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叶流萤沈星洲小说温柔野兽在线完本全文大结局

十弦文学 完本纯爱 2020-05-23 11:54:24
  • 温柔野兽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野兽(叶流萤沈星洲)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野兽全文阅读,主角是叶流萤沈星洲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叶流萤沈星洲之间的动人故事:窗外明媚的阳光照进来,床上的人却没有感受到暖意,缩在被子里弯成了一团。叶流萤因为昨天淋了雨的缘故,晚上就发了场高烧。...

叶流萤沈星洲小说温柔野兽全文免费阅读:

正值惊蛰时节,春催万物。
窗外明媚的阳光照进来,床上的人却没有感受到暖意,缩在被子里弯成了一团。
叶流萤因为昨天淋了雨的缘故,晚上就发了场高烧。
她体质不好,每次感冒发烧都要拖上好几天,脑袋浑浑噩噩的,喉咙也有点肿,刚想说话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喝点水吧。”室友吴霈拎着早餐刚从外面回来。
她放下刚买的早餐,倒了温水,踮起脚尖递到了她面前,关心道:“你真的不去校医院看看吗?”
叶流萤拥被坐了起来。
她的说话声也是沙沙的,接过水杯润了下嗓子才说道,“……嗯,我已经不烧了。”
“那你起来喝点粥吧?昨晚你就不应该回宿舍的。”
宿舍里有点闷,吴霈转头去拉了小半扇窗,又把阳台的门半开了起来。
她们这个宿舍只有叶流萤是江城本地人。
以往每个周末叶流萤都会回家的,这周的情况倒有些特殊。
“嗯。”叶流萤随口应了一声,披了件外套走下了楼梯,“刚好离学校近就回来了咳咳咳。”
大概她的身体也知道自己说了谎,话刚起了个头就又咳嗽了起来。
叶流萤本来就瘦,下巴尖尖的,一生病脸蛋就更显得白了,明亮澄澈的圆猫眼也含了水雾,看得人心里发慌。
吴霈心想传说中的“病西施”恐怕也不过如此。
她刚认识叶流萤的时候觉得她不好亲近,时间久了才发现她只是慢热而已。
“那送你回来的小哥哥到底是谁?昭昭说他特别有气质,比我们班的白斩鸡帅多了。”吴霈说着就上前扶着叶流萤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一般来说表演班的颜值都不会太低,即便有也只是极少数。
他们这一届的男生倒也不能说丑,就是身形稍显单薄,长得也文弱秀气,一个拿得出手的型男都没有。
叶流萤知道吴霈的意思,扯了个虚弱的笑来,“他是我表哥。”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了。
那天孟临舟和她这么说的时候,她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的。但是过后回想起来,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叶志成的行为。
叶流萤小时候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了。
她记事起,叶志成和孟美菱就对她很好,一直都没有缺过她什么。唯独农村出身的叶奶奶重男轻女,对她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
每每这个时候,孟美菱都会温柔地哄着她,让她别生奶奶的气……
女孩总是和母亲更亲近一些。
所以她格外喜欢孟美菱,从小到大,每年的母亲节和孟美菱的生日她都费劲了心思地在准备。
以至于叶志成经常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偷偷和孟美菱抱怨。
十四岁的叶流萤觉得自己家庭美满。
哪怕孟美菱怀孕,她也没有感受到太大的落差,除了叶奶奶明显的区别对待之外,爸爸妈妈和舅舅一家都很照顾她的心情。
然而凡事经不起对比。
叶志成和孟美菱喜得麟子,翻遍辞典取了个名字,叫做重光。
叶重光打从娘胎里就是个闹腾的主,出生后也安分不下来,一天到晚的折腾人。
他是家里最受宠爱的孩子,叶流萤以为的好在他这里根本不够看,叶家就差没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给他玩了。
后来叶重光年岁渐长,果真就长成了个小混蛋。
今年五岁的他听不得半点重话,一哭二闹三撒娇。叶流萤试过和他讲道理,最后被叶奶奶和孟美菱教做人。
她很疑惑为什么这种溺爱教育会出现在他们家,分明她以前也是被他们他们训斥过的。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
流萤和重光,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阿萤?”吴霈伸手在叶流萤面前晃了晃,不无担忧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又头疼了?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没事儿,我有点走神……你刚刚问我什么?”叶流萤眨了下眼睛,抬头看向吴霈。
吴霈和大美人眼神对视了一番,愣了愣才回答她:“哦我就是问表哥是不是单身,昭昭好像挺喜欢他的。”
“嗯…”叶流萤哑着嗓子应道,思绪却有点飘,“他还单身。”
孟临舟今年二十四岁,标准的单身未婚优质青年。
而事实上,他不仅单身,叶流萤也很少看他和女生亲近。
“那我回头告诉昭昭,她应该会很高兴。”吴霈没看出叶流萤的异常,打开白粥的塑料盖子就招呼她吃了起来,“你快点趁热吃吧,怕你没胃口我给你加了白糖。”
“谢谢。”叶流萤拿着勺子,还没开始吃就觉得心里很暖。
“跟我还客气什么。”生病的叶流萤可比平时软萌太多了。
吴霈觉得新奇,笑眯眯地坐在一旁陪她唠嗑,“对了你猜我刚刚在楼下碰到谁了?”
加了糖的白粥软糯香甜。
叶流萤确实有点饿了,舀了勺热粥就送进了嘴里。
没预料到的热度烫了下她的舌头,她嘶了口气,反应都跟着慢了下来。
吴霈一时不察,仍在自顾自地就说着,“就是那个整天出通稿吹校花人设的秦梓昀呀,又拉着她们宿舍的吉祥物出去招摇了,生怕没有对比别人就发现不了她的美,心疼胖胖。”
“咳咳咳。”叶流萤被她逗得厉害,捂着小嘴咳嗽了起来。
吴霈看到后就顾不上说***话了。
她拍了拍叶流萤的背,不放心地说道:“不行,我还是得带你去找小吴医生。”
小吴医生是今年年初刚来校医院工作的年轻医生。
因为和吴霈同姓的缘故,被她归为了一家,一有个头疼脑热地就要去找他。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小吴医生长得确实很合她眼缘。
叶流萤没拗过吴霈,喝完粥就被拉着去了校医院。
初春午后的阳光温温柔柔的没有杀伤力,到了阴暗处便觉得冷了。
江城影视学院多是复古的欧式建筑,随处可见的法桐尽职地守卫着这一片园区。
吴霈怕叶流萤出门一趟被冷到,特意从她衣柜里翻出了一件短款的白色羽绒衣。
她自己觉得热,只穿着轻薄的红色长风衣,酷劲十足。
叶流萤确实受不得凉,身上也没什么力气,按她的意思又换了条黑色的铅笔裤就出门了。
“今天好像刚好是小吴医生值班***嘿。”吴霈挽着叶流萤走在学校里,感觉空气都清新了不少,“我怎么没有你这种运气,我病毒***冒那次,就没碰到他……”
“……我其实不太想见到他。”叶流萤最怕打针吃药,压低了声音道。
“阿萤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活得像个师太?跟我学学,多看看美好的事物,身体自然而然地就好了。”吴霈重重地握了握叶流萤的手,煞有其事地和她掰扯了起来。
叶流萤感受到吴霈滚烫的手掌心,也跟着***了唇角。
周末的校医院里没什么人。
她们挂完号***的时候,小吴医生正背对着门口在打电话。
“你昨晚到底背着我去了哪里?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一辆法拉利911?不,一百万根本不足以抵消我的怒火。”
“为我着想?哼,我这个妙手仁心的好医生怎么就不能值得八位数的跑车了?”
门外的叶流萤和吴霈对视了一眼,二脸懵比。
小吴医生在学生面前总是温和和蔼的,耐性好得出奇,结果私底下竟然是个呛口小辣椒?
吴霈以前有多喜欢撩他脸红,现在就有多震惊。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伤害,深吸了一大口气后,总算有勇气抬手敲了敲门。
“行……我知道了。”小吴医生的身体明显僵了僵。
他挂了电话后沉默了有半秒钟,才控制好面部表情转过了身来。
“你们生病了?”小吴医生又露出了他的招牌式暖男微笑。
这一手变脸的绝技可以说是相当到位了。
叶流萤还好一些,吴霈的心态则崩得很彻底。
为了给他们时间整理,叶流萤看完病就拿着病历去抓药了。
小吴医生很人性化地没有让她挨上一针。
叶流萤乐得轻松,拎着药就去了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等吴霈。
校医院周边绿植环绕,被阳光照出了流光溢彩。
叶流萤坐在花坛边的木椅上,没忍住打了个哈欠。
春风拂面而来,她皱了皱挺翘的鼻子,好像闻到了空气中清淡的花香。
忽然有一双手挡在了叶流萤面前,面光的不适感瞬间就消失了。
她以为是吴霈,下意识地就抓住了那只手。
等她发现手里的触感不似吴霈那双柔软的小胖手时,就已经来不及了。
“是你。”叶流萤挣不开那人的手,睁开眼就被面前的这张放大版的俊脸震惊得无以复加。
沈星洲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更没想到,这样看似寻常又不寻常的画面,他会记了一辈子。
少女坐在光里,皮肤莹白似雪,闭着的眼睫如蝴蝶扑闪着翅膀。
昨天好歹还涂了红唇,今天的她却是真的不沾半点脂粉,依旧精致漂亮得和橱窗里的洋娃娃无二。
“沈星洲。”沈星洲握着叶流萤的手没放,乌润的桃花眼沾了日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深情而又虚无,活像是调戏良家妇女的浪荡公子哥儿。
叶流萤又羞又恼。
她咬了咬唇,使劲挣开了他的手。
“干嘛要和自己过不去?”沈星洲没按常理出牌,他松了手,低头看了眼她发白的嘴唇,作势要伸手触碰,“别咬。”
叶流萤顿时气极,扬起手就赏了他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响起时,世界都骤然安静了下来。

温柔野兽全文阅读

屋子里的智能音箱吐露出优美的轻音乐。
地上铺着瑜伽垫,叶流萤换了身衣服盘腿坐好,试图赶走沈星洲带来的烦躁感。
谁知没过多久,门外又传来了一道敲门声。
叶流萤差点以为是沈星洲去而复返。
她披了件长外套,开门后出现的人远超出了她的意料范围。
来的是沈星洲的司机王叔。
他给了叶流萤一串公寓钥匙,并告诉她会把她的东西都寄到公寓来。
“他给我的?”叶流萤不可思议地看着王叔。
王叔回想起沈星洲交代的话,很尴尬地转告道:“少爷说了,眼不见为净。”
“……”不愧是他。
叶流萤配合地接过了钥匙。
钥匙扣上挂着的娃娃还是她当初留在半岛别墅的那一个。
她拿在手里,不知怎地忽然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纨绔乖张的公子哥儿,比现在更甚。
而她恍然意识到,原来这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和她都在成长。
——那时的叶流萤处境就不太好了。
她连拿外套的时间都没有,就匆忙从宴会厅里跑了出来,按电梯的时候手都在抖。
“阿萤你等等!阿萤!”叶志成颠颠地追了上来,偏他长得胖又缺乏运动,只来得及看到叶流萤在他面前关上了电梯门。
她松了口气,背靠着电梯壁***着。
叶家经营着一家中小型家电企业,近几年一直在走下坡路,夹缝生存。
在她看来她爸爸并不适合经营企业,但显然他自己意识不到这一点,听了些酒友的话就想转型研发高科技家电。
因为资金不足,他费尽心思地要来了今天晚上这场商业晚宴的邀请函。
叶流萤今天下午没课,被http://www.zjtechexpo.cn/他塞了件礼服就来了这里。
她陪着他见了不少社会名流,以为自己就是来充当花瓶的,后来才意识到,她爸爸的心比她想象得还要大。
好像记忆中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都变得有些陌生了。
电梯里只有叶流萤一个人。
她恍了下神,就见电梯“叮”地一声在三十六楼停了下来。
进来的人气场很强,一进电梯就彰显了极强的存在感。
他穿着军绿色的工装套装,衬衣外随意地套了件黑色机能马甲,优越的身体比例和大长腿展露无遗。
“都是体面人,怎么就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他耳朵上戴着白色的无线耳机,视线和角落里的叶流萤对上时还轻佻地挑了下眉。
声音是好听的。
可惜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叶流萤垂下眼睛,身体往右挪了挪,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短暂的几十秒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他摘了耳机,和叶流萤一道靠在电梯壁上,那双弧形好看的桃花眼亮得惊人,“妹妹你瞧着有点眼熟。”
以往他对不少人说过类似的话,但这次却是真心实意的。
尽管叶流萤并不这么认为。
单肩的黑色褶皱礼服衬出了她一身冰肌玉骨,细致的锁骨链在莹白的灯光下泛出碎光。
她身量纤细,从手臂到肩膀、脖颈的线条趋于完美,优雅如天鹅一般。
他低下头细看她的脸,险些掉进她眼睛里的月光里。
“可你看着挺陌生。”叶流萤总算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样的话实属老套,但以他的皮相来看,失败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他皮肤很白,又好像透着冷,桃花眼下点着一颗朱色小痣,俊美多情。
听到叶流萤的话后,他反而笑出了声来,酥酥麻麻的低音在狭窄的电梯厢里自带混响效果。
叶流萤蹙了蹙眉,看到电梯跳动着的数字后,抬脚就走。
“一回生,二回熟。”她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意味深长的声音,尾音缱绻,在她耳边萦绕。
幸好他去的是地下停车场,没有她跟出来。
叶流萤心思稍定,从手包里拿出手机联系孟临舟。
孟临舟是她表哥,比她大三岁。
自从叶流萤记事起,她就很喜欢粘着他。孟临舟也不嫌烦,哪怕她后来多了个弟弟,他对她的好也一直没变过。
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孟临舟现在也还是她最信任的人。
电话几乎是被秒接的。
孟临舟等了她很久,一接通就急不可耐地说道:“阿萤你还在酒店吗?”
“嗯…”叶流萤看了眼酒店外的雨幕,轻点了下头。
她犹豫了两秒钟,才咬了咬嘴唇道:“你能过来接我吗?”
“你等等,我马上来。”听筒里传来细碎的声响,孟临舟拿起钥匙就往外走。
叶流萤无声点了点头。
她感觉孟临舟似乎知道些什么,至少比她知道得要多。
江城的三月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细细密密的雨水裹杂着冷风,逐步***着人的意志。
叶流萤怕叶志成追下来,她不敢在大堂等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店。
她出门就打了个寒颤,也不敢走太远,预估了下距离决定去不远处的公交站台。
“阿萤?”孟临舟没挂电话,一直坚持着和她通电,“我应该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你别怕,我很快就到了。”
“好。”叶流萤应了下来。
她主动挂了电话,急急往公交站台跑去。
渐渐的,有细密的雨点爬上了叶流萤白嫩的肌肤和她披散着的长卷发。
黑裙上也落了雨,更显出了她纤细玲珑的身材,在雨幕里亮眼得像是一幅生动的油画。
叶流萤专注地跑着,没注意到后头跟了一辆白色的顶级超跑。
车主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愣是把跑车开成了自行车的速度。
直到她在公交站台停了下来,他也不在意是否违规,嚣张地停在了她面前。
车窗摇下,那张前不久刚刚见过的俊脸再度出现在了叶流萤的视线里。
“现在熟了吗?”他左手上戴着黑色的皮质无指手套,露出来的手指指节分明,“去哪?我送你。”
不得不说这是个***的好时机。
但是在叶流萤这里,他毫无胜算。
“我等人。”她粗粗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专注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真狠。”他笑了笑,不知道是在说她还是在说被她等着的那个人。
叶流萤没把他放在心上。
她以为他很快就会走,事实证明是她估算错误了。
没等她回过神来,那人就撑开伞下车朝她走了过来。
直到身上被罩了一件宽大的男士外套,叶流萤才抬眼看向他。
她脸上甚至没化妆,素净的小脸沾着春雨的冷意,茶色眼眸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无声却勾人。
四目相对。
他眼里的兴趣愈发浓厚。
“不用谢。”他动了动嘴唇,深刻的五官被街边的霓虹灯照出了惊艳的效果。
叶流萤难得地愣住了。
他也没说什么,留下外套后转头就走,笔挺的身影好似都染上了的雾气。
“下次可不要再说我们不熟了。”上车前,他挑眉看向叶流萤,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跑车的轰鸣声响起,不多时就融入了车流中。
久违的春雨下了许久,这人一走,就有了要停歇的趋势。
叶流萤抬头看着黯淡的天色,心里却空荡荡的找不到归处。
“阿萤。”孟临舟如他所说,只花了十来分钟就赶来了。
他顾不上撑伞就开门下车,看到叶流萤孤零零地站在那里,才回头拿了把伞走向她。
孟临舟满脸的焦急再明显不过。
他五官清俊,从小到大的形象都很正面,和刚刚那个人有明显的区别。
叶流萤拉进了外套的衣领,被孟临舟护着坐进了车里。
孟临舟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真的看到她了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他转头看着叶流萤,发现她明显不合身的男士外套时微微皱了皱眉,“这件夹克……?”
孟家的条件比叶家要好得多,孟临舟和沈星洲就有过几面之缘。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在前几天的聚会上还看到沈星洲穿过。
沈星洲有自己专属的设计师,除了他钟爱的品牌之外,其余的每件衣服都是独一份的。
这个款式的飞行夹克,以及肩膀上的刺绣标志,就足以证明了这件衣服的归属。
“一个路人甲给的。”叶流萤随口回道。
孟临舟见她没放在心上,就也没有多问。
以他表妹的模样气质,被沈星洲那种公子哥搭讪也不算什么怪事。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她今天在酒店的遭遇。
本来孟临舟是计划陪她过来的,但她这两年一直不待见自己。再加上医院临时出了点事,就耽搁了下来。
“姑丈他……”孟临舟艰难地开了口,罕见地不太敢去看叶流萤的反应,“你要不要搬出来住?下次他要是再找你的话,你想办法躲开就是了。”
叶志成这一次是真的过分了。
他不想为叶志成辩白,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要按捺不住地说出真相。
“我住在学校就挺好的。”叶流萤低着头没有多说,口气淡淡的。
她上大学后就只有周末会回家了,但今天晚上她被迫当了花瓶不说,还被叶志成要求陪那个大腹便便的富商共进晚餐。
叶流萤不太明白,叶志成为什么会重男轻女到这个地步。
明明弟弟没出生之前,他对她的疼爱是做不得假的。
孟临舟转头看着咬唇不语的叶流萤,眼底晦涩难明的情绪不断发酵。
和小时候那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不一样,现在的她气质更冷,不说话的时候尤甚。
车厢里很安静,他好像能够听到自己猛烈的心跳声。
孟临舟心念一动,拐了个弯把车停到了路边,按着叶流萤的肩膀说道:“阿萤你听我说,你其实……”
不是叶家的孩子。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温柔野兽 在线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全集版介绍,小说资源作者构思清晰,故事大纲栩栩如生。喜欢的朋友们欢迎关注本站下载阅读哦!

点击免费阅读叶流萤沈星洲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