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短篇

北歌萧放小说侯门艳妾txt资源全集小说

十弦文学 都市短篇 2020-09-06 11:44:47
  • 侯门艳妾合集版免费阅读-侯门艳妾(北歌萧放)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侯门艳妾全文阅读,主角是北歌萧放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北歌萧放之间的动人故事:身为摄政王府唯一的嫡女,先帝亲拟名号册封的大周郡主,北歌自幼众星捧月般长大,却在及笄当日摔入泥潭,成了教坊司里人尽可欺的官妓。前世,北歌拼了命的想要活下去,只想...

北歌萧放小说侯门艳妾免费章节试读:

第2章前世
北歌能清晰的感受到那冰冷的五指,她嗓间的话音没在他掌心里,连带着呼吸都被他夺了去。
漫长的窒息下,北歌突然想起多年以前,那只被萧放射杀的幼鹿,他也是这般轻易的提着那细白的鹿颈,从校场走来,滴了一路的血。
萧放手上实实在在用了力度,他眯眼瞧着北歌涨红的小脸和她泪眼深处渐渐凝成的惧意。
她还知道怕?
她方才的话,出乎了他的意料,那话,可谓狂妄,给足了他杀她的理由,她倒是真真儿的敢说。
萧放手中的力度更重了几分,却是在北歌逼近昏厥的一瞬,松了她。
北歌的身子摔下去,伏在萧放的膝头,大口***个不停,她难受的咳着,嗓间觉出几分腥甜来。
萧放看着伏在膝前的人,抬手扼住她的下巴,迫她抬头,低眸逼问道:“这话,是谁教你的?”
北歌被迫仰着头,脑中生白,看向萧放的视线也填了迷离,她的气息不稳,口中的话也断断续续:“侯爷…难道不想吗?”
下颚处的疼又重了几分,萧放面色终于透出来几分冷:“和安,别逼本侯杀了你。”
“是谁教你这么说的,又是谁让你来接近本侯的?”
“是我。”下颚的疼让北歌的脑中生了几分清晰:“是我想要接近侯爷,因为我知道这天下只有侯爷帮的了我。”
“幼帝病弱,灵后纵容外戚干政,以致朝野动荡。我父亲应先帝嘱托辅佐幼帝,兢兢业业,却因触了灵后的利益,被陷害身死。如今整个大周,没有人比侯爷更有资格、更有能力铲奸匡正,维护国本。妾什么都不求,只求能为父王鸣冤报仇。”
北歌望着萧放,坐正了身子,褪了血色的指尖抚上身前的赤色纱衣,看似轻易的一勾,纱衣沿着凝脂玉肤滑落,窗下红烛一晃,充斥了满室旖.旎。
萧放的眸色猛然一深,女人的馨香涌上鼻息,北歌再次环住萧放脖颈,低头去探他的薄唇:“妾什么都没有了…只剩这条命。”
萧放尝到一抹甜,是北歌软唇上的胭脂,他蓦然握住北歌的腰,想止住她的动作。那纤柔的腰身经他略有粗.粝的掌心一握颤了颤,却依旧留在他怀中不动。
她的吻是可尝的生涩,萧放的眼底愈发深暗,握在北歌腰间的手猛然一紧,听的她吃痛的一声嘤咛,翻身将她压在榻上。
“和安…你放肆。”萧放的声音是怒的,却不可控的带了几分沙哑。
北歌乖乖的躺在坐榻上,她凝眸望着身上的萧放,斡旋诸久,她终于见他破开的情绪。
“承渊哥哥……”
承渊是萧放的表字,说来,他还算得上她的表哥。
萧放的祖父是成祖的嫡长兄,本该继皇位,却因触了一桩旧事被废,成祖登基后念及兄弟情分,赐封萧放父亲为郡王。成祖去后,先帝继位,挑了些小错,又将郡王削降为侯爵。老侯爷去世后,萧放便承袭了这一降再降的爵位,成了北侯。
北歌的母亲是先帝的同胞亲妹柔嘉长公主,按照辈分萧放该唤柔嘉长公主一声堂姑母,而北歌该唤萧放一声表哥。
但一表三千里,且不说皇室秘辛里,长辈们那段不可闻的废储大事。便是这些年,萧放行为乖张,亦不与皇家论亲攀近。父王对萧放的行为更有不满诸多,萧放似乎亦瞧不上她们摄政王府,多年算下来,两家龃龉也是颇深。
萧放听着北歌的话一愣。
屋室内一瞬陷入了寂静,北歌这一声哥哥,像是触到了萧放的逆鳞,方才还带几分情致的眼眸,可见的一寸一寸冷下来。
直到窗外,暗夜深处‘嘭’的一声响,红色的海棠在天边绽放开,打破了屋内的僵局。
萧放向窗外的烟花望了一眼,他转回头瞧了身下的北歌片刻,随后抬手抹去她面上的泪,接着再无停留的从坐榻上起身,他背对着北歌抬手整理被她扯乱的衣襟。
北歌望着起身的萧放,身子僵了僵,堆积了满腔的情绪再也忍不住,泪顺着眼角四溢留下。北歌慢慢从榻上坐起,她抱膝缩成一团,乌黑的发垂下,局促的遮着她的雪白。
她到底是高看自己,小看了萧放。
堂堂北侯,杀伐果决,冷清冷性到让天下人为之忌惮的北侯,又怎会因她几句好听的话,毫无尊严送上门的身子,便软了心肠。
北歌将脸深埋在臂弯间,如今,她早拾不起她的自尊,端不起她的廉耻,更没勇气再去祈求。
因为,萧放瞧不上她。
莫说是萧放,便是她自己,都看不上她如今的模样。
萧放看着天边散灭的烟火,再转身便见北歌缩作了一团,他见她颤动的肩,知道她在哭。
他开口唤她:“和安。”
北歌闻言身子一顿,却不肯抬头。
“想做本侯的人就要听话。”
萧放站在坐榻前,看着北歌布满泪的小脸从臂弯间一点一点抬起,他抬手解下腰间的金弦玉圆珮,手中的玉佩抵上北歌的小脸,冰凉的纹路蹭过细嫩的肌肤,生了红,带着些疼。
“你若真有你说的本事,本侯在幽北等你。”
萧放话落,眯了眯眼眸又填了句:“本侯一向不会顾惜弃子,女人也一样。你若见谁都跳上这样一支舞……”
“妾不会,”北歌打断萧放的话,她捕捉着他眼底的情绪,面上的泪尚未来得及擦去,又朱唇一弯笑了起来:“这支舞,妾此生都只跳给侯爷一人看。”
这话说的讨巧,不知是否真的讨了萧放欢心。
北歌只见萧放轻笑一声,他抬起手指拍了拍她的侧脸,凉凉的,道不出是何意味。
北歌眼见着萧放的背影消失在屋门前,紧绷的身子一瞬松了下来,她俯在榻上,只觉得冷,持久不停的寒意从心底涌上,浸满了四肢。北歌拿起萧放留在榻上的玉佩,紧握在手心,甚是要握出血来。
……
北歌平静缓和了许久,一件件拾起落在榻上、地上和鼓上的衣裙,穿好衣服,推开屋室的门,逃一样的离开这个她再不愿回忆起来的地方。
她将自己的清白和廉耻在这丢了个干净。
她不知该庆幸还是失落。萧放没有碰她却给她留了个象征北侯身份的玉佩,但同样,即便她用尽浑身解数,也没能让萧放直接带她离开教坊司。
“歌儿?”
北歌忽听得身后熟悉的一声唤,脊背不由一僵,她装作未闻,加快了脚步向前走。
“歌儿!歌儿是你!歌儿!!”
身后的呼唤声愈近,北歌终在楼阁转角处被人从后扯住了手臂,北歌的身子一顿,随后反应极剧烈的挣脱开。
背后是男人略粗重的呼吸声,北歌闭了闭眼,继续向前走,身后的人大步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程元泽挡在北歌身前,他看着她,喉结上下滚动,半晌说不出话。
转角廊上挂了盏旧灯笼,昏暗的光萦绕在对立而站的两人身上,长久的无言寂静下,北歌缓缓抬眼,入目的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歌儿!我程元泽定娶你为妻,生生世世只爱你一个人。”
“歌儿,再等等,我一定救你出教坊司。”
“北歌,别怪我,我只是不想死……”
北歌望着程元泽,眼底翻涌而过的情绪,最终都归于平静。
君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前生,她将自己的命运和信任都托付给了这个自幼相识,一同长大,并履有婚约的男人。
却没想到,有一日,他为了保命,会毫无犹豫的将她交给了灵后。
她被绑在木桩上,身下堆满了柴草,观刑的宫人围了一圈又一圈,她看见了灵后嵌满珠石的轿辇,在日光下亮的刺眼。
一声放火行刑,滚滚浓烟起,她这一生到了尽头。
死前,她还在想灵后附在她耳畔悄声说的话:“你真以为程元泽是好人?扳倒你父王,燕平伯府立了不少功,啊,对了,如今已经是燕平侯府了……”
烈火灼烧的滋味那样疼,她的意识却偏偏清晰要命,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她不知羞的放言。
“本郡主,此生非元泽哥哥不嫁!”
很快她听见一声戏谑的嘲讽:“好好的小姑娘,眼睛却是瞎的,可惜一副好皮囊。”
随那人身侧同行的男人,玉冠墨发,冷眉清目,闻他此言,一声短笑:“呵。”

侯门艳妾免费阅读

第3章美人泪
廊上的旧灯笼被穿堂的风吹的一摇,‘吱呀呀’的响了两声。
程元泽方才见到北歌的时候有些愣。他见过她金钗玉缎立于太极殿外受封郡主,清雅矜贵的令一众贵女望尘莫及。也见过摄政王府后园中,她一袭素净衣裳,倚在游廊下看书,日光柔和,她抬头瞧见他愣站在不远处时那温婉一笑。
可他没见过,雪肤朱唇,热烈红裳,妖媚冷艳的像是变了个人。
北歌瞧着程元泽此刻怔愣的模样,想起前世她在教坊司遇见他时,像是落入绝境深处慌忙抓住了一颗稻草。他那时同她讲,一定救她出教坊司,让她等等他。
她当时只觉得感动,深觉患难见真情,却没有仔细想想,摄政王府满门覆灭,一向同父王亲近的燕平伯怎会丝毫不受影响。
后来,程元泽果然用了些手段,将她偷偷带离了教坊司,于京郊置了个宅子给她藏身。对于男女之事,他也隐约提过,说她如今的身份有些棘手,只能先委屈了她。
程元泽话中的意思北歌都懂,他如此冒险搭救,便是顺了恩情,应他所想也无可厚非。可那时候,在她心底终究太过看重他们之间的情义,她不愿就这般荒唐将自己交出去,后也庆幸自己没有荒唐行事。
灵后很快知道她逃离了教坊司,更快的寻到了她京郊的住处。
摄政王府出事,灵后对她姐弟二人恨不能除之后快,如今罪证确凿,她被带入了皇宫。
她不肯死心的问过程元泽,他说他是真的有心救她出来,可事后被灵后发现,这是死罪,他担不起。灵后说只要将她藏身之地说出来,便说是她自己买通了教坊司的女官逃出来的,与他没有干系。
他和她说,他也没有办法,他不是不爱她,他只是不想死……
北歌闭了闭眼,烈火焚身的痛似乎还没有消下去,她开口,率先打破沉默:“你怎么来了?”
程元泽闻言愣了半晌,才说道:“我四处托人打听,得知你在这,便跑来找你。歌儿,你怎么穿……”
“我如今这身份,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我只会拖累你……”北歌打断程元泽的话,她垂着头,昏暗的火光照不清她眼底的斑驳。
程元泽见了心上一疼,他走上前握住北歌淡薄的肩头:“我不怕,歌儿我不怕你拖累我,我只怕救不了你……你等等我,等我想办法救你离开。”
北歌闻言,抬起泪眼,声似娇怜的问了句:“真的?”
程元泽瞧着,只觉得心上被什么敲的发麻,他奋力点头:“当真当真。”
于北歌而言,或许前世,在生死面前,程元泽出卖她,舍下她保命,她只怨不恨。毕竟昏礼未成,从前不过一纸婚约而已,他还算不得她的夫君。但是燕平伯曾为父王的亲信,却卖主求荣设计陷害,程元泽身为伯府世子,非但知情还从旁协助,这杀父之仇,她不能不恨,必要程家偿还。
程元泽送北歌回了房间,又留在她身侧安慰许久,才依依不舍离去。
程元泽离开不久,徐娘走了进来,她望着北歌欲言又止。北歌明白徐娘所想,摇了摇头。
徐娘见了一叹:“那便是不成了?”
“也不是彻底没了办法,侯爷给我留了玉佩,让我去幽北寻他。”北歌将玉佩拿出来给徐娘看。
徐娘看着玉佩,识出是萧放腰间系着那枚,却还是摇头,好一会儿才不忍开口:“郡主,他若真想带你走,就不会留下这些搪塞你。”
“小人在司里活了大半辈子,那些男人们的心思,也可猜个八.九。这东西我们瞧着金贵,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喝酒钱。”
“让你去幽北寻他谈何容易?别说京门关卡,你便是出这教坊司的大门都难啊。”
徐娘说的话不无道理,的确,以她现在的身份处境,都离不了教坊司,更别谈远在边疆的幽北。可萧放又不像是个会哄骗她的性子,冷性如他,若没有一点理她的心思,不该留下这枚独一无二的玉佩。
父王死后,玉佩被碎,如今只要稍有见识的人都知道,这枚玉佩仅是象征北侯的。
北歌将玉佩收好,一抬头对上徐娘疼惜的目光,她笑了笑,不欲多言。
徐娘是教坊司的教管女官,曾受恩于早逝的母亲,自她沦落教坊司,若非徐娘兢业相护,她的清白难保。北歌明白,徐娘是真心待她好,怕她被萧放哄骗。
……
自那日她同程元泽在廊下撞见,程元泽便时常来教坊司寻她,同前世一样,每次来都会带上好些东西,他口上说怕她在这里住不习惯,已经在京郊买了宅子,等时机一到就接她过去。
北歌听着,心下不禁冷笑,有些命运,像是终逃不掉的。
这日程元泽又带了些玉钗胭脂来,几番下来他也瞧出北歌对这些不感兴趣,程元泽在北歌身侧的软塌坐下:“歌儿,这些你可是不喜欢?你说说喜欢什么短缺什么,我都给你买来。”
北歌闻言忽然转头看着程元泽,思虑片刻:“元泽哥哥送的我怎会不喜欢,若说短缺,本你日日带东西来,不应有少的。只是家中出事,我被关到这陌生的地方,夜里总是心悸梦魇。”
“以往在家中也有过梦魇的时候,焚上些父亲给我的龙涎香便能安然入睡,只是如今……那东西金贵难寻,想来我也是不配再用了。”
北歌话落,眉眼间又填上些伤感之色,程元泽见了连忙握住北歌的手:“什么金贵东西是你用不得的,等我托人打探便买给你。”
北歌垂眸望着被程元泽握住的手,随后轻轻挣扎的一动,似是害羞的撇开头。程元泽见了一愣,连忙松开手,他望着北歌害羞的侧颜,虽心有些许不甘还是说道:“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等我寻了香再来。”
北歌闻言起身相送,她望着门外程元泽走远的身影,压住眼底的厌恶,龙涎香是御贡之物,他若真能寻来倒是好事。
……
燕平伯府帮助灵后扳倒摄政王府成了京中新贵,新贵办事当真容易,没几日北歌便见程元泽带了一小盒龙涎香来。
北歌送到鼻下闻了闻,是真的龙涎香无疑,她看着程元泽:“你从哪里买来的?”
程元泽闻言一顿,目光有些躲闪,他只道:“从朋友那里卖人情来的,你且用着,若是不够我再想办法。”
北歌看着手中精巧的小盒,随后抬眸对着程元泽一笑:“多谢元泽哥哥,如此,我夜里再不怕梦魇了。”
程元泽望着北歌的笑颜晃了神,待回神他抬手理了理北歌耳边的碎发,神色带了些试探:“歌儿夜里若是害怕,不如我留下来陪你如何?”
北歌听着程元泽的话,故作怔愣,她眼见着程元泽一点一点试探贴近,欲亲吻她。
北歌连忙躲开,她从矮椅上起身,背对着程元泽,接着鼻子一酸,颤着瘦弱的肩哭了起来。
程元泽见北歌躲开面上有些尴尬,心底深处也藏了几分恼,他为了北歌这盒龙涎香东奔西走,折尽了面子,更重要的是这龙涎香乃贡品,他私挪了,若是被发现便是重罪,他不过亲近些许,她便不肯。
“歌儿……”程元泽试探的开口,却见北歌将那盒龙涎香往妆奁上一丢。
“世子殿下是不是觉得妾身在教坊司,身子性命都不值了钱,可以让人随意糟蹋?”北歌依旧背对着程元泽,声音填了分冷意:“妾本以为,落难至此,这世上唯有世子殿下是真心待我好的,却不想你同那些男人一样,当我是这司内的官妓,可以随便折辱。”
“你若是这般打算的,我只当自幼的情谊都是笑话,你送我的东西,我一样没动过,你全拿了去,今后我是死是活,皆无需你再操心劳力。”
程元泽被北歌几句话怼的哑言,一时也觉得自己方才唐突,生了悔意。
“歌儿,我从未那样想过,你知道我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娶你为妻,可是命运弄人…我如今救不得你,也…也是我太过心急。我当真没有轻慢你之意,歌儿,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程元泽走上前去,走到北歌身后,刚抬起的手又放下,一时间不知所措。
北歌捏着帕子擦眼泪,她回眸望了程元泽一眼,又似负气的转过头:“世子殿下还是将东西拿回去罢,我如今身份卑微,消受不起。”
北歌方才那一回眸,说来也算故意为之,朦胧的泪眼,七分委屈,三分***,欲语还休的模样惹人疼惜。
程元泽一看,当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在北歌身旁好言好语哄了半晌,才垂着头讪讪离去。
程元泽走后,北歌擦了泪,唤了徐娘来,将龙涎香分了数份,让徐娘分送给司中歌舞官妓。
教坊司同民间青楼、胡姬酒肆等不同,教坊司隶属宫廷,司内女子大多同她一样,因家族获罪被收没教坊司内。***教坊司便是沦为了官妓,用来服侍朝中大小官员。
这龙涎香难得,来这的官员难免有鼻子灵,懂得香料的……
自程元泽那次离开教坊司,已半月不见身影,北歌嘱托徐娘出去一打探,才知道,燕平伯府出事了……

北歌萧放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侯门艳妾免费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