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虞惟笙岑星小说请和我结婚吧全文资源全章节完整版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5-23 11:54:29
  • 请和我结婚吧by桃百合-请和我结婚吧( 虞惟笙岑星)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请和我结婚吧全文阅读,主角是 虞惟笙岑星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 虞惟笙岑星之间的动人故事:岑星小朋友情窦初开,对姐姐的婚约对象一见钟情。若干年后,他的姐姐因与未婚夫同样分化成了Alpha而解除婚约。双方家长:可惜,太可惜了。岑星(举手跳跃):我!还有...

虞惟笙岑星小说请和我结婚吧全文免费阅读:

“我觉得很挫败。”
岳霄坐在沙发上,小臂支在自己的大腿上,低着头,一脸颓丧。
“我从来没有对自己那么失望过,”他说,“明明是很简单的东西,可我无论如何都没法让他听明白。我甚至想不通其中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过程得不到任何反馈,我仿佛在跟一只橡皮鸭对话。当我疑惑他怎么就理解不了,又忍不住反过来思考我怎么就没法让他理解,这其中的辩证关系使我失去了一部分质疑他的立场,进而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
虞惟笙拍他的肩膀:“行了行了……”
岳霄抬头:“真的很抱歉。答应了您绝对不能说他笨,还是没完全忍住。”
“什么叫没完全忍住?”虞惟笙问。
“我对他说,要是你能再稍微聪明一丁点,我们之间能减少很多痛苦。”
虞惟笙皱眉:“……哭了吗?”
岳霄惭愧地低下了头:“对不起,正在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虞惟笙推开岑星房门的时候,岑星正坐在桌边,安静地低着头。
听见声响,他立刻把头抬了起来。眼眶果然是红红的,睫毛上还沾着湿嗒嗒的泪花。
他面前放着一张写满了字的草稿纸。从字迹看,肯定是岳霄的。虞惟笙走到他身边,拿起那张纸仔细看了看。
那上面写着非常详细的解题过程,每一步都清晰细致,旁边还进行了不少标注。对虞惟笙来说,一目了然简单易懂。
若是再配合上讲解,确实很难理解岑星为什么学不会。
难道真的是因为笨,虞惟笙想。
他再次低头看向岑星,发现这位小朋友的眼眶里又有泪花往外冒。
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后,虞惟笙重新把那张纸放在了岑星面前,问道:“星星你告诉我,到底是哪一步开始不明白?”
他说话时刻意放慢了语速,尽量温柔和善。岑星垂下视线,看向那一行行详尽的解题过程,半天没反应。
虞惟笙隐约有些明白了岳霄方才为何如此奔溃。讲解时收不到任何反馈,整个过程中毫无交流,完全不清楚对方究竟听懂了多少,等说完口干舌燥,才发现全都是白费。
岑星虽不能说话,但也是有其他表达方法的。他这完全就是借着自己的生理缺陷,刻意回避,不愿正视问题。
遇上性格躁一点的,可能已经发火了。
虞惟笙是个能沉得住气的人。他找了张椅子,在岑星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指向岳霄所写的第一行文字。
“这里应该没问题吧。”
第一步只是套入了公式,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可言。
岑星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来,迟疑了几秒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虞惟笙盯着他的脸看,他便抿着嘴身子微微向后靠,一副心虚模样。
“既然明白的话,那你教我一下,”虞惟笙把笔塞进他手里,“这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岑星握着笔,僵着不动。岳霄原本站在门口,闻言有些好奇地向里走了半步,张望过来。
“别紧张,”虞惟笙看着岑星,“又不是测验,说错了也没关系。”
岑星看了看他,在纸上缓慢写到:代入公式。
“代入了哪个公式?”虞惟笙继续追问,“你写在旁边。”
岑星握紧了笔,低着头,半晌没动作。虞惟笙也不催,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
“你是不是不知道具体代入了什么公式啊?”岳霄在背后问道。
话音刚落,“啪嗒”一声轻响,纸被打湿了一小块。岑星刚刚写下的字迹因而模糊起来。
虞惟笙见状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又拿起了一支笔,把正确式子写了下来。
“是这个,你记一下,”虞惟笙说,“不过推导的过程我现在想不起来了。有些东西虽然是基础,可是记不得也很正常。”
岑星没敢看他,点了点头。
虞惟笙回头看向岳霄:“你还记得推导过程吗?”
岳霄摇头:“不记得。”
“你看,”虞惟笙又重新看向岑星,“这个哥哥也不记得了。大家都有记不住的东西,没什么奇怪的。”
岑星吸了吸鼻子,又用袖口擦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
“有任何不会的,一定要讲出来,”虞惟笙说,“就是因为你不会,才要找人教你。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他就是来做这个的。你要是都懂都会,他白来了。”
岑星抬起头来,先看了看虞惟笙,又回头看向岳霄。接着,他拿起一张纸,低头写了三个字。
——对不起。
“不用道歉啊,”岳霄有点尴尬,“公式你能看明白吗?不然我再给你讲一遍?”
虞惟笙站起身来,把座位让给了他,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你别跟他讲,”他对岳霄说,“你让他来给你讲。哪里解释不清楚你再细说。”
岑星立刻紧绷了起来。
“别怕,我是他的老板,他要是凶你有我罩着。”虞惟笙安抚道。
岳霄回头看了虞惟笙一眼,表情略显无辜。
这一次讲解,虽过程磕磕绊绊,但成果喜人。
大多数时候,还是岳霄在说话。他每讲一步,问岑星懂不懂,岑星稍有犹豫,虞惟笙就会在背后提醒他,不懂就摇头,具体哪儿不清楚写出来,别装。
龟速讲完那一题,虞惟笙算是彻底明白了岑星的问题所在。
岑星记性不好,一些很基础的东西,老是忘记。可明明不懂,又不愿意说出来。很多岳霄概念中理所当然的部分,一笔带过,他毫无头绪,却也不敢提出疑问。问他明不明白,他永远点头,实则一窍不通。
当这些问题暴露出来以后,就可以一一对阵下药了。
“你其实挺聪明的,”岳霄看着岑星独立写完的解答过程,感动不已,“这不是做对了么。你只是基础不好而已,基础是最容易掌握的。”
岑星原本紧绷的小脸立刻松懈下来,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虞惟笙感慨不已。三个人折腾到晚上十点,岑星终于顺利做完了一张试卷的其中一道大题。他们公司做项目都没有那么辛苦。
剩下的那些,今天是没时间指导了。就算岑星不困,总不好把岳霄留得太晚。
“就到这里吧?”虞惟笙站起身来,“小岳我送你回去。”
“等等,”岳霄拿起一边的练习册,对着岑星说道,“我帮你找几道同类型的题目,你立刻做一做,做完了拍照发我。举一反三才记得牢。”
岑星握着笔,严肃点头,神情中似乎还隐约有几分要迎接挑战的期待感。
“难得你也会那么夸张。”虞惟笙在送岳霄回去的路上感慨道。
岳霄家离得不算很远。他为了岑星劳心劳力,那么晚了虞惟笙也不好意思让他自己打车回去。
“我有吗?”岳霄不解。
“……说他很聪明。”虞惟笙说。
车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今天辛苦你了。”虞惟笙又说。
“没关系,”岳霄摆了摆手,“我很喜欢挑战的感觉。”
虞惟笙心中感慨。岳霄在面对工作时好像都没有这样的积极性。看来是把辅导岑星功课看做了一件高难度任务。
“对了,”岳霄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你的表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怎么?”虞惟笙不解。
“要培养学生的学习热情,靠口头上的激励只能起到暂时的效果,”岳霄说,“如果能有一些明确的奖励,比如考到多少分就送他一双球鞋或者带他出去旅游,这样对他来说会更有动力的。”
听着还挺有道理的。虞惟笙想了会儿,却没头绪。
岑星喜欢什么?
他唯一能想到的答案,只有自己了。
不太可行。
虞惟笙到家的时候,岑星已经把岳霄留给他的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了。
这小孩确实不算太笨,会造成今天的局面,完全是不懂不问又自暴自弃的恶性循环。
“很顺利嘛,”虞惟笙俯**看他的习题册,“学得挺快的。岳霄哥哥说你其实特别聪明。以后别胆小,勇敢提问,进步会很快的。”
这些话像哄小学生,岑星这个高中生却是立刻听了***,脸都红了。
虞惟笙心想,言语激励还是挺有用的嘛。但总这样骗小孩也不行。
“星星你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他问。
岑星没料到会突然改变话题,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平时有什么喜欢做的事吗,”虞惟笙说,“比如游戏啊运动啊旅游啊什么的,有吗?”
岑星虽不明所以,但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在纸上进行了回答。
——喜欢上网。
这可真是让人为难了。总不能没收他的手机电脑,等他成绩进步了再还他。
“那……有什么具体的想要的东西吗?”虞惟笙问,“比如,新电脑?”
岑星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再次提笔。
——想要新的指甲钳和挖耳勺。
虞惟笙哭笑不得。他不得不换了种更为直接的提问方式:“如果你开学以后的摸底测验能全部及格,想要我给你什么奖励?”
岑星终于听明白了。他看着虞惟笙,眨了眨眼,接着脸一下子变得通红。
“不要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虞惟笙提醒他。
岑星低下了头。
“你可以慢慢考虑,”虞惟笙说着转变了话题,“你数学这个样子,现在每天去上课,能听懂吗?”
岑星飞快地看他一眼,脸上又是那熟悉的犹豫。
“实话实说,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虞惟笙说,“是不是完全听不懂?”
过了好一会儿,岑星才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虞惟笙浅浅地叹了口气,冲着他笑了笑:“没关系的,听不懂也是暂时的。要不这样吧,暑期班先不去了,请几天假。我们趁这段时间先从基础开始补起来,好不好?”
岑星小心地看向他。
“你那么聪明,找对了方法肯定很快就能追上了。”虞惟笙说。
岑星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冲着他笑了。
半个小时后,当虞惟笙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收到了一条新的消息。
——如果我开学以后的摸底测验能全部合格,您愿意跟我约会吗?

请和我结婚吧全集免费阅读

岑星是屏着呼吸按下发送键的。
在那之前,他斟酌了许久。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不知道虞惟笙能给什么。
这短短几天的相处中不难发现,虞惟笙在金钱上是个非常大方的人。岑星家经济条件尚可,但和虞惟笙的家庭背景相比,实在过于普通了。如今他每个月能领到的零花钱在同龄人中也不算太富裕,若他向虞惟笙提出这类愿望,是一定会被满足的。
虞惟笙对他太好了,说宠着也不为过。一台新手机对虞惟笙而言或许只是一件随手的小礼物,算不上什么。可是愿意把他的事放在心上,耐心地辅导他功课,认真想法子鼓励他,这份关心就要显得更贵重许多。
虞惟笙曾说,那是哥哥对弟弟的喜爱。这样的喜爱被岑星深刻体会过后,让他产生了一些更为贪心的想法。
物质上的奖励对虞惟笙而言不值一提,对岑星而言也毫无吸引力。他想要的,在见面第一天就表达过了,那特别珍贵。岑星不想放http://zjtechexpo.cn/弃每一个可以争取的机会。
不过,若是直说“我想和您结婚”,绝不会被答应。岑星偷偷在心里小心衡量着尺度,最后挑选了一个渴望的、有一点点逾越的、但又不至于太过分的请求。
他已经想好了,若是虞惟笙拒绝,那就启用方案二,改口说想要跟他一起出去随便做点什么。哥哥和弟弟也可以共同行动,去吃点东西看个电影消磨时间,有什么奇怪。不答应才是心里有鬼。
岑星发送完毕,紧张得心怦怦跳。
他全神贯注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没动静。会不会是他考虑太久,虞惟笙已经睡了?
岑星捧着手机躺在床上,向左转一百八十度,再向右转一百八十度。滚了几遍后心里始终静不下来,干脆起身,在房间里团团转。
怎么还不回呀。岑星甚至想要偷偷溜出房间,跑去虞惟笙房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当他终于按捺不住,已经握到了门把手上,期待中的提示音终于了起来。
虞惟笙可算是回复了。
——学习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自己的前途。
岑星有点懵。这话从小到大听老师说过无数遍,从未显得如此煞风景。虞惟笙的形象一瞬间变得老气横秋。
虽说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可真的面对时,心里难免还是会酸溜溜的。
岑星盯着那行字看了一会儿,犹豫起来,不想委曲求全使用那个方案二了。他***地吸了吸鼻子,又抬起手来用袖口擦了擦眼睛,略带几分冲动地对着屏幕快速输入文字。
——那么,您愿意为了我地前途和将来,答应和我约会吗?
和上一条不一样,这一次,他输入发送一气呵成,中间没半点犹豫,速度飞快。
发完不到十秒,后悔了。威胁似的,不讲道理。虞惟笙会不会生气啊?
岑星心慌慌的,没犹豫太久,按着那行字选择了撤销。
不过已经晚了,在那行字消失的同时,对话框上出现了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
——我看你语文成绩还不错,怎么的和地都分不清?
岑星对着屏幕眨巴了两下眼睛,脸烧了。
他这一次回复时格外小心。写到一半,又陷入了犹豫中。到底是“输入得太快了不小心打错了”还是“输入地太快了不小心打错了”?
这次可不能再出纰漏了。
好像是前一种,又不敢确定。岑星一脸严肃地思考了半分钟,刚要打开搜索软件,新的消息又跳了出来。
——好吧。
没头没尾的,有点突兀。
岑星愣了三秒,终于回过神来,当即原地蹦跳了一下。落地时不小心踹到了一边的椅子,椅子磕在桌上,撞到了摆在桌边的笔袋,笔袋顺着移了一小截,戳中了立在书桌上的课本。
课本晃了一下,“咚”一声落在地上。
夜深人静,书脊立着砸在地板上的动静特别大。岑星和虞惟笙的房间在同一层,离得并不算远,很有可能会听到。
非常羞耻。可与此同时,依旧满心亢奋。
他顾不上捡书,郑重地输入了回复。
——谢谢!
虞惟笙很快回了。
——不早了,安静点,睡吧。
虞惟笙第二天上午没去公司,而是陪着他又跑了一趟学校。
在帮他请假的同时,虞惟笙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班主任岑星需要请假的理由。
学习进度不一样,上课完全听不懂,与其每天过来浪费时间,不如在家请家教自习。
老太太闻言有些惊讶。
“那昨天你就应该告诉我了呀,”她说,“还说什么自己太笨了,没好好学过当然是不会做的。”
岑星小幅度点了点头。
“就是,”虞惟笙说,“又不丢人,该表达的还是要表达出来。你们老师那么有耐心,会愿意等你慢慢写完的。”
班主任笑着点头:“大孩子啦,不用那么害羞。这段时间你要是学习上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随时发消息问我,我看到了会尽快回复的。”
虞惟笙在岑星背后轻轻拍了一下:“快谢谢老师。”
被人当着面说不要害羞,反而会变得更容易不好意思。岑星红着脸对班主任笑了一下,然后抬起一只手来,握成了拳正对着班主任弯了弯大拇指。
“这是谢谢的意思呀?”班主任问。
岑星点头。
班主任又笑着问道:“那不客气的手语是什么样的?”
岑星闻言抬起双手,双手先是竖着摆了摆,接着又放平下来,掌心向上左右动了动,接着微微向前倾了**子。
班主任饶有兴致地跟着他做了一遍,同时说道:“不用跟我客气。”
岑星偷偷瞄了虞惟笙一眼,发现虞惟笙正侧着头看他。于是他又抬起一只手来,对着虞惟笙也弯了弯大拇指。
虞惟笙只是笑了笑,接着便移开了视线。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什么事我跟您电话联系。”他对班主任说道。
双方道别时,班主任对岑星感慨了一句:“你的表哥对你可真好。”
岑星犹豫了一下,突然又抬起了手来。
他对着虞惟笙指了指,摆了一下手,又把中指和食指交叠着并在一起,在空中轻轻点了一下。接着,他指了指自己后把手握成了拳,再摊开掌心收拢大拇指,最后先用中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再竖起手掌,贴着脸侧自后向前挥了一下。
这一连串动作不算太复杂,但他一气呵成做得飞快,就显得有些花哨。对不懂手语的人而言,完全来不及反应。
“这是什么意思呀?”班主任好奇地看着他。
“他说非常感谢您,期待开学以后再上您的课,”虞惟笙说着,低头看向岑星,“走啦,跟老师说再见。”
岑星点了点头,短暂犹豫了几秒后一脸紧张地又开始比划起来。
动作和刚才有些许重复。先食指和中指交叠着在空中点一下,接着指了指自己又握成拳,之后双手一起抬起来,大拇指对着弯曲了两下,收尾动作和方才一模一样竖起手掌紧贴着脸侧挥动一下。
班主任还没问,虞惟笙已经抢着做出解答:“他说他真的特别感谢您。”
他说完冲着班主任又笑了笑,接着强行把岑星拖走了。
“你能看懂吗?”
虞惟笙才刚拉好安全带,副驾驶上就传来了熟悉的女声。
岑星举着手机,一脸忐忑地看他。
就算没学过手语,大致也能猜到七八分。配合上岑星现在这幅小心翼翼的模样,刚才肯定是仗着老师看不懂,在说他俩根本不是表兄弟。
虞惟笙看了他一眼:“让你有话就说,你的表达欲望突然就上来是不是?”
岑星抿着嘴唇,有些心虚地戳了会儿屏幕。很快,女声再次响起。
“你跟我说的,该表达的就要表达。”
仿佛在强调自己非常乖,只是听他的话。
虞惟笙以往确实觉得他乖。但此刻,认知稍许被刷新了一部分。
“你到底在比划些什么?”他问岑星。
岑星很快给出了答案,与他猜想无误。
“我告诉她,你不是我的表哥。”
“这么短一句话,需要比划那么多?”虞惟笙又问。
岑星缩着脖子往车门的方向靠了些许,然后点头。
他的脸很红,也不看虞惟笙,表情和肢体都很僵硬。让人不得不怀疑这答案的真实性。
学校距离虞惟笙家很近,转眼就到了。虞惟笙把车停下以后,转过身,对着岑星抬起两只手,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弯了两下大拇指。
“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岑星被吓了一跳,眼神游移。半晌后,他才拿起手机开始输入。
“是鞠躬打招呼下次再见的意思啊。”
最后打上那个感叹词,或许是为了强调。可被僵硬的电子音念出来以后显得十分阴阳怪气。
虞惟笙盯着他那张小脸凝视了片刻,点了点头:“……哦,行吧。”
这个乖小孩,漏尾巴了。

本站推荐

请和我结婚吧 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小说资源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点击免费阅读 虞惟笙岑星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