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青春

柳易尘施岩小说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完本分享下载全集

十弦文学 都市青春 2020-09-06 11:45:53
  • 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合集版免费阅读-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柳易尘施岩)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全文阅读,主角是柳易尘施岩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柳易尘施岩之间的动人故事:柳易尘睁眼的时候,导演说:新郎可以吻新郎了。看着面前的对家施岩,柳易尘很敬业地入戏。然而牙齿打架了三分钟,没人喊停。周围只有铺天盖地的祝福声。...

柳易尘施岩小说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免费章节试读:

“和我结婚难道不好吗,怎么就是噩梦了?”施岩一秒接受了离奇的状况,关注点迅速跑偏。
柳易尘有些无语:“重点根本不在和你结婚好还是不好,而在我们为什么会结婚好吗?”
不久前他们还在拍戏,施岩还是自己的对家,几分钟后,他们就结婚了,正常人会是施岩这种反应吗?
柳易尘越发觉得,施岩这人脑子缺根筋。
浸淫娱乐圈的大染缸三年,依旧能对他人毫无戒备,施岩是被充分爱着长大的。即使是现在的状况,也没有流露半点不安。
柳易尘抿了抿唇,心底升起一丝烦闷。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像施岩这样没心没肺。
见柳易尘不说话,以为是自己态度不够严肃,把人气着了,施岩主动检讨自己:“不好意思,我有点得意忘形了……主要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都不敢相信,我们怎么就结婚了?”
他从没想过,自己还没表白呢,进度条就直接拉满了。
察觉到自己和施岩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柳易尘长叹了一口气:“能别再强调结婚这件事了吗,我根本就不想和你结婚。”
他觉得自己这话足够表明态度了。
然而,柳易尘还是低估了施岩的脑回路。
不知道怎么回事,施岩从这句话里理解出了另一个意思:“所以,你其实在意的不是结婚对象是个男的?”
柳易尘一愣,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是直男该有的。
直男哪会有心思管和自己结婚的男人是谁,光是听见结婚对象是个男人就该炸了。
柳易尘的确是弯的,天生的。
但他出道时才十九岁,出道后,置身娱乐圈,又不知道能把一腔真心托付给谁,于是八年来,不仅没谈过恋爱,连性取向都不曾向任何人提及。
如履薄冰地藏了八年,居然就这样输给了潜意识,柳易尘已经懒得再遮掩了。
尴尬的沉默显然是证实了施岩的猜测。
发现了盲点,施岩自顾自地兴奋:“你真是弯的啊?早知道我装那么久直男干什么,亏大发了!”
当初选择装直男是怕上来就出柜把人吓跑了,要是早知道柳易尘也是弯的,施岩哪至于如此大费周章。
柳易尘打断了他,口气微冷:“不管我弯的直的,都不影响我不喜欢你。”
施岩有些茫然:“为什么?我哪里不好吗?还是因为我们是对家?”
“和这个没关系。”柳易尘垂下眼,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咸不淡地找了个理由:“我喜欢年纪比我大、性格沉稳的。”
其实他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对自己喜欢什么类型根本不清楚,但说别的,不管是性格不合还是其他的,都太主观了。
唯独年纪,施岩比柳易尘***岁,这是客观事实,无法撼动,柳易尘说这话,意思也很明确,就是希望施岩知难而退。
不管他们为什么会变成婚姻关系,反正现在的自己并不喜欢施岩。
正常人听见这样明确的拒绝,都应该能明白,这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你完全没戏”。
谁知道,施岩完全不按套路走,振振有词:“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
柳易尘被他的执着惊到了,一头雾水:“那我是怎么说的?”
“2016年8月号Wogue,你说喜欢年龄差三岁以内的,比较聊的来。”
“2017年4月号FLLF,你说喜***笑、乐观、阳光的。”
“2017年6月号QG,你说喜欢聪明善良的,对成绩好的人自带好感。”
施岩对着镜子,指了指自己:“我,比你***岁,爱笑、乐观、阳光,毕业于巴黎高师数学系,名下有两个慈善基金和环保基金。”
见柳易尘还有些愣,施岩抓了一把头发,强调:“我哪点不符合你的择偶标准了!”
倒是真的和柳易尘说过的择偶观,条条都相符。
柳易尘盯着施岩看了一会,叹了口气:“你给杂志社的稿子难道不是团队写的吗?”
他一个弯的,怎么可能如实回答杂志社问的择偶观。
那些答案,不过是随口给的模范答案,施岩能符合,实在是个巧合。
谁家还不是这么做的?他就不信施岩的团队敢让自家艺人放飞自我说实话。
然而,施岩就真的摇了摇头:“不是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掰着手指:“喜欢比我大的,丹凤眼戴眼镜的,个子高的,有些冷淡的,好看的。”
柳易尘啥样,他就说啥样的。
柳易尘越发觉得这天聊不下去了,不管是脑回路还是坦率程度,他都拿施岩没办法。
更衣室里弥漫着一股尴尬,放弃沟通的柳易尘低头翻起手机。
手机恰好振动了一下。
【朱元:老板,你们衣服换好了吗,一会拿到请柬的媒体就能进会场了,别忘了采访。】
对艺人来说,一场活动换个三五套一副根本不是问题,即使搞不清情况,根据场合换衣服也早就成了本能。
柳易尘得救一样,拿起边上准备好的衣服,丢给施岩:“别贫了,换衣服,给我点时间,我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他拍戏这么多年早练出来了,换衣服速度很快。
柳易尘觉得,弄清他们现在到底什么处境,可能比弄清施岩在想什么还简单一点。
手机上,锁屏界面、系统日历,所有时间都是2020年。
而柳易尘的记忆里,《新郎》是2018年拍摄的。
他又看了一遍短信。
快递信息、手机账单,连诈骗短信都是2020。
新闻软件上,头条是【世纪婚礼!直击施易夫夫婚礼全过程!热吻三分钟超甜蜜!】
柳易尘忍着强烈的尴尬点开了新闻。
“2018年,柳易尘和施岩主演卓扬导演的《新郎》期间,因戏结缘,在两年后于景城水杉教堂举办了婚礼,卓扬导演作为证婚人出席。”
柳易尘一惊:“这是真的……?”
万一是整人节目呢……
柳易尘不抱希望地点开了自己的微信。
置顶里,是施岩笑得傻不拉几的头像。
【英俊潇洒亲亲老公:许天问刚刚联系我,想要参加我俩的婚礼。】
【柳易尘:让他滚。】
【英俊潇洒亲亲老公:其实我已经让他滚了,只是和你汇报一下,么么,等老公回家。】
【柳易尘:晚饭做好了,再乱改我手机备注,你也滚。】
【英俊潇洒亲亲老公: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叫老公哪里不对?你不许偷偷改回去!】
柳易尘看着不忍直视的聊天记录,把手机锁了。
两年后的自己,可能真的和施岩在一起了,确切来说,那个自己,大概非常喜欢施岩。
否则——他怎么可能忍着不把那个耻度爆表的备注改掉,然后拉黑施岩这个中二病。
更重要的是,他是个弃婴,许天问是他生父,也是当年抛弃他的人。
这件事,连他自己的工作团队都不知道。
如果不是绝对的信任,他不可能把这些告诉任何一个人。
施岩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在柳易尘背后:“你看,我就说你喜欢我这款嘛,不然我们能结婚?”
柳易尘生硬地回他:“不管两年后的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但至少,现在的我不喜欢你。”
“没关系,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了,你是可以喜欢我的,大不了我再追你一次呗。”
施岩下巴就搁在柳易尘肩头,温热的呼吸钻进耳内,柳易尘不由自主呼吸一滞,下意识退开一步,回过头——
施岩刚刚脱掉婚礼上那套礼服,正在解开衬衫口子。
弧度好看的胸肌在衬衣领口内,若隐若现,眼里是亮闪闪的喜悦。
施岩个子很高,瞳孔颜色接近纯黑,鼻梁和眼窝的线条十分立体,这让他看起来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的深邃性|感。
然而……此时此刻,这副荷尔蒙爆表的身体,脖子以上正挂着压都压不下去的傻笑,嘴角快要咧到耳根。
蠢爆了。越看越像哈士奇。
柳易尘没忍住,轻轻笑了一声。
他以前也养过哈士奇,正常的时候看起来是真的帅,一到其他小母狗面前,怎么看怎么蠢。
大抵就是,越想讨好谁,看起来就越蠢。
“你终于笑了?”施岩伸手捞过冷餐会上要穿的衣服,眼角带着些许新奇:“你还是多笑笑好看。”
柳易尘皱了皱眉:“我又不是你,搞不清情况,就光顾着傻乐。”
施岩也不在意他的冷淡,一脸“随你说,反正我都哄着”的讨好样:“我也不是不慌,但至少我现在和你在一起。”
柳易尘板着脸:“你能不能别这么恋爱脑?”
他从来都不喜欢美剧式的浪漫。
那些宏大叙事下的山盟海誓,世界末日也无法阻挡的爱情,诸如此类的英雄主义浪漫情怀,在柳易尘看来,都是假的。
然而施岩挠着头笑了:“我是觉得,不管我们是穿越了,还是去了什么平行世界,或者失忆了、见鬼了之类的,总之还好——”
“还好,是我陪着你来的,你不用孤零零地面对这些了。”
柳易尘一愣。
连带着都这样了还没个正形的施岩,今天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心力交瘁。
唯独这句话,让柳易尘心里软了下去。
一切都未知的两年后,至少还有一个人和自己遭遇了一样的状况。
有施岩在,的确让人觉得这种非日常的状况变得日常了一些。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柳易尘脱掉外套,背过身解衬衣扣子。
衣服脱了一半,总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转过头才发现……
“施岩!转回去!对着墙!不许看我!”
施岩听话地转了过去,眼睛却瞟着墙上的镜子:“你身材真好,腰窝也好看,还有脖子,一看就很……”
柳易尘冷声问:“很什么?”
“很想亲一口。”
施岩听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

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全文阅读

“出去等我。”柳易尘板着脸拉开门,将施岩推到了门外。
施岩忙举起双手:“我保证不偷看了!我能呆在里面吗!”
柳易尘把门拍上:“不能。”
施岩的承诺在他这里一毛钱都不值。
柳易尘换好衣服的时候,施岩正靠着门玩手机。
户外冷餐没有那么正式,柳易尘额角的碎发放了下来,显得温和沉静,透出些和年龄不相符的透彻感。
看见走出来的人,施岩下意识脱口而出:“你真好看,我想亲你一下。”
柳易尘冷酷无情地无视了施岩,直接***话题:“不行,聊正事。”
在更衣室里冷静了一会,柳易尘已经整理好了心情,也稍微习惯了一点施岩跳跃的思维。
事情已经发生,再去纠结原因毫无意义,还不如先解决面前的问题。
他刚刚看了流程,婚礼不对外开放,只有两人的工作室放出了宣誓、交换戒指和接吻的视频片段。
但接下来的冷餐,部分媒体得到了邀请函,可以入场在限定区域进行直播。
不管怎么说,得先把媒体在的场合应付过去。
一旦露出端倪,绝对会被添油加醋,做一番文章。
柳易尘脑海里已经有了新闻标题:
【世纪夫夫婚礼全程零交流,疑似新婚当天即生婚变】
简直满分,热搜稳了。
想到这里,柳易尘有点想笑,觉得自己明天可以去VC编辑部上班了。
“笑什么呢?”施岩好奇地看着柳易尘微微扬起的嘴角。
“没什么,走吧,该去外面了。”柳易尘悄悄顶了顶腮,把笑意压了回去。
他平时从不会想这些杂七杂八的,大概是和施岩呆多了,被施岩的脑回路传染了。
身为艺人,婚礼从来都不是为自己办的,而是办给整个娱乐圈和粉丝们看的。
尤其是同性婚姻刚刚开放的现在,粉丝们对艺人的婚礼充满了好奇。
柳易尘调动了一下情绪,朝施岩伸出手:“走吧。”
施岩盯着那只伸出来的手:“你居然愿意给我牵手?”
柳易尘一字一句解释:“外面有媒体,总得演一下吧。”
他们是艺人。
贩卖自己的***、自由、形体、时间、情绪,换取粉丝的追随。
粉丝要看的是他们甜蜜恩爱,如果做不到,该狂欢的就是营销号了。
一旦翻车,他们身后的工作团队、代言厂商等等,整个利益链的下游都要停摆。
尤其今天的还是直播,他们的一举一动会直接***粉丝的眼睛。
施岩理解了柳易尘的意思,将手伸了过去,语气却有些不开心:“我不想演。”
柳易尘有些疑惑:“为什么?”
“我本来就很开心,很喜欢你,恨不得随时随地粘着你。”
施岩定定地看着柳易尘,下意识紧了紧捏着柳易尘的手,“我不需要演,不想演。”
那只手有些***,温度很高。
他一腔真心,说演,显得过分廉价。
沉默了片刻,柳易尘语气有些缓和:“那自然是好事。”
他不喜欢施岩。
但对这样单纯直白地表达实在讨厌不起来。
这样的坦率是他所不具备的能力。
置身娱乐圈,依然能用这样的赤忱去喜欢一个人,这是好事。
施岩重新强调了一遍:“你可能还不喜欢我,但是我很喜欢你。”
柳易尘叹了口气:“我知道了,对不起我暂时没办法回应你的喜欢。”
即使知道两年后的自己和施岩在一起了,但现在的柳易尘并不想接受这份突如其来的喜欢。
然而施岩对柳易尘的拒绝并不在意,咧着一口大白牙笑了:“没事,你知道我喜欢你就行了,走吧。”
两人牵着手走了出去,冷餐的长桌边人不算很多,大部分都是柳易尘认识的面孔。
柳易尘的社交圈不大,这一小片已经是他在圈里全部的朋友了,得到授权进行直播的记者也在人群中。
看直播的观众看见柳易尘投来的目光,纷纷激动起来:
【尘尘看看妈妈!】
【呜呜呜呜我嗑的CP终于结婚了!】
【15551他们之前在更衣室这么久干嘛了,看不到他们我好***】
【还能干嘛,你看看尘哥头发都散了,肯定没干好事】
之前合作过的影帝袁安瑞举起香槟,朝着柳易尘,露出微笑:“恭喜。”
施岩脸色一变,没等柳易尘说话,端起杯子,挡在柳易尘面前,生硬地回答:“谢谢,还有别的事吗?”
他的态度实在是算不上多友好,袁安瑞愣了愣,倒也没和施岩计较。
等人转身走了,柳易尘咬着牙,靠近施岩,用气声问:“你犯什么神经呢?那是前辈!”
施岩呆了呆,没回话。
又有人朝着这边过来了,柳易尘生怕施岩继续犯神经,贴在施岩耳边小声道:“镜头在盯着你,不想被买黑热搜的话就正常点,别留下话柄。”
旁边的人依然有些愣,没有回答,手的温度倒是更高了。
柳易尘终于觉得不对了,悄悄攥了一下施岩的手:“你怎么回事?”
施岩火烧一样甩开了手,有些心虚,说话都开始磕磕绊绊:“你……你离我远点……”
柳易尘茫然地看着施岩,突然猜到了什么。
“你离我那么近……气就呼在耳朵边上。”施岩小心翼翼地斟酌了一下措辞,“我差点就……那什么了。”
他肖想柳易尘很久了,不止一次在梦里把人按在怀里这样那样、那样这样。
一眨眼,这人就真的成了自己的合法伴侣,还牵着自己的手,贴在自己耳边说话。
这实在是有点太***了。
施岩怕柳易尘听了生气,声音越来越小:“你放心,是差点……还没硬。”
他没敢说,其实刚才他几乎想转过去亲柳易尘一口,反正大庭广众之下,柳易尘也没办法拒绝。
但他怕被柳易尘讨厌。
柳易尘彻底无语了:“不管你在想什么,也不能对着前辈这么没礼貌!”
“那倒不是。”提起袁安瑞,施岩一脸防备:“袁安瑞是弯的,我亲耳听见的,他一看对你没安好心。”
他还没把柳易尘追到手呢,任何不确定因素都得靠边站。
袁安瑞给了他很大的威胁感。
柳易尘哭笑不得:“……我和他根本不熟,还没和你合作的次数多。”
说完他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施岩这人,给点好脸色,绝对会飘。
然而晚了,施岩果然飘了,摸着后脑勺***一笑:“那可不,我为了挑咱俩都能接的本子,挑得都快能做选角导演了,不然哪来那么多机会粘着你。”
柳易尘回忆了一下他俩的合作。
次次都是绝佳的剧本,优秀的团队,导演非自己不要,人设完美贴合,本子就是奔着拿奖写的。
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每次都感到为难,既不想和施岩撞上弄得粉丝腥风血雨,又舍不得拒绝这么好的剧本。
意识到那些左右为难原来是这么来的,柳易尘脸一黑,索性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施岩这人,没救了,这场直播恐怕也没救了。
实际上,柳易尘完全是谨慎习惯了,看直播的粉丝们压根就没觉得哪里不对。
【哪个姐妹懂唇语快来康康他俩在说啥】
【不用看了哈哈哈哈哈还能是啥,肯定是醋了】
【同感,他急了他急了他急了】
【我们岩岩醋王名号真不是盖的,醋到前辈头上去了哈哈哈哈哈】
袁安瑞离开后,直播的工作人员直接走到了施岩面前。
“陆老师好。”柳易尘和走过来的人打了个招呼。
这是预留的直播采访。
朱元刚才已经过来递了话,柳易尘和施岩的婚礼,授权了一家网络平台的直播。
柳易尘和施岩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小桌坐下,对面是直播平台的记者陆明彦。
这种专访,说到底还是不痛不痒,柳易尘原本也没有非常担心。
但那是通常情况,现在见识到了施岩的脑回路以后,他总是隐隐有些不安。
陆明彦客气地祝福了两人几句,对着镜头开始采访。
柳易尘打起了十万分精神,在桌下握紧施岩的手,时刻准备着靠手上的力度提醒施岩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陆明彦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笑着问:“二位的感情真的很好啊,不知道当初是谁先喜欢上谁的呢?”
“我。”柳易尘还没想好,施岩已经开口了:“我追了你们柳老师好久才追到的,可真是太难了。”
陆明彦有些好奇:“那施老师是喜欢尘哥哪里呢?一见钟情吗?”
这个问题简直是撞到施岩枪口上了。
“是啊,一见钟情。”施岩开启了彩虹屁模式:“我当时在国外读书,恰好在电影院看到他的电影,那个瞬间我就决定,我要回国,要追他。”
“要说哪里好,那实在太多了。”施岩掰着手指:“我们尘尘,演技好,长得帅,性格好,有担当,非常善良,个子高,腰细,腿长,眼角的小褶特别***,腰窝也特别***……”
这越说越碎了。
弹幕乐坏了:
【哈哈哈哈有被笑到】
【施岩可以去写本彩虹屁指南了真的】
【快出书!求你教教我男朋友怎么彩虹屁!】
【岩岩眼里的尘哥真的有很美好啊】
【尘哥脸红了哈哈哈哈哈】
柳易尘在旁边垂下头,脸有些烫。
他虽然是艺人,但实际上并不太喜欢出席活动,除了路演和电影节,很少参加线下活动。
粉丝当面吹彩虹屁这种事,在柳易尘身上极其罕见,几乎只有剧组探班和机场偶遇才能发生。
被人这样当面从头发丝夸到指甲盖,是人生第二次。
而第一次被这样夸的时候,还是小时候了。
边上还在滔滔不绝,柳易尘闲着无聊,低头从甜点台上扒拉了一小块水果挞,刚要下口,旁边伸过来一只手:“给我吧。”
施岩说完这句,接着和陆明彦聊起来,无缝衔接,格外流畅。
柳易尘以为施岩是要秀恩爱,把手里的递过去后,自己重新拿了一块,然而施岩又一次伸出了手:“别吃,你过敏。”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看着陆明彦,说完丝毫没有停顿,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
柳易尘盯着水果挞看了看。
草莓、树莓、蓝莓,没有他会过敏的东西。
“这个挞的皮是杏仁粉做的。”施岩回答完陆明彦的问题,见柳易尘在发呆,温声提醒他。
柳易尘对杏仁过敏,但他不记得自己和施岩之前合作的时候吃过杏仁,也不曾提起过这件事。
施岩讨要夸奖一样,有些收敛着的得意:“我都说了,你的所有杂志专访我都能免费背诵。”
弹幕这次被惊到了:
【真的,这俩人是真的!】
【前面你这不是废话吗,都结婚了还能有假?】
【我老公都不一定有施岩这么细心】
【太真实了,我男朋友也做不到】
【眼眶一热,施岩一定特别喜欢尘尘吧】
柳易尘同样心尖一热。
挞的外皮有杏仁粉这种事,寻常人都不会在意到,除非施岩是个烘焙爱好者,或者他特别留心过自己不能吃什么。
他认识施岩三年,从未听施岩提过任何烘焙有关的事。
所以答案大概就是后者了——
施岩为他留心过。
陆明彦看着两人的互动。
他做娱记时间很长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看得出面前的艺人们到底是虚与委蛇还是真情实感。
施岩绝对是真的。
真,对娱乐节目来说是件好事。
假意味着每句话都可以斟酌,不痛不痒,不会激怒粉丝,也不会引发热议。
只有真才会有情感波动,才会被刁钻的问题逼出真话。
粉丝们要看的就是这些带着情绪的真话。
陆明彦继续提问:“看来二位真的很甜蜜啊,不知道面对世纪难题的时候,也会和大家一样吵架吗?”
柳易尘给了个中规中矩的回答:“得看是什么问题,原则问题不能让,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他都让着我。”
施岩微微颔首,露出得体的笑,补充道:“我的原则就是他。”
柳易尘微怔。
施岩这张脸,配上充满磁性的声音,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让人不由自主觉得都是真的。
可柳易尘自己清楚,现在的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陆明彦顺着施岩的话,抛出了今天带来的重磅问题:
“那,提起前任,二位也不会吵架吗?”
施岩和柳易尘双双一愣。
柳易尘下意识反问:“前任?”
“对啊。”陆明彦对这个展开十分满意,“柳老师的前任不是刚上热搜吗?”

小说资源推荐

转眼间失忆后和对家结婚了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