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姜瑞苏映堇小说国公家的醋坛子大结局阅读资源在线

十弦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5-23 11:54:14
  • 国公家的醋坛子合集版免费阅读-国公家的醋坛子(姜瑞苏映堇)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国公家的醋坛子全文阅读,主角是姜瑞苏映堇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姜瑞苏映堇之间的动人故事:我、我不知道啊!张家helliphellip是张家!这都是张家的主意,我、我什么都没做啊!一股尿***味从姜瑜身上传来,姜瑞...

姜瑞苏映堇小说国公家的醋坛子全文免费阅读:

太应二十七年,七月十五,丞相府。
屋外火光冲天,窜天的火舌像是连空气都要燃尽。
屋内,姜瑞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一群人,呵呵地笑了起来。
位高权重、简在帝心、名满天下、妻贤子孝……有些人一生都追求不到的东西,姜瑞却从不缺少。
天下的文人视他为楷模,百姓赞他高风亮节、正人君子,同僚说他城府深沉、剑戟森森。可事实呢?众人眼中这般厉害的他,却连个内宅妇人都看不透!
所有的一切都从三十二年前的今天开始。现在,也到了结一切的日子了。
又看了一眼眼前的众人。发妻、独子、管家、庶兄还有发妻的……情郎。
“老爷!老爷你这是做什么啊!”看着身边被困在屋里的一群人,苏映茜颤抖不止。发现了,姜瑞一定是发现了!
姜瑞轻声说:“我做什么?我只是在做你曾经做过的事啊。”
苏映茜脸色瞬间煞白。知道了,姜瑞真的知道了!
姜瑞的儿子姜慕在一边颤抖着声音道:“爹,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有谁在你面前说什么了?那都是诬陷啊!娘她一心为您着想,就是做了什么不太好的事,也都是为了您啊!我们都是血亲,有什么事都可以商量的!”
姜瑞看了姜慕一眼,提起放在桌上的剑,剑光划过,姜慕低头看了一眼***胸膛的剑,不可置信地看向姜瑞。
姜瑞一把把剑抽出,姜慕的身体直直地向后倒下。
“啊!!!”看到姜瑞竟然杀了自己的独子,屋内众人都吓得尖叫起来。
“慕儿!”苏映茜扑倒姜慕的身体上,朝着姜瑞哭喊:“老爷!慕儿可是你的亲儿子啊!”
姜瑞冷笑:“亲儿子?他不是你身边那位的亲儿子吗?”
一直躲在一边一言不发的男子听到这话,一下子瘫倒在地。苏映茜也像是被掐住脖子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旁姜瑞的庶兄姜瑜磕巴道:“三、三弟,你、你说什么胡话呢?”
姜瑜话音刚落,就见姜瑞提着剑一步一步向他走来。那身影,就像是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他脸上那长长的疤痕,这时显得更加狰狞。
“三弟、三弟我可一直都是向着你的啊!我可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啊!”姜瑜被姜瑞吓得站都站不起来。
姜瑞把剑搭在姜瑜的脖子边,垂着眼道:“向着我?你向着我的方式,就是和你的姨娘,和张家一起,对大哥、对四弟下手吗?”
“我、我不知道啊!张家……是张家!这都是张家的主意,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一股尿***味从姜瑜身上传来,姜瑞连自己的儿子都杀,他只是个庶兄啊!
“是啊,是张家的主意,所以我就让他们先去下面等你了。”
姜瑜惊恐万状道:“不可以!你不可以杀我!我、我是安王的表兄。对……我、我是安王表兄!”
姜瑞冷笑:“安王?安王日前于封地暴毙,你不知道吗?”
“不、不可能。”姜瑜看了姜瑞一眼,不可置信道:“你、是你……”
不等姜瑜说完,他的脖子一凉,只都止不住的鲜血从脖颈儿处涌出,转瞬的功夫,姜瑜也瞪大眼睛倒在地上。
姜瑞看向房里剩下的三人。
管家见姜瑞看过来,连忙跪着爬到他脚边一直磕头。
“老爷,老爷我是冤枉的啊!我伺候了您这么多年,求求你饶了我吧。老公爷把我给了您,我、我这些年可一直都是忠心耿耿啊!”
不提祖父还好,一提起祖父,姜瑞更是怒火中烧,一脚把管家踹开。
“忠心?只怕你忠心的不是我,而是别人吧。”
管家听了这话,忍不住往苏映茜的方向看了一眼。
苏映茜抱着姜幕的尸体垂首不语,姜瑞也懒得听管家的辩解,直接一剑了断了他。
“老爷也要对我下手吗?”苏映茜抬起头,梨花带雨地看向姜瑞。
姜瑞没有回答苏映茜的话,而是自言自语道:“只剩你们两个了。”
往日里只要苏映茜一哭,姜瑞就会心软,不管她做了什么事都不会再计较。可看姜瑞现在无动于衷的样子,苏映茜心里有点慌。
“老爷!我不知道有人在你耳边说了什么,可你我夫妻这么多年,你难道连我都不信吗?”
“信你?我就是因为太信你了,才会害了琪儿的性命。”姜思琪是他四弟唯一的血脉,可他也没护住。
“琪儿、琪儿是、是张姨娘害死的,老爷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苏映茜的嗓子有些干,她做得很干净的,不可能会被发现的。
姜瑞冷哼一声,他一开始也以为是姜瑜的生母张姨娘下的手,也立马就让张姨娘偿命了。可只要做过的事就会留下痕迹,更不要说……
姜瑞看了在一旁装死的苏映茜情郎一眼。
更不要说帮手还是这么个废物!
姜瑞没理会苏映茜的话,而是走向苏映茜的情郎。
苏映茜看姜瑞要对情郎下手,赶忙挡在了情郎身前。
“你、你这个大逆不道之人!”那情郎看姜瑞想杀他,抖抖索索地指着姜瑞道:“你、你敢弒兄!我、我要去圣上面前状告你!”
姜瑞笑了起来:“杀父我都敢了,弑兄又算什么?”
“你、你……你胆大包天!”
“老、老爷,这、这话可不能乱说。”苏映茜知道自己公公死得突然,可、可这怎么可能是姜瑞做的!
“他能放任他人逼死我母亲。我那只不过是以己之道,还施彼身罢了。”
苏映茜声嘶力竭:“你、你疯了!”
姜瑞赤红着双眼:“疯了?在知是你害死嫂嫂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不、不是我。”
姜瑞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走到两人身前,分别在二人手腕上划了一剑。在他们耳边轻声说道:“当初,琪儿就是这么死的。现在,你们也尝尝这滋味吧。”
当年他去外地公务,回来就得到了琪儿割腕***的噩耗,甚至连尸身都被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净。
看着苏映茜二人在他的面前咽气,姜瑞也一剑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他的亲人,虽不是他动手,却也是因他的疏忽而亡。大仇已报,他,也下去给他们谢罪了。
“璟之!”
看着外面不顾众人阻拦,要冲进来的圣上表哥,姜瑞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这一生,前四十年为了家族荣耀而活,后十年为了复仇而活。如有来生,他……
——————
公元二〇XX年,七月十五,S市。
这会儿天色已经很晚了,走在回家的路上,苏映堇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人在跟着她。
苏映堇是s大的一名大二学生,今天刚刚满二十岁。她是个孤儿,十二岁的时候父母双亡。虽然一开始还有亲戚愿意养着她,但是在她父母留下的钱被用完之后,苏映堇就成了人人嫌弃的拖油瓶,被赶出了家门。
不过还好苏映堇这时已经十五岁了,凭着好心人的资助和平时卖画赚到的一点钱,总算是磕磕绊绊地读完了高中,并且争气的考上了s大。
可是上了大学之后,日子依旧不好过。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不用天天在学校待着,有更多的时间去赚钱。靠着给别人画肖像画、打零工还有贫困补助,苏映堇总算是没把自己饿死。只不过因为要经常熬夜画画,苏映堇住在宿舍不方便,只能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廉价出租房,每天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今天超市接班的人去得有点晚,天都黑了苏映堇还没到家。
穿过平时经常走的公园时,苏映堇怕到不敢睁开眼睛,她平时最怕的就是黑暗,公园里面没有灯,平时还好有人散步,可是今天有点晚,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听着身后若有似无的脚步声,苏映堇埋头快步向前走。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一只手拍在苏映堇的肩膀上。
苏映堇猛然回头,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了她眼前。
“小妹妹,一个人走夜路可不安全啊,哥哥陪你啊。”身后的满身酒气男人,笑得一脸不怀好意。
“你长那么丑,我才不要!”苏映堇下意识回答道。
“你说什么!”
看着眼前男人咬牙切齿的样子,苏映堇才反应过来,她颜控的***病又犯了,一不小心把真心话说出来了。
眼看着男人恼羞成怒要抓她,苏映堇扭头就跑。只不过没跑几步,就被抓到了。
“跑啊!我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此时两人站在公园的景观湖边。
苏映堇剧烈的挣扎,眼看挣不脱,情急之下一口咬向男人的手。苏映堇一口下去,男人疼的一下把苏映堇甩开了。
可是苏映堇站得位置不好,被这么一甩,直接掉进了湖里。她也不会游泳,拼命的在湖里挣扎。
男人这时酒劲儿也过去了,看看在湖里的苏映堇,又想想是因为自己她才掉到湖里的,心虚恐慌之下,男人就这么跑了。
苏映堇看着跑远的男人,心里一阵绝望。她还这么年轻啊,那么苦逼的日子都熬过来了,难道就要这么死了?
随着呼吸到的空气越来越少,苏映堇最后慢慢的脱力,缓缓沉向了湖底。
意识模糊之间,苏映堇在心里默念道:“神啊!就算让我死,也别让我死在一个丑男手上啊!”

国公家的醋坛子全文阅读

轰隆一声雷响,瓢泼似的大雨哗啦啦地砸在了地上。
“嗬——”苏映堇猛地睁大双眼,从梦中惊醒过来,一下子坐起身。掐了下自己的脸,很疼,这才确定自己现在不是在梦中。
“这是怎么回事?”苏映堇在心里嘀咕,她不是应该被淹死了吗?难不成有好心人路过救了她?
苏映堇抬手揉了揉额头,无意间看到自己的手,才发现不对劲儿。她从小寄宿在亲戚家,每天都要做好多家务活,后来出去打工,每天也是脏活累活没少干,她的手一向是粗糙的,加上经常握笔,手上也有厚厚的茧子。可是眼前的这双手,指如葱根、柔若无骨,怎么看都不像是她的手。
现在已经是傍晚,再加上大雨,房间的光线很暗。苏映堇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的摆设,怎么看都不像是现代。
苏映堇在心中暗自嘀咕:“我难道是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
拿起床边摆放着的小镜子,仔细照了照,唇红齿白、眸若繁星、明艳动人,还是自己那张美丽的脸没错。不过好像白了不少,脸蛋儿摸上去滑溜溜的。
作为一个颜控,苏映堇对于自己的脸向来都很满意,只是之前她忙于生计,根本没时间好好保养。现在这个脸,长得和她一样,但是怎么看都是养尊处优的样子,难道说她不只是穿越了,而且还穿到了个大小姐的身上?如果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可以过上梦寐以求的混吃等死的生活了?
苏映堇有些激动,只是这个身体本来好像是个大小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去世了,被自己捡了个便宜。
刚想到这里,苏映堇的脑袋突然针扎般疼痛起来。
苏映堇抱着头,忍不住□□出声,一段段影像涌入脑海,等疼痛过去,苏映堇也以旁观者的视线,了解到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大小姐的一生。
简单来说呢,就是一个出身书香门第却大字不识一个的任性大小姐,在她双生姐姐苏映茜的一些小手段下,变得被所有人不待见。
至于为何会身死,起因则是一桩婚事。
作为一个从小被忽视的孩子,原身不可避免的对她关照有加的表哥倾心。原身是荣恩侯府家的嫡小姐,而表哥只是个商人之子,但是家里的长辈本就对原身不甚重视,只要原身愿意,也不是不能和表哥在一起。
可是没想到,镇国公府突然要和苏家结亲。苏府众人对这门亲事是喜闻乐见,可苏映茜并不愿意嫁给姜瑞。苏家的长辈一方面不舍这个和镇国公府结亲的机会,另一方面这也是圣上赐婚,哪能说不结就不结了。
这时,苏家人就把主意打到原身身上,反正原身和苏映茜是双胞胎,长相一样。苏映茜并没有和姜瑞接触过,姜瑞也不一定能分得清谁是谁。
这个提议当然是遭到了原身的强烈反对,她讨厌苏映茜,说什么都不要顶着苏映茜的名字活一辈子。原身气不过去找表哥诉苦,却无意中得知表哥真正喜欢的是苏映茜,她只是因为和苏映茜长相一样,被表哥当成了替身。
这无疑对原身又是一重大打击,一气之下,原身选择了上吊自尽。原身的灵魂就此消失,再次睁开眼睛时,身体里已经换成了从现代穿越而来的苏映堇。
“啪!”一声脆响从房门口传来,苏映堇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穿着古装、杏眼圆脸的少女震惊地看着她。
苏映堇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刚抬手想打声招呼,就被门口少女的尖叫声给吓了一跳。
“二小姐……二小姐醒了!二小姐醒了!”那个少女一边大叫一边跑了出去。
苏映堇这会儿才把影像里的人和刚才的少女对上,刚才的应该是伺候原身的丫鬟,名字是春芽。
春芽跑出去没一会儿,就带着呼呼啦啦一大群人回来了。
这个是大夫、这个是族老、这个是父亲、这个是叔父……啊!竟然还有原身那个表哥!
苏映堇把眼前的人一一和影像中的人对照,看着围着自己的一大群人,苏映堇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只珍稀动物。
一群人围着苏映堇看来看去,确定苏映堇身体没什么问题之后,都纷纷离开了。
苏兴业临走时看向自己女儿的眼神很是厌恶,留下句“好自为之”就甩袖而去了。
苏映堇被苏父的态度弄得很是无语,原身是他亲闺女啊,至于用这种眼神看她吗?
留到最后的原身表哥于承志欲言又止,苏映堇全当没看见。原身是无意中听到于承志和别人的谈话,才知道自己被当成了替身,于承志并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已经被拆穿,还是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
“唉!”于承志看苏映堇一直不搭理他,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那样子像是心爱的人抛弃他,要和别的男人成婚,他还是对心爱之人痴心不改,装的是情深意切的可怜人模样。
苏映堇被气得牙痒痒,原身也真是没眼光,就那副小白脸弱鸡样,有什么好的啊?装模作样,真是让人看了反胃。
众人都走后,苏映堇没再躺回床上,而是拖着下巴坐在桌边发呆。
她从看到的那些影像里大概知道了,现在是永安二十五年七月十五日,她现在所在地方是大启一个叫的国家的京城。
“小姐,您还是赶紧***休息吧,再过五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了,您可要保存好体力啊。”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春芽看苏映堇完全没有休息的打算,忍不住在一旁劝道。
听到春芽说五天后就要成亲时,苏映堇有些诧异。原身明明是离大婚还有两个多月时***的,这怎么再过五天就要成亲了?
“五天?你确定你没说错?”
“是啊,小姐您都昏迷两个月了。”
苏映堇嘴角抽了抽,这位姑娘,你确定你没夸张?这是古代啊,医疗条件落后的古代啊!两个月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你确定还能活?她现在身上可没有一点儿久卧在床的无力感啊。
“还好您在婚礼前醒了过来,您和姜三少爷的婚事连圣上都很是关注,老爷他们都急坏了,就担心耽误了吉日。”
她说呢,原身在家明明不受重视,却有这么多人冒着大雨来关心她的身体状况。原来是因为怕误了吉日,被姜家和圣上怪罪啊。
苏映堇看了春芽一眼,有点奇怪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希望我能嫁给那个什么姜瑞啊?”
“那、那是当然了!姜三公子身份尊贵又得圣宠,不管是才学还是样貌都是一等一的。”春芽有点心虚。虽然确实有人说姜三公子俊逸非凡,可更多的人说姜三公子面目可憎、五大三粗。
可小姐本就喜欢风流潇洒的文人公子,要是被小姐知道的那些传闻的话,估计就更不愿意嫁了。
“你怎么知道?”连原身都不知道那个姜瑞长什么样,春芽一个小丫鬟是怎么知道的?
春芽小声说:“我、我听别人说的。”
苏映堇拍了拍春芽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呀,不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长得好不好看,只有亲眼见过才知道。”
就像前世她听说s大的校草帅得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社交平台上的照片也是帅到人神共愤,为了一睹真容,她费尽心思才在公开课上见到了一次。结果……只能说传言不可信,PS果然是个神奇的东西。
“那个……大家都说姜三公子是真正的君子,是世间文人的楷模。”
苏映堇不以为意,外人还说那个于承志风度翩翩、颇有才情呢。都是文人,想必那个姜瑞应该也是这一款的吧。
“反正、反正肯定比表少爷好。”春芽嘟着嘴道。
这个苏映堇倒很是认同,其他的不说,于承志只是商人之子。在古代是士农工商,光身世这一点,姜瑞就能甩于承志几十条街啊。
春芽看向苏映堇的眼神很是古怪,迟疑了一下问道:“你、你是不是……已经不是我家小姐了?”
“噗……”苏映堇一口水喷了出来,瞪大眼睛看向春芽。古代的小丫头都这么聪明的吗?这才多长时间啊,她的马甲就掉了?不带这样玩的吧,她要被当成妖魔鬼怪给拉出去烧了吗?听说古人动不动就要烧人啊!
“你、你别紧张,我、我没有恶意的。”春芽看苏映堇误会了,赶紧解释道。
“你、你、你、你怎么看出来的?”苏映堇话都说不顺溜了。
春芽眨了眨眼:“小姐你说话的语气、方式不一样,性格也变了很多。之前的小姐绝对不会允许我说表少爷一句不好的。”她要是被小姐知道她说表少爷的坏话,她可是要挨板子的。
苏映堇垂死挣扎:“也许只是因为我经历生死,看透一切,终于看清于承志的真面目了呢?”
春芽摇头:“不会的。而且我说小姐你昏迷了两个月,你就相信了。”
“?”这里面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内情吗?
春芽叹了口气:“上吊只是小姐第一次寻死。其实小姐这两个月只有头几天是昏迷的,其他时候都清醒着。可是不知道小姐怎么想的,一直让我们瞒着老爷他们。”
苏映堇松了口气,她还以为,这个身体真的就这样不吃不喝两个月还能活着,吓得她以为自己穿到了什么妖精身上。原来是因为那些影像不全,她没看到最后啊。
不过苏映堇又紧张起来,既然一个小丫鬟都能看出她不是之前的苏映堇,那苏家的其他人肯定瞒不过啊。
像是知道苏映堇在担心什么,春芽安慰道:“你不用担心,小姐的院子里只有我和春荣姐姐伺候。小姐在苏家不被重视,自从被***之后,更是没人来往。连老爷和夫人都没见过小姐几面,他们不会发现的。而且春荣姐姐前几日有事出府了,你暂时不用担心。”
还没等苏映堇松口气,春芽又说:“春荣姐姐从小跟着小姐,和小姐的感情最为深厚,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这件事。”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苏映堇泄气地趴在桌子上,看了看春芽平静的脸,有点疑惑道:“之前的苏映堇死了,你不伤心吗?”
春芽坦白道:“其实是大夫人把我派到小姐身边的,大夫人也不是来让我照顾小姐,而是监视她。”
苏映堇目瞪口呆,她没记错的话,大夫人就是原身的母亲吧。而且春芽是从九岁开始就跟在原身身边。九岁啊!她九岁的时候连自己睡都不敢,春芽都开始做间谍了!古代的小孩都这么聪明,这么早熟吗?就她这个样子,真的能在这么吓人的后宅活下来?
春芽脸上浮现几丝尴尬:“小姐她,脾气不太好……”
苏映堇了然。
原身是个飞扬跋扈的大小姐,平时对身边的侍女非打即骂。原身和春荣感情深厚,被***起来之前有其他侍女,可自从被关进这个院子,原身的气就都撒在了春芽身上。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看出了春芽对原身没什么感情,苏映堇又问起其他的事。
春芽有些茫然:“以后?”她只是个小丫鬟,主人家说什么她照做就是,又哪有什么打算。
“你……想离开这里吗?”
“不知道。”她的***契在大夫人手上,她能到哪里去?
看着春芽满脸的迷茫,苏映堇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春芽今年十五岁。
十五岁,她十五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呢?
被亲戚赶出家门,除了学校宿舍,连能回的地方都没有。每天白天上课,晚上逃了晚自习去打工挣钱。别的同学周末能出去逛街游玩,她只能拼了命的去赚生活费。
春芽就像是父母刚去世时的自己。对未来没有一点期望,每天麻木地做着收留她的亲戚丢给她的事情,不会反抗,也不会不满。
她该庆幸,虽然摔了跟头,也差点走错路,可她还是坚持了过来,没有放任自己堕落下去。
曾经在她最迷茫的时候有人拉了她一把,所以现在看到同样迷茫的春芽,她想拉一把。
苏映堇想了想问道:“你有什么想过的生活吗?”
“想过的生活?”
“对啊,就像我。我最想过的,就是能每天看到帅哥***、不用辛苦赚钱、混吃等死的生活。”苏映堇一脸的向往,那种生活真是想想就很美好。
“你呢?”
“我……”春芽想了想说:“我想能每天吃饱,不会被打,不用担心被发卖,主家要是能和善些就更好了。”
苏映堇有点心疼地摸了摸春芽的头,她之前虽然过得也不好,但至少不必担心会挨打,会被卖。
苏映堇握着春芽的手道:“我们一起努力吧。”
“努力?”
“至少现在我已经不用担心哪天会饿死了,你以后跟着我,我也不会打你,不会卖了你。现在已经很好了,我们一定能过上更好的日子的!”
春芽红着眼:“真的吗?”
苏映堇认真点头。
“我、我相信你!”
苏映堇张开手臂,笑着道:“作为你信任我的答谢,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http://zjtechexpo.cn/
春芽哇的一声扑进苏映堇怀里,面上装得再冷静,她也只是个刚及笄的少女。
没人想过朝不保夕的日子,如果可以的话,有个人依靠,总好过自己担惊受怕。
“呜呜……”春芽把脸埋在苏映堇怀里,放声大哭。
苏映堇轻拍着春芽的后背,想起了自己之前收留过的流浪狗。她占了原身的身体,也应该对原身身边的人负责。再者说……低头看一眼在她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春芽,就冲这个长得哪哪都符合她审美的小丫鬟,她也一定会让春芽如愿的。

小说资源推荐

以上就是给大家带来的国公家的醋坛子姜瑞苏映堇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集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

点击免费阅读姜瑞苏映堇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