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陆柠叶清伦小说偷吻***全文小说分享大结局

十弦文学 完本纯爱 2020-05-23 11:54:25
  • 偷吻***合集版免费阅读-偷吻***(陆柠叶清伦)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偷吻***全文阅读,主角是陆柠叶清伦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陆柠叶清伦之间的动人故事:陆柠最近才得知,自己当年醉酒强吻叶清伦,还拍拍***一走了之。医院重逢,被她亵渎过的校草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外科医生,依旧一张祸水神颜,是院里无人敢摘的高岭之花。...

陆柠叶清伦小说偷吻***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你醉了吗?

陆柠脑子里第一个反应是:他怎么会进群?!
紧接着第二个反应是:完蛋了。
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陆柠一顿操作猛***,退出了群聊。
对面的林溪看了过来,神色有点复杂。几秒后,面无表情地开口:“你是猪吗?”
陆柠望着风平浪静的手机屏幕,不知道该跟着骂还是跟着骂。
她就是猪了。
叶清伦那边能看到退出群聊的消息,两人有微信好友,他只要稍微一留意,就会发现。
乖乖待着他反而不一定去翻列表。
“我刷了一百多个表情包,希望可以糊弄过去吧。”林溪一脸无语地望着她,“跟坏人同流合污的感觉好难啊,你得请我吃顿大的。”
陆柠:“……”
最近不但水逆,还很穷。
-
专访结束后,陆柠没敢主动找叶清伦,叶清伦也没有联系她。
她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每次微信翻到这个人的对话框,总是心里一阵痒,又想试探,又没胆子。
最后索性每天发一个无病呻吟的朋友圈,看他会不会来点赞。
结果当然是,没有。
就这么冷却了半个多月。
十二月下旬舒国良出差,把蒋玉兰也带了去。学校的圣诞节活动进行到很晚,陆柠接到舒若班主任的电话,又责无旁贷去接人了。
到的时候还没结束,舒若从小礼堂出来,带她***坐。
“你们现在的高中生活可真是多姿多彩啊,不像我那时候,每天只能埋头学习。”陆柠边走边叹。
“那你可羡慕不来的。”舒若道,“谁叫你不晚生几年。”
“晚生几年,乖乖地管你妈叫妈?”陆柠毫不留情地怼道。
“……”
“喂。”陆柠戳了戳舒若的肩膀,“你能不能跟你班主任说说,以后电话别往我这儿打了?”
舒若转过头,“为什么?”
陆柠轻嗤:“还真把我当你监护人了?”
舒若一脸理所当然:“长姐如母。”
“长姐如母那是说你妈死了。”陆柠这张嘴向来不饶人,“什么时候向我报个喜,我一定好好履行职责。”
舒若:“……”
任谁听了这话心里都不会***,舒若当即也有点小脾气。
陆柠丝毫不觉得内疚,更懒得理她。自认为在这样病态的家庭关系下,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很仁至义尽了。相比于过早失去的母亲和父爱,她只是嘴上撒撒火而已,从来没有真做什么出格的事。
虽然那时候尚不懂事的自己面对年幼的舒若,真的起过某种邪恶心思,但那都过去了。
舒若回到班级,陆柠在礼堂最后靠墙看了会儿高中生的节目,觉得没意思,礼堂里还空气憋闷,于是转身出去吹风。
刀刃似的冷风往脸颊上刮,往脖子里钻,陆柠缩紧身子,加快脚步往前小跑,目标是广场对面的奶茶店。
“一杯双拼奶茶,多加椰果。”陆柠对卖奶茶的小妹妹道。
“好的。”
忽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白皙的手指握着黑色的手机,将她的付款码挡在后面,“两杯,一起付吧。”
小妹妹很快扫了码。
陆柠回过头,望着叶清伦被冻得微红的脸,“你怎么在这儿?”
叶清伦勾了勾唇角:“应该跟你一样。”
“……”也是被迫当家长么?陆柠脑袋往礼堂的方向撇了撇,说:“还要一会儿才结束呢,不用太早过去。”
叶清伦点头:“嗯。”
两人并排站着等奶茶。
叶清伦忽然说:“我高中也在这儿念的。”
“……哦。”陆柠没敢说她也是。
“不过那时候教过我的老师,好像差不多都退休了。”
陆柠微微垂眸:“是吧,十年了呢。”
“你也是吗?”叶清伦低头望着她。
感觉到男人灼热的视线落在头顶,陆柠慌了慌,舌头有点不听使唤:“我,我不……”
“两位,奶茶好了。”对面小妹妹笑眯眯的,正好打断她。
陆柠松了口气,赶紧接过:“谢谢啊。”
她几乎是逃出了奶茶店。
但叶清伦随即也跟了出来。
两人站在店门口的回廊下,陆柠一边戳进吸管,一边不由自主地抬眸,睨了眼叶清伦。两边都已经打烊,只有奶茶店里面漫溢出来的灯光,他的脸半明半昧,一双漂亮的眸子在昏暗里越发显得精神。
风从身侧挟来一阵熟悉的松木香,冷冽而清淡,就像他的人一样。
陆柠心不在焉地抿着奶茶,轻轻咬着吸管,直到面前有人出声。
“叶……清伦?”一道又粗又低的男声,泛着沙哑。
陆柠抬眸,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以前的物理老师。
带他们的时候已经四十好几了,现在应该接近六十了,脸色不太好,精神也有点恍惚,看起来像生了病。
“李老师。”叶清伦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好多年没见过你了。”李老师握住他的手,“现在在哪儿高就呢?”
叶清伦笑了笑:“东仁医院。”
“医生好,医生好。”李老师激动地重复了两句,又看向旁边的女孩,“你是……那个那个舒什么……”说着揉了揉太阳***,很苦恼的样子,“每次都考九十九,死活上不了一百分的那个……”
“……”陆柠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你们两个在一起了啊?”李老师笑眯了眼,“不错不错,当年我和老刘就觉得你们俩配。”
陆柠:???
“丫头你还不知道吧,这小子上课老偷偷看你。”一脸褶子的男人还八卦起来。
陆柠懵逼地瞅了眼身旁的叶清伦,却见他表情淡定,眉眼微微含笑,自己反倒有些赧然了。
“哎唷我的天,你怎么又一个人乱跑呐?”中年女人神色焦急地跑过来,“我就买个酱油,要你在椅子上等,乱跑啥?大晚上的你是想吓死我。”
李老师拍了拍女人的手,笑道:“我老伴儿。”
“师母好。”叶清伦点了点头。
陆柠不知道该不该叫,毕竟叶清伦在旁边,她还不能掉马,于是也笑着点了下头,当是打招呼。
“原来是学生啊。”师母笑得温柔慈祥,“你们李老师年纪大了,这儿有点——”她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我就先带他回去了,改天来家里吃饭。”
“好的,师母。”叶清伦笑道,“李老师保重身体啊。”
两人互相搀扶着消失在茫茫夜色里,陆柠收回目光,正好撞上男人浅浅的注视。
有种被窥到秘密的心虚,她眨了下眼,故作轻松道:“你原来……上课偷看女同学?”
“我没有。”他转开脑袋,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语气有点过分的正经,“老师年纪大了,人都能认错,记错点东西也正常。”
陆柠低头抿了抿唇:“哦。”
叶清伦这阵子工作忙,车托朋友开去年检,还没给他还回来,陆柠主动提出送他。
时间太晚,两个小女孩在路上都睡着了,于是到了市中心的别墅,她直接让叶清伦把这俩弄到楼上去。
“明天周末,让她们好好休息吧。”陆柠关上门,对叶清伦说,“早上会有***来做饭,你不用担心。”
“嗯。”他点点头,“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舒若说顾眠在学校就挺照顾她。这丫头性格大大咧咧的,学习也不自觉,多亏有小眠督促。”陆柠去客厅给他倒水,“小眠就是何医生的女儿啊?”顿了顿,补充道:“给我体检的那个何医生。”
叶清伦接过杯子,“是的。”
“哦。”陆柠自己也捧起杯子捂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是许嫣然的消息。
【柠姐,我我我我恋爱啦!】
【图片】
后面紧接着一张照片,两只戴着情侣对戒的手交握在一起,都是纤长白皙,十分般配。画面里烛光闪耀,暧昧又明亮。
不用想也知道对方是谁。
陆柠看向旁边的男人,问:“你们医院今天放假?”
“嗯?”叶清伦诧异地睨她一眼,垂眸看见她手机屏幕上的照片,笑了笑:“这小子特意调的休,为了过圣诞节,连上两个大夜班。”
“好拼哦。”陆柠感慨道,“小许真幸福。”
叶清伦望着她,目光一动不动:“羡慕啊?”
“我羡慕什么?”陆柠把杯子放在吧台上转,“我有男朋友的,犯不着羡慕。”
男人脸色僵了一瞬。
陆柠胳膊肘放在吧台上,单手托腮,淡淡道:“工作就是我男朋友,绝对忠诚,不会喜新厌旧,不会劈腿找***。”
叶清伦弯了弯唇,神色缓和下来,跟她并排站在吧台前,望向庭院里的灯光和树影。
安静的夜晚,心里总是会想很多。平时一个人辗转难眠,有人的时候,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说点什么。
“这是我回南城,第二次到这个房子里来。”
叶清伦望向她,眸色渐渐地转深。
陆柠用掌心扣住空荡荡的玻璃杯,“原本不想来的,可人一旦活着,就无法避免一些倒胃口的事,你说对吗?”
叶清伦直觉她也许并不需要回答,就只是望着她。
陆柠用指甲划了划桌面上的木纹,发出一声嘲讽的轻笑:“人心太易变了,还是死物牢靠,比如这杯水,我喝了下去,就是我的。什么爱情亲情,全都可以被取代,没有哪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女人的侧脸微微上扬,在暖黄色的灯光下也显得十分清冷厌世,叶清伦眉头蹙成了浅浅的川字,望着她,轻声道:“如果有呢?”
“不可能。”陆柠拉开旁边的柜子,惊喜地发现一罐啤酒,动作麻利地拽起拉环,嘴角的嘲讽一点没减,“人就是薄情的生物,还不如畜生。”
陆柠不太会喝酒,一罐啤酒就让她有点微醺,勾起心底最阴暗的情绪。
“外婆对我这么好,可是如果哪天她走了,我应该会难过一阵子,就像我妈走的时候,我爸也难过了一阵子。”她侧身趴在吧台上,手背枕着耳朵,微微闭着眼,透过狭长的细缝迷迷糊糊望着男人白皙微蜷的手指,“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其实从以前到现在,我又哪会经常想起我妈呢?只不过每次看到那个女人跟我爸在一起的时候,都觉得不甘心。”
“这是很正常的。”叶清伦沉沉地说,“对生死太过执念,反而会活得不愉快。”
陆柠闭着眼摇了摇头,冷笑:“别狡辩了,你们男人都是渣。”
“……”叶清伦嘴角抽搐了下,倾身低头,靠得很近:“你醉了吗?”
陆柠使劲晃脑袋:“没有。”
“那你睁开眼看看我。”
陆柠尝试着睁了睁,男人英俊的脸在面前只晃了一秒,眼皮又耷拉下来,嘟哝道:“好困。”
“外面下雪了。”
“……”想看,可是好困。
“南城好多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叶清伦望着窗外如鹅毛般纷纷扬扬的雪花,自言自语,“你一回来,什么都变了。”
“你们女人又好到哪里去啊?”
没听到回应,他指尖轻轻地捋着她背后的长发,“说抛弃就抛弃,说消失就消失。”
“有什么区别……”轻嘲的嗓音融入空气中淡淡的酒香里。

偷吻***免费阅读

第13章 叫到我满意为止。

第二天,陆柠是被手机闹铃吵醒的,iPhone自带音效,她用了好几年。像往常一样在床上翻滚找手机,结果手机没捞着,反而摸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脑子一懵,她***往身边拽,那东西纹丝不动,却听见布料撕裂的声响。
“……”
她……
是不是……
又干什么荒唐事了?
头顶传来均匀而沉稳的呼吸,随即是男人一声低沉的轻笑:“忍了一晚上,终于给我撕了?”
陆柠脑子猛地一震,彻底清醒,直愣愣爬起来,惊恐地望向说话的男人。
发丝微乱,初醒不久的双眼略见惺忪,原本的浅褐色带着些许雾蒙蒙的感觉,脸色白皙得有点透明,被她撕坏的衬衫从领部开了一道***的口子,露出***的锁骨和一片微微鼓起的胸肌,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穿得很整齐。
但他整个人摆在这里,就说不出的香艳暧昧。
陆柠脸颊不可控制地发烫,结巴道:“我,我没做什么吧?”
叶清伦垂下眸子,苦恼地揉了揉额角,“有点不堪回首……”
“我没有!”她抬高音量,“你这都穿得好好的,别随便诬赖人啊。”
叶清伦指着自己敞开的衣领,模样有点委屈:“这也叫穿得好好的?”
陆柠吃瘪:“这这是个意外……”
“意外可以解释,但我这样走出去,对别人怎么解释?”叶清伦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语速慢条斯理,却满满都是威胁,“说我昨晚好心送你回房间,却被你抱着不放,非要我陪你睡……”
“我没有!”陆柠恼羞成怒地打断他。
“哦,喝醉了可以不承认。”叶清伦翻身下床,语气无奈,“好吧,谁叫我是男人呢,是男人就得认栽。”
陆柠看着他迈出一双大长腿往房门走,脑子突然一个激灵,喊道:“你干嘛?你就这么出去啊?舒若和顾眠还在——”
叶清伦脚步顿了顿,脑袋微倾,“不然呢?你又不对我负责。”
“……负责就负责。”陆柠恨不得一脚把他踹翻,这人可太欠扁了,“待着,我去找件我爸的衣服。”
叶清伦眉眼弯弯的,满脸都是得逞,倒退回去斜靠在床沿,一只手在后面撑着,而因为这个动作领口张得更开,活脱脱一个妖孽模样。
陆柠看一眼都嫌眼睛疼,火速遁逃出房间。
舒国良一把年纪,身材控制得还不错,陆柠不会看男人的尺码,但他的衣服拿来给叶清伦穿,居然一点也不嫌大。当然要论好看,还是面前的人好看了,抛开颜值不说,舒国良那张脸想起来就令她作呕。
“帮我扣一下这个扣子。”叶清伦抬了抬小臂,拿开自己尝试失败的另一只手,“被你压麻了,不好使。”
陆柠嘴角抽搐:“……”
叶清伦笑得一脸认真:“没骗你。”
陆柠表情不悦地睨他一眼,脸颊热得有点烦躁,“手放下来,举那么高怎么扣?”
男人听话地把胳膊往下放了放,白皙的手指伸在她面前,正好是她抬手就能触摸的高度。
陆柠捉住衬衫袖口,小心翼翼不碰到他手背的皮肤,可还是感觉头顶被一道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心里又杂乱又飘忽,连带着手上的动作也笨拙不已。
印象里,十件衬衫总有那么一件袖口的洞要偏小,使出吃奶的劲才能怼***。她还特意挑了件新的,又怕弄坏刚做的美甲,于是更难操作。
“……这个方向我不顺手。”陆柠找了个完美的借口来解释自己的手笨。
“哦。”叶清伦把胳膊转了转,还不着痕迹地往自己这边收,“这样呢?”
“……”也没好多少,她抿抿唇,“要不你还是自己来吧。”
“要不还是穿我那件吧。”
“……我再试试。”
没察觉到男人的小动作,她抬脚往前挪了挪,也没发现两人的距离已经远远超过安全距离。
叶清伦一只手抬着,另一只手垂在身侧,稍稍挪动就能搂住她纤细的腰。目光落在她偶尔颤动的长睫毛上,瞳色因为专注而比平时略深,眼底漫溢着懒散的温柔。
终于弄好了,陆柠松了口气。
他偏头正好看见床头架上的小本子,绿色封皮,和他办公室那本影集有点相似,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陆柠不甚在意地瞥了眼:“照片。”
她彻底搬离这里的那次放在原处的,没人动过,房间倒是打扫得一尘不染。
叶清伦弓下腰,指腹蹭了蹭封皮,“能看吗?”
陆柠点点下巴,转身去牵床上的被子。
男人得了首肯,将小本子拿起来。
陆柠刚把被子拽到床沿,突然一个激灵,猛望向他:“不不不行!”
急得舌头都打结了。
她伸手去抢,男人顺势抬高手臂,还用另一只手摁着她的肩,仰头看得兴致勃勃:“这是你几岁的时候啊?头上顶朵大红花。”
“还给我!”陆柠使劲往上跳,脸都憋红了,“不给你看了。”
“你小时候怎么这么瘦?”
“叶清伦!”
“还会弹钢琴啊……”
“叶清伦你还给我!”陆柠急得有点崩溃,恨不得扒在他身上往上窜。
再往后翻几页,就和高中时候长得差不多了。万一这人脑子突然一灵光,看见照片就想起来了呢?
她的一世英名不能毁于一旦!
叶清伦笑得贱兮兮又欠扁,陆柠心一横,甩开拖鞋站到床沿上。
以前只觉得叶清伦个子高,这会儿才发现他是高得变态。踩着榻榻米都够不着,这人该有一米九了吧?
陆柠踮起脚,伸长胳膊,一只手抓着他肩,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衬衣袖子死命地往回拽。
谁知男人突然松了劲,她整个人向后倒去,面前高大的身躯也紧跟着压下来。
一声***叠着一声闷哼,两人将床垫砸出一个深深的窝。她的脑袋磕在男人坚硬的下巴,一瞬间眼冒金星。
叶清伦“嘶”了声,似乎也很疼。
他是冷白皮,下巴被撞得发红,其余地方也泛着层浅浅的粉色。
陆柠用胳膊肘怼着他犟了犟,没好气道:“起来。”
“……”叶清伦顿了几秒没说话,然后哑着嗓子开口:“你惹事儿了。”
陆柠懵逼:“什么?”
难道冒犯到不可描述的地方了?
陆柠感受了一下,好像并没有。
“你把我下巴撞坏了。”男人语气十分严肃,“十万块做的。”
“……”
“你自己说,怎么赔?”
“少骗人。”陆柠一时激动脱口而出,“你高中的时候就长这样,怎么的想碰瓷啊?”
男人眉梢一挑,望着她。
陆柠:“……”
她还在脑子里搜寻着补救的办法,只听见那人一声轻笑,清晰的嗓音响在头顶:“小柠檬。”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你还要玩到什么时候?嗯?”叶清伦揉着她头顶乱糟糟的头发,低头望着她惊讶甚至惊恐的表情,愉悦地笑着,“我都觉得没意思了。”
“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了,还是爱占便宜。”
陆柠垂死挣扎:“我不是,你认错人了。http://www.zjtechexpo.cn/”
“哦?”他轻轻勾起一边唇角,“你是舒若的姐姐,小眠早就告诉我了,你以前是姓舒的。你骗人说芒果过敏,戴着口罩怕被我发现,其实你前一天才吃了芒果,我亲眼看见的。这么多年了,你的字迹却没怎么变。李老师是上了年纪,但还不至于老眼昏花认错人。”
“我更不会认错。”他顿了顿,目光笃定,不给她留一丝退路,“从医院见你的第一次,我就知道是你。”
陆柠还想要解释,他望着她,低缓而慵懒地继续道:“还有,那次你的U盘,其实是我在同学聚会的时候捡到的。”
“……”秒杀。
陆柠心情复杂极了。
所以他一直在逗她?
假装什么都不记得,看她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自导自演隐瞒身份,一次次因为顺利过关而沾沾自喜。
她应该生气的,但却气不起来。
毕竟对当年那个清风朗月的少年来说,自己的无心之失是一种不可辩驳的亵渎。
“新账旧账一起算……”叶清伦沉吟,思索道,“当年和昨晚的事,该有个了结了。”
“……”现在跪下叫爸爸还来得及么呜呜呜爸爸对不起!
陆柠脑子里飞速运转着,没留神嘀咕了出来。
叶清伦望着她,眼角眉梢戏谑满满:“叫。”
“……”
“别停。”他胳膊肘撑在她身侧,不远不近,一张清俊的脸隔着暧昧又勾人的距离,“叫到我满意为止。”
此刻的男人太具压迫感,大有她不乖乖照做就不罢休的架势,再加上***微妙,令人没法不想入非非。脑海里同时被两股思绪拉扯着,陆柠嗓子眼仿佛被卡住,嘴巴也动弹不得,更别提说什么了。
短短几分钟内,发生的变故实在让她难以消化。
“姐,阿姨让我来叫你吃……”
门锁响了响,舒若的声音戛然而止。
从她的视野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亲密地相拥在床上,深情对视,爱意绵绵。男人温柔地抚摸着女人的发丝,仿佛要亲她额头。迎着清晨的阳光,这画面温馨得令人窒息,比精修过的电视剧还要完美,满满的甜蜜都要从屏幕里溢出来了。
舒若木讷地开口问:“姐,你们在做什么?”
陆柠还没有回过神,只见叶清伦偏了偏头,看了舒若一眼:“先出去,我们就来。”
舒若:“……哦。”
小朋友逃离现场,叶清伦也淡定地从床上坐起来,整理衣服。
两人一前一后下楼的时候,餐厅里正传来两个小姑娘嘀咕的声音。
“……我舅舅是我舅舅,那你姐姐是我舅妈,你是我的什么?”
“不知道是什么啊,不过算起来我好像是你的长辈。”
“你占我便宜!”
“谁叫你舅舅占我姐便宜?活该。”
“说不定是你姐占我舅舅便宜!”
陆柠、叶清伦:“……”
舒若:“反正不管谁占谁便宜,我都是你的长辈。”
顾眠:“那你过年要给我压岁钱么?”
舒若:“这个不行。”
顾眠:“小气鬼。”
舒若:“我妈说成年了就没有压岁钱了,你才过的十八岁生日。”
顾眠:“你也快了,哼!”
陆柠拐过走廊,清了清嗓子。
她们俩立刻噤声,目光齐刷刷地望过来。
“舅舅,舅妈。”
“姐,叔叔。”
陆柠太阳***一跳。
一向淡定的叶清伦表情也有点裂开,望着舒若:“为什么我是叔叔?”
这么一叫,他足足比陆柠老了一辈。
舒若一本正经:“从现在起我要代表我们家考察你。考察通过之前,你就还是叔叔。”
“别瞎说。”陆柠拉开椅子坐下,严肃地睨了眼两个小姑娘,“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叶清伦也拉了把椅子,挨着她坐下,笑容浅淡,却有些意味深长:“嗯,我们什么都没有。”
原本有几分可信度的话,加上他这表情,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小姑娘正是天马行空爱好八卦的年纪,怎么肯信?
舒若和顾眠都是一脸“不用说”“我都懂”的了然神色。
陆柠拿起盘子里的面包片,继续严肃道:“真的,刚才就是个意外。”
舒若问:“像电视剧里的那种意外吗?男女主不小心摔倒了,然后不小心抱在一起。”
陆柠点点头:“对,就是那样。”
舒若:“哦,那你们最后也会结婚的啊,电视剧都这么演的。”
陆柠:“……”
叶清伦低低地笑了一声。
陆柠恼羞成怒地横他:“笑屁。”
叶清伦收敛了表情,但眸底的笑意却遮掩不住。
舒若撕下一块面包往牛奶里泡,“姐你不要这么凶,当心编剧给你穿小鞋。”
陆柠嘴角已抽搐到僵硬:“……”谁能把这个熊孩子带走啊老天?

本站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偷吻***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陆柠叶清伦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