀了将军的孩子喽!”
人高马大的小兵双拳攥起,骨节邦邦作响,“我相信将军。”
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总不能自作主张给胡姑娘请个大夫过来就为了检查她有没有怀孕吧?
他们虽然同为将士,却也有区别。
何况白军师一直坐在不远处安安静静吃着饭还什么都没说呢!
人高马大的小兵说完,就端起了自己的饭,在别处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吃。
没过一会儿,他身边围了一群人。
而脸上长了麻子的小兵则继续坐在不远处和一群人说说笑笑。
原本还平衡的队伍,突然转成了两个流派。
马车里的胡秀敏毫无动静,似乎完全没有听到外面因为自己的争执和嘈杂。
只是在下一次小兵给她送饭的时候,被小兵看得时间长了些。
她似乎有些奇怪的抬起眸子,脸上带着几分笑容,“怎么了?”
小兵立刻摇头,“没,没事。”
......
.
而京城的季锡对此毫无知觉。
一来,甜度精灵只是检测他任务进程的,不会给他提供任何外挂,要是真的有外挂的话,也不会完成任务那么艰难了。
二来,他即使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反正胡秀敏的***操作也只能到这里了。
至于之后?
哪有什么之后,再等等事情就会回到原本的轨迹。
.
是的。
原本的轨迹。
都说是因为对手恶意在这些世界里面伤害小精灵。
原本这个世界应该是季锡和公主平安幸福的在一起,没有什么失忆事件,也没有什么流产事件。
两个人堪称是这个时代的一曲爱情童话,但是到了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怎么能不让人哀叹?
..
.
季锡虽然是第一次做任务,但是他的性格是不允许自己有任何失败的。
何况他的任务还包括毁掉这个世界不该存在的东西——胡秀敏的系统。
季锡之前还问过甜度精灵,“为什么不能第一次见到胡秀敏的时候,就将系统毁去?”
甜度精灵有些叹息,“这个系统因为之前伤害小精灵,产生的能力已经超过了预期,所以只能等它因为伤害小精灵而产生的能量被消耗完,我们才能毁掉它。”
至于现在——
“现在它的能量已经被消耗了一些了,我估计再等它发挥两次的能量,就可以毁掉它了。”
季锡“啧”了一声,“那就再等等。”
他只是来将所有的事情纠正回原本的轨道,但是和谢淳音在一起的还是原本的季锡。
平时和谢淳音在一起的也是原本的季锡。
要让他次次恩恩爱爱和不同的人,就算是之后自己会离开,原本的季锡会回来,他还是心理膈应。
至于自己要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世界恩恩爱爱——季锡想想都觉得恶寒。
......
.
游街那天,季锡起来很早。
外面的天还是灰雾雾的,谢淳音感受到他坐起身,眉头皱了皱,眼睛没有睁开只是小声地嘟囔道:“你这么早就要离开啊?”
季锡摸了摸她的小脸,温声道:“嗯,去见将士们还有些事情。”
“那你快去吧,耽误了事情就不好了。”谢淳音收回原本拉着他的手,继续蜷缩在被窝里。
季锡好笑地捏捏她的鼻子,让谢淳音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
“小没良心,之前还说要留下我不让我去游街。”
谢淳音模模糊糊睁开眼,见面前放大的一张俊脸,瘪了瘪嘴,“那不是我随口说说嘛,我怎么会真的不让你去。”
“好好好,是我小肚鸡肠,公主殿下肚里能撑船。嗯?继续睡吧。”
“那你去吧,我等等起来去看你游街。”
季锡揉揉她的发顶,“我给你在聚春楼顶了位置。”
谢淳音飞快地在他下颌处亲了一下,“最喜欢你了,快去吧。”
季锡好笑地看她亲完自己就将自己蒙在被子里背对着他睡的可爱模样,“我走了。”
说完,他走出房间,对一直侍候在门外的庄嬷嬷说:“照顾好公主,待公主起身后先吃完早膳,再带她去聚春楼。”
庄嬷嬷低着头,“是。”
看着季锡越走越远的背影,心中的喜意多了些。
之前季锡没回来前多担心,现在就有多放心。
看将军对公主这宠爱劲,就算是有什么别的女子,公主殿下也会是最被宠爱的那个。
......
.
季锡走出将军府,齐副将已经在外面侍候着了。
“将军,”齐副将走近他,小声道,“军营那边传来消息。”
“什么?”
“胡姑娘怀孕了。”
季锡皱了皱眉,“怀孕了?”
齐副将点头,目光一错不错地看着自家将军,“现在军营里的人一半相信你,一半不相信你。”
季锡抿唇,冷硬的轮廓看起来更加凛然,“如此。”
他目光看向前方,“便去看看胡姑娘是怎么怀孕的罢。”
齐副将忍不住开口问道:“将军,真的不是你的?”
季锡敲了他的后脑勺一下,“本将军碰都没碰过她,她是怎么怀上我的孩子的?难不成还能是无性繁殖让佛祖投胎到她肚子里?”
齐副将愣了半晌,“将军,你居然敢对佛祖不敬!”
季锡:“......”

本站点评

我不做渣男很多年免费全文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资源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