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武侠

王府宠妾小说王府宠妾第8章全集无删减资源大结局

十弦文学 都市武侠 2020-06-24 16:36:33
  • 王府宠妾第8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王府宠妾第8章全文阅读,主角是王府宠妾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王府宠妾之间的动人故事:上辈子瑶娘身为晋王的宠妾,还未受到几天宠爱,便一命归了西。...

王府宠妾小说王府宠妾第8章全文免费章节:

和云阁里凉风习习,外面日头甚好,照耀在绿色琉璃瓦上,激起一道道碎金光芒。

也才四月,晋州的天却是有些热了起来,太阳照得人眼发晕。

不过这一切却与和云阁无关。

和云阁建在王府的后花园里,花园中花木葱郁,又临着水,一阵微风拂来,就是阵阵清凉之意。鸟雀唧唧喳喳的在枝头上叫着,好一个鸟语花香的好地方。

瑶娘只坐了半拉椅子,低垂着眼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她径自想着自己心事的同时,她的对面也有一个人在看着她。

翠竹的老子娘在晋王妃陪嫁的庄子上做差,她本人也嫁给了庄子上的一个庄头。可惜她命不好,刚怀上,男人就死了。婆家没有人,娘家还有哥哥***,她也不能赖在娘家光吃闲饭,这才会托了关系进王府,想做了这奶娘的差事。

翠竹的亲姨母是王妃手下的一个管事妈妈,类似这样的管事妈妈,晋王妃身边有不下十多个,各司其职。可上面既然想办成事,下面免不了知道些许内容,而翠竹就知道些旁人不晓得的事儿。

她就是冲着这个,才会不计一切想做上这差事的。

在翠竹想来,她其实早就想进王府做差了。可她老子娘是晋王妃的陪房,深知自家王妃的个性,不愿让女儿进府来攀这个高枝,免得害了一大家子。所以只要是徐家陪嫁过来的陪房,家中若是有像翠竹这种颜色好的丫头,一般都不会将女儿往王妃身边送。

为了这事,翠竹不止一次埋怨爹娘,觉得若不是他们拦着自己,自己也不会嫁个那样一个人,最后还当了寡妇。

这次上面露了口风,翠竹就惦记上了,拼着舍下自己才三个多月大的女儿也要来。

这是她唯一的出路。

可翠竹还知道这次上面顶多只会留下两个人,而对面那个人是大敌。

打从那人走进来,翠竹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抱着和她同样的目的,不然找奶娘找什么样的不成,非要找个这样的来。

这种人一看就是来给主子们添堵的!

翠竹咬住嫣红的下唇,忍不住攥紧了衣裳袖口,往那边睇去的凤眼满是嫉妒。

为了今日,她特意将自己压箱底的衣裳都穿来了,头发是刚洗过的,特意上了带桂花香的头油,发髻是让她娘梳的,还戴上自己仅有的一根金钗。

翠竹从小爱漂亮,也喜欢捣腾自己,生下了女儿后,她就特意忌了口,所以身段早就恢复了。用翠竹自己的眼光来看,这会儿的她绝对比她没嫁人之前时水灵,因为只有嫁过人的妇人才知道,那些青涩的小姑娘们颜色再好,也是比不过开了窍的妇人。

可她——

翠竹再一次用嫉妒红了的眼睛看了看对面坐着的那个人,心里恨不得把她脸给挠花了才能解气!

瑶娘总觉得有人在瞪自己,抬起头就看见对面那个恼中带妒的眼神,虽然对方很快就垂下了眼,但她还是看个正着。

她有些心悸。

因为对方的眼神。这种眼神若不是有仇有怨,谁会这么看人。

瑶娘心中苦笑,上辈子她屡遭磨难,初进王府时心思根本不在上头,只顾得自哀自怨,只知道思念不得已丢下的儿子。还是一次她差点没被人打死,才终于振作起来为了保命而努力。所以初进王府时发生的许多事,在瑶娘的记忆中并不清晰,她根本记不起上辈子翠竹是不是这样看过自己。

同时,她不免有些疑惑翠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毕竟,现在才刚进王府,侍候小郡主的奶娘根本没定下,她和翠竹并不是对手,她又何必如此妒恨自己。

难道说,翠竹也是重活了一次?

旋即,瑶娘又觉得自己是想多了,因为上辈子她死的时候翠竹还好好的,正在小郡主身边做她威风八面的奶娘。

那翠竹不是重生的,又何至于如此?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翠竹知道些什么。又或是她早已是内定下的人选,所以才会如此敌视她。可这些都说不通,毕竟就算翠竹是内定的,她又不是,对方又何必如此敌视自己?

瑶娘并不是个太聪明的人,想一会想不通就不去想了,但这件事却在她心中留下了阴影。

门外突然有人清了清嗓子。

顿时,本来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有些忐忑地看着门外站着那个丫头。

这丫头年纪并不大,大约十二三岁的模样,板着一张白净的小脸看了众人几眼,扭头又走了。

正当大家心中忐忑不安之际,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上了年纪的婆子。

她们衣衫体面,正颜肃穆,仪态不凡,一看就知是府里的管事妈妈。

为首的一位梳着油光水滑的独髻,容长脸,显得面容极为严肃。穿着暗红色的绸衫,外罩石青色的比甲,下面是一条青绿色的马面裙。头上只插了一根老银簪子,耳朵上挂着一对猫眼石耳珰。而那双眼睛就宛如那对猫眼石也似,精光四射,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个不好相与的。

瑶娘认识这个人,她是王妃身边的李妈妈,管着府中诸多事务,算得上是王妃身边得力助手之一。

不过瑶娘也见过此人笑脸迎人的时候,那就是她刚在晋王跟前得宠,王妃给她脸,连带王妃身边的下人也十分给她脸面。

瑶娘虽在王府只待了一年多的时间,可也见多了府里下人翻脸如翻书的模样。前一刻笑面迎人,后一刻可是满含鄙夷。同理,只要有势,在她们眼里就是主子。失了势,那是连条狗都不如。

瑶娘不止一次在府里见到,前面还对着她毕恭毕敬叫着瑶夫人,扭头说她是个狐媚子的下人。

她愤怒,难过,却也意兴阑珊。

幸好,她这一辈子再也不用面对这一切了。瑶娘在进府之前就想好了,她上辈子之所以会死,左不过是碍了别人的眼。只要她不被翠竹设计,她就可以安安稳稳在小郡主身边做自己的奶娘,再也不用搀和晋王后院的事。

她不用做太久,一两年就成,只用攒够能养大小宝的银子,她就离开这里。

这么想着,瑶娘倒也镇定下来,接受着上面几个婆子的审视。

身子可都康健?奶水可够?在府里当差不同其他,侍候的又是小主子,可不能出任何差池。

几个嘴快的小妇人忙不迭七嘴八舌地回着话,李妈妈几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倒也没露出不耐烦,只是没搭理她们,问着旁边一个小丫头:人可请来了?

小丫头脆生生地说:回妈妈的话,请来了,正在外面候着。

不多时,一个年过半百地老者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提着药箱的小厮。

这是咱们王府良医所的大夫,给诸位把把脉。

于是便依次去了大夫跟前,伸出手腕让对方诊脉。其实有一个人似乎被诊出了隐疾,让下人给领走了。那小妇人被领走的时候口里还叫着冤枉,说自己身子从来康健,绝不敢有所欺瞒。

因为这一出,大家不免有些惊魂未定。不过是选个奶娘,怎生如此复杂?可瑶娘却知道复杂地还在后头呢。

李妈妈看了几人一眼,吩咐道:带她们去后面看看。

是。

几个婆子低头应道,便领着瑶娘等人往里头暗室中去了。

这种经历上辈子也有过,因为太过难忘,所以瑶娘记得十分清楚。

那还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裸/露身体,还被人翻着看,所以屈辱之余,格外记忆犹新。

负责检查她的婆子十分仔细,不光检查有没有暗疮之类的,甚至嗅了腋下,还让她躺在一张铺了布的条案上,检查了那不可言说之地。

婆子大抵也怕瑶娘心生抵触,一面检查,一面道:小郡主是王爷的独女,又是当今圣上的亲孙女,天生的龙子凤孙。这在晋州,肯定不同在京中,只能在外头寻奶口。可这奶口的挑选却是要万万仔细的,小郡主一旦有个什么差池,就是掉脑袋的份儿

瑶娘咬着唇,闭着目,没有说话。感觉对方掂了掂自己的胸,又听对方道:你这一看就是个奶水多的。嗯,都不错,下来www.zjtechexpo.cn吧。

她忙从条案上翻下来,低着头将衣裳穿上。

等出去后,见大家面色各异,显然遭遇相同。

就在大家都等着后续之事,李妈妈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出去了。其他几个婆子还留在花厅中。

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诧异的,可瑶娘却忍不住留了心。

李妈妈出了门,就往左侧行了去。

若是离开和云阁,应该是直行向外,她怎么走到那儿去了?

***是哪里?

瑶娘绞尽脑汁的想,突然心中一紧。

哦,她想起那处是什么地方了。

这和云阁乃是寻常招待宾客的地方,有一次王府摆宴款待封地官员时,王妃也在后宅款待了众官员家的女眷。

当时瑶娘已经是晋王身边人了,以她的身份这种地方自是不能来,可那日她在园中赏花却是走岔了道,来到了这和云阁附近。

这和云阁占地颇大,一面临着水,一侧则临着花房。她当时就是贪看那开得正好的牡丹花,而走岔了道。看花之际,突然听到一阵说话声,她就忍不住寻了去,恰巧她当时站的那个位置刚好可以从外面看到和云阁里的情形。

她努力去想当初看到的是哪处地方,可不正是这座花厅。

瞧瞧墙角处那尊鎏金三足的熏炉,因为太过显眼,她往里头望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它。当时这座花厅里只坐了几位衣衫华丽的贵妇,瑶娘素来胆小,生怕被人发现误会自己想***什么,就匆匆走了。

可因为印象太深,她一直记忆犹新。

瑶娘下意识去看侧面一处不起眼的花窗,那花窗整体呈朱红色,上面镂空着各种好看的花纹,其后有大片葱郁的枝叶。乍一看去,似乎并无异常,可若是细看就能看出那繁茂的枝叶似乎隐隐颤动。

后面有人。

是谁?谁在那里看?

瑶娘不敢再看,忙状若无事地扭过头,可眼角还盯着那处。

那片繁茂的枝叶突然颤动了几下,只来得及看见一截花纹繁复的衣角划过,就再没有其他动静。

可落在瑶娘的眼里,却是让她如遭雷击。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