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短篇

薄秋小说主母的自我修养免费大结局资源阅读

十弦文学 校园短篇 2020-09-06 11:43:38
  • 主母的自我修养合集版免费阅读-主母的自我修养(薄秋)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主母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主角是薄秋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薄秋之间的动人故事:科技的发展让一切皆有可能。二十二世纪,一项新的空间技术突破,人们开始可以创造虚拟位面,并在其中模拟各项数据,建造出一个几乎完全拟真的世界。...

薄秋小说主母的自我修养免费章节试读:

大约也是为了照顾薄秋第一次进到位面,也或许是公司照顾新人,也可能是为了完善人设让大家觉得真实可信,在佛堂的佛龛底下,薄秋找到了一本隐藏颇深的日记。
也不知为什么,她便忽然想起来上回在影视考古学会看的一电影里面的台词: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心里这么想,但手上也没停下,日记翻开,铺面而来的繁体字和竖排阅读方式让薄秋想晕过去。
看了两行,薄秋忽然意识到,自己得练练字——她来之前沉迷地看了很久老娘舅,虽然按照经纪人姐姐的要求练了书法,但远远没有这手字写得流畅漂亮,并且她也突然之间意识到,她只身一人到了这位面中,也不会有经纪人帮忙,接下来万事真的要靠自己了。
定了定心神,她重新去看日记里面的内容,细细翻完,全篇总结大约也就两个内容:第一,裴苒当初父母双亡,吃的是宗族的百家饭长大,之后薄秋不嫌弃他无权无势嫁给他,共度许多难关,薄秋还把嫁妆都拿出来资助了裴苒读书,裴家一贫如洗到如今的飞黄腾达,薄秋功不可没;第二,薄秋多年没有怀孕,一直非常焦虑,裴苒中进士之后做了官,还遇到了白若兰,并且坚持要让白若兰进门,薄秋无法接受。
虽然大家都是薄秋,但薄秋一点也无法理解日记里面薄秋的这种哀怨想法。
要不是位面要求要当主母不做下堂妇,她早就一口答应裴苒的要求带着嫁妆走人了——感情吃她的喝她的人情交际全用她的说不定去泡白若兰的银钱也是她的,这小白脸还能要求她下堂?简直荒谬哦!
她恨不得把裴苒抓过来,在他脑门上大写“吃软饭”三个字,叫他日日照镜子警醒,吃谁的饭用谁的钱就要听谁的话!
不过想归想,她也知道这样不太行——她默念了主母的自我修养这几个字,并且准备把自我修养写个条幅贴在自己抬眼可见的地方,日日约束自己,不能把节目搞砸。
把看过的日记重新放回了佛龛底下隐蔽的夹层,薄秋起了身,决定去逛一逛这个充满了她的心血,充满了她的银钱的——裴府。
出了佛堂,之前穿着绿衣裳的小丫鬟便迎了上来,熟练地搀扶了薄秋的胳膊。
薄秋想了想,忍住了想问名字的冲动,只淡淡点了点头,道:“陪我在家里转转。”
小丫鬟仿佛有些意外,细声细气问道:“太太,午饭还没安排,老爷那边方才还让人来催呢……”
这什么巨婴???午饭还要等着安排???还要催???薄秋心中唾弃,但还是抬头看了眼天色,的确已经看着快到中午了,但安排午饭这事情——她心头忽然有了个想法,她看向了一旁的小丫鬟,道:“把家里的管事都叫来。”
“啊?”小丫鬟愣了,“那、老爷午饭怎么安排?”
薄秋淡淡道:“先叫家里的管事都过来,我有事情吩咐。”
瞅了一眼薄秋的神色,小丫鬟不敢多问,便先搀着她去了正厅,然后就吩咐人各处去找管事了。
在正厅坐定了,旁边就有丫鬟按照以前的规矩送上了一叠簿子,然后垂首站到了一旁。
随手拿了一册出来,薄秋领悟了,原来这个府里薄秋的规矩是像老师点名,点到谁谁就进来回话,不是之前看过的影视剧里面那种呼啦啦一大家子人站两边七嘴八舌。
“太太,管事们都在外面等着了。”此刻站在一旁的丫鬟就不是方才在佛堂外面等着的小丫鬟,年岁较长,行事也稳重很多,“昨日您便说要见她们,谁知临时有事耽误了,她们还怕得很呢!”这是积威甚重啊?薄秋不免有些疑惑,还是翻开了手里的册子定睛去看,这上头的行文也很有意思,第一页写了姓氏名谁,夫家是谁,第二页写了亲戚儿女有谁,在府里的哪一处做事,第三页写了她负责的事情是什么,具体有哪些,后面就是这一个月以来做了哪些有哪些反馈,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等等。
薄秋顺着看下去,倒是看出了些意思——这管理方式,且不谈结果,这行事方式倒是非常好用,这能让人对整个裴府了若指掌,可见裴苒中进士之后一路官运亨通,到现在能进了户部做侍郎,其中薄秋的功劳绝对不少。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人情往来上官打点,全都是井井有条的。
这主母,绝对是贤妻无疑了。
既然薄秋是贤妻,那么白若兰就是美妾?薄秋忍不住这么想了想,忽然有些好奇白若兰有多漂亮。
正想着,外面忽然传来了问候的声音,又还有脚步声,薄秋抬头一看,却是裴苒从外头进来了。
裴苒在前院里面等了许久午饭都没有,差人去一问,却得了个太太没有吩咐的答案,又想起来早上在佛堂里面两人的对话,接着又知道薄秋把管事都叫去了正院,生怕她要从下人方面入手来苛待白若兰,于是便急急忙忙地从前院到正院来了。
薄秋不知道裴苒心里在想什么,只当他是因为没饭吃所以追到这里来要求吃饭了,于是转头向旁边的丫鬟道:“老爷还没吃饭,你叫厨房里面上一桌席面,别叫老爷饿着了。”
裴苒一顿,这话说得,仿佛他是来讨饭一样,脸上就有些不好看:“我是来问问你,这会把管事叫来做什么?”
“我以为老爷是想要吃饭了。”薄秋看了一眼外头,现在已经是正日当空,她可没忘记刚才才从佛堂出来,就被提醒说裴苒要吃饭,让她安排午饭。
裴苒被噎了一下,又看了一眼薄秋,面上颇有些尴尬:“你也知道今日午饭迟迟没有安排,午饭不安排,又叫这些管事来做什么?”
“昨日便本应当叫他们来。”薄秋也看向了裴苒,“这一个月家里的安排,各项事情,原就是要打理一番了。”
“是这样吗?”裴苒将信将疑,“你不是要让这些人去为难若兰吧?”
“为难她?”这倒是薄秋自己都没想到的,“她有什么好为难的?她既然要进门了,那就安安心心进门,给老爷生儿子就是了,老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让她多给老爷生几个大胖小子!”这话让裴苒睁大了眼睛,他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秋娘……你、你这是……这是想通了?”
薄秋好整以暇地看向了裴苒,这是她看完佛龛下那日记时候就已经隐隐约约成型的想法了,她反正是无法共情薄秋对裴苒的满腔爱意,也无法理解那种生不了孩子的哀怨,她一个手握巨财的女纸,面对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为嘛要哀怨?这男人用自己的钱泡了个妞,还要让这妞进屋来碍眼,那她就让那妞来实现一下自己(原本的薄秋)的愿望:生孩子好了。
裴苒看着薄秋的目光从感激到了感动,他握住了她的手,声音中带着激动的颤栗:“秋娘……我知道,这世上只有你对我最好。”
薄秋忍住了没有翻白眼,她也觉得这世上薄秋对他最好,没有人会比薄秋对他更好了。
三言两语打发走了裴苒,又让人送了一桌席面到前院去,薄秋重新坐下来理事了。
翡翠——薄秋身边的丫鬟,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她身边的丫鬟名字非常顺口好记,四个大丫鬟分别是翡翠玛瑙琉璃碧玺,八个小丫鬟分别是茉莉海棠芙蕖木槿,杜鹃画眉白鹭喜鹊——上前来,轻声道:“外头管事们都还等着太太,太太是用了饭再见她们,还是这会就见?”
“这会不饿,先叫——”薄秋翻了一下摆在最上面的簿子,“叫张平家的进来吧,说说外面铺子的事情,我瞧着这个月的铺子怎么仿佛是亏了?”
翡翠应了下来,便叫了那张平家的进来了。
张平家的是薄秋的陪房,算得上是心腹了,她看着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眉眼间很是精明。她进到厅中,先行了礼,然后便规矩地待在了一旁。
薄秋看了她一眼,又翻了翻那簿子,然后才道:“你说说上个月铺子上的生意,我瞧着怎么仿佛是亏了?”
“太太容禀。”张平家的不慌不忙地开了口,“太太交给奴才打理的这两间铺子是专营绸缎首饰,上个月老爷不由分说从铺子里面拿走了许多首饰头面,还有上好绸缎,奴才原本是想来找太太说的,但老爷拦住了不许……”话说到这里,她欲言又止看了一眼薄秋,后面没继续说下去。
薄秋眉头皱了皱,倒是没注意到张平家的的眼神,只注意到了前一句,裴苒跑到她铺子里面拿首饰头面做什么?送给白若兰了?这哥们泡妞是不是有点荒谬?怎么能拿老婆的东西去送小老婆???
张平家的见薄秋不说话还皱眉,也不敢乱看了,只老老实实把话说了下去:“故而账面上便成了这样,奴才也不敢去找老爷……找老爷要钱的呀……”

主母的自我修养全文阅读

张平家的把铺子里面的生意原原本本说了个清清楚楚,薄秋这会对着账簿看,除却被裴苒私自拿走的那些之外,也没有别的纰漏了——不得不说张平家的的确忠心。
“你在外头且等一等,等我问过其他,还有些事情吩咐。”合上了簿子,薄秋这样对张平家的说道,接着又看向了翡翠,“叫孙来家的进来。”
翡翠应了下来,便与张平家的一起出去,叫了孙来家的进来。
和张平家的一样,孙来家的也是薄秋的陪房。
当初薄秋嫁给裴苒时候,乃是薄秋低嫁,薄家还是怕自家女儿去裴家受了委屈,像张平家孙来家这样的陪房是有四家,陪嫁丫鬟四个,另外还有压箱底的金银、田庄铺子若干,每一样都是怕薄秋过得不好。
那时候裴苒是个一贫如洗的秀才,家里几亩薄田,除却相貌出众,几乎一无是处——也就是薄秋一眼看中他的相貌,也才有这段姻缘。裴苒也是在薄秋嫁给他之后才开始衣食无忧,有了余力一心钻研学业,之后中举,再之后年纪轻轻就中了进士。
孙来家的进到了厅中,亦是规规矩矩先行礼问安,之后便安静站在一旁并不多话。与张平家的不一样,张平家的管着薄秋手中的几个绸缎首饰胭脂铺子,孙来家的管的是家里面的进出人情往来之类的事情还有几个田庄上的事情,事情繁杂,孙来本人便是裴苒身边的长随之一。
薄秋翻着上月家里面各项往来,除却正常官场上的交际,剩下便是送予了澄江楼——白若兰如今待着的地方。
合上簿子,薄秋想了想,方才记起来白若兰原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后来家里犯事受了牵连,几经辗转,如今才是沦落到了澄江楼中。
“白氏的户籍,是已经办妥了么?”薄秋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白若兰其实算是官妓,有这么好赎身出来嫁给裴苒做妾吗?
孙来家的倒是没想到薄秋会这么一问,但她男人总是跟着裴苒出去,这事情她也并非一无所知。于是她想了想,道:“上月奴才家的常常跟着老爷出去,听说是花费颇多,据说老爷想把白氏从贱籍赎出来,改为良籍。”
“难怪上月的银钱用得比之前多了数倍。”薄秋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同时心里又有些疑惑,“不过这是能随便改的吗?”
孙来家的笑了笑,道:“若是银钱足够多,又有什么是不能改的呢?老爷如今是户部侍郎,只要上上下下打点到位了没有人乱说话,改了白氏的贱籍为良籍,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薄秋恍然,她差点儿忘了裴苒原就是户部的,虽然负责的并不是户籍这一块,但也同是户部底下会管理的事情了。
孙来家的瞅着薄秋的神色,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于是大着胆子道:“太太也不必为着这事情着急,太太是明媒正娶进裴家的,娘家也还在呢,老爷再怎么想抬举这个白氏,这白氏也不过是个玩物罢了,太太为了这事情与老爷吵闹……倒是叫外人看笑话。”
“嗯?”薄秋一时间倒是没想到孙来家的会说了这么一番话,不由得看向了她,“外人又怎么说?”
“旁的话也不好学给太太听,怕叫太太污了耳朵。”孙来家的道,“奴才也是倚老卖老了,请太太恕罪。”顿了顿,她方继续道,“太太嫁给老爷也有六年了,但膝下无子这一点却是明摆着的,老爷在外头应酬,常常便被人拿这一点来说笑,老爷再不在意,心里也是有个疙瘩。”
薄秋一愣,这是什么说法?裴苒用老婆的钱去泡妞还是老婆的错?
这实在有点好笑吧?
心中觉得好笑,面上也的确带出了笑意,薄秋摇了摇头,不能苛责古人思维老旧。
见薄秋摇头,孙来家的也觉得不太对,于是闭了嘴,老老实实在旁边站了。
薄秋倒是没有责怪孙来家的的意思,只道:“这话不必再说,我自有打算。”
孙来家的忙点头应下。
“你也出去吧。”薄秋又拿了第三本簿子,乃是管着裴家上下奴婢的管家裴青家的,这人便不是薄秋的陪房了,是裴苒家世代的老仆,跟着裴苒不离不弃哪怕当初只有几亩薄田也没有走的那种忠心耿耿。
孙来家的出去了,裴青家的便进来了,仍然是行了礼,但礼数并没有孙来家的和张平家的那么周全,站下之后不等薄秋开口,她便先开口说了起来:“上月家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太太便放心吧!”
薄秋着意看了一眼裴青家的,这么一眼便看出了与孙来家的和张平家的不一样了,只看她身上的衣料上等头上还插了只金凤,再加上刚才那句话,便能猜测出这人平日里是如何做派了。
裴青家的又道:“老爷昨儿让奴才准备了几个丫鬟送到东院,奴才想着,东院只有几个丫鬟也是不够的,还要派几个小子婆子过去,太太觉得派哪几个好?”
薄秋挑眉,从裴青家的的态度上,大约能看出裴苒的态度了,尽管之前她不许白若兰进门,但他是没打算听她的话,难怪才有一大清早冲到佛堂来逼她表态否则就让她下堂的事情。
裴青家的被薄秋看得有些心虚,面上便带上了几分虚假的赔笑:“太太……您若觉得奴才安排不妥当,便直说吧!”
“只是看着你穿金戴银,觉得俗气。”薄秋想了想,只这样笑了笑,“白氏要进门,东院少不得人,东院那边的事情便都交给你了。”
裴青家的一愣,有些不明白薄秋的意思了。
但薄秋也懒得多说,只看向了一旁的翡翠:“叫何东家的进来,他们管的事情原本就太少,整日里偷懒耍滑,既然白氏进门,东院也住了人,便不能叫她再偷懒了。”
翡翠应了一声,也不管裴青家的如何目瞪口呆,便把外头等着的何东家的叫进来了。
何东家的也是薄秋陪房,从前是只管着薄秋的正院里里外外的事情,外面的事情管得少也不怎么出门,方才还在外头和孙来家的张平家的听着厅中的话窃窃私语,一听到说是让她来分裴青家的的事情,她简直喜不自禁,走路都带上了几分轻快喜悦。
“太太。”何东家的进来便行礼,然后规矩地在旁边站了。
薄秋指了指裴青家的,道:“你把手上事情分一分,东院的事情不叫何东家的粘,你自己全部都管了,剩下的交给她便是了。”
“可太太……”裴青家的自然是不愿意,这么一分,他们裴青还能算是裴家的大管家吗?她挤出了一个有些难看的谄媚的笑,道:“太太,奴才一心是为着整个裴府,绝无私心的。”
“我也没说你有什么私心。”薄秋淡淡道,“我知道你一心为了裴府,一心为了老爷,既然老爷心尖上的白氏要进门了,自然是交给你才让我放心了。”顿了顿,她又道,“东院那边要打理的事情想来是很多,我便把东院都交给你,你也别出什么岔子。”
“是。”裴青家的不情愿地应了下来,也知道这事情今日是没什么转圜余地了,只想着回家去与裴青商量。
薄秋见裴青家的识相,也便不再多说,只又看向了翡翠:“叫外头张平家的和孙来家的也进来,有件事情叫你们都知道。”
外头张平家的和孙来家的闻声,便也赶紧都进来站好了。
“张平家的和孙来家的管的都是我的嫁妆铺子和田庄,银钱也都是我私房中的。”薄秋见她们站定了,便缓缓把琢磨好了的想法给说了,“从前家里只有我与老爷两人,夫妻一体,也不用算什么私房公中,但如今白氏既然要进门,这些便是要分一分了,没有道理说让小妾用正妻嫁妆来装扮的,是不是?”
这话一说,其余三人倒是面色如常,只有裴青家的脸一下子涨红了,憋了好久才点了头说是。
“等会我叫人送二百两银子到账房去,算是我补贴给公中的银两。”薄秋道,“老爷的俸禄每年的冰炭孝敬三节两寿想来是要算到公中的,究竟算还是不算,等问过老爷的意思吧!”顿了顿,她又道,“之后家里面有什么支出,便一笔一笔地从公中走,按照规矩来吧!”
薄秋的意思自然不会被自己的陪房反驳,唯有裴青家的欲言又止,但最后也没说什么。
初步理清了手上的事情,便已经到了下午,早就过了午饭的时候。
薄秋也没什么食欲,先打发人问了问裴苒在做什么,听闻他又出门似乎往澄江楼去了,心中便对白若兰更加好奇。
到底是怎么个美人,叫裴苒这么魂牵梦萦,大白天的还要去卿卿我我?
心中好奇,便想要去看看。
薄秋也没什么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我禁锢心态,心里想了,便想要去做,索性便叫孙来家的准备了车马,然后换了一身衣服,也往澄江楼去了。

小说资源推荐

主母的自我修养精彩评论,蛮好看的,作者文笔成熟,人物对白不幼稚,人物性格鲜明,有想继续看文的欲望。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