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豪门

见鹿小说见鹿第4章txt大结局下载无删减

十弦文学 校园豪门 2020-06-24 16:36:22
  • 见鹿第4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见鹿第4章全文阅读,主角是见鹿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见鹿之间的动人故事:那日我睁开眼时,景晏早已离开,只留下赤身委坐在地上的我,和一句不咸不淡,不轻不重的话。...

见鹿小说见鹿第4章全文免费章节:

啊——

说不清什么时候,我从梦魇中惊醒,四周还是漆黑一片,像一团浓雾裹挟着我。风声鹤唳,犹如鬼泣,碎沙拍打在窗上,发出如厉鬼挠门一般瘆人的声音。

身上湿粘一片,头发也被汗浸得打绺,黏在脸上。

景晏那侧的小灯倒是先燃了起来。

元元,你做什么?

透过帐子看去,他的剪影立在那里,正在看我。

我惊魂未定,胸口起伏,生硬地答道:王爷恕罪,元元发了梦魇。

过来。

我心中一紧,却又不敢不从,只得挑了帐子,走到景晏的面前。

待我到他面前站定,才发现他枕下露出半截刀柄,看来我刚才这一声喊,竟是让他在在睡梦中去摸枕下的刀。

过来。

他似乎不满我站定的位置,依然是重复这一句。

我又往前磨蹭了两步。

他不耐烦了,单手扯了我过去,我没有防备,也不敢防备,只得僵着身体在他怀里坐下。

我能感受到他的心跳很沉稳,贴着我的背,鼻息却有些灼热,在我耳畔低声说:元元,你这么个喊法,外头的人会以为本王把你拆了。

这话实在露骨,可我如今的身份,却没有反驳的立场。

他察觉到我的僵硬,又发出了那样讥诮又低缓的笑声:你梦到什么?

梦到护城河,水又深,又浊。我深呼一口气,如实相告。

他还是笑:听你这意思,倒是本王吓着了你?

我不答话,以退为进。

那就在这里睡吧。

他却半步都不容我退,像拎猫一般将我塞进了被窝。

夜深灯灭,身旁的鼻息渐渐平缓下来。

原来我总听元元说,主子们的床是那样宽,那样软,可此刻我却觉得是这样的狭窄逼仄,稍稍一动,就会碰到景晏的身体或四肢。

我尽可能将自己蜷成一个小团,不与他接触。

你究竟要干什么?

或许是我三番五次乱动,扰人清梦,景晏真的有些愠怒了。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轻声说:元元...想让王爷睡得***些。

景晏闻言忽然笑出声来,跟之前都不一样,他这次笑得有些轻佻。

你想让本王***,是吗?

此情此景,这话真是叫他说得变了味。

我心一横,索性伸直了胳膊腿,闭着眼睛像死鱼一般平躺:王爷说是,我还能说不是吗?

我能感觉得到,景晏的目光灼灼,想在我脸上找到我的破绽。

我怕,可我绝不能够让他看出来,否则他会靠这档子事拿捏我一辈子!

他的手顺着我的腰线缓缓上移,勾住我小衣的带子,将拉不拉,像猫玩弄老鼠一样戏弄着我。

良久,我才听到他含着笑伏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不错,元元,你有长进。

我听了这话,也闭着眼,摸索着附上了他的耳朵。

王爷,这下...是真让您吓着了,我...我内急。

景晏半真半假地笑了我几句,便放我走了,我也正好借故出来吹吹风。

其实我心里知道,景晏并不相信我的说辞,他一定知道我捡走了那个荷包。可他却未必知道,那个荷包早已不在我的手上。

就连现在,我对他说我内急,他也一定猜到,这是一句假话。

如今,我在夜风里猜忌着他,他也一定在房中猜忌着我。

此刻,我唯一能利用的东西,就是他的好奇。

我是被他丢进丛林的小兔,而他想看一看,兔子被逼急了,是不是真的有胆子咬人。

我拨弄了一下额前的头发,视野中却还是一片混沌的黑,离天亮还远着。

元元?远处,木婵挑了灯笼,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确定是我,才走上前来,你怎么出来了?

折腾了半宿,王爷这会儿才睡下。我说,你今晚值夜?

嗯,同人换了。她拿胳膊碰了碰我,低声说,我刚刚...听见你在里边喊了。

嗯我不置可否,只含混地答,当主子的,都不知道心疼人。

她不曾想我会说的这样直白,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我与她更是无话,站了一会儿,就跟她道别,回房去了。

进屋时,景晏背对着我,灯还没灭。我试探着回了自己的小卧,他并没说什么,过一会儿就吹了灯。

我算准了,刚刚和木婵说话的地方就在他的窗下,他一定是听到了。

我想要他帮我一把,可不知道,他会不会接我这一茬。

翌日,四更天,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去叫景晏起床上朝。

他却摆了摆手:不去了。

我怔了一下,又问:今天也不去了?

不去。他看着我,依旧是一脸戏谑的笑意,折腾了半宿,怎么去?你这当丫鬟的也不懂得心疼人。

他这话噎得我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算什么意思?是在暗示我,他听清了我昨夜的谈话吗?

那精明如斯,他又是否猜zjtechexpo.cn出了我这么做的用意呢?

王爷,我斗胆猜猜...我沉了一口气,轻声问,明日您也不上朝,是吗?

他瞥了我一眼,要笑不笑:不上。

今晚,您还是谁的房里都不去,是吗?

他不再掩饰脸上的笑意,转过头来专心致志地打量我的表情:不去。

我点点头,又问了最后一句:明日,您白天不在府里,是吗?

不在。他拂了拂袖子,手指轻轻地叩击在桌案上,元元,本王不喜欢兜圈子。

元元不跟您兜圈子。我敛起眼睛,低头笑了笑,王爷,元元想明白了。

景晏不说话,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过我。

王爷掉的那个荷包,若无意外,明天就能找到。我顿了顿,看了他一眼,等明天贵客登门,就能找到。

好啊,那本王等着。他笑意不减,我却听出了他声音里的危险。

王爷。我已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跪在他脚边,若明日贵客来了,我没猜错,您能...

我牙齿发颤,双手发抖,压低声音哀求他:您能救我一命吗?

他俯视着我,还像第一夜似的,不语,只笑,看得我毛骨悚然。

他眼中分明有话,可那双眼太深,我竟看不明白,这句话是救,还是不救。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