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言情

楚澄小说女配是打脸狂魔阅读完整版全集资源

十弦文学 完本言情 2020-09-06 11:43:17
  • 女配是打脸狂魔合集版免费阅读-女配是打脸狂魔(楚澄)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女配是打脸狂魔全文阅读,主角是楚澄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楚澄之间的动人故事:楚澄穿成了一本现代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文中的天命女主是她父亲的私生女。两个月后继承了超级财团的男主回归,她就将家破人亡惨死街头。谁也不知道,她得到了一个谎言系统...

楚澄小说女配是打脸狂魔免费章节试读:

一回到家,楚澄便借口要写作业,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开始兑换修为。
连续点了五次,五年修为到手。
和昨天一样,一兑换成功,便是一阵暖流加身。
五年修为兑换完毕,只觉得身体里有一股手指粗细的暖流在按照一定路线运转,身上热得出汗。
她低头一看,便见身上冒出的细微汗珠都是灰黑色的,还有一股酸臭味。
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在外面兑换修为,不然要是被人看到这种情况,那恐怕是轻则送医院,重则送解剖室。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热得冒汗的感觉才消退,此时楚澄身上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层油污了。
可见作为一个成年人,体内的杂质确实不少。
楚澄立刻去洗了个澡,出来便被镜子里的自己给惊呆了。
这是怎样一个肤若白雪,明眸如水的小仙女!
原主和她长得有几分相像,不过长期熬夜,不管是精气神还是皮肤都不如她,但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比她精心保养的巅峰期还要好。
那皮肤,简直可以称得上嫩得***,白得发光了。
女孩子谁不爱美,但短暂的高兴之后,楚澄又拿起化妆台上的粉底液,把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抹了一遍。
所谓的脂粉污颜色大概就是这种境界,明明是最顶级的粉底,细腻通透,对一般人的皮肤都会起到很大的改善修饰作用,但擦在她现在的皮肤上,却像是明珠蒙尘。
不过,楚澄很满意这种效果。
先前她只想着快速提升力量,倒是忘记这附加作用了。
短时间内,她的皮肤变化太快,很容易惹人怀疑。
刚刚擦完粉底,楚澄便听到楼下传来汽车轰鸣声,她猜想是楚洪回来了,站在窗边看了下,果然是他。
“先生!”
楚澄看到家里的佣人林姨向他问好。
“太太呢?”楚洪问。
“太太回房间去了,小姐说今天有作业,不让人打扰。”
楚洪点点头,迈步走进大厅去了。
看着楚洪的身影消失在屋内,楚澄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她现在可是在五楼,离一楼地面少说有接近三十米,窗户也关得严严实实,她是怎么听到他们谈话的?
难道这也是刚才那五年修为带来的改变?
她凝神细听,果然没多久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电梯运行声,随后就听到楚洪到了原主母亲郑芷云的房间跟她说话。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隔着那么厚的水泥板与隔音棉,她竟然还是能听见!
“有个重要客户过来,我就多作陪了一会儿。”
【来自楚洪的谎言能量+10!】
咦,这样偷听也能得到谎言能量。
“你们去哪儿玩了?”郑芷云有点不高兴。
“老婆大人放心,我们只是去了茶室,那位客户是个雅人呢。”楚洪声音里含着笑意。
【来自楚洪的谎言能量+10!】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那种去风月场所的活动,我都尽量让副手去的。”
“洪哥对不起,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我最近身体不好,我怕你……”郑芷云的声音明显有些低落。
楚洪听出了她的意思,宠溺又无奈地道:
“你啊,就是爱胡思乱想,我是那么禽兽的人吗,一两个月不要就忍不得。当初你怀澄澄,整整一年呢,我不是一样为你守身如玉。”
【来自楚洪的谎言能量+50!】
楚澄挑眉,不小心听到了大秘密啊。
不过,对她来说好像也不算什么秘密。书中也写了,卫可心只比楚澄小五个月,所以很明显就是在郑芷云怀孕期间,楚洪***卫可心她妈生的她。
可见楚洪这个渣男,保密功夫确实不错,这么大的事,瞒得滴水不漏。
接下来便是两人你侬我侬的腻歪,楚澄又收获了40点能量。
所以她以后还能靠听壁脚刷能量吗?
不过,天底下显然没有这么便宜的美事,她只听了十分钟,便觉得有些疲惫了。
看来这样超出常理的听力是需要消耗能量的,她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流动的暖流变得很微弱,只剩丝线粗细了。
不过,她也听到了关键性的信息,楚洪嘱咐郑芷云早点睡,他去楼下给她准备助眠牛奶。
楚澄原本就打算着,在鉴定报告没出来之前,不能让母亲再喝那下了药的牛奶,所以她今晚又要厚脸皮地去缠着郑芷云睡,想办法搞破坏。
现在既然知道了渣爹去准备牛奶的时间,那她就可以采用别的办法了。
楚洪刚准备热牛奶,就见楚澄走进厨房:
“爸,你回来啦。咦,亲自下厨吗?”
“我给你妈热点牛奶。澄澄怎么下来了?”
“我有点饿,来拿点东西。”为了证明她所言不假,她打开冰箱从里头拿出一个苹果来啃。
一边啃一边好奇宝宝一样地守着楚洪煮牛奶。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突然对怎么煮牛奶好奇起来。
楚洪做戏倒是很仔细,牛奶里真的加了莲子水。
然而,楚澄表示待会要和他一起去找郑芷云,为她进行助眠按摩,所以便等着他一起上楼。
于是,从煮牛奶到牛奶端到房间,楚洪都全程便处在她的监控之下,根本没办法动手下药。
楚洪虽然有些懊恼,却也没太放在心上,只是少吃了一天的药,不至于影响大局。
*
郑骁的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上午便给楚澄发信息,说鉴定报告已经出来了。
楚澄心里记挂着公司核心技术泄露的事,中午吃了午饭,便去了郑骁的公司。
郑氏集团是做汽车的,因为研发部也和总部在一起,需要很大的办公面积,所以企业办公地在城区较为边缘的地方。
因此,楚澄一下车,就看到了一座十分庞大的产业园区和办公楼。
园区门卫保安都认识她的车,她一进门,就立刻殷勤地招呼人来帮她泊车。
一路***办公大楼,不管是前台还是秘书,都分外热情,就和公主驾临一样。
可见原主在整个郑家的地位有多高。
郑老爷子已经宣布,等她大学一毕业,就要分给她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普通人家的亲孙女大多数都没有这个待遇呢。更何况唯一继承人郑骁还对她宠爱非常。这不是公主又是什么。
***顶楼总裁办,郑骁已经在办公室等她了。
他神色凝重地递给她一份报告,楚澄打开一看,里面的鉴定结果是,除了中药莲子水,还有西酞普兰。
“西酞普兰是抗抑郁症的药物。澄澄,你是从哪里拿来的牛奶?”
居然是西酞普兰。
楚澄一开始有些不解,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楚洪。
但想到书中郑芷云的***,便意识到楚洪此人的狡诈谨慎。
许多抗抑郁症的药物,正常人服用后都会起到反作用,而西酞普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抑郁症患者服用早期,会有加剧患者***倾向的可能性。正常人服用此药,原本没有抑郁症,都会生出抑郁症来。
原主母亲这种生活在蜜罐子里的富家千金,生活里没有任何不顺心的事,也不存在孕期前后的抑郁,最终却因为抑郁症***了,除了药物作用,她想不出其他可能性。
所以她得说楚洪这药选得确实是妙。
即使原主母亲死后,郑家请法医来验尸,也只会在她血液里查到西酞普兰。
她都抑郁到***了,服用西酞普兰这种抗抑郁药物,多么正常的事,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就算倒霉被人发现他在杯子里下药,他也可以狡辩,说自己是发现了郑芷云的抑郁倾向,又不想她自己担心,所以才偷偷给她吃药的。
大家只会以为,这是一个宠爱妻子到极致,舍不得妻子受一点伤害的好丈夫。
确定了郑芷云的死确实是楚洪一手所为,楚澄便觉得没必要再隐瞒郑家人了。
楚洪如今羽翼强大,自然是要让郑家有所防备,才能更好地保护原主母亲。
“这是我妈喝的牛奶。”
她唯一不明白的是,楚洪为什么会突然对郑芷云下手。
若说他对卫可心的母亲爱得深沉,她是不信的。这人是个明显的利己主义者。
而且如今这个时间节点,他也应该不知道卫可心与贺川的关系。
这件事明明风险很高,一旦被郑家发现,楚洪不死也要去半条命。她看不到在这个时间段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那他到底为什么还要做呢?
郑骁很是惊讶:
“姑姑她得了抑郁症?”
看吧,果然大家第一反应都只会觉得这是治病的药,并不会觉得不对劲。
“我看到我爸偷偷放进我妈杯子里的……”楚澄表情有些挣扎的样子,忧心忡忡道:
“我看到过两次,一个月以前看到过一次,当时并没有当回事,前天晚上又发现了,哥……我觉得我妈她喝了这药不仅症状没有变好,最近不管是身体状态还是睡眠,都反而越来越差了。”
这样说,即使郑骁年轻,毕竟也是从小当做豪门当家人培养的,肯定会引起警惕的。
郑骁的眉头深深地拧了起来,俊俏的脸上蒙上一层寒冰。
“我也有点担心是我想多了,所以你也别贸然去找我爸,不然就太伤他的心了。”所以先不要打草惊蛇。
郑骁沉思了一会儿:
“我知道分寸。在事情调查清楚前,你和姑姑回家住一阵子。”
“还有,我找了几个保镖,你最近贴身带着。你得罪了贺川,我怕他徇私报复。”
楚澄心中暖意融融。
这就是真正的亲人,郑骁即使年轻,却也样样为她考虑得那么妥帖细致。
不像楚洪,她在宴会上得罪了贺家那么大的事,连问都没问过一句。
她可不信在这资讯发达的现代社会,他会不知道,不过是故意装聋作哑罢了。
说不定他就是盼着她被贺川干掉,那样一来,郑芷云在丧女的打击下,连药都不用再多吃,就直接***了。
心中想着这些,楚澄面上却乖乖答应。
然后就满脸轻松的样子,道:
“这件事有哥去处理我就放心啦。哥,我听说公司准备出新能源汽车呢,是什么样的,我想去看看。”
郑氏企业核心技术泄密的事,她得去一探究竟。

女配是打脸狂魔,全文阅读

新能源汽车的概念已经提出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国内能真正造出纯电动成熟产品的却没有一家。
郑氏前期在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上投入好几十亿,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后来又融资百亿打造新的打造新的生产线。
虽然前景可观,但整个资金链其实是非常紧张的,原本是想着投产后就能极大改善资金状况,谁也没想到会在老爷子中风的关口又爆出核心技术泄密的事,偌大家业毁于一旦。
楚澄要想好好活着,靠楚洪是靠不住的,只有郑家才是她真正的后盾。所以她必须竭尽全力去保护郑氏企业。
郑骁以为她只是小女孩好奇心重,便给研发部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安排参观,自己也亲自领着楚澄去实验基地看新产品。
得知太子爷和公主亲临,研发部的中高管理层纷纷闻讯而来,十几个人簇拥着两人,为他们展示和介绍新产品,那场面和新闻上的领导人进工厂有得一拼。
楚澄其实听不太懂,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地给予了赞叹。
看了一圈,她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问道:
“哥,我们家的技术这么先进,会不会被人偷走啊?我看电影里面经常演这种情节。”
每当这种时候,楚澄就特别感谢原主的性子,在别人眼中就是典型的娇蛮任性胸大无脑。
所以她说什么话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也不会有戒心。只会以为她头脑简单信口雌黄。
“小小姐放心,咱们公司的技术保密工作一向很到位。”技术总监立刻接话道。
楚澄天真地问道:“你能保证自己和你部门的人都不泄露公司机密吗?”
对于技术泄露的原因,她也分析过,无非是两方面的可能性,一是技术上的,比如黑客从外部突破公司网络进行盗取,另一方面就是人为,内部有人泄密。
所以,她要先利用谎言系统的能量变动提醒,来排查人为原因。
“当然!”
技术总监很是自信。
没有谎言能量变动提示。
“你呢?”楚澄走到一个副总监面前问道,“能保证自己不泄密吗?”
虽然这问题问得有些冒昧,但她作为郑老爷子唯一的外孙女,没有人敢忽视她的问题。
被问到的人即使心中有些不愉快,也得老老实实回答。
“小小姐,我对公司绝对忠诚。”那人面带微笑道。
【来自张烈的谎言能量+2!】
楚澄先是心中一紧,随即反应过来。
谁能保证利益面前对公司绝对忠诚呢,这明显是个马屁精。
她得杜绝这种拍马屁影响她判断的事,于是她严肃地道:
“你就回答我能不能嘛。”
“澄澄!”郑骁拉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这样。楚澄却坚持等着那副总监回答。
“当然能。”
没有谎言能量提示。
“你呢?”楚澄接着问下一个。
郑骁显然平时对她很溺爱,即使她做出这种任性又不礼貌的事,也替她兜着,歉意地对众人道:“小妹不懂事,大家多担待。”
楚澄管不了这么多,一个个挨着问下去。
这种情况,没有人敢回答不能,所以,如果是人为原因,她就可以很容易地找出那个泄密的人。
再由果往因调查,便能很快拿到证据,光明正大地将这个人揪出来。
“来自林勇的谎言提示+10!”
是这个人!
楚澄看了下对方的胸牌,副总监林勇。
做戏做全套,楚澄坚持挨个问完,然后又在其中发现了另外一个嫌疑人员,研发一组的组长张明。
所以,泄密的有两个人。可能是联合作案,也可能是各为其主,具体还得再调查。
楚澄想着这些,脚步轻快地回到满脸无奈的郑骁身边,煞有其事地道:
“哥,我考察过了,咱们研发部的人都很可靠!”
众人齐齐无语,就你这样都能判断出可靠不可靠,还要那么多技术保密和各种保密协议有什么用。
现在谁也没想到,她是真的能。
而且后来还将这项技术发扬光大,赚得盆满钵满。
确定了嫌疑人,楚澄也不再逗留,借口要回去上课就离开了郑氏的产业园。
回到市区,她立刻驱车去了一家名为维基的侦探事务所。
之所以选择这个侦探所,也是有原因的。
不管是她还是原主的经历,都不认识这方面的人才,而且身边危机四伏,也难说贸然找的调查人员是否靠谱。
但这家维基事务所不一样。
小说资源中,郑家倒台,渣爹侵占与原主母亲的所有共同财产,不愿意拿出一分钱救济郑家,原主中风的外公,因为交不起医疗费死亡。原主与渣爹发生***争吵,便被以此为借口,剥夺继承权,身无分文地赶出楚家。
不久,渣爹就宣布与卫可心的母亲结婚,而从此卫可心改名楚可心,成为楚家唯一的继承人。
原主因此对主人翁团恨之入骨。
但她那时候已经一无所有,想要报复,便只能拿命去拼。
于是竟然想出了在楚洪与卫可心母亲的婚礼上,制***体炸、弹与仇人同归于尽的办法。
以原主当时的情况,不管是要拿到炸、弹,还是混进举办婚礼的高档场所,都是不可能的。
但那时候有人悄悄地帮了她,那个帮她的人正是这个“维基事务所”的主人。
这帮助的原因,在楚澄看来,无外乎借刀杀人。
所以,她可以肯定,这维基事务所的主人或者说背后的人,一定是跟贺川或者楚洪等人有仇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以一用。
她花了十万块钱,委托这家事务所去调查郑氏企业中两个疑似间谍的研发人员。
对方承诺,将很快给她递交结果。
有了这份结果,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将两个毒瘤剔除出去。
*
晚上,应郑骁的邀请,楚澄和郑芷云都去了郑家老宅吃晚饭。
郑老爷子是个年近七十的胖老头,头发花白,戴着眼镜,对儿孙都很严肃,但在女儿和外孙女面前,就跟个乐呵呵的弥勒佛一样。
一家人难得聚齐,晚餐其乐融融。
郑骁道:“今天姑姑在,爷爷连饭都多吃了一碗,可真是难得!不如姑姑就多在家住几天吧。”
老头子血压超标,医生建议饮食上忌大鱼大肉和烟酒,饭菜倒是健康了,这也导致老爷子食欲大减。
郑老爷子没有说话,目光中却显而易见有些期待。
郑芷云有点犹豫,楚澄帮腔道:
“妈,外公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应该好好陪陪他!你一年到头都回来住不了几天,外公多***啊!”
郑老爷子轻咳了一声:“小丫头片子胡说什么,老头子我天天过得可高兴了!”
郑芷云看看父亲已经花白的头发,答应下来。
随后又道:
“那不如我打个电话,叫洪哥也一起来,算起来,咱们一家人也好久没一起吃过饭了。”
楚澄心中暗自叹息,原主母亲可真是满心满眼都想着渣爹。
有任何机会,都不忘拉近渣爹和她原生家庭的关系,一方面是真心想让丈夫和娘家搞好关系,另一方面,却也是希望父亲侄子与丈夫更加亲近,以便平时能多帮衬一下他。
然而自古真心总是容易喂狗,她这样全心全意为楚洪打算换来的是什么呢。
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楚洪二十年来享受着郑芷云娘家带来的各种利益,借此发家致富,一边装作无比感恩戴德一边在心里怨恨岳父家的人高高在上瞧不起他,暗自发誓,总有一天会摆脱郑家的控制,甚至把他们踩在脚下。
但照楚澄来看,所谓的瞧不起,高高在上,不过是这个男人自卑心理作祟,因此任何一点正常的家庭摩擦,在他眼里都会被脑补出别样的色彩。
郑老爷子可不是不明事理的长辈,在发现对这桩婚姻反对无效后,就改了对楚洪的态度。他深知对女婿任何的不好,都最终会转化成报应在自己女儿身上的怨气。
因此对楚洪堪比亲儿子一样。他一路教导帮扶楚洪创业,手把手将他从一个农村穷小子培养成如今身家几十亿的大公司总裁,可谓是用心良苦,甚至还十分信任他,并未进行任何的辖制和监控。
不然,楚洪根本不可能在郑家的眼皮子底下***,还养出了个和原主差不多大小的私生女。
哪一家岳父对家世悬殊的女婿做到这种地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惜所托非人,养了个白眼狼。
“爸天天都要去公司,这边过去多远啊,还是让他住家里,早上还能多睡一会儿呢。”楚澄劝道。
郑芷云体贴楚洪,这才没再提。
楚澄见状,便知道自己必须加快进度下猛药了。
不然,照原主母亲对渣爹的信任,说不定没两天就被花言巧语地哄回去了,那边的佣人都被楚洪收拢,回去住还不定会有什么别的危险。
这样想着,楚澄第二天一早,便去了隔壁的A大。
A大是比楚澄所在的江城大学要有名的学府,原主的未婚夫俆牧,和书中女主卫可心都在这所大学读书。
楚澄这一趟来的目的是找卫可心拿根头发做亲子鉴定,顺便再刷点谎言能量。
她觉得以这女主和原主未婚夫的关系,说不定能让她有机可乘。
今天周倩莹在她面前老老实实的,偶尔说说谎,那也只是因为拍马屁,让她暴发了一波之后几乎丧失了收入来源。
这样的进度可不行。
贺川两个月后就要夺嫡成功,到时候她和郑家都将面临狂风暴雨,她得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力量才能与之对抗。
为了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一点,楚澄今天特意穿了原主非主流的皮衣皮裤,戴上了大耳环,显得很是酷炫。
来到卫可心的教室外,她便叫了一个人去给卫可心传话,叫她出来。
没多久,她便再次见到了这个书中女主。
上次宴会上匆匆忙忙的,她都没仔细看。
现在看来,果然是我见犹怜的小白花,巴掌大的小脸,水盈盈的眼睛,怯怯懦懦的样子,就像一只随时会被惊走的小鹿。
也难怪引得男主男配争相呵护。
“楚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防备地开口,显然对楚澄有些畏惧。
楚澄觉得她这样有点可笑,既然没有做贼的胆量,为什么要做行窃的事呢。
两人的恩怨要从两年多以前大学生涯开始的时候说起。
小说资源是从卫可心的角度描写的,所以楚澄对这一段还挺清楚。
那年,卫可心超常发挥***A大,然后在加入学生会后,遇到了楚澄的未婚夫俆牧,风度翩翩玉树兰芝的豪门公子哥,卫可心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沦陷了。
两人一起共事,卫可心总是笨笨的犯错,俆牧却从不责怪她,反而觉得她迷迷糊糊很可爱,不但每次都帮她收拾烂摊子,还一直悉心教导她。
在卫可心崇拜依赖的眼神中,两人之间的关系越发暧昧。
然而,大二的时候楚澄从国外回来,卫可心才知道他是有未婚妻的。
卫可心第一次见到众人簇拥的楚澄,就深深地自卑,同时也不甘心。
她知道面前那张扬明艳的女孩子是谁,虽然对方并不知道她的存在。
——那是爸爸另一个家庭的女儿,她同父异母,比她大半岁的姐姐。
她姓楚,能够光明正大在阳光下喊她父亲爸爸,是楚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和所有财产的继承人。
不像她和母亲,如同躲在下水道里的老鼠,一年只能偶尔见到父亲一两次,还得遮遮掩掩。
楚澄抢了她的爸爸,如今竟然连她生命中心动的男孩俆牧也是属于楚澄的,名正言顺的未婚夫。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无比不甘心,为什么两人流着同样的血,自己生命中什么好的东西,都要属于楚澄呢。
她悲伤,痛苦,觉得自己不该觊觎姐姐的未婚夫,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她试图和另一个追求她的男孩子交往。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俆牧竟然也喜欢着她。
他向她告白,说他喜欢柔弱善良单纯的她,根本不喜欢楚澄那样张扬跋扈的豪门大小姐,看到她和其他男生在一起,他的心都要碎了。
卫可心那一刻是多么高兴,原来在俆牧心中,卑微渺小的自己,比高高在上的楚大小姐更可爱。
他爱她,不爱楚澄。他发誓,会在将来时机成熟的时候与楚澄解除婚约,希望她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她没有答应,因为觉得这样不清不楚。
但两人自这之后,还是比以前更为亲密了。
没想到,上学期楚澄发现了两人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带着一帮姐妹找上门来警告卫可心,让她离俆牧远点。
卫可心看着周围同学的指指点点,觉得无比羞辱。
她记得小时候,母亲因为未婚先孕,也被周围的人这样议论。
于是她热血冲脑,勇敢地反驳了楚澄:
“楚小姐觉得自己占着个未婚妻的名分就很骄傲吗,你们不过是利益的结合。豪门中这种貌合神离的夫妻多了去了,又有谁是幸福的呢?爱情当中,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楚澄被气得发疯,当众打了她两巴掌。
匆匆赶来的俆牧,见心上人被如此欺辱,也给了楚澄一巴掌。
从这以后,两人就结了仇,楚澄时不时会带人到A大来找楚澄麻烦,而俆牧也总是次次护着卫可心,这让楚澄更加气急败坏。
最近,俆牧的母亲也出面警告了卫可心,软硬兼施,一方面告诉她,俆牧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如今已经***徐家企业独当一面,俆牧年纪小吃亏,幸好有楚澄这样一个背后站着楚家和郑家的未婚妻,才能和哥哥旗鼓相当。
所以,如果她真的为了俆牧好,就应该远离他。
卫可心反驳:
“这只是您的想法,您怎么知道俆牧他要的是继承权,而不是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俆牧的母亲见她讲不通道理,便威胁:
如果她再不知好歹,就会让他们一家在江城混不下去。
为了母亲和弟弟的安危,她不得不远离自己的心上人。
那一刻,她第一次怨恨起了命运的不公平。
她和楚澄有着同一个父亲,就因为楚澄有个郑氏企业千金大小姐的母亲,所以就可以抢走她所有珍贵的东西。
唯一庆幸的是,俆牧和她一样,并没有向命运和强权屈服。
只是,她依然惧怕楚澄。
上次在宴会上,她当着众人的面那样羞辱自己,可却没有任何人指责她。
幸好,后来贺川出面阻止了楚澄。
可也仅限于此了。
贺川阻止了楚澄,却也并没有再理会她,甚至连多余的一句话和眼神都没有。
她想,他或许还在怨恨她当年拒绝了他的追求。
而如今,他也已经是她遥不可及的存在,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一丝可能性。
所以,她将与贺川重逢的波动按捺下去。
并且告诉自己,俆牧才是她能抓住的白马王子。

本站点评

女配是打脸狂魔免费全文阅读为您分享,小说资源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