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言情

苏锦儿小说将军一心求娶下载txt在线全文

十弦文学 穿越言情 2020-09-06 11:44:32
  • 苏锦儿合集版免费阅读-将军一心求娶(苏锦儿)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将军一心求娶全文阅读,主角是苏锦儿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苏锦儿之间的动人故事:演戏?你在说什么呀?苏沁破涕为笑,道,二姐姐,大家都在关心你呢。是,没错,大家都很关心我,...

苏锦儿小说将军一心求娶免费章节试读:

“演戏?你在说什么呀?”苏沁破涕为笑,道,“二姐姐,大家都在关心你呢。”
“是,没错,大家都很关心我,我爹知道了一定会非常感动。”
苏锦儿目光扫过黄昏中的众人,道,“我被胡人掳走时,阿吉和小显追着胡人的马,跑了好长时间,小显为了救我,额上挨了一刀,其他人虽然没追上,但也都和胡人激斗过了,如此忠心护主,我爹知道了,肯定会有嘉奖。”
众人干巴巴地说着“是啊是啊”,脸上却是阴晴不定,羞愧难当。
苏锦儿幽幽地盯着管事,道,“刘管事,您拿着刀做什么?”
管事赔笑道,“小姐出了事,我这不是想去救您么!”
“别信他!”阿吉急忙吼道,“是他杀了小显!他怕小显去丞相那告状,所以杀了他!”
说这话时,有几个一开始刻意挡在小显尸体面前的人,这时候不约而同地往两边散开,露出小显尚且温热的尸体。
苏锦儿心里被猛地揪了一下。
上一世,韩望送她回京,担心她受不了马上的颠簸,故而一路骑得很慢,两人没赶上驿站这出大戏,回到京城,才被告知小显和阿吉都因重伤而死在路上。
丞相听说女儿被俘,本来要发难,见手下人都伤的不轻,好歹是忍住了。
得到韩望送她回府,见苏锦儿平安无事,老丞相大喜过望,还好心地赏赐了刘管事这一行人。
当年识人不明,赏罚不分,落下了这笔糊涂账,让忠勇之人含恨死去,让奸人白白占了便宜!
没想到这一次,自己阴差阳错,刚好撞上了关窍,发现了这伙人在密谋,原来当初小显和阿吉都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一个小小的管事,便已经穷凶极恶到这个地步了!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考虑,后来丞相府上发生的种种惨剧,现在就已经有迹可循了!
苏锦儿轻轻叹息。
可惜,来晚了一步,没能救下小显。
刘管事仍然握着刀,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苏锦儿和阿吉。
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一院子的人都看到他杀了人,只要苏锦儿追究,他的事情就会败露,眼下只能铤而走险,先堵住苏锦儿的嘴,再将她悄悄解决掉。
“刘管事,”苏锦儿推开挡在前面的阿吉,往前走了几步,从容不迫,道,“你以为,我是怎么从胡人手里逃出来的?”
众人俱是一惊,面面相觑。
苏锦儿只身一人出现,身边没有官兵,也没有援手,难道她一个人从胡人手里逃脱出来?
身上还不带受伤的?
这也太离谱了吧!
离谱归离谱,但她只身一人站在这里,就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
众人纷纷猜测,只听到苏锦儿轻声哂笑,突然一步上前,于众人眼皮子底下,轻轻松松夺下了管事手中的刀——
刘管事:“?!”
余人:“!”
苏锦儿横过刀,刀尖向前,对准刘管事,道,“深藏不露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没有人能看清她的动作,阿吉心里欢呼,这动作,这速度,显然是练过的!
刘管事吓傻了眼,脖子前的刀刃端的四平八稳,没有一丝颤动,轻轻往前一刺,便能令他血溅当场!若不是功夫到家,怎么使得出这般本事?
刘管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小姐,饶命啊,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苏锦儿:“你不想死,所以别人该死?”
“不!”管事哭诉道,“奴才糊涂了!还请小姐饶我一命!”
苏锦儿瞥了一眼旁边的几个小厮,吩咐道,“拿绳子,将人捆起来。”
在她夺刀之前,这几个小厮跃跃欲试,一副生怕她受了伤害,很想帮忙的样子。
得了这一声吩咐,这几人忙张罗着去找绳子,很快就将杀人犯刘管事绑成了粽子。
院子里还有好一些胆小怕事的,在苏锦儿遇险时只顾着逃窜,在刘管事闹事时袖手旁观,这会子见风向变了,又想浑水摸鱼,糊弄过去。
可苏锦儿一时半会没发话,这些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摸鱼。
阿吉很有眼色地搬了把椅子,伺候苏锦儿坐下来。
那几个被苏锦儿使唤过的人,很快站在了苏锦儿旁边,除去几个受伤的人,剩下便是刘管事和苏沁身边的人了。
苏锦儿给了个眼神,好几个胆小的立刻跪了。
宝盈颇不服气,道,“二小姐好大的脾气,我们可没杀人,哪里得罪你了?”
“掌嘴。”苏锦儿睨她一眼,眼神却落在苏沁身上。
宝盈涨红了脸,平时苏锦儿很好说话的,别说管教下人了,甚至都没见她发过脾气,这会子到底怎么了?
一院子的人都有些怕她的样子,再想到她刚才夺刀的举动……宝盈虽然有些怕,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这是……中邪了吗?”
“啪——”
宝盈话音刚落,便迎来一记清脆的掌掴,苏沁半抬在空中的手有些发抖,咬着唇,看着苏锦儿,道,“二姐姐息怒,是我管教不严,回去一定责罚。”
苏锦儿扣着手指,漫不经心地说,“一个丫头,这点分寸都没有,也是为难你管教了。”
“不敢……”苏沁扯了宝盈一把,令她跪下,道,“二姐姐能平安无事,对我们来说,便已经是极大的幸事了。”
苏锦儿看着跪在地上嘤嘤哭泣的宝盈,想起了上一世,她曾几度想要责罚宝盈,却因为心软而放过,最后任由她们主仆犯下滔天大错。
丞相年事已高,大哥心思不在朝堂,三弟更是游手好闲,四妹苏沁心机深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其他几个弟妹更是撑不起门楣……
若论管教,明看着苏沁是最懂事、最不需要训斥的,可从日后结果来看,她才是最会惹是生非的那个,眼下逮着了机会,正应该好好管教她。
苏锦儿道,“奴才无礼,当主子的也有责任,苏沁,我方才分明在外面,听到你说,要刘管事也刺你一刀,此话可当真?”
苏沁低着头道,“二姐姐生死未卜,我也是吓糊涂了,才会说出那种话,怎么会当真?”
苏锦儿:“刘管事杀了我的人,你就不怕他杀你?”
苏沁一个哆嗦,眼帘垂得更低。
苏锦儿暗道一声难怪,哪有人会在目睹了他人行凶之后,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主动要求被刺的?
除非,苏沁和刘管事早就商量好了!
苏锦儿联想到他们白天出发的时候,往常非要和自己挤在一辆马车里的苏沁,今天特意骑马走在前头,胡人来袭的时候,苏锦儿在马车里面后知后觉,掀开帘子往外看的时候,苏沁他们已经在逃跑了。
前世,她只当苏沁惜命,不顾她这个当姐姐的安危,如今联系种种细节,她怀疑,这场袭击本就是刘管事和苏沁精心策划的!
为的是谋害她的性命!
她前世,在遇到将军之前,不会骑马,不会握剑,遇到危险只能坐以待毙,若不是将军救了她,她早就已经死在那伙胡人手里了。
这个时候的苏沁,才刚满了十四岁。苏锦儿尽力说服自己,别把妹妹想得那么坏,同时又恨得牙痒痒,脸上却挂着假笑,道,“你我姐妹情深,你不惜自残,是为了弥补心中的悔恨吧?若我出了事,四妹你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苏沁身体略僵,点了点头。
“你要真那么悔恨,不如换个方式惩罚自己呢,”苏锦儿起身,转动手中的刀,道,“不如这样,你在这跪一晚上,这应该比请人刺你一刀轻松吧?”
苏沁身边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本就难辞其咎,听到苏锦儿要惩罚苏沁,一个个更是心惊胆战。
宝盈咬着牙,堪堪忍住没多嘴。
苏沁跺了下脚,噙着泪说,“二姐姐,您是在开玩笑吧?”
苏锦儿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跪!”
苏沁羞愤交加,正要弯膝,听到院门又吱呀了一声,一个身长玉立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太阳已经落山,此时光线不怎么好,苏锦儿眯着眼睛瞅了好一会,才看清楚是韩望带着映月赶到了。
外人突然出现,苏沁这边的人同时松了口气,仿佛都在期待,外人的干涉能阻止苏锦儿继续嚣张下去。
苏沁这边半弯的膝盖突然抬起,脆声喊道,“韩公子!你怎么也在这?”
韩、公、子?
苏锦儿浑身不适,妒火焚烧。
行啊你,这个时候就已经认识韩望了,而她和将军这时候也才是初遇而已!
身后之人应道,“姑娘你是……?”
“我爹是苏老丞相,去年年岁,你来我家做客,我们见过的!”苏沁说。
苏锦儿:……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吗?
韩望道,“我想起来了,你是丞相之女。”
苏沁低眉笑着,一副娇羞之态,她指了指苏锦儿,道,“这位是我姐姐,韩公子上一次差点……”
“京城第一美人苏锦儿,就是姑娘你,对吗?”韩望打断苏沁,眼睛直盯着苏锦儿。
苏沁苦哈哈地说,“韩公子帮我劝一劝姐姐吧,她正在气头上,要罚我呢!”
苏锦儿眯着眼,心说,他若敢劝,我就敢罚……
“苏姑娘,幸会了。”韩望目不转睛地看着苏锦儿,旁若无人地说,“上元节太子湖上放灯,你手持灯火,在湖边漫步,风雅无双,被誉为京城绝景,后来京城画师们争相描绘,现如今,我书房里也存了一副年奉之的画。”
众人:“?”
这是在示爱吗?
示爱为什么不看看场合?
不是,你先救救我们啊!
苏锦儿也有些凌乱,迷茫地看向韩望。
一个分神的眼神,很快就被苏沁捕捉到了,见时机大好,她忙道,“既然公子认识我姐姐,那更要帮我劝一劝姐姐,有什么事,咱们回京再说。”
韩望没有看她,目光炽烈,只落在苏锦儿一人身上。
“我与锦儿妹妹,也只是初次相见。”韩望嘴角浮出一丝笑,“若有冒犯之处,回头去丞相府上向你赔罪。”
苏锦儿呼吸一滞。
锦儿妹妹?
去府上赔罪?
上一世,他也是这样说的吗?
苏沁这边,正打算浑水摸鱼。
韩望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目光凛然,竟是让她直接跪下了!
对啊,这可是号令边关将士,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的韩将军!
她怎么能因为将军递给了苏锦儿一个温柔的眼神,就忘了他本来的面目呢!
“锦儿妹妹,”韩望回过身,朝苏锦儿浅浅一笑,道,“不打扰你处理家事了。”

将军一心求娶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驿站。
寒风呼哧而过,映月打了个哆嗦,连忙去关窗户。
她往院子里瞅了一眼,见苏沁还跪在原地,不禁担忧起来。
苏锦儿在床头呆坐了半个时辰,眉心微蹙,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映月取了件披风,盖在苏锦儿肩上,提醒她道,“小姐,四小姐还在下面跪着呢。”
苏锦儿朱唇微启,幽幽地说,“让她跪。”
“这怎么行,”映月急道,“这么冷的天,光是在屋子里就已经冷得受不了了,外面根本受不住的!”
“是啊。”苏锦儿轻轻叹气,道,“这么冷的天,的确受不住。”
映月***点头,一副随时准备下去做好事的样子。
苏锦儿道,“给我弄个炭盆来,天太冷,我受不住。”
“小姐?”映月眨巴眨巴眼睛,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不是啊小姐,您的心慈手软、贤良淑德都去哪了?您还时常教育我们要与人为善的呢!下面可是您的妹妹啊!
“愣着做什么?”苏锦儿搓了搓手,道,“还不快去。”
映月急忙出门,开关门时,冷风灌入,苏锦儿打了个喷嚏。
是有点冷。
苏沁也真是有本事,跪了这么久,也不叫人上来求饶。
既然如此,就跟她刚到底了。
院内,一棵枯树下,宝盈冷的牙齿打颤,哭诉道,“小……小姐,你,你松个口,二小姐她……她不会这么狠心的……”
苏沁嘴唇发紫,眼神麻木,许久,说,“是啊……”
“那……那小姐,您起身,去向二小姐求个情……她,她一定心软……”宝盈一边抖一边说,就快吐词不清了。
苏沁缓慢地转头看她,四目相对,宝盈一拍脑袋,豁然开朗——这四小姐这么有气骨,怎么会擅自起身跑去求情呢?这事必须她做奴才的去了。
她伸出一只手,道,“这样,你稍微起来一下,拉我一把……我去,去跟二小姐求个情……”
良久,苏沁道,“你……站不起来了吗?”
“似,似啊……”
苏沁欲哭无泪:“我也似啊……”
跪的太久,脚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要爬起来还真的不容易。
两人沉默片刻,宝盈道,“要……要不这样,你装晕倒,我喊人……”
“好,好啊……”苏沁说着,看到走廊里有个衣着光鲜的公子哥走过去,顿时改变主意,忙喊,“韩公子——”
的确是韩望,他停下来,好奇地看着苏沁他们,他手里正拿了个小暖炉,正冒着烟,看上去特别暖和。
苏沁道,“公子,能否扶我一把?”
韩望道,“你不是正在罚跪吗?”
宝盈道,“公子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吗?”
韩望烤着小炉子,道,“丞相府的私事,我可不敢管。”
苏沁强挤出一个笑,道,“公子,那麻烦你去帮我,跟二姐姐说一声,沁儿知道错了,请二姐姐轻罚……”
“好的。”韩望说完就走,脚下带风,半点关怀没有给,好像特意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等她们说出那句请求似的。
还真是。
韩望得了正当理由,来到苏锦儿房间门口,笃笃敲了两下。
许久,里面没有动静,韩望准备敲第二次,手刚抬起来,门突然从里面开了。
苏锦儿站在他对面,无声无息,用警惕的眼神打量他,视线从他脸颊上,滑落到他脖子上。
韩望喉结滚了滚,收回正要敲门的手,道,“苏姑娘,还没休息吗?”
苏锦儿冷淡地嗯了一声。
韩望拿出一个圆形小暖炉,透过孔隙,依稀能看到里面的红光,他道,“天冷,这个给你暖暖手。”
看着很暖和,但苏锦儿没有去接。
她整个人缩在一件大披风里面,像是从洞窟里探出半个脑袋的小兔子,随时准备要逃走的样子。
“不要吗?”韩望仍然举着小暖炉,道,“这里入夜了可不好受啊,睡觉前用这个暖一暖,晚上便能睡安稳了。”
“韩公子可真会关心人,”苏锦儿道,“我睡不睡得安稳,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韩望显然没想到苏锦儿会这么针锋相对,心说,你睡不安稳脾气会越来越差的……脾气越来越差,就会越来越难哄……于我而言,关系可大了。
这话他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没有乱说。
苏锦儿目光越过她,看到了身后的映月,她道,“谢公子好意,我有炭盆了。”
身后,映月抱着好大一个炭盆咚咚咚走近,整个走廊都在振动。
韩望侧身避让,好让映月进屋。
映月正在屋里摆放炭盆,苏锦儿顺手准备关门,韩望突然伸手挡住门框——
“韩公子还有什么事吗?”苏锦儿微抬下巴,语气不敬地问。
有一瞬间,苏锦儿似乎捕捉到了他眼神里的慌乱,她一时分神,却见韩望指了指屋内,道,“炭盆里,没有火……”
苏锦儿回头,只见映月抱来好大一个盆,里面却没有生火,只有灰。
“……”
映月起身,站在苏锦儿身后,解释道,“驿站官差们说,去年年关的时候,木炭都烧完了,眼下没有木炭,只能去弄点柴火了,我把盆搬过来了,这就去找点木柴来。”
可这样又不知要等多久。
手脚已经冻麻了。
苏锦儿正要说些什么,韩望突然抓住她的手臂,将小暖炉往她手里一塞——
暖烘烘的热流从手心,流向全身的各个部位,***得令人颤栗,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了。
韩望垂眸,神色颇有几分委屈,他道,“一个炉子而已,你要跟我推来推去,今后可怎么办?”
“什么今后?”苏锦儿突然呼吸急促。
韩望注视着她,柔声道,“若今后还想再见到你,我拿什么相赠?”
苏锦儿心跳漏了一拍,心里喃喃,我什么都不想要啊,只要见到你好好的,就已经足够了。
韩望仍注视着她,那眼神烫人,搁在苏锦儿身上,让她无所适从,浑身发热。
“真不用送什么,”苏锦儿给了个笑,道,“韩公子今天救了我,本应该是我有所表示才对。”
韩望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应该是锦儿跟他说的,第一句像模像样的话了。
天知道,他等这句话等了多少年!
倘若锦儿和他一样,仍记得上一世经历的事情,那她这些年究竟是如何度过的?
她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再次嫁给自己吗?
韩望壮着胆子,道,“姑娘打算如何表示?”
苏锦儿想了想,道,“回京后,让家父登门拜访,送上谢礼。”
韩望显然并不期待这个回答,上一世,锦儿可是娇滴滴地说,要以身相许……
算了算了,慢慢来吧。
僵持的气氛好不容易舒缓下来,韩望一时还不想走,想和苏锦儿多说几句话,于是终于想起了还在下面受罪的苏沁,道,“我刚才路过院子下面,你妹妹让我给你带句话……”
又是苏沁!她怎么这么会跟人套近乎!
苏锦儿脸色霎时变差了,阴着脸,虽然没有其他表情,在韩望眼里,几乎和龇牙咧嘴没什么区别!
“唔……”韩望道,“不想听那就算了,我本来也不是为这件事情而来的。”
“我没有不想听。”苏锦儿道,“韩公子半夜私会我妹妹,我可好奇了,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韩望:“……”救命!好浓的□□味。
未及韩望回答,苏锦儿又道,“可巧了,我这个妹妹明年就及笄了,公子若是喜欢,大可直接上门提亲,我想,我爹不会不同意的。”
“姑娘你误会了!”韩望后悔不跌,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在锦儿面前提苏沁这人了,正要解释,砰地一声,门给关上了。
韩望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好不委屈,最要命的是,好不容易赢得的好感度,一下子就没有了。
这一世的苏锦儿,怎么这么难搞?
韩望宿在驿站柴房,隔着窗户,守着苏锦儿房间的灯火。
*
院子里,苏沁和宝盈都快冻晕过去了,映月这才出现,道,“四小姐,二小姐说,可以不用跪了。”
苏沁有气无力,伸出手。
映月上前,扶她起身。
苏沁道,“二姐姐还在生气吗?”
“气,”映月煞有介事地说,“二小姐说,四小姐身为丞相府千金,半夜私会男子,实在是不成体统!”
苏沁气的两眼发昏,道,“我那是……那是在求情!怎么可能私会男子,我一直跪着,站都站不起来呢!”
“这可说不清了。”映月说,“二小姐说了,四小姐年纪轻,容易做出品行不端的事情来,回去之后要跟老爷和姨娘说,得严加管教,免得再出差池。”
“怎么会这样……”苏沁无语凝噎,简直跟做梦一样,难以相信这是苏锦儿对她的指控。
关键那可是韩望啊!皇帝身边的红人,家世显赫,才华出众,哪个京城女子不想嫁他?
若传出去,说她私会韩望,恐怕羡慕她的人,远比笑话她的人多吧!
这么一想,苏沁释然了,私会韩望可还行,她苏沁简直求之不得啊!
“其实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映月说,“最重要的,还是刘管事那里,他什么都说了,二小姐受到的冲击太大,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苏沁如遭雷劈,愣在原地。
宝盈更不敢开口,主仆两人心事重重,缓缓跟着宝盈上了楼。
经过苏锦儿住的地方,见她房门开着,苏沁往里头看了一眼——
屋子里面摆了个大炭盆,盆里火烧得正旺,映得四面墙壁红通通的,看上去特别暖和!
苏沁好想哭,好想冲***烤火,好想去求苏锦儿原谅,她扭着头往屋子里面看,发现苏锦儿身边居然有个男人?!
孤男寡女,一个坐着,一个蹲着,从侧面看上去,场景迤逦极了!苏锦儿更是露出享受的表情!
苏沁终于受不了了!
苏锦儿口口声声指责她私会男子,可她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她冲***,怒道,“二姐,你这是……”
她突然闭了嘴,因为屋里那名男子正抬着头看她——
是韩望!
他蹲在地上,手里拿着铁锹,在给炭盆里添火。
苏锦儿坐在椅子上,闭目享受着火炉的温暖,闻言,抬眸看了眼苏沁,道,“怎么了?”
“你们……”苏沁脑子很乱,理智却还在,她差点咬了舌头,道,“你们在做什么?”
“在给二小姐打杂呢,光明正大的,”韩望擦了把汗,似乎看透了苏沁心中猜想,他道,“你要传,就说我韩望在给二小姐做牛做马。”
苏沁:“……”我特么还想传你半夜私会我呢!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苏锦儿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