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职场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无删减全章节在线txt

十弦文学 穿越职场 2020-05-23 11:54:24
  • 温柔陷by甄子姐姐-温柔陷(唐雨杺周鹤)全部章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陷全文阅读,主角是唐雨杺周鹤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唐雨杺周鹤之间的动人故事:唐雨杺幼时在泥潭里捡了个左耳失聪的小男孩做跟班。年岁渐长,小跟班彻底生成了她喜欢的少年模样。颜如玉,眼有光,温润谦和脾性好。鲜少有人知道,在唐雨杺眼里近乎完美的...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章
豆大的雨点砸在伞面上,噼里啪啦作响。
唐雨杺玩心大,跟小时候一样,还是很爱踩水坑。一路过去,总故意往水坑里蹦。脚下沾了泥,身后留下一长串的鞋印子。
周鹤一直低着头,看着她裹了泥的鞋面,紧跟在她身侧。伞面斜倾,把欢蹦乱跳的少女护在伞内。自己的左肩早就被淋湿了,却浑然不觉。
唐雨杺很喜欢下雨天,觉得雨水能洗涤掉一切吸附在周边建筑和植物上的尘垢,像是给世界冲了个澡,雨后是焕然一新的味道。
周鹤不喜欢下雨天,或者更准确点,除了眼前这个被他悉心护在伞下鲜活雀跃的少女,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能激起他的兴趣。
他的世界非黑即白,唐雨杺是他眼中唯一跳动的色彩。
这样的天气搭公交的人不少,车上早就没了座。推挤着勉强上了车,车门关上后,密闭的空间内满是湿哒哒的怪味。
唐雨杺一上车就挤到了靠窗的地方,一手把住了头顶的吊环,专注看着窗外的某一处。
周鹤站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支撑在她的肩骨两侧,给她辟出一小块可以活动的空间。
见她看得出神,周鹤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
车窗外有两只土狗在龇牙咧嘴地打架,互咬住对方的脖颈,怎么都不松口。
周鹤的视线很快收了回来,落在她被雨水打湿的额发上。视线逐渐下移,看着她卷翘眼睫上挂着的剔透水珠。
车子颠簸前行,那两只打架的狗终于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唐雨杺抬手揉了揉眼睛,无意中撞上周鹤低眸看她的视线。
她动作一顿,没有躲闪。索性转过身来,近距离直勾勾盯着他漆黑晶亮的眼睛看,嘴角勾起的弧度在不断加深。
无声对视间,周鹤悄悄红了脸。
车子猛颠了一下,唐雨杺被惯性带着摔撞进他的怀中。
周鹤步子扎得很稳,这样的冲击力对他几乎没有影响。在唐雨杺撞进他怀里时,及时伸手扶了一下她的腰。
唐雨杺的耳朵贴在了他的胸口位置,这个***恰能听见他高频率的心跳声。
她忽然之间有些舍不得这样的怀抱了,耍赖般黏着周鹤,没退回去。找了个平衡的支力点,单手勾缠住了他劲瘦的腰。指尖触到他的脊背,清晰感觉到他瞬间有些僵硬。
原本虚扶在她腰间的手微微一顿,慢慢收拢,像是在回应她这样稍显逾矩的亲密举动。
唐雨杺不由呼吸一滞,心跳频率一瞬加快。占便宜的是她,害羞的也是她。心窝里像是偷藏了只毛茸茸的小猫咪,正伸着爪子在挠她,挠的她心痒痒。
脖间有温热的气流蹿过,周鹤下意识错开视线,转头看着车窗外。
连绵的雨幕很突兀地落在了他漆黑眸色间。
“阿鹤,周日下午记得来我家找我。”唐雨杺主动开口打破沉默的僵局。
周鹤看着车外,说:“好。”
唐雨杺抬起头看他,视线落在了他红透的耳廓处。忽地起了玩心,追问道:“不问问我让你来我家干什么吗?”
周鹤没问,唐雨杺只好自问自答。踮起脚凑近了些,压低声音逗他:“我准备,对你下手了。”
周鹤的眼睫一颤,迅速低下视线。紧盯着她的眼睛,像是在跟她确认着什么。
还真是好骗!
唐雨杺噗呲呲笑了起来,锤了一下他的腰,说:“你想什么呢?我是想亲手给我妈做顿像样的生日宴。那我不是没学过做菜嘛,只能辛苦你当小白鼠了。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啦,应该不会毒死人的。”
说话总没个正形。
周鹤抿唇笑,问:“我记得梅姨的生日好像还有好几个月吧?这么早就要开始准备了?”
“是啊。”唐雨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就是,想做点什么哄哄她。”
转眼周日。
开学至今已经连着下了五日的雨,连绵的阴雨天把人的情绪都浸湿了。
周鹤收拢手里的伞,款步上楼。站到唐雨杺家的门前,抬手叩门。
屋内叮叮当当一通响。
周鹤挺有耐心地等在门外,好一会儿才有人来给他开门。
门缝刚敞开,就有一股很明显的焦味飘出了屋。
唐雨杺身前歪歪斜斜围了条围裙,手里拿着柄锅铲。被屋里呛鼻的味熏到了,咳个不停。朝门外的周鹤招了招手,催他:“快,快进屋。”
周鹤愣了一下,盯着她被烟熏得黑一道白一道的花猫脸看。
正要转身去厨房的唐雨杺似有所觉,一秒转回视线。用锅铲指了指他,警告道:“憋住!你敢笑就绝交!”
周鹤很听话地憋住了笑,抬脚进门。
唐雨杺的妈妈去了她外婆家,家里就剩了她一个。
曹向梅前脚刚出门,唐雨杺后脚也偷溜了出去。用自己攒的零花钱买了一堆食材,路过书店又买了本菜谱。现学现卖,到家后一直在厨房捣鼓。
周鹤到她家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了两道菜。黑不溜秋的,光看外观分不清盘子里装的是什么。
周鹤坐在餐桌前辨认了好一会儿,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唐雨杺又端了盘黑中带着点红的东西从厨房出来。
周鹤都看懵了,只能诚心请教:“雨杺,这三个到底是什么菜?”
唐雨杺把手里的那盘“黑中透红”往他面前一放,介绍道:“西红柿炒鸡蛋。”
往他右手边的那盘焦炭一指:“红烧肉。”
最后剩下的那一坨,据她描述是“爆炒三丝”。
至于为什么是坨不是丝,是因为她还没学会把菜切成丝。菜入锅后又怕油溅,在厨房跳来跳去地躲。最后实在没辙了,直接把锅盖盖了上去,凑合着一锅乱炖了。
就这么非常凑合的三道菜,她还折腾了近三个小时,中途还差点把厨房给点了。
把筷子递向周鹤的时候,唐雨杺瞥了眼自己做的那三道菜,突然有些心虚。紧抓着筷子,死活不撒手。
“不行!这要万一把你吃死了怎么办?”她反悔了。
“不会。”周鹤坚持,“我想试试。”
两人各抓着筷子一头都没松手,一时僵持不下。
“这是你第一次做菜,你就不好奇自己做的菜到底是个什么味吗?”周鹤问。
说不好奇是假的,毕竟是第一次下厨。
唐雨杺犹豫再三,终于松了手。提前给他打预防针,警告道:“是你自己要吃的,万一吃坏肚子,可别赖我啊。”
周鹤“嗯”了一声,视线在三盘菜之间仔细巡睃了一圈,拿筷的手慎重伸向了那盘“黑中透红”。
唐雨杺的视线跟着他的筷子走,很紧张地看着他夹起了一块西红柿。
周鹤动作极慢地把那筷子西红柿送到鼻下嗅了嗅,而后送进了嘴里。
食物进嘴后他细细咀嚼了一番,面色无异。喉结一滚,咽了下去。
唐雨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确认着问:“咽下去了?”
周鹤点了点头:“嗯。”
唐雨杺换了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伸手掰他的嘴确认:“你真咽下去了?”
周鹤很配合地张开嘴给她看。
确认过后,唐雨杺给他鼓了鼓掌,由衷佩服道:“哇,你真是个勇士。”
周鹤笑了一下。
“味道怎么样?”唐雨杺问完觉得自己似乎是问了句废话,稍停顿,又问:“你现在会不会有一种想吐的感觉?”
周鹤把手里的筷子调转了个方向,递向她,提议:“要不你也尝尝?”
唐雨杺看着他手中的筷子眨了眨眼,跃跃欲试道:“要不我也……尝尝?”
周鹤手里的筷子又往她面前递了递。
唐雨杺虚虚接过,心里没底,鼓起勇气后才把筷子慢慢伸向了那盘西红柿炒鸡蛋。
在周鹤的迷之注目礼下,把那筷子西红柿送进了嘴里。
又苦又涩,混着股呛人的焦糊怪味。
她虽没生吞过煤,但是以她脑补的经验猜测,此刻含在嘴里的已经不能称之为食物的东西,口感应该跟煤块也差不多。
她试着嚼了一下,口腔内像是有酸性很强的腐物一下炸开了汁。
“呕——”唐雨杺偏过头把嘴里的食物全都吐到了地上,捂住嘴弯腰干呕了一阵。
周鹤急忙起身给她倒了杯温水,试过温后塞到她手里,说:“漱漱嘴。”
唐雨杺往嘴里灌了口水,咕噜咕噜漱了漱嘴,把水吐进周鹤递来的空碗里。
“我的天,到底是什么支撑你咽下……那样的东西?”唐雨杺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做出的菜品了。
“勇气。”周鹤说。
唐雨杺:“……”
那三盘已经不能被称之为食物的东西,被一股脑消灭在了垃圾桶里。
唐雨杺战斗过的厨房像是被敌军扫荡过,周鹤只能留下来帮她一起收拾。
曹向梅到家的时候,家里的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常。
周鹤拒绝了曹向梅热情邀请他留下来一起吃晚饭的提议,说是趁时间还早,打算去书屋还书。
他吃了那块“黑中透红”之后,已经完全没了胃口。
从唐雨杺家出来,雨已经停了,外头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
周鹤把伞装进书包里,拿起手机看时间。
七点零五。
友嘉书屋平常是九点关门,按往常的营业时间,这个点书屋还是营业的状态。
只是近来老陈家似乎是出了什么事,书屋已经连着三天没有开门了。
周鹤拨了老陈的电话,电话倒是能打通,只是对方还是没有接。
也不知道老陈家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他紧了紧挂在肩头的书包,打算去书屋碰碰运气。

温柔陷免费全文阅读资源试读

第八章
友嘉书屋的招牌刚用红漆刷过就下了雨,被雨水冲刷浸泡多日无人打理。红漆顺着陈旧的牌匾淌泪般往下滚落,留下一长串的红色印迹。
店门口的感应灯短路了,闪闪烁烁间“友嘉书屋”四个大字在夜幕中时隐时现。
周鹤看着紧闭的店门,在泣血的木质招牌下驻足良久。
老陈的电话还是打不通。
起风了。
周鹤把手机揣回了兜里,面朝着书屋招牌退行了两步,转身往回走。
南街这片以学区为主,商圈聚集地在东街。与入夜后东街的灯红酒绿成鲜明对比,南街雨夜的街道格外冷清。
天色阴沉,沿街的店面大多都提前打了烊。除了呼呼作响的风声,举目望去,周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周鹤低着头,两手揣兜里,踩着地面上的导盲线一步一步慢慢往前走。
往前走了一小段路,拐了个弯,步入一个窄小.逼仄的弄堂。
弄堂深处的路灯早就坏了,穿堂风来回拽弄他的发梢衣角,越往里走越不容易看清道。偶尔有野猫一闪而过,如炬的眼在一片漆黑中点缀出一点光色。
周鹤的步子很慢,视觉能力渐渐适应了偏暗的光线。始终低着头,踩着地上的青砖缝隙呈直线形前移。
近处有异响,比风声急促沉重许多。似***挣扎声,细听,又隐约掺夹着女人的哭声。
他前行的步子一顿,偏过头,往两栋老旧房舍隔出的过道处看。
墙根处有两团影子叠错在一起,在不断扭动着。
许是察觉出暗处有一双眼睛正看着他们,其中一团影子僵硬不动了。
下方被压住的那位趁机脱逃,手脚并用地往来人方向爬。虚弱至极,求救声很轻易就被呜呜咽咽的风声盖了过去。
周鹤在地下拳场见识过不少黑手段,一眼就辨识出了,地上那位是被下了药。
这个女人还有残存的意识,***剂量应该不算大。他曾听蔡绍杰说起过,这样的剂量该是老手才能熟练掌控的,为的,不过就是寻求另类的***。
性.欲倒错,普通的床笫之欢已经***“捕猎者”的变态需求了。
周鹤站在原地没动,视线停留在匿于黑暗中的“捕猎者”身上。可惜只能隐约辨出那人的身形,看不清相貌。
不着一缕的女人终于费力地爬到了他的脚边,伸手想抓他的脚踝。
周鹤低下头,漠然看着匍匐在他脚边的女人。像是在看路边随处可见的破塑料袋,眼底没起一丝波澜。
不紧不慢地往后退开半步,没让她碰到自己。
他不好管这类闲事,只是对藏在黑夜中狩猎的那位有些好奇罢了。
躲在墙根处的那位匆匆起身,跛着一条腿迅速开溜。
瘸的是左腿。
周鹤确认完,待那团黑影消失在视野尽头,这才冷淡收回视线,继续闷声走自己的路。
压根就没理身后那个向他求救的可怜女人。
“哗啦——”压扁的塑料瓶从尼龙袋口滚了出来,散落一地。
一团小小的蘑菇形黑影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连绵的雨下了一周,周二的时候天终于放了晴。
入夜,月朗星疏。
唐薇坐在唐雨杺的书桌前,把她的手机卡装进新手机里,开机后给唐雨杺递了过去。
“呐,给你的,小功臣。”
“谢谢姑妈!”唐雨高高兴兴地接过新手机,在屏幕上戳戳点点了几下,询问周鹤关于周康的动向。
读完周鹤最新发来的那条短信,唐雨杺把手机收进口袋,问唐薇:“阿鹤说康叔这会儿在家呢,他们正准备吃晚饭,我们要一起过去蹭饭吗?”
唐薇掐了手里的烟,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和口红,旋开口红对着镜子细细补唇妆。
收拾完妆面,撩了撩发,千娇百媚地转过头来。撅起嘴对唐雨杺送了个飞吻,略挑眉:“你说呢?”
唐雨杺给她回了个意味深长的笑。
周康的住处离唐雨杺家不远,仅隔了一栋楼。说着话走过去,也就约莫五六分钟的脚程。
两位不请自来,周鹤已经在饭桌上给她们提前备好了碗筷。
周康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家门就被叩响了。
他拿了条干毛巾,擦着半干的头发坐到了餐桌边,一看桌上的四副碗筷就全明白了。
周康抖着***的二郎腿舒***服地往椅子里一倒,指了指桌上的碗筷,明知故问:“你小子这是又给雨杺通风报信了?”
周鹤抿唇笑了一下,起身去开门。
人都到家门口了,周康也只能由着他去,无奈道:“你这小子,被雨杺那丫头吃的死死的,早晚得栽在那丫头手里。”
“栽我们雨杺手里怎么了?我看阿鹤就挺好,可比某些当警察的衣冠禽兽有责任感多了。阿鹤以后要是真成了我的侄女婿,我第一个举双手赞成!”
不见人先闻声,唐薇还没进屋呢,在门口就跟周康呛上了。
周康匆忙把兜在头上的干毛巾拿了下来,往身后一塞。***的二郎腿悄悄放了下去,目不斜视,坐端正了些。
周鹤把人迎进屋,拉开周康身边的椅子示意:“薇姨,坐。”
唐薇夸了声“乖”,径直走过去坐下。
周康忽地转过脸,贴着唐薇的衣领近距离嗅了嗅,不由拧眉。
“又抽烟了?”
“狗鼻子。”
“不是答应我不抽烟了吗?”
“那你还答应我,要是你回来会提前跟我说,你说到做到了吗?”
“一码事归一码事,现在在说你抽烟,别混一起。”
“在我这,这两件事就是一码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忙。”
“忙你个鸡毛掸子,你就是在躲我!”
唐雨杺是这里的常客,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找水喝。
周鹤后脚就跟了过去,很识趣地给餐桌边正斗嘴的两位留了独处空间。
灶台上正焖着鸡汤,唐雨杺揭开锅盖看了看。奶白色的汤水上浮了层薄薄的油,正咕噜咕噜翻滚着。
她嗅着味馋了,把手里的水杯推放到一边,问周鹤:“这汤可以出锅了吗?”
她向来不喜欢汤汤水水,周鹤知道她是馋肉了。弯腰从柜子里拿了个小碗出来,盛了个鸡腿给她。
唐雨杺把碗接了过去,周鹤正要给她拿筷子,她已经徒手抓起了鸡腿,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
周鹤拿筷的手一顿,看着她大口啃鸡腿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勾起笑意。
“好吃吗?”周鹤问。
唐雨杺把嘴里嚼碎的鸡肉咽了下去,意犹未尽地咂了一下嘴,客观评价道:“有点柴,味儿还有点淡。”
周鹤点了点头,抿唇默了片刻,补充说明:“这只鸡是我炖的。”
唐雨杺刚要张嘴咬鸡腿,一听他这么说,肉也顾不上啃了,立马改口:“我就喜欢吃柴的,越嚼越香。而且这炖肉吧,就该味淡些,盐多了对身体不好。”
双标得非常明显。
周鹤低下视线,嘴角勾起的弧度加深。拿起她之前喝过的杯子,喝掉剩下的半杯水。
“最近不要单独出门,要是落了单,记得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周鹤提醒道。
“嗯?”正埋头啃鸡腿的唐雨杺抬起眼,满脸不解地看着他。
周鹤低着头把玩手里的空杯子,继续说道:“我小叔说,这附近已经出现了三位女性受害人,都是落单被尾随遇袭。其中一例已确认死亡,行凶的那位还没抓到。”
这个案子不属于周康负责,他只听了些风声。
受害人之间有一个共同点,在遇袭的前一天,脖子里都会莫名多出一个不怎么显眼的十字形切口。
据受害人所述,这样的伤口成形,已经完全记不清具体细节了。都是在人群中感觉脖子里像是被虫子咬了一下,摸到痛处的时候已经破口流血。
是预警,也是行凶者的专属“签名”。
那位在享受狩猎的快感。
这是种瘾,目前还只是尝了点腥味,他绝不会轻易收手。
“行凶?难道是……抢劫?”唐雨杺惊惶猜测道。
周鹤低着眼,神色沉静。两指捏住杯沿轻轻一挑,手里的空杯子囫囵转了个圈。
“*暴力。”
周鹤提到的那件事他没有细说,唐雨杺也没有追问。仅他轻飘飘吐出的那三个字,就已经能轻易在她的心上砸下一个不浅的坑。
对http://www.zjtechexpo.cn/一个无辜女性而言,那三个字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绝望?创伤?屈辱?
还是……会有一些局外人难以理解的其他情绪?
唐雨杺入睡前脑子里一直在回荡着周鹤跟她说的那三个字,睡得很不安稳。梦境又杂又乱,像是刑侦片里支离破碎的追踪镜头生硬拼凑出的画面。
有一团黑影一直对她紧追不舍,把她生生逼进死角。黑影化成了一只黑手,伸向了她。她惊声尖叫着“阿鹤救我”,可她的阿鹤始终没有出现。
惊醒时,她早已被吓出一身冷汗。撑住床面翻身坐起,后背湿冷,汗津津的。
窗外的天蒙蒙亮,原本盖在身上的被子全滑到了地上。
她靠在床头,感觉头一阵阵发晕,一场如临其境的梦把她吓得不轻。
拿起手机,点开了周鹤的对话框。
【阿鹤,我做噩梦了。】
【我在梦里向你求救,可是你没有出现。】
她拿着手机等了会儿,周鹤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回复她的消息。应该是时间还早,他还睡着。
真傻,因为梦里的事还委屈抱怨上了,未免矫情。
唐雨杺被自己过于孩子气的举动逗笑了。
抬手捋了一下被汗水浸湿的发丝,把手机暂搁在一边。下床,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
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屏幕闪烁,弹出了一条最新消息。
【对不起。】

本站推荐

温柔陷 全集资源在线全文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哦!

点击免费阅读唐雨杺周鹤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