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钟如一小说温柔野兽资源全文大结局完整版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5-23 11:54:22
  • 温柔野兽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野兽(钟如一)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野兽全文阅读,主角是钟如一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钟如一之间的动人故事:他曾是警校冉冉升起、前途不可估量的新星,一朝覆灭,如今却在风云诡谲的黑/道中混得风生水起。很早以前,便有人对他说过,比起警察,他更像一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混子...

钟如一小说温柔野兽全文免费阅读:

狭窄逼仄得堪堪只放得下一张桌子的房间内,钟如一懒散的靠在并不怎么舒适的椅子上,若不是房间里的白炽灯太过晃眼,恐怕他能就着这个放松的***睡过去也说不定。
他的一举一动均被房间内的监视器给实时记录传递到一墙之隔外的警员眼里,就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小白鼠一样,毫无***也毫无自由。
而盯着监视器的反黑组警员们在看了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型男发呆秀”之后,终于也撑不住倦意的放松下来,甚至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要不要赌一赌谁是那个枪手?”
“我赌五十,肯定不是那个神秘归来的贺少,但是看样子坐在这里面的那位也不大像——他长得可不像那种开了枪杀了人还会站在原地等着警察束手就擒的傻子。”
换下了一身背包客打扮的细仔撩起衬衫的袖子,背靠在桌上,摸了摸下巴颇为认真的分析道:“现场没有找到枪,有杀人嫌疑的也不止他们两个,再说了,不是还在调查取证嘛!指不定是哪个魏峥嵘的仇家下的黑手也说不定,我赌一百不是里面这个开的枪,你赌谁?橙子!”
程铮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才发现在场几位同僚的目光都看了过来,甜妹像是嗅到一丝不同寻常气味似的拉长了声音打趣他:“盯着这个无聊的监视器屏幕都可以做到几个小时眼也不眨,老实说,你是不是在想别的心事?还是在想哪个靓妹?”
一石激起千层浪,八卦的同僚们立马凑了过来,目光猥琐的望着程铮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是文秘处的警花,还是奶茶店的小可爱?我看上次那个护士姐姐也挺有戏的!”
程铮露出一个苦恼人的笑容,挠了挠头发,突然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一定不是师哥开的枪。”
细仔讶异的挑了挑眉,甜妹刚跳过来想要再问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熟悉又严厉的喝问:“工作时间,你们不好好盯着嫌疑人,还有空在这里聊天?!”
原本萎靡不振的三人立马站直身体,憋出一股精神气喊了一声:“老大!”
一身干练打扮的沈放用那双鹰隼似的眼眸逐一扫过自己下属们欲盖弥彰的脸庞,最后将视线落在了他们身后的监视屏上,只见原本闭眸假寐的男人忽然从西装外套里掏出了手机,沈放眉头一皱,随即一个箭步便走出,气势汹汹的朝隔壁房间走去。
钟如一悠闲地***二郎腿,手指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不到三秒时间,一直紧闭着的审讯室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砰”的一声给撞开。
他偏过头朝门口望去,只见身形瘦削的男人一脸冰霜的用那种令人不快的目光盯着自己,同时一字一句的命令道:“放下你手里的东西,不许动。”
仿佛拿在自己手里的不是智能手机,而是极具杀伤力的枪支弹药一般。
钟如一差点都要被逗乐了,他滑稽的做出一个举手投降的***,余光看见其余几个警员也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打量着自己,不由无奈一笑:“阿Sir,没必要搞得这么紧张兮兮。”
见男人面无表情的夺过自己手中的手机,钟如一无所谓的伸了一个懒腰,在审讯室快要凝固的空气里骤然响起的是极其卡通的“unbelievable!”的电音,站在男人背后的警员们小心翼翼的探头张望了一眼握在他们老大手里的手机屏幕,不禁恍然大悟,却辛苦的忍耐着不敢笑出声。
钟如一看见男人宛如便秘一般的表情,大有风雨欲来的征兆,却越发火上浇油的笑若春风道:“怎么?阿Sir也要来玩一把?”
沈放反手关上审讯室的门,将那群爱看热闹又八卦的反黑组警员们隔绝在外,几步走到三角桌的一侧,拖开椅子一***坐上去,手里的手机也“啪——”的一下甩回给了笑得一脸欠扁的男人,咬牙切齿的低吼着念出了男人的名字。
“钟!如!一!”
后者手脚灵活的接住手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故作糊涂的挑了挑眉,“沈Sir,我怎么不知道有哪一条规定规定证人在配合调查的过程中连消消乐也玩不得了?”
沈放冷笑一声,如临大敌的盯着一副闲散姿态的钟如一,说:“你还是一点儿都没变。”
钟如一扯了扯嘴角,紧接着就听见男人眼神轻蔑的下一句话,“警队里混不下去了,于是就改混黑道了?你真是个孬种。”
然而钟如一那张总是噙着一丝漫不经心笑意的俊脸上丝毫没有任何被激怒的迹象,他的目光落在男人胸前挂着的工作牌上,似笑非笑的说:“沈Sir你从警校出来也有好几年了吧,怎么才混到一个小小组长的职位,是不是有点愧对师父对你的期望?”
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挑弄对手的情绪,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钟如一满意的看到男人额角跳动的青筋,也许是碍于审讯室的监控设备,也许是经过这几年的纪律磨炼,记忆里冲动又自负的男人只是喘了几口粗气,强压下满腔怒火绷紧了嘴角嘲讽他:“你还有脸提师父?辜负了师父的人,从来都只有你,而不是我。”
钟如一垂下眼帘鼻子里哼出一声笑,沈放隐隐火大的看着他这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还想说些什么,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敲了敲,紧接着一个女同僚拉开门,指了指墙上的时钟:“沈Sir,到时间了。”
站在女警员身后的还有一个戴着眼镜律师模样的中年男人,以及手里挽着西装外套,穿着一身修身雪白衬衫,脖间还系着黑色领结的贵公子。
钟如一抬眼望去,视线与门外那双漂亮得有些妖异的眼眸对上,随即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手腕关节,看也不看身后男人是怎样的表情,冲略显倦容的贵公子微微颔首,“走了,回家睡觉!”
他们一行人在警员的陪同下,乘坐电梯过了安检出了警务大楼,凌晨的街道上只有霓虹灯***而璀璨的闪耀着,远近皆是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的高楼,在黑暗中闪烁着流金一般炫目的光芒,把暗蓝色的夜空点缀照射得犹如白昼。
看起来挺有资历的律师客气的冲贺佳辰小声叮嘱了几句什么,下了台阶便拦住一辆路过的出租车扬长而去。
贺佳辰抿了抿淡色薄唇,漂亮的脸庞上露出一个奇异而又有些满足的微笑,黑珍珠似的眼眸里贪婪的倒映出一片流光溢彩的繁华街景,他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感叹,“——这场好戏终于快要拉开帷幕了。”
钟如一挑了挑眉,很快便笑眯眯的说:“难得贺少你戏瘾大发,我当然会竭尽所能的帮你搭好戏台,只待你尽情发挥。”
贺佳辰闻言罕见的从喉咙里爆发出一连串肆意而又张狂的笑声,在深夜寂静的街道上回响着放大,莫名生出几分诡异感,但是有谁在乎呢?很快便有另一阵引擎轰鸣的响声呼啸着冲他们等待着的街边传来,只见一辆被改装过的墨绿色兰博基尼宛如一道闪电似的在警务大楼外倏地停下。
“一哥!贺少!这边!我来接你们了!”车上的人兴奋地把车窗摇下,探出半个身体冲他们二人动作夸张的招了招手,一双小眼睛更是眯得快要看不见,嗓门倒是大到把执勤的警员都吓了一大跳。
贺佳辰微微皱了皱眉,最终还是一语不发的抬腿朝跑车走了过去。
钟如一跟在他身后刚要上车,只听见后边传来一声响亮得堪比之前那个大嗓门的叫喊:“师哥——”
坐在车里的贺佳辰也偏过头望了过来,只见一个跳脱灵活的身影步履轻快的从警务大楼里跑了出来,坐在驾驶位的亮仔一脸狐疑的望着这个飞快追来的年轻身影,掏了掏耳朵,“他刚刚叫唤什么来着?”
钟如一的手扶在半开的车门上,侧着身子若有所思的望向在自己面前气喘吁吁站定的大男孩,半晌微笑着问了一句:“这位阿Sir有什么事?”
年轻的阿Sir愣了一下,琥珀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困惑,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大咧咧的笑道:“钟先生,麻烦留一下你的电话号码,以便配合我们后期继续调查取证工作。”
钟如一若有所思的盯着大男孩故作镇定的脸孔,从善如流的报出一串手机号码,“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我们当然会竭尽所能的配合阿Sir工作的。”
车内冷不丁传来一声嗤笑,似是对他这句诚恳的话毫不掩饰的嘲弄,钟如一不以为然的朝着一脸腼腆微笑的年轻阿Sir耸耸肩,弯腰坐进了车里。
伴随着油门“轰——”的一声响起,墨绿色的跑车像是午夜的幽灵一样消失在寂静的街角。

温柔野兽全文阅读

翌日清晨,钟如一从卧室里穿戴整齐的走出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餐桌前男人披着浴袍的慵懒背影。
难怪他早上半梦半醒的时候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顺便还做了一个到雨林探险跟蟒蛇斗智斗勇的梦,想必是枕边这个早起的贵公子睡不着觉又去浴室冲了个澡。
钟如一打了个哈欠,有些佩服贺佳辰旺盛的精力,难免有些怀疑昨夜某些不可描述、少儿不宜的事情只是自己的一场幻觉,毕竟一觉睡醒,看起来像被榨干了的人只有他而已。
对方就像是听到了他的心声似的,回头朝钟如一望了过来,褪去了妖异色彩的眼瞳漂亮纯粹得就像是阳光下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钟如一下意识的扯了扯嘴角,随即拉开男人身边的椅子坐了下去。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牛奶以及煎蛋,正对着的墙上开着的电视机里天气小姐正语速飞快的播报着今日的天气预报,钟如一刚刚拿起牛奶喝了一口,余光就看见贺佳辰将手中摊开的报纸折上递了过来。
贺佳辰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钟如一还是能感觉得到对方心情不错,其中缘由十有八九跟昨晚的事情有关。
果然,等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报纸,跃入眼帘的便是占据了整整两个版面的新闻报道,洋洋洒洒数百字便将昨晚宴会枪击案描述得绘声绘色,从参加宴会的嘉宾名单到现场布守的警察队伍有哪几支都写的清清楚楚,末了,才写了已于今日凌晨抓捕嫌疑枪手归案。
配图是已经魂归西天的魏峥嵘曾在酒会上举杯贺词的照片,好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钟如一很难将这个照片上的人跟昨夜在自己面前倒下,一脸震惊又满目哀求的望着自己想要呼救的老人对应起来。
也许,临死之人到了最后都将会是这样一副形容狼狈的模样,就算之前是如何的呼风唤雨、气吞山河,到了最后的关头,又有谁不害怕死亡呢?
钟如一不置可否的放下手中的报纸,就听见贺佳辰漫不经心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仿佛在谈论一只股票的走势似的,“五百万美金买他一条狗命还是挺便宜的,不是么。”
钟如一耸耸肩,对此不发表任何评论,脑海里却蓦地浮现出那个枪手沉默寡言的年轻脸孔,五百万美金明码标价,贺佳辰对于这桩买卖的附加条件只有一个——他要亲眼看着魏峥嵘被一枪爆头。
也许只有这样,他那早已被仇恨所啃噬得千疮百孔的心才能稍稍好过一点。
这世上没有人能比钟如一更明白贺佳辰心底的恨与痛,远走他国的这三年里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他们只拥有彼此,钟如一看过贺佳辰最狼狈无助的样子,也看过对方癫狂放纵的样子……直到现在,他也终于从那段挥之不去的灰暗之中走了出来,回到海明市。
回到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钟如一放下手中的筷子,微微侧过脸对一头湿发半干未干的贺佳辰说:“既然今天没什么事,我想一个人出去逛逛,你要用车的话叫亮仔就好了。”
贺佳辰摇了摇头,并没有多问什么,眸光晦暗不明:“待会儿我也要去见一个人。”
钟如一见对方并没有需要自己作陪的打算,打定主意便独自一人出了门,他回海明市的这大半个月里,多数时间都是陪伴在贺佳辰左右,看他召集那些昔日里对贺家忠心不二的人手暗中筹谋、布下棋局,很难有一人独处的时间,然而一旦回到海明市,这也意味着他不得不面对那些他放不下、也无法轻易放下的东西。
他还没走到车库,就听见几声喇叭刺耳的声音,只见一个熟悉的面孔从摇下来的车窗里探了出来,嗓门洪亮的冲他喊道:“一哥!去哪里?我载你!”
钟如一挑了挑眉,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眼看着亮仔一脸谄媚的恨不得冲下车来替自己开门作揖,最终还是选择自己开门上了车。
亮仔的车技就像他这个人一样,风风火火的横冲直撞,胆大心更大,这也是为什么贺佳辰每次坐他的车都要眉头深皱、脸色煞白,好在钟如一早就见惯了这种“大场面”,系紧了安全带甚至还能你来我往的跟对自己彪悍的车技毫无自知之明的亮仔聊上几句http://www.zjtechexpo.cn/。
“一哥,多亏了你,现在蚂蟥街那边没人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亮仔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钟如一的表情,一边眉飞色舞的絮絮叨叨,“我以后就跟着你混了,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上次你那招白鹤展翅真是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钟如一捂住额头,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角:“那是擒拿术,不叫白鹤展翅。”
他跟贺佳辰回海明市不久,曾数次去那些贺家手下的酒吧饭店盘点清查,有一次偶然遇到当时还是帮人看车打杂的亮仔被另一群混混揍得惨不忍睹,钟如一只是恰好的站出来帮了他一把,没想到却被对方当做混黑道的“正义偶像”一般追捧跟随了起来。
亮仔挠了挠头:“是是是,擒拿术,一哥你现在要去哪里?”
钟如一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的短信,满眼都是‘师哥’这几个让人头疼的字眼,他删掉了短信,仰起头靠在真皮靠枕上,报出了一个让亮仔越发摸不着头脑的地点——圣心福利院。
接连摁掉了两个陌生号码的来电之后,亮仔也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将车开到了目的地。
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福利院门口并没有周末那些义工忙碌的身影,隔着镂空的铁栅栏,钟如一站在外面往里边看,只见嫩绿色的草地上,三三两两的小孩子们互相追逐嬉戏着,稍微年长一点的大孩子们有的坐在一旁看着书,有的则尽起了看护的责任,像一个小大人一样护着那群玩闹的小孩子们,让他们不要疯得太过分。
钟如一静静的凝望着这满溢着孩童无忧无虑笑声的画面,总是以一副放荡不羁表情示人的脸孔也渐渐地变得温柔起来,直到有什么东西拽住了他的裤腿。
钟如一低下头,目光对上小女孩犹豫不决的眼神,他缓缓地蹲下身,隔着铁栅栏看向只到他大腿那么高的女孩。
“你、你是如一哥哥吗……”
钟如一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脸上绽放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温柔笑容,嘴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没个正行:“小珊怎么还是这么矮矮小小的,是不是平时又没有好好吃饭啊?”
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涨红了脸,嘟着嘴反驳道:“我一直都有好好吃饭,阿明哥哥可以作证,他每个周末都会来看小珊!”
钟如一的心猝不及防就像是被黄蜂狠狠蛰了一下,牵连起一阵细细碎碎而密密麻麻的阵痛,他蹲下的身体微微发麻,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找不到组织语言,小珊哪看得出他的异样,小嘴撇了撇:“如一哥哥你真是大骗子!说好了要一直来看我的,结果就再也没来看过我!你跟我爸妈一样,都是骗子!”
钟如一回过神,面对女孩委屈巴巴的控诉,不由露出无奈的苦笑,手一摊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块巧克力,“嘘——我也不想骗小珊的,但是我必须得去执行一些秘密的任务,所以没有办法时常来看小珊。”
小珊从铁栅栏里伸出嫩乎乎的小手拿走那块诱人的巧克力,一张小脸煞有其事的皱成一团,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既然是秘密的任务,你就不要说得这么大声啦!”
钟如一忍俊不禁的配合着点点头,也小小声的说:“秘密,所以小珊也得帮我保密哦。”
小珊剥开巧克力的包装纸,忽然停了下来,迟疑的望向钟如一:“这个秘密阿明哥哥知道吗?下次你会和阿明哥哥一起来看我吗?”
钟如一摇了摇头,抬手穿过铁栅栏的间隙摸了摸小珊的头,“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不要告诉第三个人哦。”
小珊似懂非懂的咬着巧克力点了点头。
钟如一回到车上之后,坐在驾驶座的亮仔正在打瞌睡,而他口袋里的手机再一次发出嗡嗡的震动声,这一次跳出来的却是一条最常见的广告***扰短信:
尊敬的钟如一先生,怎样的会员福利才能撩到你?快来和我们聊聊!完成问卷调查5元优惠券等你领!马上点击www.130.COM,退订回TD。
钟如一下意识的回复了TD。
一分钟之后,手机再次猛地震动起来,这一次不是短信而是来电,却诡异的跟这条广告***扰短信的号码重叠起来,钟如一接通电话,响彻耳际的是大男孩欢呼雀跃的嗓音:“师哥!我就知道是你!干嘛不回我短信?”
驾驶座上的亮仔一下子惊醒,扯着脖子问钟如一:“一哥你啥时候回来的?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不好意思,我在开会。”钟如一面不改色的对着手机那端说完这一句话便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眼看着前面坐着的亮仔还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就像一只摇着尾巴、傻乎乎的大黄狗,不由越发头疼,只抛下一句“随便开去哪里兜兜风”,索性闭眸假寐起来。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钟如一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