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完整版全集大结局分享

十弦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5-23 11:54:16
  • 温柔陷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陷(唐雨杺周鹤)完本版免费阅读全部章节合集版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陷全文阅读,主角是唐雨杺周鹤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唐雨杺周鹤之间的动人故事:蔡绍杰的气息终于调匀了,抬指按了按咳酸的鼻骨。直起身,靠在了身后那面泛着霉味的墙上。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烟盒,咬了根烟在嘴里。...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全文免费阅读:

蔡绍杰的气息终于调匀了,抬指按了按咳酸的鼻骨。直起身,靠在了身后那面泛着霉味的墙上。
从兜里摸出打火机和烟盒,咬了根烟在嘴里。
“啪嗒——”打火机的火苗蹿起,照亮了他脖子里一条狰狞的疤痕。
两人面对面站着,颀长的身形匿在光影间,均模糊了脸部轮廓。
默了片刻。
周鹤伸手,掐灭了蔡绍杰刚点上的烟,扔到墙根处。
“别在我面前抽这玩意儿,有味。”
蔡绍杰愣了一下,而后偏过头,徐徐吐出含在嘴里的一口烟。无声叹了口气,问:“鹤哥,你这回是真铁了心不打算回去了吗?”
周鹤没接话,手揣进兜里,摸到了一颗奶糖。掏出糖果慢悠悠剥开糖纸,把糖塞进嘴里。舌尖抵住糖果***了***,一股甜香的奶味充斥在口腔内。
蔡绍杰为他突然退圈的事来找过他很多次,询问他原因,他总闭口不言。
以周鹤的行事风格,他自己不想说的事,就算拿刀架住他的脖子,他也不会吐露半个字。
蔡绍杰完全拿他没办法。
“鹤哥,你看,咱俩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要遇上事就直接跟我说,我都能给你摆平。你要非这么憋着,什么都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交情。”
“……”
虽然一早就知道这个没良心的是个什么尿性,蔡绍杰还是被气笑了。
周鹤嚼着糖,冷淡道:“要没事,我回了。”
转身要走,被蔡绍杰一把拉住了。
“鹤哥!”
周鹤侧头看了他一眼,掸开了他拽住自己的那只手,靠回原位。
“有事说事,别拐弯。”
“行!那我就直说了。”蔡绍杰猜出他是已经没了耐心,索性直言:“这回还是姓沈的那鳖孙搞事,在背后给我玩阴的。鹤哥,你给镇个场。就一局!当是卖我个面子,成不?”
“不行。”周鹤想都没想,一口回绝了。
“鹤哥,不对,鹤祖宗!我叫你祖宗还不行吗?你这非要把话一口说死,就真没意思了。”蔡绍杰是道上混的,没那么好的脾气,已经在抓狂的边缘暴走了。
抬手揪扯了一把头发,破罐子破摔道:“我可以给你加价,五倍?十倍!要不满意,你定个数,这总成了吧?”
“不是钱的问题。”周鹤说。
“不是钱?那就是女人?”蔡绍杰说,“你喜欢什么样的?肥环燕瘦,紧着你挑!”
周鹤盯着他看了两秒,曲指掩了一下逐渐上扬的唇。像是听了个笑话般,靠墙笑的肩都在抖。
蔡绍杰完全看不明白他在笑什么,挺躁地摸了一下口袋里的烟盒。忍耐了一下,还是抽回了手。
“鹤哥,你别笑啊。你老这么笑,我看着瘆得慌。”蔡绍杰说。
周鹤古怪的笑声渐消,散漫直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说:“走了。”
“……”果然,还是这么个结果。
蔡绍杰不死心,冲他离开的方向喊话:“鹤哥!你要是想通了,一定记得来找我!”
**
唐雨杺抬手扣门,手指刚碰上门板,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
没关严?
她挺纳闷地扒住门框,探头往屋里瞧。
曹向梅背对着门的方向坐在会客的矮桌边,桌上放着两个斟了茶水的杯子。听到身后的动静,她匆忙抬手抹了一下眼睛,被泪水打湿的手背偷偷往围裙上蹭了蹭。
唐雨杺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没戳破她。径直走进屋,反手把门关上。
“妈,我回来了!”
若无其事地把借阅的几本书随手搁置在玄关柜上,她边低头换鞋边问:“咱家今晚吃什么?有肉吗?”
曹向梅坐在原地呆愣了会儿,像是在消化某种突来的情绪。忽地站起身,三两步走到刚进门的唐雨杺身边。不由分说,一把抓住她的袖子,把她往房间的方向拽。
“诶?妈,你抓着我干什么?”唐雨杺诧异道。
曹向梅开了房门,***把她往里推,说:“你看你这外套都脏成什么样了?赶紧进房间换件干净衣服。”
“哪儿脏了?”唐雨杺低头往自己穿着的外套上快速扫了两眼,明明就很干净。
她抓住门把,想折回去拿放在玄关处的睡前读物,抗拒道:“换个衣服有什么好急的?妈,你别扯着我,我书还没拿呢!”
卫生间有开门声,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动静渐近。
唐雨杺闻声望去,看到一个妆容很浓的女人朝这一处走来。是个脸生的女人,之前没见过。
曹向梅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一下停住了推女儿的动作。
浓妆女人见唐雨杺看向自己,主动开口,热情道:“呦,雨杺回来了?”
唐雨杺确定自己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可对方显然一早就知道她,有些疑惑,问:“你认识我?”
“听唐总说起过。”浓妆女人笑言。
“唐总?我爸?”唐雨杺隐约猜到了点什么,不由皱眉。
平时几乎没什么脾气的曹向梅突然爆发,松开了唐雨杺,转手一把揪住了浓妆女人的头发。死命拖住,往大门的方向拽。
浓妆女人估计是没料到她会出手,都没来得及反抗,痛的尖叫着扭成一团。
唐雨杺对曹向梅的此番壮举颇感意外,略挑眉。不动声色地靠在门边,抱着胳膊,泰然看着。
这陌生女人的妆确实太浓了,都看不出她原本的模样,表情崩坏的时候感觉都能掉粉渣子。
唐雨杺瞅了瞅那女人像是糊了层面粉的脸,又看了看就算不施粉黛依旧清丽难掩的曹向梅,不由有些感慨。
老唐的眼是越来越瞎了,放着家里的娇花不采,非要出去捡屎吃。
曹向梅带着冲天的怒气把人直接丢了出去,顺带着把那女人挣扎间掉落的一只红色高跟鞋也一并往外扔,恰巧砸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
像是在急于掩饰什么,“哐当”一声砸上了门。
唐雨杺直接看呆了。
曹向梅冲动发泄完,回过身,撞上女儿明显懵逼的视线,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女儿面前失态了。
立在原地,不免局促。犹豫着该怎么跟女儿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支支吾吾道:“那个……她……她是……”
门外的女人还在骂骂咧咧,狠狠踹了门一脚。
“妈。”唐雨杺压根就没打算追问,转移了话题:“晚上我想吃糖醋排骨,你今天没忘买排骨吧?”
曹向梅顿时松了口气,转身往厨房走。
“买了,妈这就给你去做。”
**
晚餐的饭桌上,唐辉依旧缺席。
他的外贸生意做大之后,几乎每晚都有酒局。深夜醉醺醺到家,要么倒头就睡,要么找茬发酒疯。
早是这个家的常态了。
唐辉发起酒疯来完全就是六亲不认,不是满屋子砸东西,就是动手打人。
只是第二天清醒后,他又会恢复正常。记起前一晚对家人做了什么,他看似罪恶感很重,每次都会涕泪交加地跟曹向梅和唐雨杺道歉。
曹向梅心软,一再纵容他的家暴行为,把他这一切丧失理智的举动粉饰成酒精作祟。就算被丈夫打进了医院,曹向梅也还是会尽力劝说女儿,要让她理解自己父亲在外的工作压力。
唐雨杺骨子里倔得很,她没有办法理解,更不可能原谅。只是为了不让曹向梅为难,她也只能选择一再妥协。
晚餐前家里发生了一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母女俩都没什么胃口,一顿饭吃得很安静。
草草了事后唐雨杺洗漱回房。
曹向梅收拾完餐桌,在锅里温上醒酒汤。坐在沙发上来回调电视频道,等唐辉回家。
唐雨杺回房后给唐薇发了条短信,给她汇报了一下从周鹤那儿打探来的关于周康的近况。
唐薇消息回得很快。她人目前在外地出差,表示自己下周二就回去。届时给她的小功臣补上礼物,是最新款的智能手机。
唐雨杺打小就跟她的这个姑妈关系最好。她自小就性子倔,约莫五六岁的时候被唐辉打狠了,骨头差点被打断都没松口求饶。
曹向梅怎么都护不住她,一个劲的哭,求她服个软。
唐薇是个直肠子,喜怒都摆在明面上。收到邻居捎来的消息,顿时急红了眼。***把菜刀冲进了哥哥家,差点就终结了她亲哥的命。
唐辉其实就算是醉了,也是有三分醒的。就算发疯,也是挑软柿子捏。右肩被自己的亲妹妹砍了一刀后吸取了教训,更多时候只会对不断包容他的老婆动手。
那次之后,唐雨杺挨的打,都是她主动挡在自己妈妈面前,硬扛下的。
再大一些,唐雨杺反叛心极重。许是自小就跟在姑妈身边的时间比较多,骨子里跟唐薇很像,逼急了真能咬人。
唐雨杺自认跟唐辉八字不合,常跟他对着干。唐辉越反感什么,她越要去做。唐雨杺幼时上房揭瓦的小魔王性子,就是她在跟唐辉较劲宣战。
**
唐辉回来了,又是醉成一摊泥被人架回来的。
房子隔音效果不好,门外的脚步声和说话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很吵。
唐雨杺侧头往房门方向看了一眼,塞上耳机,调高手机音量。
盯着暗了屏的手机看了约有五分钟,周鹤的短信发了过来。
【吃烤地瓜吗?】
也不知是怎样的一种默契,周鹤像是能准确掐算出唐辉归家的时间般,总能在唐雨杺心情变烦躁前及时找到不同的借口,把她约出去。
唐雨杺在唐辉着家后,盯着手机等周鹤的短信已成了习惯。看着那条短信,她嘴角不自觉翘了翘。手速很快地回完消息,起身拿了件外套,边穿衣服边往外走。
“妈,阿鹤找我,我出去一下。”唐雨杺都没朝沙发处看一眼,直接走到门口换鞋。
摊在沙发里的唐辉醉眼惺忪地支撑着坐起,嘟嘟囔囔地咒骂道:“这死丫头,一天到晚拉个脸给谁看?眼里就看不到你爸是不是?是不是你妈那个贱人教你的?是不是!我问你话呢!耳朵聋了?”
端着醒酒汤从厨房出来的曹向梅朝唐雨杺的方向悄悄打了个手势,示意她赶紧出去。

温柔陷全文阅读

从乌烟瘴气的家里出来,唐雨杺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脑袋往楼下走。
周鹤早就在楼下候着了,两只胳膊紧紧抱在身前,一双漆黑的眼巴巴地望着楼梯的方向。见她下楼,立马往前快行几步,迎了上去。
唐雨杺看着他朝自己走来,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站在高了他两级的台阶上,借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近距离看着他。
少年微抿着唇,鼻尖冻得泛红。垂下的眼睫黑长卷翘,在下眼睑处铺下密密一层黑影,形似弧扇。
扒住衣缝的十指骨络分明,关节处早就冻红了。一手兜住衣服里鼓起的东西,一手拉开外套拉链。
把裹在衣服里的烤地瓜拿了出来,放手心里试了试温。这才拉过唐雨杺的手,把方才捂在怀里的烤地瓜塞进她的掌心里。
少年抬起的眉眼间盛载着暖人的笑意。
“还是热乎的,快吃。”
唐雨杺看着他晕着橘色微光的眼睛,收拢手指。握着热乎乎的地瓜,心底的那点烦躁瞬间被驱得干净。
周鹤见她拿稳了,伸出的手往回收。
唐雨杺匆忙把地瓜装进了口袋,一把拉住他往回收的两只手。抓着他冻得冰凉的手放唇边哈了口热气,捧在手心里来回给他搓了搓。
“多大的人了,晚上出来怎么就不知道多加件衣服?”
像是在责怪他,可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周鹤摇了摇头,说:“不冷。”
“都冻成冰棍了,还说不冷?”唐雨杺说。
“快吃,不用管我,地瓜放凉了就不好吃了。”周鹤催她。
唐雨杺***的动作一顿,低着头,楼道昏暗的光色恰巧遮掩住了她眼底翻涌的酸涩情绪。
周鹤一直在看着她,很敏锐地察觉出她的情绪似乎是有一丝异样,急忙道:“我下次一定听你的话多穿衣服,不会冻着自己了,你别生气。”
唐雨杺抬起眼,很轻地笑了一声。
“阿鹤,你就是个傻子。”
**
两人一左一右在楼梯上并排坐下。
唐雨杺把手里的地瓜掰开,一分为二,把较大的那块朝周鹤递过去。
“给你。”
周鹤“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看着她咬下第一口地瓜,这才低下头,默不作声地吃自己手里的半块地瓜。
软糯甜香的食物咽下肚,心情都跟着变好了。唐雨杺动作幅度很大地转过身,冲周鹤竖了竖大拇指。
“真好吃!我们阿鹤可真会挑东西,地瓜都能挑到最甜的。”
像是哄小孩儿的话。
周鹤的嘴角沾了碎屑,***了***。耳廓渐红,低眸笑。
唐雨杺歪过脸,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深陷的酒窝看了会儿。转回视线,继续啃手里剩下的地瓜。
“阿鹤,我其实有跟我妈提过,要不要考虑跟老唐离婚。”
周鹤咬了口地瓜在嘴里,慢慢嚼着。偏过头,看着她张合的唇。
“她不愿意,说是为了我,说要给我一个全集的家。”
“她也没问过我是不是想要那个只是看着全集的家,就随便给我做了决定。”
“我说她如果能下这个决心,我就跟她走。”
“她还是不同意。”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是真被老唐***太严重了,竟然也会觉得老子打孩子天经地义,孩子但凡有一点反抗就是忤逆不孝。”
“***不孝!”
“当爸的都没个当爸的样子,还指望我能由着他的想象长成他希望的样子?”
“做梦!”
……
许是因为今天唐辉外头的其中一面彩旗飘进了家里,唐雨杺的心情受了影响,话不自觉有些多。
这些心事她自小习惯了只对周鹤吐露。
周鹤是个很温柔的倾听者,从不会多嘴插话,也不会对她的言论发表任何意见。像是专属她的负情绪回收桶,只是默默坐在她身边,陪着她。
唐雨杺把心事倒完,整个人都轻松了。三两口吞掉了手里的地瓜,拍了拍周鹤的肩,起身。
“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周鹤点了点头,跟着站了起来,转身目送着她上楼。
“雨杺。”周鹤在她掏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叫了她一声,“明天,给你买喜欢的豆沙包。”
**
晨起的闹钟响过一次。
唐雨杺一整个假期习惯了睡到日上三竿,突然改了作息明显不适应。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伸手把闹钟扒拉到床上,抱在怀里摁掉了。
迷迷糊糊又睡了会儿,她猛地记起今天是开学的日子。费劲地睁开眼,看了看怀里闹钟显示的时间。
完了!
她顿时清醒了不少,顶着竖起的呆毛翻身坐起,动作迅速的呲溜一下滑下床。
“妈——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啊?”
唐雨杺开了房门出去,一边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快步往浴室方向冲。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了曹向梅嘴角撕裂的新伤。
唐雨杺步子稍顿,立马调转方向。走到曹向梅身边,满眼心疼地轻抚她的脸,皱眉问:“他又对你动手了?”
曹向梅别过脸没有正视她,催道:“时间不早了,快去洗洗,来吃饭。”
唐雨杺一看她这躲闪的模样就全明白了,愤然转身,往主卧方向冲。抬脚准备踹房门,想找里头那个混蛋理论。
曹向梅眼疾手快,急忙追过来,一把拉住了她。
“雨杺,听话!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
唐雨杺被迫停止了动作,捏紧拳,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抽回被曹向梅紧攥住的手,转头问她:“怎么不上药?”
“家里的药都用完了。”曹向梅匆忙补充道,“妈一会儿就出去买药,这个伤口不深,很快就会愈合的,你别担心。”
“妈……”唐雨杺的话哽住了,觉得有些难过。咬住下唇,错开视线低头看着脚尖。
茫然的无力感在她胸腔内一通乱撞。
曹向梅重新拉住她的手,语气近乎哀求:“雨杺,你听妈的话。妈已经够难了,你就别给妈添乱了,行吗?”
“妈,这个家,你看一个人的脸色就够了,不用对我也这么小心翼翼。”唐雨杺沉吟片刻,无奈道:“好,我都听你的,不给你添乱。”
**
从家里出来,唐雨杺匆匆忙忙往楼下跑。把自行车从楼道里推出来,跨坐上去。两条腿在地上来回划拉了两下,拉近和周鹤的距离。
“阿鹤,早!”
“早。”
“抱歉,闹钟被我不小心按掉了。你等很久了吧?是不是冻坏了?”
“没事,http://www.zjtechexpo.cn/我也是刚到。”
周鹤拉开校服拉链,把手伸进怀里掏了掏。拿出揣在衣服里的两个豆沙包,给她递了过去。
“你喜欢的豆沙包。”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
唐雨杺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心底涌起一股暖意。伸手接过尚带着他体温的豆沙包,指尖相碰,他的手冰凉。
看来他又没说实话,一定是在楼下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唐雨杺有些懊恼,自己前一天就不该说那些话逗他。周鹤向来都会把她说的话当圣旨般执行,无论是不是玩笑话。
低着头把袋口拆开,匀出一个豆沙包,递向周鹤。
他没接,摇了摇头,说:“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唐雨杺抓着包子的手又往前递了递,坚持:“你吃。”
“好。”周鹤妥协,伸手接过。
唐雨杺咬了口手里的包子,嚼了嚼,咽了下去。嘴角扬起笑意,满足道:“阿鹤,谢谢你。很好吃!”
周鹤抿起的唇跟着上扬。
“我明天再给你买。”
**
外号疯狗的教导主任把在校门边,手里提着根教鞭。来回巡视,严阵以待。
疯狗身后已经有一排倒霉蛋抱着脑袋在墙根处老实蹲着了。开学第一天,迟到的还不少。
临校门口,唐雨杺看情势不对,立马捏紧刹车,掉了个头。
“老规矩!”
周鹤没多言,紧跟着她,尾随其后。
两人把自行车停在了馄饨店附近,上锁后一前一后往校墙边走。
唐雨杺自小就是个上房揭瓦的性子,***这种事对她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站在校园的围墙边,卸下书包扔***。往上一跃,轻松翻身上墙。朝墙内看了一眼,周围没人。
她晃着两条细长的腿坐在墙头上,居高临下地朝还站在原地看她的周鹤勾了勾手,倾身把手伸向他。
“阿鹤,上来!”
她骨子里天生有股媚劲,只是挑挑指尖,都像在勾引人。
周鹤的目光沉沉落在她晕着笑意的眸色间。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原地起跳,攀上墙。
坐在墙头与她对望了一眼,低眸浅笑。而后松开了她的手,侧过身,往下一跃。平稳跳到地上。
他身材比例很好,腿又长又直。弹跳力不弱,***动作处理得干净又利落。
唐雨杺每次看他***,都是抱着欣赏的姿态悠闲在一旁看着。见他落地,***嘴角,给他鼓了鼓掌。
“真棒!”
周鹤打开双臂,对她敞开怀抱。面朝着她退行了半步,抬了抬手,示意她往下跳。
唐雨杺看懂了他的意思,笑问:“你确定,能接住我?”
“确定,能接住。”周鹤说。
初起的晨光里,少年的声音温柔又笃定。
唐雨杺只是这么看着他,都感觉无比心安。没犹豫,在他回答完自己的问题后,一秒都没停顿地纵身往下跳。
眨眼间就降落在了他温暖的怀抱里。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唐雨杺周鹤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