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武侠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txt小说完本全章节

十弦文学 都市武侠 2020-05-23 11:54:24
  • 温柔陷by甄子姐姐-温柔陷(唐雨杺周鹤)全部章节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陷全文阅读,主角是唐雨杺周鹤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唐雨杺周鹤之间的动人故事:唐雨杺幼时在泥潭里捡了个左耳失聪的小男孩做跟班。年岁渐长,小跟班彻底生成了她喜欢的少年模样。颜如玉,眼有光,温润谦和脾性好。鲜少有人知道,在唐雨杺眼里近乎完美的...

唐雨杺周鹤小说温柔陷全文免费阅读:

从乌烟瘴气的家里出来,唐雨杺没什么精神地耷拉着脑袋往楼下走。
周鹤早就在楼下候着了,两只胳膊紧紧抱在身前,一双漆黑的眼巴巴地望着楼梯的方向。见她下楼,立马往前快行几步,迎了上去。
唐雨杺看着他朝自己走来,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站在高了他两级的台阶上,借着楼道里昏黄的灯光近距离看着他。
少年微抿着唇,鼻尖冻得泛红。垂下的眼睫黑长卷翘,在下眼睑处铺下密密一层黑影,形似弧扇。
扒住衣缝的十指骨络分明,关节处早就冻红了。一手兜住衣服里鼓起的东西,一手拉开外套拉链。
把裹在衣服里的烤地瓜拿了出来,放手心里试了试温。这才拉过唐雨杺的手,把方才捂在怀里的烤地瓜塞进她的掌心里。
少年抬起的眉眼间盛载着暖人的笑意。
“还是热乎的,快吃。”
唐雨杺看着他晕着橘色微光的眼睛,收拢手指。握着热乎乎的地瓜,心底的那点烦躁瞬间被驱得干净。
周鹤见她拿稳了,伸出的手往回收。
唐雨杺匆忙把地瓜装进了口袋,一把拉住他往回收的两只手。抓着他冻得冰凉的手放唇边哈了口热气,捧在手心里来回给他搓了搓。
“多大的人了,晚上出来怎么就不知道多加件衣服?”
像是在责怪他,可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周鹤摇了摇头,说:“不冷。”
“都冻成冰棍了,还说不冷?”唐雨杺说。
“快吃,不用管我,地瓜放凉了就不好吃了。”周鹤催她。
唐雨杺***的动作一顿,低着头,楼道昏暗的光色恰巧遮掩住了她眼底翻涌的酸涩情绪。
周鹤一直在看着她,很敏锐地察觉出她的情绪似乎是有一丝异样,急忙道:“我下次一定听你的话多穿衣服,不会冻着自己了,你别生气。”
唐雨杺抬起眼,很轻地笑了一声。
“阿鹤,你就是个傻子。”
两人一左一右在楼梯上并排坐下。
唐雨杺把手里的地瓜掰开,一分为二,把较大的那块朝周鹤递过去。
“给你。”
周鹤http://zjtechexpo.cn/“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看着她咬下第一口地瓜,这才低下头,默不作声地吃自己手里的半块地瓜。
软糯甜香的食物咽下肚,心情都跟着变好了。唐雨杺动作幅度很大地转过身,冲周鹤竖了竖大拇指。
“真好吃!我们阿鹤可真会挑东西,地瓜都能挑到最甜的。”
像是哄小孩儿的话。
周鹤的嘴角沾了碎屑,***了***。耳廓渐红,低眸笑。
唐雨杺歪过脸,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深陷的酒窝看了会儿。转回视线,继续啃手里剩下的地瓜。
“阿鹤,我其实有跟我妈提过,要不要考虑跟老唐离婚。”
周鹤咬了口地瓜在嘴里,慢慢嚼着。偏过头,看着她张合的唇。
“她不愿意,说是为了我,说要给我一个全集的家。”
“她也没问过我是不是想要那个只是看着全集的家,就随便给我做了决定。”
“我说她如果能下这个决心,我就跟她走。”
“她还是不同意。”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她是真被老唐***太严重了,竟然也会觉得老子打孩子天经地义,孩子但凡有一点反抗就是忤逆不孝。”
“***不孝!”
“当爸的都没个当爸的样子,还指望我能由着他的想象长成他希望的样子?”
“做梦!”
……
许是因为今天唐辉外头的其中一面彩旗飘进了家里,唐雨杺的心情受了影响,话不自觉有些多。
这些心事她自小习惯了只对周鹤吐露。
周鹤是个很温柔的倾听者,从不会多嘴插话,也不会对她的言论发表任何意见。像是专属她的负情绪回收桶,只是默默坐在她身边,陪着她。
唐雨杺把心事倒完,整个人都轻松了。三两口吞掉了手里的地瓜,拍了拍周鹤的肩,起身。
“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周鹤点了点头,跟着站了起来,转身目送着她上楼。
“雨杺。”周鹤在她掏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叫了她一声,“明天,给你买喜欢的豆沙包。”
晨起的闹钟响过一次。
唐雨杺一整个假期习惯了睡到日上三竿,突然改了作息明显不适应。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伸手把闹钟扒拉到床上,抱在怀里摁掉了。
迷迷糊糊又睡了会儿,她猛地记起今天是开学的日子。费劲地睁开眼,看了看怀里闹钟显示的时间。
完了!她顿时清醒了不少,顶着竖起的呆毛翻身坐起,动作迅速的呲溜一下滑下床。
“妈——你怎么不叫我起床啊?”
唐雨杺开了房门出去,一边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快步往浴室方向冲。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了曹向梅嘴角撕裂的新伤。
唐雨杺步子稍顿,立马调转方向。走到曹向梅身边,满眼心疼地轻抚她的脸,皱眉问:“他又对你动手了?”
曹向梅别过脸没有正视她,催道:“时间不早了,快去洗洗,来吃饭。”
唐雨杺一看她这躲闪的模样就全明白了,愤然转身,往主卧方向冲。抬脚准备踹房门,想找里头那个混蛋理论。
曹向梅眼疾手快,急忙追过来,一把拉住了她。
“雨杺,听话!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
唐雨杺被迫停止了动作,捏紧拳,强压下心头的怒火。抽回被曹向梅紧攥住的手,转头问她:“怎么不上药?”
“家里的药都用完了。”曹向梅匆忙补充道,“妈一会儿就出去买药,这个伤口不深,很快就会愈合的,你别担心。”
“妈……”唐雨杺的话哽住了,觉得有些难过。咬住下唇,错开视线低头看着脚尖。
茫然的无力感在她胸腔内一通乱撞。
曹向梅重新拉住她的手,语气近乎哀求:“雨杺,你听妈的话。妈已经够难了,你就别给妈添乱了,行吗?”
“妈,这个家,你看一个人的脸色就够了,不用对我也这么小心翼翼。”唐雨杺沉吟片刻,无奈道:“好,我都听你的,不给你添乱。”
从家里出来,唐雨杺匆匆忙忙往楼下跑。把自行车从楼道里推出来,跨坐上去。两条腿在地上来回划拉了两下,拉近和周鹤的距离。
“阿鹤,早!”“早。”
“抱歉,闹钟被我不小心按掉了。你等很久了吧?是不是冻坏了?”
“没事,我也是刚到。”
周鹤拉开校服拉链,把手伸进怀里掏了掏。拿出揣在衣服里的两个豆沙包,给她递了过去。
“你喜欢的豆沙包。”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
唐雨杺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心底涌起一股暖意。伸手接过尚带着他体温的豆沙包,指尖相碰,他的手冰凉。
看来他又没说实话,一定是在楼下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唐雨杺有些懊恼,自己前一天就不该说那些话逗他。周鹤向来都会把她说的话当圣旨般执行,无论是不是玩笑话。
低着头把袋口拆开,匀出一个豆沙包,递向周鹤。
他没接,摇了摇头,说:“我已经吃过早饭了。”
唐雨杺抓着包子的手又往前递了递,坚持:“你吃。”
“好。”周鹤妥协,伸手接过。
唐雨杺咬了口手里的包子,嚼了嚼,咽了下去。嘴角扬起笑意,满足道:“阿鹤,谢谢你。很好吃!”
周鹤抿起的唇跟着上扬。
“我明天再给你买。”
外号疯狗的教导主任把在校门边,手里提着根教鞭。来回巡视,严阵以待。
疯狗身后已经有一排倒霉蛋抱着脑袋在墙根处老实蹲着了。开学第一天,迟到的还不少。
临校门口,唐雨杺看情势不对,立马捏紧刹车,掉了个头。
“老规矩!”
周鹤没多言,紧跟着她,尾随其后。
两人把自行车停在了馄饨店附近,上锁后一前一后往校墙边走。
唐雨杺自小就是个上房揭瓦的性子,***这种事对她而言就是小菜一碟。
站在校园的围墙边,卸下书包扔***。往上一跃,轻松翻身上墙。朝墙内看了一眼,周围没人。
她晃着两条细长的腿坐在墙头上,居高临下地朝还站在原地看她的周鹤勾了勾手,倾身把手伸向他。
“阿鹤,上来!”
她骨子里天生有股媚劲,只是挑挑指尖,都像在勾引人。
周鹤的目光沉沉落在她晕着笑意的眸色间。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原地起跳,攀上墙。
坐在墙头与她对望了一眼,低眸浅笑。而后松开了她的手,侧过身,往下一跃。平稳跳到地上。
他身材比例很好,腿又长又直。弹跳力不弱,***动作处理得干净又利落。
唐雨杺每次看他***,都是抱着欣赏的姿态悠闲在一旁看着。见他落地,***嘴角,给他鼓了鼓掌。
“真棒!”周鹤打开双臂,对她敞开怀抱。面朝着她退行了半步,抬了抬手,示意她往下跳。
唐雨杺看懂了他的意思,笑问:“你确定,能接住我?”
“确定,能接住。”周鹤说。
初起的晨光里,少年的声音温柔又笃定。
唐雨杺只是这么看着他,都感觉无比心安。没犹豫,在他回答完自己的问题后,一秒都没停顿地纵身往下跳。
眨眼间就降落在了他温暖的怀抱里。

温柔陷全文阅读

周鹤的胳膊迅速收拢,低下身。环抱住唐雨杺纤软的腰肢,稳稳接住了她。
唐雨杺其实能站稳,身体贴近的前一刻她故意崴了一下脚。两只手紧紧勾缠住周鹤的脖子,窝进他怀里,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怀中人在往下坠,周鹤下意识收紧双臂,抱实了她。
唐雨杺得逞,温软的唇贴着他滚烫的耳廓,蜷在他怀里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嗐!墙边那两个,都干什么呢?”不远处传来疯狗的怒喝声。
唐雨杺转头往声源处看了一眼,迅速从周鹤怀里挣脱出来。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包,牵牢了他的手,往教学楼的方向一路狂奔。
唐雨杺和周鹤都是学校出了名的尖子生,轮番霸着年级第一、第二的位子,只是他俩也是出了名的不服管。
在唐雨杺的认知里,周鹤其实是个乖孩子。周鹤的画风跑偏,主要是被她给带坏了。
除了疯狗,学校里的其他老师对他们无伤大雅的违规行径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今儿也算他们倒霉,翻个墙还被逮到了,遇上的还是在学校经常拿他俩当反面教材的疯狗。
疯狗看清了两人的样貌,一路紧追,叫嚣着:“又是你们这两个老油条!都给我站住!今天我非把你们拿下不可!”
周鹤腿长,步子频率迈得稍快些就冲到了唐雨杺的前头。反扣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跑。
唐雨杺这会儿还乐上了,边跑边笑个不停。周鹤拉着她的手,回头看她,跟着笑。
两人一路欢笑着拐进了教学楼,周鹤一个急刹,堪堪停住了脚步,险些撞上迎面走来的班主任赵丹。
唐雨杺被惯性带着往前缓冲了一段,鼻尖磕上了他的背。揉着撞疼的鼻子心有余悸地从周鹤身后冒出头,跟同样被惊到的赵丹四目相对。
赵丹看了看他们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和被风吹到劈叉的头发,又看了看两人手里拎着的书包。看明白了,问:“你们……这是又迟到了?”
“赵老师,救命!”唐雨杺非常有眼力的急忙求助。
赵丹往他们身后瞄了一眼,看到了被散开的鞋带绊住的疯狗。她平时很能跟学生们打成一片,一向护短。朝他们暗暗比划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赶紧跑。
唐雨杺得了指令,和周鹤很有默契地对视一笑。都顾不上道谢,同时迈开脚步往楼梯的方向冲。
疯狗后脚就追了过来,被赵丹伸手拦住了。
“诶诶诶,张老师,你等等。”赵丹横竖不给他过去,与他理论:“你怎么总跟我们班上的学生过不去?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赵老师,你……”疯狗每次遇上赵丹就拿她没辙,“算了,卖你个面子,下不为例啊!”
班上转来了两个新同学。
唐雨杺和周鹤到教室的时候,新同学已经做完了自我介绍。一前一后,坐在了班主任指定的座位上。
恰巧是他们各自的新同桌。
一个是前一天在友嘉书屋有过一面之缘的郑凌浩,另一个一直低埋着头,只能看到一个蘑菇状的头顶。
回了座,唐雨杺放下书包,主动和身边的“小蘑菇头”搭话:“你好,我叫唐雨杺,下雨的雨,左木右心的那个杺。你叫什么?”
“小蘑菇头”怯生生地转过脸看她,小声回话:“苏荷。”
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唐雨杺没听清。把耳朵凑过去,很有耐心地追问:“你叫什么?抱歉,我没听清。”
“小蘑菇头”瞬间红了脸,稍稍提了音量:“苏荷,荷花的荷。”
“苏荷。”唐雨杺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记住了。”
“唐雨杺!”郑凌浩兴奋的整个人都趴在了课桌上,伸长了脖子探头看她:“我浩子啊!记得我吗?咱们昨天在友嘉书屋见过的!你说怎么这么巧?咱俩不止同班,还成前后桌了!这是不是就叫有缘?”
他开心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就差直接长条尾巴使劲甩两下,以便充分表达一下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
周鹤拿出纸巾,视线在新同桌身上缓了两秒。
总觉得碍眼。
他不动声色地抖开纸巾擦桌子,单腿蹬住地面,身下坐着的椅子往后滑行了一段。另一条腿从桌子底下伸了出去,一脚踹向了新同桌的椅子。
唐雨杺回过头,还没来得及回郑凌浩的话,就见斜后方那位“噗通”一声连人带桌仰面摔翻在了地上。
郑凌浩抱着压住他的桌子,痛的哀嚎:“哎呦,我的***!”
郑凌浩后座的倒霉蛋正偷偷吃早餐,被他这么一撞,开盖的豆浆瞬间泼了一身,跟着哀嚎:“哎呦,我的豆浆!”
“……”
这类风波唐雨杺早就见惯了,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很淡定地收回视线,从书包里往外掏作业本,还不忘安抚一下被吓到的新同桌。
周鹤那一脚踹得挺狠,郑凌浩的椅子彻底散了架。
郑凌浩被围拢过来的同学七手八脚地从地上拉了起来,揉着摔疼的***低头看地上碎裂的椅子。
目光呆滞了片刻,郑凌浩慢半拍抬起头,挺疑惑地问周鹤:“鹤哥,我刚刚到底是怎么摔的?”
周鹤似模似样地往地上看了一眼,脸不红心不跳地回:“可能是椅子质量不好。”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这椅子坏的……还挺诡异呢?”郑凌浩又低头看了眼摔地上的椅子,半信半疑道。
“那就是你胖。”周鹤说。
“……”
郑凌浩脑子短路了会儿,从自己椅子飞出去的角度初步判断,他其实有些怀疑是被自己的新同桌踹了椅子。
可刚刚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也没亲眼看见。再说他自认没得罪新同桌,对方好像也没理由这么做。
一没理由,二没证据,他只能委屈巴巴地吸了吸鼻子,被迫接受了“椅子质量不好”这个似乎不怎么靠谱的理由。
放学的时候外头变天了,乌云遮顶,倾盆的雨转瞬落了地。
唐雨杺三两下收拾好了书包,往肩上一背,回头看周鹤。
周鹤早就收拾好了,见她回头,拎着书包站起身。
唐雨杺冲还在慢吞吞收拾书包的新同桌摆了摆手:“苏荷,明天见。”
苏荷抬起头很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声音小小地回道:“明天见。”
“阿鹤,走了。”唐雨杺回首示意他跟上。
出了教室,她歪过脸隔着玻璃窗又朝新同桌看了一眼。踮起脚凑到周鹤耳边,笑眯眯地与他耳语:“小蘑菇还挺可爱的,就是胆子小了点。”
周鹤低下身听她说话,闻言抿唇笑了一下。
“雨杺,雨杺!”朱芸从隔壁班的后门口冒出头来,慌忙叫住过道里的唐雨杺。
“嗯?”唐雨杺走过去问她,“怎么了?”
“你有没有带那个?”朱芸伸出两根手指,比划了个四四方方的形状,说:“就是那个!带了吗?”
唐雨杺看明白了,压低了声音确认道:“卫生棉?”
“对对对!”朱芸点头三连,问她:“带了吗?”
唐雨杺点了点头,扬手示意周鹤退开些。
周鹤很听话地走远了几步,背过身,望着连绵的雨幕安静等在一旁。
唐雨杺这才动作很快地从书包里掏出备用的卫生棉,偷偷摸摸地给朱芸递过去。
在楼上耽搁了会儿,唐雨杺和周鹤到楼下的时候,原本聚在阳台底下的学生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了几个没带伞的,靠在楼梯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等着家里人来接。
唐雨杺从包里拿出伞,听到周围忽起的窃笑声,转头顺着那群人的视线看了过去。
苏荷手里举着一把支离破碎的伞,急得快哭了。她的伞本就破旧,经不起这么大的风吹。
“那个苏荷你听说过吧?在我们家那片可出名了。”
“怎么个出名法?说说。”
“她妈是个***,把她生出来就不管她了,就她一个瞎了眼的姥姥兜着她。是个拖油瓶,走哪儿都招人烦。”
“她妈是个***?上梁不正下梁歪,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估计是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了吧,拿这么把破伞出来比划,笑死人了。”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苏荷的头埋得更低了。把手里的破伞收回来,蹲在地上,想把断了的伞骨接上。
唐雨杺大步朝苏荷走了过去,经过嘴碎的那两位身侧,故意***撞开了她们。
被撞的那两个刚想破口骂人,被唐雨杺带着明显警告意味的视线挨个盯了一眼,都知道她是个“不好惹”,很识趣地缩了回去。
唐雨杺蹲在了苏荷身边,把手里的伞递向她,说:“苏荷,我今天恰巧多带了把伞。反正也是闲置的,给你用。”
苏荷抬起头看她,眼里蓄了泪光,转瞬又把头低了下去。
唐雨杺像是压根就没发现她在哭一样,拉过她的手,把伞塞进她手里。
“路上慢点走,注意安全。”
苏荷用衣袖匆匆抹了一下眼睛,语速很快地道了声“谢谢”。把被风吹破的伞收进怀里,撑开唐雨杺给她的伞,跟逃跑一样飞奔进雨幕中。
唐雨杺目送着她走远了,这才站起身,缓步走到周鹤撑开的雨伞下。
“蹭一下伞,不介意吧?”
周鹤自然不会介意,把手里的伞往她那侧大幅度偏过去,举目望了望天。
唐雨杺跟着抬起头望了望天,叹了口气。
“这雨也太大了,自行车也骑不了,看来今天咱俩只能坐公交回家了。”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温柔陷全集资源在线全文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点击免费阅读唐雨杺周鹤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