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言情

沈流响周玄澜小说反派师尊貌美如花下载完整版资源小说

十弦文学 完本言情 2020-09-06 11:45:06
  • 沈流响周玄澜合集版免费阅读-反派师尊貌美如花(沈流响周玄澜)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反派师尊貌美如花全文阅读,主角是沈流响周玄澜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沈流响周玄澜之间的动人故事:重生崖之巅。一位白衣修士,被七八个弟子簇拥着。他双手捧着一只小麻雀,眉眼低垂,眼神不自觉流露出一抹温柔,像捧着至宝般,小心翼翼地呵护在掌心跳跃的雀儿。ldqu...

沈流响周玄澜小说反派师尊貌美如花免费章节试读:

重生崖之巅。
一位白衣修士,被七八个弟子簇拥着。
他双手捧着一只小麻雀,眉眼低垂,眼神不自觉流露出一抹温柔,像捧着至宝般,小心翼翼地呵护在掌心跳跃的雀儿。
“当日它被恶犬咬伤,怎么看都活不下来了。”
雪衣修士五官柔美,肤白若雪,说着侧过头,朝靠他最近的弟子笑了下,“但是,生命就是如此顽强。”
他声音柔和,犹如缓缓流淌的春水,动人心弦,腰间挂着短匕的弟子,不由红了脸:“素真人说得是!”
“素真人还是这么人美心善。”
“向来如此,我有时真希望素真人能自私些,坏些,否则尽受人欺负。”
“你想说朝云峰那位?”
“我可没说!总之,素真人是为救门中弟子才丹田受损,修为难再进一步,咱们清凌宗上上下下都得好生待他,不能像某些狼心狗肺的家伙!”
沈流响看着斜侧唾沫横飞,激昂愤怒的弟子,忍不住想上前。
欸。
他这么一个大活人,看不见吗?
“你们几个,过来。”凌越声音不轻不重。
那几名弟子却听得身形一抖,半晌,扭动僵硬的脖子,朝沈流响一行人望去。
这一看,差点直接跪下了。
全他妈是爸爸!
凌越以妄议仙君的罪名处罚完人,回头发现沈流响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当即皱了皱眉,“别误会,是他们犯了错。”
“没误会,”沈流响摊手,“此地无银三百两。”
凌越一顿,气得脸色发青。
凌华在旁憋笑。
没见过凌越这么憋屈的模样,往常虽身为师弟,但一向牛哄哄得不得了,他笑完当和事佬,“行了,别再与凌越说笑,小心等会把你丢进四方池多受几个时辰。”
“流响,你还好吗。”
放走鸟儿,素白澈满脸忧色的走来,轻轻握住沈流响的手,“为何盗取禁术,这是大罪,可有什么难言之隐。”
近看素白澈容貌更是清冷绝美,一双水色眼眸,带着忧色与心疼。
沈流响看着都微微失了神。
确实美。
人间绝色。
他可算知道了,为何书里的素白澈如行走春.药的。
这脸蛋,这身段,这般柔美的人儿,是个男人都想将其护在怀里哄好不好!
眼瞧两人凑在一起,凌华暗道不妙。
上次素白澈这样靠近沈流响,直接被当众甩了一巴掌,幸好周围没几人,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眼下全宗弟子都在,沈流响再如此行径,恐激起群愤。
凌华赶忙伸手,要将两人分开。
这时候,却见沈流响手掌一翻,反将素白澈的手握住,温声细语的说:“别怕,我定不会让血溅在你身上。”
“欸?”凌华的手僵在半空。
其余人也悉数愣住,唯有叶冰燃盯着两人紧握的手,拧起眉。
素白澈发懵。
不对,这和想象中不一样。
没等他缓过神,下巴便被捏住,轻轻抬起了。
沈流响指腹落在雪白的肌肤上,不住摩挲,开口语气沉痛:“素真人这般可人,竟然为我忧心神伤,本仙君真是、真是不配为人!”
这手!这脸!
摸起来真如书中所写,如嫩豆腐般娇软滑腻,令人爱不释手啊!
素白澈眼帘往下压了压,握住沈流响手腕,将在脸上占便宜的手扒拉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们是好友,为你担忧不是人之常情嘛。”
他客套话说的好又快,其实早恨不得弄死这个总欺负他的人。
沈流响张嘴还欲再言,腰间忽然一紧,一条银光闪闪的长绫缠住腰身,将他拽离了素白澈身边。
长绫另端由叶冰燃抓在手中,旋即递给凌越,“时辰不早了。”
银凌为赫赫有名的法器,摘月。
凌越不接,只是问:“仙君想自己去,还是别人请。”
沈流响拽了拽腰间长绫,发现甚有弹性,但就是扯不开。
神奇!
不知能拉扯到多长。
可惜眼下没有给他好奇的时间,沈流响压下兴趣,转而一甩袖袍,大步朝四方池走去。
与剑尊擦肩而过,轻风拂起落肩青丝,沈流响微勾了勾唇。
小说资源里,叶冰燃不是多管闲事之人,这会迫不及待要他滚进四方池,不外乎一个原因——他吃味了,因为有人接近素白澈。
北仑醋王,真是名不虚传!
沈流响心底感叹。
但拿他当炮灰,就洗干净脖子等着!
四方血池入口,需越过青石长阶,在一处宽阔的高台上。
凌越手持御神诀的卷轴,在前方定罪,要所有弟子引以为戒,沈流响听这长篇大论,打了个哈欠,差点站着睡过去,缠绕腰间的长绫离开,才将他唤醒几分。
他揉了揉眼,探出脑袋朝下方广场望去。
人影耸动。
他瞟见了周玄澜。
周围弟子都在交头接耳,唯他站姿笔直,目不斜视,听课态度很是端正。
注意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周玄澜抬眸望去。
明明相隔甚远,沈流响却奇异般的感觉到,对方朝他冷冷地哼了一声。
“?”他不明所以。
思来想去,认定徒弟在担心护魂衣,于是朝周玄澜伸出右手小指,指节弯了弯。
“师叔在干吗?”凌幕山问。
沈流响在高台上冒出头,他便注意到了,发现师叔朝这边做了个弯小指头的动作,不免觉得有趣。
“你们师徒的暗号么。”
“不知,”周玄澜收回视线,扬起薄唇凉飕飕的说,“许是手指痉挛了。”
一声巨响,崖顶风云骤变。
沈流响离四方池最近,刹那间,感受到铺天盖地的寒意,入口光线昏暗,被一望无际的黑暗笼罩,令人毛骨悚然。
宗内不知名的角落,传来一声似狼嚎的吼叫。
“嗷~”
四方池第一处,漫天紫雷。
沈流响捡起脚边的石头,丢***,只见紫光闪烁,滋啦一下,石块化成灰烬。
一缕青烟随之消散。
“······”他裹紧衣袍,回头望了眼。
凌越站在入口,见沈流响迟迟不肯迈步,眼神淡漠的扬起手,一股无力抗拒的掌力便将其推进雷区。
旋即关闭入口,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隐隐传来喊叫,凌越猜想是惨叫声,耳朵微动,凝神听了会。
“操.你丫的凌越!”
“等我出来把你揍到喊爷爷!”
······
凌越深吸口气,施法让四方血池的威力更大了几分。
崖顶寂静无声,自沈流响进池后,众弟子便浑身打寒颤,不敢多言,那日敖月痛吟,至今像阴影笼罩心头。
四方池一旦闭合,外界便无法窥探其内情形,此刻,仅能看见血池上空紫光闪烁,噼里啪啦的巨响贯彻云霄。
众人心惊胆战,但听了会,隐约察觉到不对,少了点什么。
“敖月当日惨叫盘旋宗门上空,仙、仙君竟然一声不吭么!”
“对!那可是天雷加身,连敖月那等皮糙肉厚的大妖兽都忍不住哭嚎啊!”
凌金烨不知是吓得还是冷风吹得,浑身发抖,哆哆嗦嗦的说:“仙君好、好定力,若换我在其中,怕是惨叫的能刺穿你们耳朵。”
他望向旁边的人,见其拧眉:“在担心沈仙君么。”
周玄澜略一点头。
担心······雷力太弱,护魂衣太强,师尊太轻松。
凌金烨心道仙君受罚,身为弟子的周玄澜定然心情不佳,少打扰为好,便扭头和凌幕山说话。
“宗主得知此事,可有说过什么?”
“师尊说他看不真切,但总归是好方向。”
凌幕山微眯了眯眼,“你是不是听不明白,我也是,不过来重生崖的路上,一点所见所闻,稍微明白了些。”
凌金烨懵然,想了想:“你也在担心仙君么。”
凌幕山轻笑:“师叔吉人自有天相,轮不到我担心,再者,说不定师叔此时正漫步四方池呢。”
啊啾!
冷不丁打了个喷嚏。
沈流响全身浸没在净水池里,传闻中溶骨化血之水,但他周身散着护体玄光,丝毫不受影响,权当泡温泉了。
正巧这水温热。
不料才泡了没多久,上方轰隆一下,彩光乍现。
四方池重开。
半时辰已过,凌越要放他出去了。
沈流响哗啦一下从池里站起身,清澈水面映出的身影,毫发无损,这般出去太过明显。
他思忖片刻,佩剑冷光划过。
外界风云滚动,乌压压的黑云聚集四方池之上,落下簌簌雪花。
血池开。
万人屏气间,沈流响一步步走出来。
脚印落在地面,尽是血。
先前白衣也被血染透,远看像穿了件猩红衣裳,他一手执剑,剑尖挨着地面划过,发出尖锐刺耳的摩擦声。
万籁俱静。
一些弟子心头发颤。
竟然靠自己走出来,闻所未闻!仙君修为到底有多深?!
周玄澜看见一身血,皱了皱眉。
难不成护魂衣徒有虚名。
疑惑刚冒出来,便见沈流响脸色一白,噗的吐了口血,单薄的身形轻晃,脚步虚浮,仿佛下一刻就要摔倒在地。
凌华脸色一变,当即要上前,不料被一把拦住。
“等等,”凌丹说,“你看。”
四方血池之上,沈流响解开束发的绸缎,如墨长发倾泄而下,在风雪吹拂中轻轻飘扬。
另手挽了朵剑花。
“十年前本君为叶剑尊所救,倾慕于他,至此做了不少荒诞事,如今醒悟,往日所愿终是南柯一梦。”
沈流响捻起一绺几近坠地的长发,隔着人群,凤眸直勾勾地望向叶冰燃。
“往后,本君若对剑尊再做纠缠——”
冷锐剑光一闪。
红绸断裂,随一缕柔长青丝落到地上。
“犹如此发!”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重生崖之巅,一片肃静,清凌宗上下惊呆了。
沈流响当初为护住那抹结发,与宗主在凌霄大殿吵闹起来,甚至到了割袍断义叛离宗门的地步,这才让宗主松了口。
今儿,他竟亲手斩断,说再不纠缠剑尊。
这话从痴缠叶冰燃十年的沈流响嘴里吐出,对众人的冲击,不比天崩地裂来得震撼小。
凌华任由沈流响进四方池,也是为了让他长些教训。
早日看清叶冰燃这个无情剑修,人家一点都不在意他,大张旗鼓归还禁术,不就是把沈流响架在火上烤么。
他本想让好友吃痛,清醒一点,没想到,沈流响会直截了当地断青丝,绝心意,做的干净利落!
凌华激动到手指发颤。
沈流响立在高处,细雪簌簌落在肩头,风将发丝吹得颇为凌乱,他指尖划过嘴角,抹去点血,从四方池上方走了下来。
“可要搀扶?”凌越面无表情地伸出手。
沈流响脸上苍白,看起来毫无血色,唯有染血唇瓣红得瑰丽,凌越离得近,感觉到他吐息不稳,周身灵气很是紊乱。
进四方池怎可能全然无事,眼下情形,他是在强撑才对。
沈流响握紧剑柄:“不必。”
他半是装的,半是真的,招摇落在身上的大小伤口,流着血,疼得他全身发颤,几乎站不稳。
但不能让旁人碰他,护魂衣在身,会被察觉到。
沈流响眸光微闪,抬起手,食指隔着重重人潮指向一个少年,“过来扶我。”
四面八方的视线顷刻而至。
周玄澜垂了眼帘,看不出眼底情绪,唯有语气颇显生硬:“是,师尊。”
御神诀一事已了,叶冰燃没有继续留下的理由,更何况,此地除沈流响以外,最受到关注的便是他。
一些人迫不及待地看他神情。
想知晓沈流响那番动作后,他有何反应。
都是无聊之人,叶冰燃袖袍一甩,要带门中弟子离去。
这时,有人叫住他:“剑尊且慢。”
沈流响半倚在徒弟身上,打起点精神,朗声道:“本君已经领罚了,接下来该你了。”
叶冰燃皱眉,身后剑宗弟子率先沸腾起来。
“剑尊为何要受罚,何罪之有?”
“刚说不纠缠剑尊,这就控制不住了,堂堂仙君出尔反尔,简直可笑!”
沈流响并不多做解释,只是望向凌越:“打开你手中卷轴。”
凌越眉头一皱,意识到什么。
御神诀乃宗内禁术,自有秘术保护,除宗主能打开卷轴外,其余想观摩者,只能凭修为强行破掉此术。
而此时他手指一翻,竟轻易打开了卷轴,显然有谁破了秘术,翻阅过御神诀!
“怎么回事?”
凌华同样脸色微变,目光锋利地望向叶冰燃,“剑尊不是说未曾动过。”
叶冰燃面露错愕:“我确实未打开过。”
门内弟子闻言,当即反击道:“你们清凌宗别泼脏水,一定是沈仙君擅自打开过,现在来污蔑我们剑尊。”
“凭什说是剑尊打开的,休要血口喷人!”
凌华视线又落到沈流响身上,御神诀是控人心智的禁术,被人翻阅并非小事。
“卷轴并非我所阅,有人可以作证,”
伤口疼得像火在烧,沈流响拧起眉,抓着周玄澜的手指紧了紧,脸上却是带着几分厉色。
“剑尊,不妨说说。”
所有人目光望了来,叶冰燃微阖了阖眼,沉默半响,“沈仙君交给我时,特意告知过秘术,当时卷轴完好无缺,秘术仍在。”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卷轴仅经过沈仙君和叶剑尊之手,如若不是沈仙君打开的,那便只有······
“不可能,剑尊不是这般宵小之辈,再者,若真有观摩之心,何必将其送回清凌,不是自投罗网么!”
“难不成剑尊在包庇沈仙君?”
“······还不如让我相信叶剑尊暗窥禁术了呢。”
凌越走到叶冰燃身前,面容严肃:“此事非同小可,望剑尊交代清楚,御神诀你可曾借予旁人。”
沈流响微眯起眼。
他好奇叶冰燃会如何答,书里无人揭发此事,所以,叶冰燃曾短暂让素白澈保管卷轴的事被掩盖下去。
“······未曾。”叶冰燃答。
沈流响莞尔。
这才是主人翁素白澈该有的待遇,能让一个从不撒谎的人为之破戒。
他转头看徒弟:“若有人犯了错,你会包庇他吗?”
被人斜歪靠着,周玄澜仍是站姿笔直,闻言答道:“错了便该罚,无论是谁。”
沈流响不信:“那人若是素真人呢。”
周玄澜神色莫名的看他:“弟子不知,素真人与旁人有何不同。”
素真人平易近人,对门内弟子都甚好,但与他又没有任何私交。
沈流响一脸高深莫测的摇摇头。
还小。
若是再长大一点,以后旁人碰素白澈一下,都要急红眼!
凌越那边皱起眉,和凌华仙君对视了眼。
既然叶冰燃说不出其他人,那无论他是否翻阅过禁术,都要承担起这责任。
问题是,如何罚。
叶冰燃毕竟是名响天下的北仑剑尊,大惩太过,北仑定不会善罢甘休,小罚又过于轻松,传出去世人以为清凌怕了剑宗。
“用醒神鞭,一鞭惊天泣鬼,名头够响,”凌华想起一物,“执鞭者可控期威力,届时对叶冰燃行刑轻些即可。”
凌越点头:“尚可,何人来执鞭?”
叶冰燃乃剑真道人亲传弟子,北仑剑尊,行罚之人自然不能随意了,身份得能与之媲美。
凌华:“我来吧。”
他师尊虽不及剑真道人,但自己好歹占个仙君之位,是在场勉强能动手的人了。
叶冰燃自愿领罚。
门中弟子无奈,只能恨恨地望向罪魁祸首沈流响。
定是此人使了奸计,构陷剑尊!
“传闻醒神鞭一落,元婴修士都得皮开肉绽,剑尊虽与化神境一步之差,怕也受不住。”
“幸而,执鞭者不是那凌越长老,听闻他是心狠手辣之辈。”
“能不能有点见识,凌华仙君更可怕啊!七杀七救妖孟月,活生生把那妖族公主弄疯了,手段还不够狠吗?”
“如此说来,剑尊岂不是······”
崖顶寒风愈烈,落雪盘旋飞舞。
沈流响冷得发抖,发现周玄澜浑身上下散着热乎气儿,忍不住挨上去凑了凑。
像八爪鱼一样,扒在徒弟身上。
“师尊如此,有伤大雅。”周玄澜抓住肩上的手。
一把丢开。
沈流响锲而不舍,重新攀了上去,声音发颤:“我冷,伤口又疼,站不稳······真的,我快不行了,赶紧让我挨靠一会儿,不然就要倒了!”
周玄澜侧过头,看搭在肩膀上的脑袋。
如画中精致的眉眼低垂,神色十分萎靡,脸上毫无血色,嘴唇轻颤。
“······”
看其模样,似乎真的快不行了。
罢了,无伤大雅。
徒弟没有再阻止,沈流响喜上眉梢,换了个***,舒***服的靠着。
他正想问周玄澜怎么跟个小暖炉似的,抬眸便瞧见叶冰燃跟随凌华走上高台,凌华手里握着一条乌沉沉的鞭子。
“那鞭子,打起人来应该很疼吧。”
周玄澜望了眼:“华仙君不会下狠手,剑尊的安危,师尊大可放心。”
“为何不下狠手?!”沈流响惊了。
还等着叶冰燃被打得嗷嗷直叫呢,他连四方血池都进了,若非护魂衣,早已奄奄一息了,叶冰燃竟然只受点小惩,天理何容!
“既然凌华能执鞭,我是不是也可以?”
周玄澜点头。
论身份地位,在场最适合对叶冰燃行罚之人就是沈流响。
但······
“师尊不是冷得不行,伤口疼得不行,整个人都快要不行了嘛,还有力气拿神鞭打人?”
沈流响松开徒弟,悻悻一笑:“为师好像……突然又行了!”
周玄澜:“······”
沈流响自告奋勇当打手,凌华没意见,把醒神鞭交给他,不论其他,沈流响师从五渊道人,确实合适。
倒是凌越诸多不愿:“你若太轻饶叶冰燃,等宗主回来必告知于他!”
沈流响知他所想。
担心自己为爱冲昏头脑,舍不得伤叶冰燃分毫。
事实上,除了凌越这般想,在场其他人也抱着同样想法,都认为沈流响接手神鞭,是为了庇护叶冰燃,不忍心他受到分毫伤害。
清凌宗弟子各个脸色铁青,觉得沈仙君八成又要给宗门丢脸了。
剑宗弟子长吁口气,神情放松下来。
哪怕极为厌恶沈流响,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对剑尊是真心,绝不舍得伤他半分!
“你来?”
叶冰燃负手而立,剑眉微皱,“是我有错,不必留手。”
连受罚之人都劝他不要留手。
沈流响唇角微翘,忍不住轻笑了下,缓缓调动起体内灵力。
既然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身体受过重伤,至今未能痊愈,倏然动起灵力,会急火攻心至吐血,他只能一点点地将灵力输送到神鞭内,将其催动。
一盏茶过去。
高台之上,还未传来动静。
清凌宗有人沉了脸,咬牙切齿:“到底打不打了,叶剑尊窥我门中禁术,仙君竟还下不去手么!”
剑宗弟子表情轻蔑,嗤笑了声。
“我就说嘛,沈仙君先前举动是在哗众取宠,他若有那心性,也不会在咱们剑宗门口跪求几日,只为见剑尊一面了。”
“此言甚是有理,我瞧他今天就是抽自己两鞭子,也绝不会······”
啪!
厉鞭落下。
叶冰燃单膝跪在了地上,背后衣裳裂开了口子,露出一条从脖颈延至尾椎骨的乌青血痕,狰狞至极。
全场陷入死寂。

本站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沈流响周玄澜全集版阅读 ,小说资源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