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韩宿何橪舒尘小说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小说下载完本全章节

十弦文学 古代言情 2020-09-06 11:45:27
  • 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合集版免费阅读-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韩宿何橪舒尘)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全文阅读,主角是韩宿何橪舒尘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韩宿何橪舒尘之间的动人故事:她想张超应该知道这件事了,不然的话按照他的性格,还是会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夫人。如今连口头上的尊称也懒得做了,估计是觉得没必要了,毕竟他一直都不太喜欢自己。韩宿身边...

韩宿何橪舒尘小说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免费章节试读:

甜了?
何橪有些疑惑,她不觉得目前的情节是甜的,相反正是全书最虐的地方,他是怎么看出来变甜了?
然而对方只回复了这一条,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何橪简单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的信息,失去兴致关闭了书友圈。
这时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何橪拿过来一看,张超回了她的信息。
张超:135……
一串电话号码,何橪一看就知道是韩宿的,他这样简单明了的回复,意思很明显,是要她打电话。
她想张超应该知道这件事了,不然的话按照他的性格,还是会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夫人。
如今连口头上的尊称也懒得做了,估计是觉得没必要了,毕竟他一直都不太喜欢自己。
韩宿身边的人,除了韩父韩母,就没人喜欢她了。
何橪并没有再回复张超,也没有和韩宿打电话,因为她也是有傲气的。
之所以没有删掉张超的微信,是她考虑到后期韩宿会通过张超的微信,通知自己办离婚手续。
何橪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失败,她已经离开那么久了,没有一个人找过她。
自己也不是孤儿啊。
如果是往常,韩母偶尔会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如今怕是知道了自己打掉孩子这件事情,也伤心了吧。
对于韩父韩母,何橪是不忍的,他们对自己是真的好。
很多次,她都羡慕过韩宿能有这样的父母。
她也想过无数次,当初她是哥哥,是不是父母的爱就可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可是没有如果。
见天色不算太暗,何橪穿上拖鞋,准备去海边散散心。
回来的时候,恰好碰见舒尘拎着一盒饭。
看见他,何橪自觉的放慢了脚步,她想估计他也不是那么想见到自己。
可是舒尘进了民宿后,就坐在了大厅里的桌子,接着打开了饭盒。
这是进自己房间的唯一路线,***贴在腿上黏黏触感,让她有些难受,没法,她也只***着头皮***,脚步轻轻的,生怕打扰到舒尘。
好在舒尘并没有注意到她,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不知道是,她下意识的举动,对于现在的舒尘来说,是多此一举的。
舒尘留意到她,是因为他一直就在注视她的身影。
之前阿沁送来了水果沙拉,一看水果的种类,就知道是何橪做的,都是他喜欢吃的水果。
不过水果沙拉他一口没动,放在茶几上后,他就走到阳台上,看向远处的沙滩。
没多久,穿着白色沙滩裙的何橪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何橪。
舒尘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两字,无数复杂的情绪涌进心里,最后全部被恨意包围,扶在栏杆上的手渐渐收紧,直到手掌传来阵阵痛意。
何橪,你欠我的,你想好了拿什么还了么。
为了减少舒尘的不适,何橪尽量都待在房间里写小说资源,所有的消息都是从阿沁那里得来的。
比如她说三楼那位一天都没有出门,比如三楼那位中午吃了什么,或者是三楼那位今天又出去了。
何橪思量这舒尘来这里做什么,想来想去,也只有是工作的理由。
她一边害怕舒尘会突然走了,一边又懦弱的不敢再一次接近他。
就在这样小心翼翼了三天,因为她的一个笑容,打破了两人维持视而不见的那层纸。
前台处阿沁磕着瓜子,手里拿着手机,眉头紧蹙,时不时的冒出一句唏嘘。
何橪端着一杯红糖水,站在前台见她那样子,忍不住问:“怎么了?”
“啧啧,造孽啊!何姐没看今日头条新闻吗?”
“没。”
“一个女的跳楼,砸死了一个高三的学生,最主要的是她肚子里还有一个!你说这***的能不能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非要在这种闹市,没出事还好,出事了还祸害其他人!网上说那个学生成绩很好的,可惜了。”阿沁义愤填膺之后,又是满脸的惋惜,这还是何橪第一次见她这么富有正义感。
***的人为什么会选择闹市,估计是奢望的想感受人间的一丝温暖,也有可能想看看这人世间的冷漠。
她也看到过围观群众对跳楼***的人的恶意,有一个女孩子就是因为围观群众,从二十几层高的楼一跃而下,留下一名消防员在天台处痛哭。
消防员哭着说:“她都愿意和我聊天了!我可以救她的!我可以救她的!我可以救她的!就差一点……”
人心是复杂的,社会是现实的,但总有人是在意自己的,如果没有人,那就自己爱自己。
阿沁翻了翻评论,最后实在是气不过,暗骂了几声后把手机关掉。
托着腮沉默几秒之后,立马换上一副贼兮兮的表情,“何姐,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对于阿沁变脸的速度,何橪已经见惯不怪了。
“你和三楼那位……”
“胆肥了?”
“***。”阿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敢,只是有人托我问问姐有没有中意的人。”
何橪一听,大概明白了,为了不招惹一些莫名其妙的桃花,还是开口说:“有了。”
阿沁一听来劲儿了,“是三楼那位?”
“不是。”
“真的?”阿沁显然有点不信。
面对阿沁的质疑,何橪也不打算多说,刚准备搪塞过去,一个客人走进大厅,“哟,老板娘今天出闺房啦!”
这人是来这里旅游的,在这里都住了一个星期了,长得微胖,是一个有趣的段子手,所以何橪对他印象挺深的。
“嗯。”何橪微微一笑,应了他一声。
其实这也就是一个礼貌的笑意,并没有包含其他意思,可在舒尘眼里他可不这样认为。
原本听到她的否认已经是阴转小雨了,又看到何橪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笑,更是小雨转暴雨了。
恶狠狠的剜了一眼那个男人,舒尘转身又上了楼。
何橪听到警报的时候,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当听到嘈杂的喧嚷时,这才从房间里跑出来。
“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偷他的东西!真的!”段子手一脸着急,不停地和押着他的警察解释。

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全文阅读

相反,楼道上的舒尘就淡定多了,坦然自若地和警察交流着什么,最后礼貌的和警察握了握手。
何橪过去的时候,还被警察询问了,并且要走了二楼三楼的监控视频。
最后,段子手被警察带走了,留下几个被警察引出来的旅客津津乐道。
何橪看向三楼的方向,段子手被带走的时候,舒尘就上楼了,想着刚才段子手被带走前求助的眼神,她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这是在她的店里出的事。
于是何橪换了一身衣服,搭了一个三轮前往警察局。
三楼阳台,舒尘端着水杯,在看到何橪离开的身影时,眸子里的戾气加重,但很快归于深邃,只是下一秒,他便把水杯砸向了她刚才上车的地方。
何橪和段子手从警察局回来,已经是晚上了,和她表示感谢之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站在院子里,何橪疲惫的摇摇头,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刚一开门,一只力大无比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的时候,一个***把她推进屋内,后又捂着嘴把她抵在门板上。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何橪有些发懵,就在她思考要不要呼救的时候,那人出了声。
“你很享受是不是?”
男人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何橪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舒尘。
以前舒尘身上总是肥皂的味道,算不上好闻,但是很独特,只要在一米之内,她就知道是他。
而如今,他的身上的味道让人陌生,陌生到两人之间隔了一个十万八千里。
“说啊!”见何橪不回答自己,舒尘更加恼怒,禁锢着她的手臂,捏住了她的下颌。
“说什么?”下颌骨的疼痛让何橪有些吃不消,她想肯定红了。
“看上那个男人了?他是很有钱,还是看他身体好?”
“舒尘,你别想多了。”
“我想多了?呵。”舒尘的手移到何橪的脖子上,头凑到她的耳边,“何橪,你知不知道,我真想掐死你!”
一字一句就像是一把榔头敲在何橪心里,心惊之余又多了些许悲凉。
“对不起……”除了对不起,何橪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廉价!”舒尘呵斥,“这三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真廉价!”
何橪噤住声,感受到他沉重的呼吸声,他真的很生气,她现在可不敢往枪口上撞。
只是何橪的闭麦,并没有平息舒尘的怒火,猛地一下,他加重了力道,把何橪死死的抵在门上,“你是不是和他睡过了!”
他?
指的是谁?何橪不敢问。
她的后腰抵在门把手上,硌得她生疼,显然舒尘没有注意到,反而更加的***,“说啊!”
“说……说什么?”她要怎么说?
“你和韩宿是不是睡过了!”
何橪默,这个问题还需要回答么,他和韩宿结婚三年,一千多个日夜,他们躺在一张床上,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么?
不但睡过,还有过一个孩子。
“舒尘,你知道的。”
听到何橪的话,舒尘沉默了几秒,最后嗤笑一声,“呵,我怎么能不知道,何橪你是不是觉得穷人很脏?”
“没有……”
“有!你就是这个意思,你不让我碰,却让韩宿碰,就因为韩宿比我有钱!”
“我……”
“我现在有钱了,你是不是肯让我碰了?”舒尘打断何橪的话。
“你在说什么!”舒尘的话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然而舒尘不打算再说话,直接吻向了何橪,不是爱人之间温情的***舐,有的是如龙卷风一样的霸道和窒息。
何橪不停的挣扎着,可是她的手臂被舒尘牢牢的禁锢住,根本挣脱不开。
她不知道舒尘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虽然对他很愧疚,但不意味着,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对她做这些事情。
然而,舒尘已经不满足于简单的亲吻,当他松手去解她的衣服时,何橪抓住机会,一个巴掌扇过去。
清脆的响声之后,舒尘也安静下来,他慢慢松开了何橪,静静地站在她的对面。
何橪急促的呼吸几口新鲜空气,稳住气息后才开口:“舒尘,我为之前的话道歉,也请你不要做这种有辱斯文的事。”
然而舒尘并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几秒钟之后推开了何橪,打开房门,踉跄的跑了出去。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何橪放松了警惕,瘫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第二天,何橪很晚才起床,因为舒尘,她昨晚失眠了。
顶着两个大黑眼圈,何橪有些恍惚的打开了门,只是刚抬脚,就看到一个肤色的东西。
何橪弯腰捡起来一看,顿时心里就如同塞了一团棉花,闷得她难受至极。
把东西紧紧的握在手心里,良久,她疾步的跑向三楼。
可是当她敲了很久的门,舒尘也没有来开门,这样的情况更加让何橪着急不已。
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下楼,找到阿沁,“他呢?你看到他了没有?”
“啊,他出去了,一大早就出去。”虽然何橪没有说是谁,但阿沁的自觉告诉自己,何橪问的是三楼那位。
“他去哪里了?”
“不知道啊,跟他打招呼,他都不理我,奇奇怪怪的,我怀疑他喝了酒,走路都走不稳。”那么健硕的男人,差一点被门槛绊倒了,底盘不稳啊!
听到这里,何橪的心刺痛了一下,来不及和阿沁多说,直接跑了出去。
“诶!怎么了这是?”阿沁看着何橪连鞋都没换,还说和三楼那位没什么,打死她她也不信!
何橪先是去海边找了一圈,后来又去车站找了一圈,问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舒尘。
最后气馁的站在马路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陷入了无尽的自责。
见面第一天,她就看到了这个东西,所以她才会不折不挠的让舒尘去她的店里。
她想在这里,她可以照顾他,可是当那盘水果沙拉原封不动端下来时,她又放弃了自己照顾他的念头。
他恨自己,那她就不去打扰他,可是最后她还是伤了他。
昨晚那个巴掌,她再一次揭开了他心里的伤疤。
摊开手,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助听器。

小说资源推荐

韩先生他心有白月光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内容果然生动,怪不得本站都沉醉在剧情无法自拔呢,友友们抓紧时间关注起来吧!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