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云卿段南川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完本txt小说资源

十弦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5-23 11:54:29
  •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合集版免费阅读-偏执狂暗恋我十年(云卿段南川)合集版免费阅读完本合集版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阅读,主角是云卿段南川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云卿段南川之间的动人故事:什么?钱明志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看着他的背影。段南川转过身来。...

云卿段南川小说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免费阅读:

“什么?”
钱明志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
看着他的背影。
段南川转过身来。
微凉的月光落在他身上,冷清淡漠,唯独漆黑的眸子里少有地出现了几分情绪。
一脸认真地看着他,询问:
“你想要多少钱?”
钱明志傻了。
入学半个月,凭借他的商业头脑,班上的同学他都多多少少赚过钱,唯独段南川不买他的账。
带来的小零食他不感兴趣,军训时水喝光了,就算渴得嘴唇发白,也不肯从他手上买一瓶水。
之前在野外拉练的时候,更是直接甩开他就走,书包说不要就不要。
这就是创业路上的滑铁卢,他和小卖部的共同敌人。
可是现在,竟然主动问他价格。
钱明志有些琢磨不透段南川在想什么。
他自己是因为在班级群里开小商店卖东西,被老师抓个正着,才被罚不能去参加晚会,而要给老师送东西。
可段南川却是主动报名的。
在所有人都在期待云卿的芭蕾表演时,他却表现出了十分不感兴趣的态度。
他还以为,段南川也是想要避开云卿。
可是……
看了一眼他拿出的钱包,明显不是在开玩笑。
钱明志愣了几秒。
“你这是……”
真的啊。
他忍不住转头朝舞台上,正在跳舞的云卿看了几眼,似乎想要再多发现一些问题。
专注试探的目光让段南川眉心微皱。
似乎不太喜欢别人这么盯着云卿看。
开口打断他。
“要多少钱?”
钱明志有些慌,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现在是他捏着段南川的把柄,对方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让他有种强买强卖的感觉。
想了想,道:“……还是算了吧,我钱明志虽然爱钱,但不做这种生意。”
这种威胁意味更浓的生意,不做也罢。
他可是正经生意人。
段南川的目光反而更冷了。
“多少钱?”
又问了一遍。
钱明志骑虎难下,看出段南川是担心自己反悔说出去,想要强行做这笔生意,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
“不然这样,你帮我把这些资料送去给老师,我就不说出去行不?”
说着,拿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
“我再趁机拍几张照片,到时候你想要就给你几张。”
段南川:“……”
嘴唇动了动。
“好。”
钱明志干笑了一声。
早知道你这么想要,刚才那么倔做什么?
迅速把资料递给他,拿着相机跑了。
一路跑到操场上,云卿的表演已经接近尾声。
全场十分安静,都在专心地看她的舞蹈。
云卿一入学就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不仅学习好,才刚出场,就惊艳了不少人,此时一跳起芭蕾,跟小仙女似的。
刚才远远看,仿佛清风起舞,此时一靠近,多了几分真切,但却更惊艳了。
钱明志找了个不错的位置,拿起相机对着舞台上的云卿连拍了好几张。
音乐声渐渐变缓,云卿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她许久没有上台,气息有些不稳,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灯光下晶莹剔透。
她一只手搭在身前,微微弯腰谢幕,台下似乎才反应过来,立即传来热烈的掌声,伴着尖锐的口哨声。
云卿的心跳得飞快,沉浸在喜悦中,下台的时候步伐有些虚浮。
她脸上带着红晕,眼睛闪闪发亮,就算是在光线昏暗的操场侧面也十分耀眼。
“云卿是吗?”
一个声音突然传来。
云卿回神,才发现自己面前几个男生,穿着军训的迷彩服,应该都是高一的新生。
这里光线有些暗,她仔细看了看,都是些陌生面孔。
“是我,有事吗?”
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男生直接走到她面前,高了云卿大半个头,很壮,带着沉沉的压迫。
微微有些发胖,又高又壮,满脸横肉撑得眼睛变得肿泡,眼睛只看得到一条缝,笑起来有些轻浮,看上去不像是刚刚入学高一的人。
说话时带着浓浓的烟臭味,满脸泛油光。
“给我留个电话呗,找机会大家一起出去玩玩。”
一边说,把玩着手机。
云卿后退了一步,垂下眼眸,变得有些冷淡。
“我没带手机,记不住号码。”
那人笑了一下。“现在哪儿有人不带手机的?去问问你同学,他们手机里肯定有。”
他身边的几人也跟着起哄。
“对啊,你该不会是不想给吧?”
“刚才你舞跳的那么好看,范洪眼睛都看直了。”
“别这么小气,大家都是同学。”
……
他们哄笑起来。
云卿只是道:“我没带手机,而且我家教严,平时不能出门,抱歉了。”
说完,朝他们微微点头示意,转身要走。
刚跨出一步,那个叫范洪的黄头发上前一步,直接挡住她的路。
“我兄弟都看着呢,给我个面子,一个电话而已,又不是要了你的命。”
“你要是不给,就别想走,我们跟你耗着。”
云卿抿着嘴唇,看了看周围的状况。
随着范洪的靠近,跟在他身边的那几个人也都过来了,几乎要将她团团围住。
舞台上已经开始了下一个节目,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表演上,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她记得这个范洪。
上辈子他就是学校的小混混,花钱进的学校,再加上是特招生,经常打架闹事,但一直都没有闹到她头上来。
没想到这次的舞台表演,竟然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犹豫一会儿,她终于道:“好吧,你记一下,我的电话是183XXXXXXXX。”
范洪把号码编辑进手机里,笑着保存。
“刚才跟我说笑呢?这不是记得住吗?下次出去玩给你打电话,你可一定要到。”
云卿没说话,等他们走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
何露疑惑地看她。“你去哪儿了?老也不回来。”
“遇到了范洪。”
听见这个名字,何露睁大眼睛。
虽然才开学半个月,但范洪的名字几乎已经传遍整个高一了。
军训两周,装病一周,剩下的一周,打架两次,每天训练结束都会被点评批评。
一头黄发,老师让染黑都不听。
“他找你干什么?打你了?”何露只想到这个。
“要我的电话号码。”云卿坐在马扎上,听着舞台上的独唱歌声,用小扇子扇风。
何露顿时一脸惊恐。
“啊?你给了?”
“嗯。”云卿点点头,嘴角一扬,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我把我上一个电话号码给他了。”
何露憋着笑。“他们信了?”
“应该是。”
如果当时范洪打电话确认一下,可能就要穿帮了。
“你不怕他以后又来找你麻烦啊?”何露道:“听说他们班有个女生,就被他缠得没办法了,上学放学都被堵在门口,快不敢来学校了。”
云卿随手把头发扎起来,道:“我爸说以后送我来学校,应该不会有事。”
范洪就算再混混,也只是在学校里,面对同龄人的时候才敢动手动脚,真跟大人对峙的话,应该不敢太嚣张。
“那就好。”
何露点了点头,表情又激动起来,抓着云卿的手晃来晃去。“云卿!你真是太厉害了!你还说都忘记了,我看你就跳得比谁都好!”
“有些动作我早就忘记了。”
何露竖起大拇指。“你去参加比赛都不成问题。”
云卿的表演本来就拍在偏后,接下来又听了几首歌,随着晚会的落幕,高一新生的为期半个月的军训也正式***尾声。
年级主任似乎也有些激动,上台讲了二十分钟,口若悬河,从自己的职教生涯,讲到学生未来的发展前途,最后又回归到当下。
起承转合,不亏是语文老师。
最后所有学生为教官唱了一首歌当做告别,平时和教官斗智斗勇的学生好几个都湿了眼眶,就连教官也忍不住偏过了头。
歌声传得很远。
这场临时举办的小型晚会虽然只有高一参加,但热闹的动静还是吸引了不少高年级的学生。
当天晚上,就连学校贴吧里也热闹起来,云卿的名字被提及了很多次。
热度足足持续四五天,才终于渐渐平息下去。
云卿这几天上学都是搭云锦山的顺风车,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一直没有看到范洪出现。
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了,上辈子的范洪和自己根本就没有关系。
车缓缓停在学校门口,时间还有些早,门口冷清,没什么人。
云卿推开门下车。
“爸,我走了。”
云锦山从文件中抽出空抬头,看了一眼她穿的衣服,叮嘱道:“换季了,注意别着凉。”
“知道了。”
云锦山看着时间,后知后觉的。“现在的学校都开学这么早了吗?”
这几天他比较忙,工作时间提前了半个多小时,本来以为要错过云卿的上学时间了,准备给她准备司机。
可没想到竟然还能赶上。
云卿低头戴袖标,仔细整理扶正。“从今天开始我值日,检查学生仪容仪表。”
“哦,那也要注意身体,别和同学起冲突,遇到什么事交给老师就行。”
“好。”
云卿点头,看着车走了,才快步走进校门。
现在时间还有些早,这个季节比较容易赖床,等到距离早读半个小时,才会陆续有学生出现。
云卿背着书包拐进门卫室,保安大叔和黄行光已经坐在里面了。
一看到她,黄行光起身。
“早上好。”
“早上好。”
云卿应应一声,低头看了看手表,刚刚到约定好的时间。“可以开始了吗?”
“走。”
黄行光拿着本子。
他之前已经执勤过一段时间,对仪容仪表的规则十分了解。
本来老师是挑选了几个人,轮流执勤,今天更好是云卿,黄行光是主动过来的,说是要带带云卿。
九月初的清晨已经有些凉意。
云卿仔细地听着黄行光的指导,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校服是最重要的,衣服、裤子、外套拉链都要穿好,不能穿拖鞋,不能染头发,这是一部分,等早读铃声响了之后,你只要查迟到的人就好。在这儿待到早读开始十分钟,你就可以回去了。”
“知道了。”
笔尖在“迟到”这两个字上画了几个圈。“名单每天都要交给老师吗?”
“下午放学之前就行,迟到的人要被留下来跑步。”
“好。”
云卿认真地记录,黄行光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
时间太早了,太阳还没露头,空气中似乎还浮动着薄薄的细霜。
他就微微侧头,就能看到云卿脸颊上细细的绒毛,垂下的眼眸漂亮的像是班上女同学喜欢看的言情小说资源插画。
黄行光盯得有些出神。
“云卿,这个星期周末的时候,你要不要……”
刚开口,远处有说有笑地走来几个学生,云卿迅速整理好袖标走过去,一边转头朝黄行光笑了笑,根本没听见刚才的话。
“刚才你说的我都已经记住了,班长,你还是回去看书吧,我自己一个人就行。”
黄行光迅速回神,跟上去。
“没事,今天我帮你,待会儿熟练了我就走。”
说完,认真地检查着正往里走的学生。
还差二十多分钟就要早读,赶来学校的学生渐渐多起来。
云卿一双眼睛根本忙不过来。
更别说有些人就是故意躲着检查,进校门的时候直接往里蹿。
云卿踮着脚尖站在大门旁边,看到有人衣服不合规则,就把人叫住,让他整理。
这是一个十分不讨好的工作,如果不是老师强制要求,几乎没人愿意来。
才叫住几个人,云卿就被甩了好几次眼色。
还好只是劝导衣服穿着规范,不用记下班级和名字,不然肯定会当场吵起来。
学生入校高峰期一直持续到早读前五分钟,人数才慢慢松下来。
云卿额头冒出一层细汗。
她翻看着本子上记录的要求,正准备熟悉一下,一道身影突然挡住了光。
校服穿得松松垮垮,外套敞开着。
云卿眉心一皱,正准备让他整理了,范洪不悦的声音传来。
“云卿,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他斜跨在云卿前面,显然不想让她躲,脸上写满不悦。“我约你出去,你怎么不接电话?”
上次晚会下来在他身边的人现在跟了两个,在后面看戏。
“我没注意。”云卿道。
范洪觉得没面子,气急败坏地要伸手去抓她。
“你是不是故意的?”
云卿迅速朝旁边躲,避开他的动作。
看了一眼门卫室里的保安,道:“我给你的号码我已经很久不用了,你不用给我打电话,我接不到,就算能接到,我也不会接。”
声音很轻,夹杂着清晨的初寒,凉凉的。
范洪脸颊的肌肉抽动着,咬紧了牙。
“别不给面子,不然下次我可就直接动手了。”
说着,一把抓住云卿的手腕。
她没能躲开,转头,朝周围看去。
几个学生正面不改色,事不关己地进学校,赶着去早读。
黄行光偷偷朝这边看了一眼,似有些惧怕,立即收回了视线,低着头在本子上不知道写什么。
云卿挣扎了一下,朝门卫室喊:“陈叔叔!”
门卫室里正在休息的保安听见动静,从窗户探头一看,见范洪抓着云卿的手,身后几个男生将她围了起来,脸色顿时一沉。
“你们干什么!”
大喊一声立即冲了出来,挡在云卿面前。“干什么!还想动手是不是?!”
范洪虽然在同龄人面前横,但看到保安身上的制服还是有些害怕,不得不松开手。
讪讪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看你可不像开玩笑。”保安道。
“行,我这不是就要走了吗?穿个保安衣服,真以为自己是警察啊?管这么宽。”
他不满地摆了摆手,一脸不在意地要离开。
云卿站在保安身后,抬高声音,公事公办道:“范洪,你的头发不符合规定,请尽快染回来。”
范洪回头狠狠瞪了她一眼,动了动口型。
——你给我等着。
一直到他们离开,云卿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懈下来。
朝保安笑了笑。
“谢谢陈叔叔。”
“不客气不客气,你要是有什么事直接叫我,我就在里面盯着呢。”
保安指了指门卫室的窗口,叮嘱了一声,才舒展着筋骨回去。
学http://www.zjtechexpo.cn/校请的保安其实年纪不小了,要是真打起来,根本不是范洪几个人的对手。
也就是他们现在刚入学,有些收敛,不敢动手,等再过一两年,就连保安也管不住他们。
黄行光把手中不知道写了些什么的本子一合,快步走过来。
“云卿,你没事吧。”
他皱着眉一脸担心,看了看范洪他们离开的方向,气恼道:“我刚才没注意,要是知道他们找你麻烦,我肯定过来帮你。”
“我没事。”云卿在衣服上蹭了蹭刚才被抓的手腕,“马上开始早读了,你回去吧,我都熟悉规则了。”
黄行光还不太想走,犹豫地看了云卿几眼,见她已经低头看本子去了,有些失望。
“那我先回去了,你小心点,不要再起冲突了。”
黄行光走了没一会儿,几个学生狂奔着,踩着早读铃声跑进校门,一边警惕地看了云卿一眼。
担心她会过来记下他们的名字。
等他们走了,云卿才拿出本子,认真地开始记录迟到学生的名字。
保安走出来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现在的学生可真辛苦啊,怎么早就要上学了,有迟到的吗?”
“记了两个。”
云卿看了看本子上记录的名字。
还好那两个同学十分配合,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把名字和班级学号都写了下来。
早读过了九分钟,云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教室。
刚背上书包,站在门外的保安冲她招了招手,看到有人迟到,简直像是自己中了大奖。
“同学,同学,快回来,又有人迟到了。”
云卿看了一眼时间,刚好十分钟。
想了想,又翻出本子走出去。
一边抬头张望。
街道两边的商店还没开门,一个身影正远远而来。
街上只有他一人,校服衣服敞开着,有些凌乱,右手提着书包。
云卿心里咯噔了一下。
等他走近了,那人身上带着灰尘,眉心紧皱,薄唇拉成一条冷漠的直线,目光阴沉得过分。
嘴角,脸颊,手背,都带着青紫的痕迹。
学生仪表上规定不能犯的,除了染发,他都犯了个遍。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全文阅读

云卿手里捏着笔帽,看着段南川由远及近走来。
他走得不疾不徐,目光中还带着几分狠厉,像是刚刚才狠狠把别人打过一顿,衣服都没打理。
一旁的保安大叔道:“这个同学我认识,三天两头迟到呢,快把他名字记下来,小小年纪还学人家打架。”
云卿没说话。
记忆中,她似乎没见过段南川和别人打架。
他总是一副淡漠,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云卿想,如果自己以前看到段南川这个样子,不知道还会不会喜欢他。
但现在,她的心尖却狠狠疼了一下。
一点预兆也没有,疼得她咬紧了牙。
上辈子,她也见过段南川打架的,那时候,身穿西装、身材高大的段南川,为了她,唯一一次和别人大打出手。
那眼神,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那是云卿第一次发现他脸上还有其他情绪。
疯狂而热烈,烧得心滚烫。
她的目光一恍惚,段南川已经走进校门。
乐尚校门十分宽敞,大门两边还有两扇小门,云卿此时就站在小门旁边,段南川像是不知道这儿正在查考勤似的。
还专门避开宽敞的大门,从小门***。
让她想装作没看到都不行。
“同学,把你的衣服整理一下。”云卿开口,低着头假装在写东西,都不看他。
段南川脚步一顿,直接开始报名字:
“段南川,高一三班……”
“我让你把衣服整理好。”
云卿有些急躁地打断他。
这人怎么这么不会看眼色办事,如果他刚才直接从敞开的大门偷偷跑***,他就当没看见了。
现在只是叫他穿好衣服,又上赶着让记名字。
真不怕罚跑吗?
段南川似乎没反应过来,疑惑地抬头看去。
“不记名字吗?”
云卿满脸不耐烦,要不是看在上辈子他替自己打了一架,绝对不会放过他。
“老师只让我记十分钟,你是十一分进来的,不在我查的考勤范围。”
她睁着眼睛说瞎话。
旁边的保安大叔目瞪口呆,头一回听见这么严格的执勤。
段南川也看着她。
云卿催促道:“把衣服穿好,身上的灰尘拍干净,不要明显一副刚刚打完假回来的样子,不然就算我不记你,老师也要找你。”
见他还站在原地。
“你到底进不***?”
云卿终于从本子里抬头,在看过去的瞬间,从刚才就一直看着她段南川,倏地收回自己的视线,站直身体看着前方。
“进。”
他轻轻说了一声,语调微微上扬,似乎心情已经极其雀跃。
说着,把书包往肩膀上一甩,拉好校服外套的拉链,大步流星朝里面走去。
在走过云卿的瞬间,嘴角疯狂上扬。
云卿反而松了一口气,把没用过的纸笔都重新收起来。
“同学,你就这样让他走了?”保安大叔惊叹。
今天在门卫室里看了一早上,也能瞧出这个同学做事十分严格,执勤过程中就算遇到几个刺头,也二话不说把名字记下了。
“难道那是你同学?”
云卿拉上书包拉链,拆了胳膊上的袖标,一本正经道:“老师只让我守到八点十分。”
保安大师顿时哑口无言。
乐尚早读八点开始,从大门到高一教学楼就算是跑步也要好几分钟,更别说段南川是走过来的。
等他走进教室的时候,早读已经开始超过一刻钟了。
老师不在,他从后门走进教室。
高一学生刚***这个学校,现在还有些激动,再加上开学刚几天,没什么需要背诵的内容,早读时间有些散漫,没几个是在真正背书的。
段南川才刚坐下,钱明志拿着语文课本弓腰跑过来,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
立起书当着半张脸,鬼鬼祟祟的。
“之前军训晚会跳舞的照片,我都洗出来了,你要不?”
之前他来找段南川兜售小零食的时候,人家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现在却转过头来,明显感兴趣。
钱明志兴高采烈地从自己腰包往外掏东西。
“我去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只拍了四五张,本来还担心不够,没想到张张都能用!挑不出差的,我直接就洗了,特效都没加。”
说着,将云卿的几张照片放在桌上。
“别说我不照顾你,这些照片你可是第一个看到的,你挑完了,我再拿去给别人。”
桌上散乱地放着四章照片,都是云卿在舞台上跳舞的瞬间。
或而抬手,或者旋转,一举一动***优美,长发飞扬。昏黄的灯光落在她脸上,就连穿着迷彩服,整个也像是在发光似的。
钱明志的拍摄技术不赖,无论是构图还是片刻的停留都十分完美。
他得意洋洋。
“漂亮吧?云卿在学校里名气不小,要是这些照片拿出去,肯定不少人抢着要。”
段南川没说话。
他拿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现金都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好几百块。
钱明志惊道:“四张照片用不了这么多,我就卖五块钱一张。”
他都想好了,薄利多销。
段南川嘴唇微掀。
“底片。”
他要买断。
钱明志懵了一下,怀疑段南川这算不算冲动购物,盲目消费。
一抬头,却见他嘴角微扬,平时冷漠的眼睛里染上了几分色彩,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早读快结束的时候,老师才来到教室,钱明志又鬼鬼祟祟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段南川把洗出来的所有照片和底片都收好,夹进课本,放进抽屉。
他的心情不错。
平时很少露出表情的脸上,只要稍微起一点变化,就会十分明显。
一整个上午过去,不仅是班上的同学,就连老师也看出他稍稍表现出的喜悦。
放学铃声一响,他正准备起身,同伴的苏星澄快步走过来,双手往他桌上一拍。
“段南川,我要你跟我一起去吃饭。”
学校走读学生虽然多,但不少人还是会选择在学校食堂吃午餐。
此时正忙着收拾东西走,看到苏星澄的举动,忍不住朝这边看了看。
这两天苏星澄似乎都缠着段南川。
“看什么看!”注意到其他人的视线,苏星澄回头骂了一句。
她挑高眉,凶神恶煞,吓得其他人低着头快步离开。
段南川对谁都冷冰冰的,直接起身要走。
“不许走!”
苏星澄骂了一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
碰到的瞬间,段南川拧起眉,脸上浮出毫不掩饰的厌恶,反手要甩开。
苏星澄这几天被甩脸的次数多了,这次是有备而来,直接把手机往桌上一丢。
“你要是敢走,我就把这张照片发到贴吧去!”
段南川视线从上面一扫过去,身体瞬间僵硬,抬起头,之前萦绕在他脸上一早上的浅笑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
目光冷凝地看着她。
没有再挣扎。
苏星澄笑了一下,有些得意地拿起手机。
“要是这张照片发出去,你看学校其他人怎么看你。”
段南川的眸色越发漆黑,脸上看不出情绪。
“走吧。”
云卿下课后先去找了老师,把早上记下的名单交上去。
老师知道学校现在的秩序有些乱,见名单上记录的名字都是以前那几个惯犯。
“要是在执勤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及时和老师说。”
云卿点头:“好的,老师,我会及时反映的。”
“嗯,我知道你们做这个工作有些苦难,但这也是培养你们的能力,以后对你们也有帮助。”
说着,她翻了翻名单,没在里面看到“段南川”的名字,询问道:“迟到的人都记齐了?”
前几天这人不是还经常迟到的吗?
今天提前了?
云卿有些心虚。
“记齐了。”
“那就好,快去吃饭吧,别饿肚子。”老师笑着摆手,把本子放在桌上。
“老师,我先走了。”
云卿微微弯腰,走出教室办公室,何露正等在外面。
一看到她,快步跑过来。
“怎样?可以去吃饭了吧?”
“嗯,谢谢你陪我过来。”
“没什么,我也是不想一个人去食堂,多***。”何露拉起她的手,却发现云卿掌心都是细细的汗。
“你怎么一手的汗?”
“刚才太紧张了。”
何露疑惑:“被记名字的又不是你,你紧张什么?”
云卿没回答,拿出手帕擦了擦。
“去吃饭吧。”
乐尚学生众多,再加上一些少数民族籍的学生加入,学校里一共有两个食堂。
第一食堂的人很多,之前云卿去的时候,差点被挤成照片,排队要排上半天才能吃到。
今天她们去交完名单才过来,食堂肯定已经挤满了人。
两人一合计,决定去稍微远一点的第二食堂,那边人相对少一些。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云卿段南川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