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秦嫣陆泓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章节无删减全集小说

十弦文学 架空穿越 2020-05-23 11:54:23
  • 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合集版免费阅读-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秦嫣陆泓)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文阅读,主角是秦嫣陆泓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秦嫣陆泓之间的动人故事:她老爹在官署里公然受贿,今天去他面前告状是不成了。拆散邪恶联盟的事,以后再找机会吧。秦嫣蹑手蹑脚出了官署,原路回了姑母的熙和殿。踏进殿门之前,她严厉地警告陆泓。...

秦嫣陆泓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文免费阅读:

秦嫣坐在台阶上,把匣子里放的是银票也是厕纸这件事,翻来覆去说了两刻钟。
不知道陆泓信了没有,反正说到最后,她自己都信了。
她老爹在官署里公然受贿,今天去他面前告状是不成了。拆散邪恶联盟的事,以后再找机会吧。
秦嫣蹑手蹑脚出了官署,原路回了姑母的熙和殿。
踏进殿门之前,她严厉地警告陆泓。
“今天我爹爹跟杜伯伯借手纸的事,实在太丢人了,你绝对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否则,以后我就不带你——”
没等她把警告的话说完,陆泓已经举手发誓,“我绝对不说。”
秦嫣乐了,幼崽期的陆大反派很好对付嘛。
“好乖。”她学着大哥平时的样子,怜爱地摸了摸终极大反派的狗头。
来回折腾了不少时http://www.zjtechexpo.cn/间,回去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了,小表哥萧旭正在廊下坐着发呆。看到了走近的秦嫣陆泓两人,远远地招呼他们,
“你们见到舅舅了吗?二哥欺负嫣表妹的事舅舅知道了吗?”
秦嫣拉着陆泓过去,随口说“我爹忙,没见到人”,糊弄过去了,三个小孩并排坐在廊下的汉白玉台阶上。
萧旭像模像样地叹了口气,托着腮苦恼地说,“舅母跟我母妃说,今天杏林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看舅母的表情好像生气了。哎,今天我不该带你去御花园的。”
秦嫣弹了下小表哥的脑门儿,“做错事的人还没道歉呢,你又没做错事,后悔个什么劲儿。”
萧旭恍然道,“你说的很对啊!”
坐在旁边的陆泓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便在这时,正屋里与娴妃娘娘对坐闲谈的秦夫人正好起身告辞。娴妃娘娘亲自起身送她出来。
身为待选伴读、入宫和皇子见面的陆泓不能留宿宫中,成国公府的车马已经在宫外等候很久了。
秦夫人便带着秦嫣和陆泓出了宫。
兴许是因为知道了自家女儿杏林里和二殿下的争执,她路上面沉如水,一个字都不曾说。
两个小孩儿也不敢说话,并肩跟在后头,眼神互相疯狂暗示。
陆泓:【我什么时候还能找你玩儿?】
秦嫣:【乖,等我去找你玩儿!】
陆泓:【真的可以?我真的去找你了啊?】
秦嫣:【我会去找你的,等我!】
秦夫人略转过身,眼角余光瞧见了身后的动静,喝道:“嫣儿,一个女儿家挤眉弄眼的做什么!”
秦嫣:瞬间乖巧微笑。
两人跟在秦夫人后头安静地出了宫门,各自上马车。
秦嫣坐在自家的马车上,远远地听到隔壁马车处传来冯大管家不阴不阳的声音,
“哎哟我的六公子,宫学晌午放课,您怎么到这个点儿才出来。这是去哪玩儿疯了?皇宫可不比咱们府里,各处胡乱去不得的。等下国公爷问起,小的也只好照实回话,国公爷若是发了怒,也是您自个儿做事不妥帖,可别怨小的。”
陆泓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他低着头往马车上爬。
因为成国公体型魁梧的缘故,成国公府的马车都定制得格外高大宽敞,脚蹬处也高,五岁的小孩儿手短脚短,费劲地爬了半天也没上去。
冯大管家抱臂在旁边等着。
也没人给泓哥儿递个杌子。
秦嫣掀起车窗帘看了几眼,顿时不高兴了,隔着几丈距离高喊了一嗓子,“杌子呢?人呢?你们那么多只眼睛,都看不到你家六公子上不了马车吗?”
冯大管家的脸色一僵,急忙四处寻摸了个小杌子,放在陆泓脚下。
陆泓没有踩杌子。
他一咬牙,双手腰腹同时发力,猛地往上一窜,总算上了马车,掸了掸锦袍衣摆的灰尘,坐进了车里。
冯大管家轻微地嗤笑了一声,坐到了前头的车辕上。“走吧。”
他跟车夫低声议论着。
“看把他能耐的。还没选上皇子伴读呢,就以为自个儿能上天了。嘿,在宫里故意拖拖拉拉不出来,叫咱们干等了两个时辰。”
“夫人说,国公爷已经应下了,过几天就把人撤了,还是换五公子。”
车夫吃惊地回头望了马车厢里一眼,压低了嗓音,“这……不能吧。六公子都已经召入宫了,给四殿下看过了,还怎么换?”
“嘿,这么点大的小孩儿,各种各样的意外多着呢。夫人说换,怎么着都能换……”
前头车辕处坐着的两个人自以为说得很小声。
但他们不知道,坐在马车厢里的泓哥儿耳聪目明,听得清清楚楚。
小小的手指***地绞在一起,指节处发了白。
与此同时,不远处停放的秦府马车中,秦嫣也在挨训。
“别人府上的家务事,与你何干。”秦夫人端正地坐在车里,目不斜视地道。
秦嫣躺在娘亲的膝盖上打滚:“娘~~你和爹爹大哥二哥大家都很忙,家里只有我一个闲人,闲着无聊就管点闲事呗。”
“管别人的闲事,当心把自己搭***。你看他们陆府如此行事,焉知不是故意做戏给你看。”
“做戏给我看?”秦嫣纳闷地说,“我就是个小孩儿,他们图什么呀。”
秦夫人冷笑一声,“你是个小孩儿没错,但谁让你摊上个做右相的爹呢。朝中那帮子人,谁不知你父亲是个女儿奴,把你这小丫头看做眼珠子一般。若是有心人打你的主意——”
她的声音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陆家不是好相与的人家,看你大姑母的下场就知道了。同他家的公子们还是少来往的好。”
随即扬声吩咐车夫,“走罢。”
马鞭响起,秦府车夫吆喝了一声,车轮滚动了起来。
秦嫣的手还攥着窗帘子不放。
睁大的杏眼从窗帘缝隙里,依旧紧盯着隔壁成国公府的马车。
泓哥儿这时也听到了秦府马车离开的声音,掀起了车帘去看。
他看见了窗帘子后那双圆溜溜的乌黑眼睛。
两人无声对视着,直到秦府马车消失在远方。
……
秦嫣当天撞破了老爹受贿的好事,没有声张地回家了。
没想到她老爹下了值,直接过来找她。
她下午去中书省官署门口哭着找爹的事儿,那么多人看在眼里,还是叫秦相知道了。
“我的好嫣儿,”秦相把她抱在手里,心疼地肝儿都颤了,“谁欺负你了?是不是你旭表哥?爹爹明天帮你骂他去。”
秦嫣是个讲义气的人,她小表哥对她还不错,总不能叫他背黑锅。
她惦记着破坏邪恶***的事儿,还是想找陆泓做污点证人,跟她爹告二殿下的黑状。今晚就没有直接说白天杏林里的破事,只是哼唧哼唧撒娇,把她老爹哄走了。
但毕竟心里藏了事,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想起了她娘说的话。
如果泓哥儿小小年纪,表面上故意跟她交好,实际上另有所图……
原著里黑透了心肠的终极大反派,可是在剧情走到一半就弄死了他们全家的狠人。
幼崽期的陆大反派表面上看起来再乖再萌,骨子里也不是奶狗,是狼崽啊!
但她随即想起了白天跟泓哥儿的相处,又觉得不应该如此恶意揣测一个才五岁的娃娃。
秦嫣犯了愁。
她是读过原著没错。但原著可没有告诉她,陆大反派是从几岁开始黑化的啊。
这天夜里,她罕见地失眠了。
大姑娘睡不着,整屋子伺候的丫鬟婆子也跟着不敢睡下。
奶娘跟近身伺候的大丫头魏紫两个人打着呵欠,一个捏肩膀,一个捏腿,拖长了音调,
“我的小祖宗,咱们帮你按得舒***服的,睡吧~~~睡吧~~~~”
秦嫣折腾到快子时,小孩儿的身体折腾得累了,正要迷迷糊糊睡去的时候,院子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她一个激灵,醒了。
奶娘幽幽地叹了口气。
魏紫是个脾气暴的小姑娘,对着秦嫣清亮的眼神,当时就炸了。
“谁啊!半夜三更的喊魂呢!”
她大骂着出了屋子,重重地抽门栓开了院门,“什么事不能等明天,你看这大半夜的!——哎?”
院门外静悄悄地没人。
魏紫炸起了满后背的白毛汗。
黑黝黝的夜色里,她惊慌四顾片刻,正要赶快关门,一只小手拉住了她的衣摆,轻轻扯了扯。
“我在这里。”
穿了一身墨蓝色单袍的小男孩儿,不声不响地站在月亮门侧,几乎融入了黑暗的夜色里。
魏紫低下头去,借着手里提着的气死风灯,仔细辨认了半天男孩儿唇红齿白的相貌,“小公子是……”愣是没认出来。
男孩儿从怀里拿出一个五彩斑斓的大鸡毛毽子。
——这个魏紫认识。
“原来是成国公府的六公子啊。”她撇撇嘴,语气顿时不好了。
“半夜三更的,六公子你跑到咱们大姑娘的院子外头干什么?——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往门外探出头去,四处打量,“跟来的小厮长随呢?你家谁陪着你来胡闹?”
陆泓轻声说,“没人陪我,我一个人来的。”
魏紫再追问他怎么进来的,他却死也不肯说了,只说要见秦嫣。
大半夜的,魏紫当然不肯放他这位‘打伤了自家大姑娘’的坏小子进门。
两人在门口僵持了片刻,秦嫣清脆的声音从正房里传出来,“魏紫,外头怎么回事。”
魏紫高声回话,“大姑娘睡吧,没事。”
正要关院门,看起来短胳膊短腿的小男孩儿却发了狠,把自己的身体硬塞进两扇门的缝隙里,挡着不让关门。
两人静悄悄过招了几个回合,魏紫毕竟年纪大了好几岁,倚仗着力气就要把门合上。泓哥儿深吸口气,大喊一声,“阿嫣姐姐!”
这声用足了所有的力气,小孩子的声音又尖利,在安静的秦府后院里远远地回荡。
不只是大姑娘院子里睡眼朦胧的仆妇全惊醒了,就连附近守二门的几个婆子都听见了,慌忙赶过来查看动静。
秦嫣揉了揉沉重的眼皮,披衣起身,叫奶娘把屋子里的蜡烛都点亮了,又叫人去外头把陆六公子接进来。
她打量着泓哥儿身上穿的不合节令的单袍,在倒春寒的夜风里冻得发青的小脸蛋儿,以及手肘裤腿处处沾着的草灰泥点。
“才小半天没见,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她吃了一惊。
泓哥儿随手拉了拉自己半新不旧的单袍,把泥点弄脏的衣摆藏到身后去。
“我来找你的路上弄脏了。”
秦嫣纳闷了。
“这么晚了来找我干嘛?我晚上要睡觉的,没法陪你玩儿。”
泓哥儿解下了背后斜背的书袋,说话条理还挺清晰。
“你不用陪我。我在院子里睡,明早送我进宫念书就可以了。”他指了指书袋,“笔墨和书我都带着。”
秦嫣:???这小孩脑袋坏掉了?
“你要进宫陪读念书,但我又不是天天进宫找我姑母和表哥玩儿。为什么要跑来我院子里睡,还要我家送你去啊。”
她撑着沉重的眼皮,说完了一通道理,对发愣的男孩儿说,“乖,回家去。明早还要上学呢。”
魏紫就等她这句话,立刻窜过去连声地撵人走。
泓哥儿抱着书袋,被几个大丫鬟‘护送’着,身不由己地往门外走。
两只脚即将踏出门槛时,他紧紧抿着唇,在黑压压包围的沉重夜色里,回头看向灯火通明的屋内。
秦嫣正打着呵欠往床上躺,冷不丁地和泓哥儿的视线对上了。
才五岁的小男孩儿,还没有长开的五官精致的小脸蛋上,此刻的神色里却带着明明白白的难过和隐约压抑的愤怒。
“你说我可以来找你的。” 他被人往前拉着走,却拼命地扭头回看她。“我来了,你却赶我走。”
秦嫣:???
秦嫣:“我什么时候说的?”
泓哥儿愤怒地指控,“下午出宫的时候!你用眼睛跟我说的!”
秦嫣:“……”
她蹭地赤脚从床上跳下了地,隔着七八步距离,双手抱胸,用最凶恶的眼神瞪视着面前的小混蛋,
“那你看看,我现在在用眼睛跟你说什么!”
陆泓与她对视了一眼,无比笃定地道,“你用眼睛说,‘泓哥儿的手受伤了,痛不痛,我给你吹吹。’”
秦嫣:“……”
她无语了片刻,过去拉起他藏在身后的手,“真的受伤了?痛不痛?给我看看,我给你吹吹。”

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文阅读

陆泓最后还是在秦家留宿了一夜。
他一个外姓的小公子,当然不可能留在秦家大姑娘的院子里睡。秦嫣撑着沉重的眼皮,派人通知了她娘,又拖着陆泓去敲她老爹的门。
秦相忙于公务,夜里睡得晚,今晚也不例外,独自歇在外院书房,快到子时了还没睡下。
秦相是见惯了大风浪的人,隔壁国公家的小儿子大半夜出现被自家宝贝女儿的院子外面,又被自己女儿带着找上门,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神色如常地把两个小孩儿迎进了书房,耐心花了两刻钟,把事情来由细细问清楚了。
两府的人都知道,成国公府的东南角和秦相府的西南角,两处紧挨在一起,只隔了两道围墙。
陆泓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大半夜的自己爬墙过来了。
穿了一身暗色袍子的小男孩儿,趁着夜色掩护,从秦府西南角墙头跳下后院,轻易避过了看守二门的几个婆子,按照上次登门的记忆,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秦嫣的院子。
——他手上郑重其事拿给秦嫣看的‘伤口’,就是从墙头跳下来时摔了一跤,擦破了点油皮。
秦相坐在大书桌后的黄梨木圈椅上,八方不动地听完,又查看了陆泓手上的擦伤,见自家女儿已经替他包扎好了,最后问了他一个问题。
“陆六公子为何大半夜的跑来找我家嫣儿?有什么事不可以等到白天传话呢。”
陆泓抿了抿唇,迟疑了半晌,最后说,“我肚子饿。”
在秦嫣惊讶的目光里,他补充了一句,“我没用晚饭……他们给我的,不敢吃。”
秦相把书桌上摆着的一盘云片糕推了过去,追问了一句,“不敢吃,是什么意思?”
陆泓道,“我娘晚上吃了厨房送过来的饭,就开始闹肚子,闹了整晚上了。我没吃,就没事。”
******吃了几片,他没头没尾地又说, “我喜欢去宫里做伴读。我不想被五哥换掉。”
秦相目光微闪,陷入了沉思。
秦嫣吃了一惊。
陆府的内院争斗,已经发展到在饭菜里下泻药了吗?
她顿时想起了他们家欺主的刁奴冯大管家,还有堪比八十集宫斗大戏的后院传奇。
秦嫣差点气炸了。
整治陆大反派是她分内的事,如今她还没做什么,反倒被无名无姓的炮灰们抢先动了手,破坏了她的长期整治计划,这算什么。
……身为穿书者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小胖手啪的一拍檀木大书桌,秦嫣勃然大怒道,“别说了!他们算哪根葱!你今晚就在我们家睡!明天我家派马车送你进宫念书!”
秦相赶紧把开始激动喘气的自家女儿抱起来,抚着后背顺气,“别恼,别恼,平心静气。跟着我吐纳,吸气——”
安顿好了不省心的女儿,秦相这才转向陆泓,沉吟道,“陆六公子在我这里住一晚上,明日送去宫里念书,都是不打紧的小事。不过……成国公府只怕会担心,秦某明日还是亲自送六公子回府罢。”
陆泓不愿回去, “没人会担心我——”
秦嫣还要再说,秦相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又拍了拍陆泓的肩膀,
“既然四殿下那边中意的是陆六公子,六公子也喜欢做四殿下的伴读,那么六公子就只管安安稳稳地入宫陪伴四殿下。其他小事,不必担心。”
话虽如此说,陆泓还是很担心,一副欲言又止、强行忍耐的表情。
但秦嫣是知道自己老爹的。
他说了不必担心,就是心里有谋划了。
当然,从原著的视角来说,应该是秦相身为’老奸巨猾’的大反派,又想出了什么狡诈的阴谋诡计。
但谁让大反派是她亲爹呢。
别人眼里的老奸巨猾,到了她眼里,就是‘深谋远虑’。
秦嫣得了老爹的承诺,欢欢喜喜就要拉着陆泓出去,连声喊着要带他去吃宵夜。
秦相却拦住了泓哥儿,把他拉到屏风后,单独问起‘被五哥替换’的前因后果。
秦嫣在外间等候的时候,百无聊赖,坐到她老爹的大圈椅上,随手摆弄书桌上的笔架镇纸玩儿,又把镇纸下面压着的一叠书纸随手乱翻。
楷书正体的 ‘房契’两个大字,混在大叠纸笺里闪过眼底。
秦嫣眼皮子一跳。
身为前世每月还贷的房奴,她对‘房契’两个字有天然的敏锐度。
她立刻翻回去‘房契’那一页。
房契里写的是京城东郊外七里桥的某处院子。
秦家有几处产业,几处庄子,秦嫣都是知道的。
她老娘作为一个称职的当家主母,每年都要亲自去名下的各处产业转一转,查看一番。每次查验的时候,都带着她一起去。
“嫣儿要从小学起来。”秦夫人如此说着。
但书房里放着的房契上写的‘七里桥’,是个非常陌生的地点,并非秦家产业。
也是秦相大意了,以为六岁的小孩儿看不懂几个字,这才放心地把文契放在桌上,没有收起来。
秦嫣从一堆摊开的文书下面把那张薄薄的房契抽出来,拿在手里打量,心情沉重地记下了房契上标注的七里桥具体地点。
老爹背着老娘,在外面偷偷安置了外宅。
如果她穿进来是一部言情小说资源,那么不用说,偷偷安置的宅子里百分百有一位貌若娇花的外室。
但她穿进来的是一部朝堂谋略小说资源。老爹搭配的是爱财如命的人设。
野兽般的直觉告诉她。
老爹的外宅里偷偷安置的——多半是他贪赃的赃银。
赶在秦相问话完毕之前,她赶紧把书桌上的一切恢复原状,跟陆泓一起吃了顿宵夜。
老爹的外宅之事压得她心里沉甸甸的,愁得她宵夜比平日多吃了一倍,半夜撑得快吐。
……
第二天大清早,秦家大小姐还在呼呼大睡的当儿,秦相起了个早,一天之内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陆泓被送回了成国公府门外,成国公面色阴沉地亲自出来道了谢,什么也没问,父子间一个字也没说,直接送小儿子进了宫。
皇子伴读的谕令还没有正式下达,宫学就迟到,传出去可不好听。
他没想到的是,儿子进了宫,就不出来了。
成国公府的马车从晌午等到天黑,才等到一个小太监出来,传了四殿下的原话:
“爷喜欢陆伴读,叫他在熙和殿里住几天。过几日再派人送回去。”
晚上全家聚齐,饭后围坐着喝茶的时候,秦相提起了成国公送儿子进宫做伴读的事。
“以国公府邸的爵位身份,府中子弟送入皇子身边做伴读,原本理所应当。为何这次却引起后宅不安,发生了亲生子半夜跑入邻家避祸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呢。”
大哥秦英笑答,“皆是因为后院不修,嫡庶不分之故。”
秦相捻须微笑,点头赞赏。
二哥秦茭表示没听懂。
秦英更直白地说,“后院六个儿子,六子皆是庶子。嫡庶不分,任何庶子都有希望继承世子之位。如此情况之下,谁能坐稳皇子伴读之位,有了宫里一层关系,世子位之路就稳当许多了。”
秦嫣眼界大开,听得连连点头。豪门背后的利益纠葛好复杂。
“如此说来,”秦茭思忖着说,“四殿下弃了陆五,转而选陆家小六做伴读,对于陆六来说,是一桩好事了?”
秦相捻须淡然道, “陆家情况复杂,是不是好事,有没有享受的福气,终归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本事。至于熙和殿那边——若按我原本的想法,不要选陆家的孩子做伴读最好。”
秦茭诧异地追问,“那熙和殿为何还是选了陆家老六?”
秦相深思半晌,“据说是四殿下一眼看中了,坚持挑选陆家的六公子,他母亲也劝阻不动。——罢了,四殿下虽说是我们秦家的表亲,但毕竟是皇室血脉,或许有龙气眷顾,你我为臣子的也不好多言。以后走一步看一步罢。”
旁听的秦嫣:“……”龙气眷顾是什么鬼。
罢辽,多说多错,低头吃糖。
朝堂那边的事自有老爹大哥撑着,不用她操心。她只知道一件事,在古代难得能碰到真正和乐融融父慈子孝的一家人,像这样饭后茶话闲聊的好日子,她要拥有一辈子。
秦府不能倒。
要想秦府不倒,老爹自己作死往脚底下埋的地|雷就得早早清除了。
这天天气不错,又跟着秦夫人例行巡视郊外几处庄子的时候,秦嫣坐在马车里,趴在秦夫人的膝上望着外头的田园风景,随口问了一句,
“我们在京城东郊了吗?”
秦夫人今天心情不错,宠溺地捏了捏她柔滑的小脸蛋,“出了东水门,就是京城东郊了。”
“那为什么我们不去七里桥呢。”
“七里桥?”秦夫人诧异地重复一遍,“我们去七里桥做什么。”
秦嫣说, “七里桥也有我们秦家的产业。”
秦夫人笑起来, “嫣儿记错了。无论秦家祖产还是娘这边的嫁妆,都没有七里桥的产业。”
“我们家在七里桥有产业呀。“秦嫣无聊地玩着手指,笃定地说,”不是秦家祖产也不是娘的嫁妆,是爹爹安置的外宅。——我听爹爹的朋友说的。”
听到‘外宅’两个字,秦夫人顿时虎躯一震,战力全开。

小说资源推荐

舟遥遥以轻扬,风飘飘而吹衣。本站推荐的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秦嫣陆泓小说资源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不错吧!信本站就继续关注吧!

点击免费阅读秦嫣陆泓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