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门小说

罗云翳罗铭诚小说彼之蜜糖免费资源txt小说

十弦文学 热门小说 2020-05-23 11:54:15
  • 彼之蜜糖合集版免费阅读-彼之蜜糖(罗云翳罗铭诚)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彼之蜜糖全文阅读,主角是罗云翳罗铭诚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罗云翳罗铭诚之间的动人故事:香水口红这类女士用品,比较多的就是香烟,这其中价格高低不一,却也能看到像是万宝路、骆驼之类的牌子。...

罗云翳罗铭诚小说彼之蜜糖全文免费阅读:

说起罗云翳这个人的童年,大抵只能用一个“惨”字来概括。
只是他是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主,打小就跟着江城北面的一个窑姐瞎混。那窑姐早年待他不薄,后来就把他当成打手使唤,指哪儿打哪儿,旁人提起他来,就仿佛忘记了他也是个可怜人,只觉得他有几分可恨。
罗云翳是从小就被七姨太打惯了的,天生的骨头硬、不怕死。他差不多七八岁的时候就称霸了江城的小弄堂,惹得一群孩子围着他转,管他叫老大。后来遇上了那个窑姐,他就不跟着一帮黄毛小子混,当起了城北窑子的大茶壶。
那窑姐人称桂姐儿,桂姐儿当初不过是看他身上伤痕累累,身边又没个大人看管,怪可怜见儿的,就把他带回家,又是擦身又是上药,把他打理得干干净净的。然而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这回带回来的小子竟然是个能打的狠角儿。
罗云翳当了窑子里的大茶壶,也算是脱离了罗家,自己找了门营生。虽说这营生不光彩,但也总是个出路——他终于可以不用回去见七姨太了。
也正是因为他干起了大茶壶的行当,他原本的名字就被忘在旮旯里,再无人喊起了——旁人看他人小个也小,就给他起了个“小茶壶”的外号,而这一声“小茶壶”,一叫就是三年。
罗云翳离开罗家的第三年,罗家大少爷——罗铭诚回来了。
罗铭诚离开故乡十五年,终于完成学业回了家。这一年,罗云翳不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儿,而是个实足十五岁的少年了。
罗铭诚这次回家,原本并没打算待多久。他在归国之前就觅得一份在上海租界的安稳工作,再加之对父母并没有什么深厚感情,他这次原本是不打算回来的。然而他还是惦念着家里的弟弟。这才转了念。
罗家所在的江城,在江北是个毫不起眼的小地方,汽车开不进那儿,想从县城到那儿去,要么走路,要么骑马。
罗铭诚不会骑马,也没有走路,他是搭了一辆正好要去那小城的牛车。
牛车在羊肠小道上颠簸着前行,罗铭诚坐在车上,这也不***,那儿也不***,但他也毫无办法,总不见得徒步前往。
这两牛车的主人之所以去县城,也是为了给小城里的人带去一些只有县城洋行才能买到的舶来品。罗铭诚看见车上放了一个纸箱,里面零碎地放着雪花膏、香粉还有香水口红这类女士用品,比较多的就是香烟,这其中价格高低不一,却也能看到像是万宝路、骆驼之类的牌子。
那车夫注意到他的视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些东西一会儿都是要送去城北窑子的,我替她们跑跑腿,赚些小钱。罗少爷也就别笑话了。”
罗铭诚当下了然,笑道:“当然不会。”
牛车颠簸了许久终于进了县城。车夫先前就和罗铭诚说好的,进城先去城北窑子送东西,之后才送罗铭诚到罗家。
这会儿牛车停在了巷口,里面走出来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车夫见了他便说:“小茶壶,东西都在这儿了,一共二百三十一块,扣了我跑腿钱,找钱都在这儿,一分不少。”
这个“小茶壶”,自然就是叫罗铭诚一直惦记着的弟弟罗云翳了。
罗云翳面无表情地走到车边,把里面的物件清点了一遍,这才转身去接车夫的找钱。从头到尾他头也不抬,只说了句:“辛苦你了。”
可是罗云翳没看别人一眼,罗铭诚却是盯着他看了半天。他只觉得眼前的男孩子看着十分干净,细皮***,而且又香又白的,叫人十分喜欢。这股香味也并非罗铭诚的错觉,罗云翳几乎每天都是是混在女人身边的,身上自然也染了一股女人才有的、不知是脂粉还是香水的气味。
罗铭诚这回是看直了眼,哪怕是后来罗云翳拿着东西转身走了,他还是盯着那背影目不转睛地看——那少年身上穿的衣服都旧得褪色了,但却洗得十分干净。现下已经出了夏,天气不再是那么热了,但少年还是卷了裤管袖管,露出白皙的四肢来。罗铭诚被这裸露出的一小节白白的身体魇住了似得,呆立在原地许久。直到车夫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如梦方醒。而这会儿再去看少年走的方向,早就没了踪影了。
“罗大少爷,这是看上人家了?”那车夫朝他笑笑,“可他是这儿的大茶壶,不***人。况且你也别看他那个小白脸的模样,动起手来可不是一个狠字能说的。”
罗铭诚像是没听到车夫的话似得,也没吱声,还是那副怔怔的表情。
其实罗铭诚这样的反应也不算多么奇怪。他生来就喜欢那种白白软软的东西,连带着择偶标准也变成那样倒也并不奇怪。他先前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想那个事儿,对于男女也都没什么兴趣,这样想来倒不是他天生冷情,而是没遇着他喜欢的样子——像罗云翳那种又白又香的男孩子,出了戏院和窑子,别的地方能看见几个?而这两个地方是罗铭诚之前都没有去过的。
罗铭诚回了家,匆匆洗过一个澡之后,也没去看一看自己的亲娘,就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现在就好像一个猥琐至极的变态,满脑子都是早上见到的那个又香又白的罗云翳,心里头总觉着痒痒的,想把人抱到怀里,好好的亲一亲、摸一摸。而这个念头甫一出现,他就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真是无比下流……”他暗自骂着自己,又觉得自己是魔怔了,被这么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迷得神魂颠倒,“唉……这又是犯了什么傻?”
他躺在床上,把那些不该有的旖旎心思赶走之后,又有点自怨自艾地想着:他这样的人,注定就是孤独终生的命,如今又被道德和羞耻心束缚着,连想一想都是罪过了。
等到心绪稍稍安定一些之后,罗铭诚忽然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父母双亲可以不见,不过自己的那位弟弟,总是要见一见的。
他这次回来,唯一见到的就只有满祥。这满祥虽说只是下人,但和他的关系却十分亲密。再加之他父母都不怎么待见他,就愈发显得满祥同他的关系之好了。
罗铭诚心血来潮,也不管是不是半夜三更的,立刻就去找满祥了。
“哎呦,大少爷,这半夜三更的什么事啊?”
适时满祥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夜里被人叫起来,自然不太好过。罗铭诚也知道这一点,只是他心里着急,一时间也顾不上许多,便说:“满祥叔,我是来找弟弟的。”
“弟弟?”满祥还是睡眼朦胧的,他重复了一遍,“弟弟?大少爷啊,你那儿来的什么弟弟?”显然,罗云翳虽在罗家待了不少年,但从未有人将他当做罗家的人。
“当然有了,我刚走那会儿,七姨太不是给我爹生了个儿子吗?”罗铭诚此次回家,还并不知道这些年来发生的诸多事情,他只当自己的弟弟是在罗家开开心心地长大的,此刻就在这个家的某个房间,抱着柔软的被褥睡得正香呢。
“七、七姨太……”满祥的瞌睡虫被这三个字吓跑了一大半,他人清醒了,表情也僵***起来,“你是说,七姨太的那个儿子吗?”
罗铭诚点点头,叫他继续往下说。
“七姨太……七姨太生下孩子没多久就疯了,他儿子现在也不在罗家……”
“什么?”这大概是目前为止最让罗铭诚难以置信的事情了,“他不是罗家二少爷吗,今年也才刚满的十五岁,怎么会不在罗家?”
“大少爷……”满祥似乎是在想着措辞,他看罗铭诚似乎是对这个人很是上心的样子,也不好原原本本地将这些年间的事情说出来,“那根本就不是您弟弟,七姨太的那个儿子,不是罗家的种。”
这事情罗铭诚早就猜出一二,若不是这个原因,当初罗老爷也不会是那个反应。只是他当初明明嘱托过满祥,要他好好照顾弟弟,此后来回的书信里也都提及过罗云翳,满祥都回说他好好地在罗家,没出什么差错。
“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照料他的,还在信里和我说他一切都好?他现在在哪儿?”
满祥这会儿已经是大汗淋漓了,他在信里和罗铭诚说的那些话都是胡乱诌的,因着罗铭诚一走十几年,回来定然是记不得那位弟弟了,这才敢随便瞎掰。他找不到借口,只***着头皮说:“少爷,我也不过是个小小的下人,当初七姨太刚疯了的时候,他没奶水喝,也是我把他接回家,叫我媳妇养活的他。只是后来他人大了,老爷又不管他,七姨太还是那么疯疯癫癫的,我一个拖家带口的人,哪儿有钱养活他啊……”
“满祥叔……”罗铭诚也觉得自己口气重了点,满祥说得倒也不错,他若是真把罗云翳当儿子养着,家里必定也不会太平安稳,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大公无私的活菩萨,&lhttp://www.zjtechexpo.cn/dquo;我不怪你,我就是想问,他现在在哪儿?我想见见他。”
“他——他现在过得挺好的。”满祥说到这儿抬头看一眼罗铭诚,见他却是面无愠色,这才大着胆子往下说,“他现在是城北窑子的大茶壶,虽说不是什么光彩的活计,但也是个能养活自己的差事了……”
“大茶壶?”
“就是窑子里打杂的,有时候也帮着教训来闹——”
这一回满祥没说完,就听见摔门的声音——罗铭诚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彼之蜜糖全文阅读

罗铭诚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方才还被他意淫着的少年竟然就是自己心心念念要见的弟弟。他之所以一直心心念念地想着那少年,也是因为知道那少年是窑子里面的人,心里头本就存了点不恭敬的意思。可若是这人是他弟弟,那可就大不一样了。
罗铭诚气得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一早就醒来,准备亲自去城北窑子拿人,把他可爱可怜的弟弟从泥潭里拉出来。
只是没等到他走出大门,就被满祥战战兢兢地唤住了:“少、少爷……夫人叫您过去一趟。”
罗铭诚还在气头上,听到这句话当下就应道:“不去!”
哪知他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亲娘这会儿破天荒地出来了,就站在他身后。罗夫人略带怒气地说道:“怎么,连见一见我你都不肯了?哼,猪狗不如的东西!”
罗夫人虽说是亲娘,可待他却比后娘更加刻薄。况且这么多年没见,他也不清楚他们之间还剩了多少母子亲情。这会儿罗夫人亲自出面,罗铭诚也不得不去,只是他心里多半也是知道的,这亲娘破天荒地叫他过去,又是这样的态度,和他说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事实也正如同罗铭诚预料的那样——他们母子两人谈了一分钟不到就吵了起来。
他亲娘要他回来管罗家的药铺,而罗铭诚有得是大好的前程,怎么会甘愿待在江城这个弹丸之地?罗夫人一口一个畜生,刚好罗铭诚正生着气,于是立马吵得不可开交。
以前向来只有亲娘骂他的份,他是从来没有还过一句的,可今天他亲娘骂他是“不男不女的怪胎”的时候,他却是破天荒地回了她一句:“那也是您亲生的。”
其实这么多年来,罗铭诚心里一直觉得委屈,他长成这个样子,也不是他愿意的,别人瞧不起也就算了,可那是他亲娘,她怎么也这么对他呢?
可就算他再怎么想不通,也就这么活过来了。
他今年实足二十三岁,虽然以后娶不了媳妇,但好歹有个弟弟可以管。他现在就要去找弟弟,把他从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带出来。
——罗铭诚一边想,一边往城北的方向去了。
罗铭诚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从一个痴迷少年的猥琐变态的角色里走了出来,化身成了一位充满正义感的哥哥——他打小就是把罗云翳当成弟弟来想念的,也不管到底亲不亲,总之那就是他弟弟,是他这辈子唯一指望过得比他好的人了。
窑子白天是不开门的,罗铭诚去的时候,大门上了锁,周围都是冷冷清清,像是没有人烟的样子。
他在屋外视察了一圈,寻了个没有拴上的窗户,偷偷爬了***。
罗铭诚是个读书人,爬窗户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做。他连滚带爬地进了门,刚刚缓过来,视线里就出现了一个人影,只是那人影有些影影绰绰的,看得不很分明。
罗铭诚有轻微的近视,因此眯起了眼睛,希望看得仔细一些,哪知这时身后劲风一阵,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折着手臂,反扣在了地上。
那人的嗓音听不出男女,还带着点喑哑,“你是谁?鬼鬼祟祟的,准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候罗铭诚是十分惊喜的,这声音他认得,就是罗云翳的声音!
“小、小翳!我是你大哥!”这时候,他全身的痛觉仿佛都消失了,满心期盼着对方能叫他一声哥哥。
只是下一秒,所有的痛觉都回到了他身上。
“胡说八道,我哪儿来的什么大哥!”罗云翳加倍施了力气,叫罗铭诚整个脸都贴到了地面,肩膀的关节处更是仿佛要断裂的疼。
“小翳……你放、放手。”罗铭诚这会儿早就痛得快要流泪,要不是他还存着那么点作为哥哥的尊严的东西,恐怕立刻就哭哭啼啼地求饶了,“我是罗家大少爷,常年不在家的,昨天才回来。你刚生下来的时候,我还抱过你的,那时候你只有一丁点大,还……”
“啊——”
罗云翳本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些年来的遭遇更是养出了点孤僻狠戾的性子。他一听见这是罗家的人,立刻不由分说地卸了罗铭诚的一条胳膊。
“你是罗家少爷,和我有什么关系?”罗云翳按着罗铭诚的肩膀,继续说道,“你说我是你弟弟?罗家二少爷有我这样的吗?”
罗铭诚活了二十三年,还从没尝过胳膊脱臼的滋味,他痛得冷汗直流,说话的声音都虚了:“我……我知道你这些年来过得不好。我这回来找你,就是……”
“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罗云翳对这个平白无故冒出来的大哥没什么特别的感触,反倒因为他是罗家的人而有些厌恶,“我根本就不是你亲弟弟,你接我回去,你爹会答应?”
“我和他好好说……他不会不答应的。”罗铭诚虽然不确定自己亲爹答不答应这事儿,但若是他以此来做一桩交易的话,这事情定能成的——大不了他留在江城接管药铺,条件就是要罗云翳住回罗家。
罗云翳觉得自己这位大哥的脑筋有点问题。只是这大哥的脑子再怎么不好使,也是在为自己着想,而他卸了他一条胳膊又把人摁在地上,就显得不妥帖了。于是罗云翳手一松,两手一前一后的那么一掰,让罗铭诚的胳膊复位的同时,还让他又一次体会了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小翳……我们、我们有话好好说。”
罗云翳不理他,他往木桌上一坐,居高临下的看着还倒在地上起不来的罗铭诚:“你这就走吧,罗家我是铁定不回的。”
“小翳……”罗铭诚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顽固样,也不知再如何开口了,只说:“我就是不想你待在这儿……这地方不是你该待的。”
“你要是看不起我,那以后不必再见就是了。”罗云翳坐在木桌上,两条腿晃来晃去的,他眼睛直视着着紧关的大门,继续说,“我就是个姨娘偷生的小***,不像大少爷你那样天生高贵,这地方我觉着不错,就不劳烦您给我挪窝了。”
“小翳——!你听我说——”罗铭诚不死心地继续劝他,仿佛今天不把这个弟弟带回家就不罢休的样子,“你不见得要在这儿呆一辈子,你以后总是要娶媳妇生孩子,你这个样子,将来哪户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你?”
他这番话可算是戳到了罗云翳的痛脚——罗云翳今年虚岁十六,多少都算半个男人了,那种心思自然也不会少。不过,也不知是不是小时候给七姨太打怕了,他看见赤身***的女人就像见了恶鬼似得,浑身发抖。
想来也是,七姨太晚上打他的时候,也总是衣不蔽体的,打起架来能把命都豁出去的罗云翳会怕女人,大抵就是这个原因了。
罗云翳听到这儿冷笑了一下,只说:“我还能娶媳妇?”媳妇娶回家又不是拿来好看的,像罗云翳这样,摆明了是不能讨老婆的。
“你跟我回去,就是罗家二少爷。等你到了岁数,我再给你张罗婚事,你要是成了家,我就放心了。”
罗铭诚这会儿说的都是罗云翳心里的痛处了,只是他全然没有发现——他面前的这位弟弟已经怒不可遏了。
“你他妈不想死就给我滚出去!”
只是罗云翳刚准备发作,还没来得及动起手来,楼上就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哎呦~谁在楼下?吵得我都睡不着觉了!”
这声音的主人就是桂姐儿了。
罗云翳升腾起来的怒气被这句话压了下来,他立刻心平气和地回道:“桂姐儿,有个人来闹事,我正要把他赶出去。”
“哎呦我的好弟弟,这回动静闹得可真是太大了。”
桂姐儿一介风尘女子,说起话来也是又软又嗲。只是这声音落在罗铭诚耳里,只觉得这女人虚伪做作,尤其是他还唤罗云翳“弟弟”,更叫他不开心了。
“你、你认一个窑姐做姐姐?!简直不像话了!”
然而罗铭诚再怎么气愤,也不能撼动罗云翳一丝一毫。罗云翳好像一部听从指挥的机器,一丝不苟地执行着任务。他一路推搡着罗铭诚,就这样把他推到了门口。
罗铭诚是个读书人,文文弱弱的,但扒住门框死赖着不走的力气还是有的。哪知罗云翳对此早有办法,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直直把他踹了出去。
“罗大少爷,慢走不送啊!”
他说完这句话就把大门一关,连带着检查了一遍屋里的窗户,确认都关好了之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罗云翳这一脚没用上狠劲,但也叫罗铭诚捂着肚子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
等到他缓过来了,第一件事就是扒着门直喊:“小翳!你出来啊!”这模样好像一名被抛弃的怨妇。
罗铭诚扒着门喊累了,又退后几步往楼上大喊:“小翳!你跟我回家!你出来啊!”
最后楼上的桂姐儿忍无可忍,打开窗户泼了他一桶水:“神经病!”
罗大少爷顿时成了落汤鸡。
而他似乎被这一声骂醒了,明白了自己这是在做无用功。他也不管自己头发上滴下的水流到了自己嘴角,只是喃喃地念着:“小翳……”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罗云翳罗铭诚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