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叶流萤沈星洲小说温柔野兽全文txt分享在线

十弦文学 玄幻小说 2020-05-23 11:54:20
  • 温柔野兽合集版免费阅读-温柔野兽(叶流萤沈星洲)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温柔野兽全文阅读,主角是叶流萤沈星洲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叶流萤沈星洲之间的动人故事:科技新贵沈星洲骄傲矜贵,多情也疏离,除了女朋友叶流萤之外不近女色。听说那是个破落户,肤白貌盛,人间绝色,娇软到了骨子里。众人都笑说叶流萤手段了得。直到有一天,她...

叶流萤沈星洲小说温柔野兽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在意
通过是不可能通过的。
沈星洲自觉没有特意在等,但一直到天光大亮,他都没等到叶流萤的消息。
早时的阳光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门外。
沈星洲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早上八点零五分。
他闭了闭眼,在床上又躺了一会儿才重新拿起了手机来。
微信跳出了数十条未读消息,沈星洲一一看了过去,果然没有发现叶流萤的痕迹。
想到昨天晚上被曹浚带在身边的秦梓昀,他了然地扯了下嘴角。
他开始庆幸她和别人不一样;
却又不希望她和别人不一样。
沈星洲皱了皱眉,把手机丢开就起身去了浴室。
他好像越来越在意叶流萤了,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时间***三月中旬。
江城的昼夜温差表现得异常明显,白日里的阳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各处,让人恍然有种夏日初至的错觉。
星期一的路面上车流拥堵,不管多贵的车都无法摆脱堵车的命运。
沈星洲今天换了辆低调的改装大G,跟着车流不紧不慢地往公司开去。
谁知道开到一半,他就接到了吴煦东的电话。
“江湖救急!”吴煦东昨晚又喝断片了,一早起来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哪。
他焦躁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你今天要去公司呢吧?现在是在路上?能不能顺路来都江苑接我?我又快迟到了。”
吴煦东这个月已经不是第一次迟到了。
虽说校医院的工作还算清闲,但他也不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纪律。
“你不能自己打车过去?”沈星洲看了眼红绿灯上跳动着的秒数,语调不急不缓的,“或者学学徐敬一,体验一下公共交通工具。”
“这时候能打得到车才有鬼,排我前面的还十几个呢。”吴煦东险些爆了句***。
沈星洲眯了眯眼睛,不知想到什么,竟很快松了口,“那你等着。”
“祖宗,您赶紧的。”吴煦东这个时候也来不得多想。
他松了口气按照沈星洲交代的,老老实实地蹲在路口等他。
吴煦东还穿着昨天晚上的衣服。
雾霾蓝色的高定西服已有了褶皱的痕迹,白衬衣的扣子少扣了两粒,衣领上残留的口红印更是香艳。
幸好沈星洲没有让他久等。
吴煦东一看到沈星洲的车就匆忙起身坐进了车里,懊恼地说道:“下次再有什么趴,千万别喊我了,要不怎么说喝酒误事呢。”
他刚一上车,沈星洲就嫌弃地皱了皱眉,“你喷的哪个牌子的香水?”
“C家的吧,Elan家里就只有这一款男香。”吴煦东早上匆匆冲了个澡,怕来不及就简单往身上喷了香水,“外套我先放你这啊,一会我去学校换件衣服。”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外套往后扔丢在了车后座上。
“就你这样?还妙手仁心的好医生?”沈星洲余光扫到他领子上的口红印,有种想把他丢下车的冲动。
“那是你没见过我工作的状态。”
真的,就跟圣父似的。
沈星洲懒得搭理吴煦东,加快了车速往江影驶去。
他这几天来江影的频率都快超过去年一整年了,自己都觉得稀奇。
眼看着快到校医院了,吴煦东拉下遮阳板,对着化妆镜理了下头发,“话说你怎么跟曹浚还有来往?你不是最烦他吗?”
“嗯。”沈星洲确实对曹浚烦得很,回应的时候也有点敷衍,“他还有点用。”
但想到自己鬼使神差加了个微信还被对方无视了,他就觉得没脸。
“行。”吴煦东没太在意这个,等车子停好之后就急不可耐地推门下车了,“那我先走了,回见。”
“等等。”沈星洲随手从后座拿起西服外套,从车里丢了出去。
吴煦东回头看了一眼,差点没被气哭,“老子七八十万的高定!”
沈星洲利落地迈开长腿下车,他单手搭着车门,懒洋洋地开了口,“胡扯,你这外套顶多七八万。”
“万恶的资本家。”吴煦东单手拿着西服外套拍了拍,也没工夫和沈星洲扯皮,拔腿就冲进了校医院。
沈星洲关了车门。
阳光懒洋洋地落在他身上,他眯了眯眼睛,打算顺路去那家被吴煦东百般夸奖过的茶餐厅。
他还没吃早餐,正好在外面的水池里洗了个手。
黑色的古巴领衬衣搭配同色西裤,沈星洲略弯着腰开了水龙头。
流水被光线照出了透明的光,流经他白皙修长的手。
“叶学姐。”
急促的男声从背后传来,沈星洲抬了抬眉,转头就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叶流萤。
她没发现他,正疑惑地看着那个叫住她的小学弟,“我们认识?”
“你的酸奶没拿。”小学弟拿着一瓶玻璃装的酸奶递到了叶流萤面前,模样腼腆。
“这不是我的。”叶流萤摇了摇头,没有接。
她身边的吴霈看到这种情况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抿着唇想压制住嘴边的笑意。
“但是……是我送给你的。”小学弟面白脸薄,不大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不用了,谢谢。”叶流萤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他的好意,抱着书本转头就走。
吴霈则回头看了小学弟一眼,到底有些不落忍。
她伸出小手手比了个加油的动作,安慰道:“学弟是哪个系的?别泄气,加油鸭。”
“大一,导演系。”小学弟恋恋不舍地看着叶流萤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吴霈,“学姐你和叶学姐关系很好吧?能不能帮我个忙?”
吴霈是喜欢小奶狗不假,但涉及叶流萤,她也不可能轻易答应。
她拍了下学弟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不好意思呀,你叶学姐的防御体系太强了你追不上的,要不你换个人试试?”
小学弟:?你刚刚不是还让我加油的吗?
吴霈说完拍拍***走了。
她迈着小碎步想去追叶流萤,却意外发现被人抢先了一步。
沈星洲歇了要吃早茶的心思,迈着轻快的步伐跟在叶流萤身后。
“你人气还挺高。”他斜了叶流萤一眼,背光的面容彻底诠释了立体英俊。
叶流萤面色不虞地看了过去。
她没说话,但漂亮的眉眼明显是在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星洲耸了耸肩,脸上忽又浮起了轻佻的笑意,“我要是说是来找你的呢?”
来找她?
叶流萤第一时间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好友请求。
“我没有想要你的联系方式。”她冷声解释道。
她不知道秦梓昀添油加醋地和沈星洲说了什么,总之她对他半点兴趣也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她只希望他离自己越远越好。
这话简直就是在下沈星洲的面子。
他很快也沉了脸,嗤笑着说道:“那是我想要你的吗?”
“……”难道不是?
叶流萤明白这或许是沈星洲的自尊心在作怪,很配合地没有答话。
但在沈星洲看来,这无疑是默认了他的话。
林荫小径上树影斑驳,有轻盈的光线在他们周围跳动着。
路过的同学很乐意地注视着他们,然后小声地交头接耳了起来。
画面本该是安静美好的,可下一秒,沈星洲就拉着叶流萤把她抵到了树上。
动作快得她都来不及反应,手里的书本也随之落了地。
沈星洲见过许多想尽办法引起他注意力的女生,诸如叶流萤这样故作清高的,自然也不是没有。
但偏偏,只有她让他注意到了。
他垂着眼,指尖带着些许的凉意,禁锢了她秀气的下巴,“欲擒故纵?”
叶流萤不适地皱着眉,“你还可以更自恋一点。”
“激怒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沈星洲不气反笑。
他手上加了几分力道,强迫叶流萤不得不仰头看着自己。
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为她白净的脸庞增色。
叶流萤眉宇间露出的不耐丝毫没有折算她的美丽,反而让她愈发鲜活。
沈星洲仿佛得了趣一般,心情颇佳打量着她。
叶流萤挣不开他,刚要发作,就听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不然我们试试?”
试什么?
没等叶流萤领悟出个三二一来,沈星洲就作势要低头吻了下来。
他身上的冷香味扑鼻而来,像是晨曦里迎面吹来的海风,清新优雅又满是力量。
叶流萤厌恶地闭了闭眼,用尽力气偏过了头去。
他的吻正好落到了她唇角。
沈星洲却没退缩。
未遂的意图总是有缺憾的,他蹙着眉,惩罚似地咬了下她粉嫩的嘴唇。
果冻般的触感令沈星洲有了片刻的失神,他甚至感受到了她果木味的唇膏。
然后他脸颊一痛,又得到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许是有了先前的经验,亦或许是这次的沈星洲格外出格。
叶流萤的力度明显提升了不少,她收回手,发现沈星洲愣神了之后,猛地推了他一把。
沈星洲没使力,倒像是配合她退开了半步。
“你属狗的吗?”叶流萤狠狠地抹了下嘴唇,气得甩脸就走,“恶心。”
气性还挺大。
沈星洲转头看到她气急败坏的身影,眼角的那枚朱色小痣昳丽夺目。
几乎等同于围观了全程的吴霈当场石化。
她以为自己搞了个大新闻,捂着嘴不敢发出动静,生怕被怒极的沈星洲杀人灭口。
好在沈星洲没有在原地停留太久。
口袋里的手机急不可耐地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他拿起来看了看,接下电话走出了这一片林荫小径。
沈星洲的脾气远远算不上好,他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叶流萤。
眼下他也顾不上去想他是不是过分在意她了。
总之,他们来日方长。

温柔野兽全文阅读

第9章 晚霞
“阿萤,你等等我!”
吴霈一溜小跑地追上了叶流萤。
她捂着胸口,好一会儿才平复了呼吸,“你还好吧?”
“……我没事。”叶流萤摇了摇头,面色稍显冷淡,“就是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
考虑到叶流萤的心情,向来嘴皮子利索的吴霈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对沈星洲谈不上多了解,但搜索引擎能搜到的信息,她基本都已经了解过了。
沈星洲出身桐城沈家,是名副其实的富三代。
爷爷沈绛白手起家创办了沈氏集团,到如今业务范围遍布全球,核心业务包括地产酒店、零售、及能源电讯。
沈家家大业大,沈绛和妻子林曼只生有两男一女,沈星洲便是沈绛的次子沈知行的独生子。
近年来沈绛已有了放权的迹象,但内部的利益集团牵扯太大,沈至善和沈知行谁也不服谁的,就连女儿沈致宁也要来搀和一脚。
二代们私底下斗得厉害极了,面上却都默契地维持着家宅安宁的假象。
据说沈星洲是最受沈绛宠爱的孙子。
他和沈家其他人不一样,对继承家业没什么兴趣,大二就和朋友合伙开了景从科技,专注智能家居生态链建设。
比如吴霈就购买过他们家的运动手环和ai智能音箱机器人之类的产品。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三年的企业,沈星洲和他的团队可以说是表现得很好了。在上个月发布的互联网企业百强榜单里,景从科技成功挤进了前五十。
何况沈星洲皮相生得好,江影里觊觎他的就不在少数。
吴霈前几天刚见过不自量力的秦梓昀,发现沈星洲和阿萤有牵扯之后,既担心她,又莫名有种合该如此的感觉。
毕竟身处这个圈子,她们不好得罪这些富贵势力。
“阿萤。”吴霈到底还是没忍住叫住了叶流萤。
她拉着她的胳膊,关切地问道:“沈星洲……会不会记恨你?”
对沈星洲那类人来说,想拦他们这些小虾米的资源都只是动个手指头的事儿。
江影盛产花样少年少女,可真正在娱乐圈里出头的也不算多。
这私底下的腌臜事更是少不了。
吴霈不想阴谋论,但确实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性。
“会。”叶流萤回答得很笃定,话锋一转却说道:“不过他应该不至于在试镜上动手脚。”
“为什么?”吴霈大大的眼睛里藏了更大的困惑。
“他没那个闲工夫。”在她身上费心思。
叶流萤垂下http://www.zjtechexpo.cn/眼,脑海中不知怎地浮现起了派对结束后,沈星洲的身影。
吴霈和钟易在车外说话。
沈星洲坐在跑车的驾驶座上,透过下降的车窗,懒懒地看了眼车窗外的她。
月色把他的眉眼勾勒得冷淡深邃,他眼神轻飘,似乎没有什么能***他的眼睛。
他对她有兴趣。
但也仅此而已。
吴霈和沈星洲接触不多,虽然叶流萤并不这么觉得,但她还是难免为她担心。
电影《盛夏烟火》讲述的是同一寝室四个女大学生的故事。
除了所谓的已经选定了小花旦邱乔轻之外,其他三个女生都还没定下来。
叶流萤和吴霈一起去了试镜地点。
虽然只是部小制作的群像电影,哪怕那些小有名气成名的女明星看不上,但表演系的女学生怎么会放过这种在大荧幕上露脸的好机会,光是江影就来了至少七八个人。
“我忽然有点紧张了。”吴霈把印着号码的贴纸贴到牛仔裤上,这才开始紧张了起来。
“别怕。”叶流萤和吴霈面试的不是一个角色,她的顺序也在吴霈后面,“你有舞蹈基础,比其他人有优势。”
“害,可我演技差啊。”
吴霈早就有弃演从舞的觉悟,但也不是一点都不想努力的。
她跟着阿萤跑过龙套,来试镜重要角色却是第一次。
“昨天晚上不是讨论过了吗?”叶流萤伸手点了点吴霈的额头,“你等下就演梦星出场那段,进门就跳一小段solo,然后调戏男闺蜜。你不是不擅长和别人配合吗?要是现场没有人配合你,你正好可以来一出无对手表演。”
“好。”吴霈点了点头,抱着叶流萤不撒手,“试镜过了的话我请你吃饭。”
叶流萤的眼皮跳了一整天,随口就道:“那要是我没过呢?”
“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吴霈赶忙捂住了叶流萤的嘴,“你快点,跟我一起呸三下。”
“呸呸呸。”叶流萤拗不过吴霈,敷衍地跟着说了一句。
试镜还在继续。
快到吴霈的时候,她旁若无人地做了几个拉伸动作,深吸了一口气进场。
叶流萤坐在等候区看着她,脸上挂着宠溺的笑。
周围的其他人就不如她们这么和谐了。
目光触及叶流萤化着淡妆的漂亮脸蛋时,故作不屑地转过了头去。
吴霈出来得很快。
她抿了抿唇,刻意哭丧着小脸朝叶流萤走近,“阿萤……我……”
“梦星小姐,别演了。”叶流萤抬了抬眉,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伪装。
“好啊你又拆台,就不能配合我一次吗?”吴霈佯装生气,说完就上手捏了捏叶流萤的脸颊,两人笑闹成了一团。
吴霈自己也没想到她今天会这么顺利,想到阿萤的演技和长相气质,她一点也不怀疑她会落选。
她这么一放松,就心情很好地开始考虑起了一会儿的大餐。
所以当钟易的消息弹出来的时候,吴霈没有拒绝。
连山(钟易):[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桐城]
连山(钟易):[小姐姐赏脸吃顿饭呗?]
你怕大雨吗(吴霈):[中年男子双人舞.gif]
你怕大雨吗(吴霈):[好鸭]
“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叶流萤转过头不小心看到了,狐疑似地看着面前的这位负心“渣女”,“见色忘义可还行?”
“哪能啊?”吴霈赶忙收起了手机。
她按住了叶流萤的手,哄道:“这不是有在线的饭票了吗?我们一起去,就当是庆祝了。”
“过不过还两说呢。”叶流萤笑着推开了吴霈的手。
“你又来了!事不过三,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吴·玄学少女·霈对叶流萤佛且丧的态度很不满。
她顺手拿出手机转了一波锦鲤,双手合十开始替她祈祷了起来——
“锦鲤仙子在上,信女吴霈日日转发锦鲤,只求能让吾友叶流萤,与我一同出演电影《盛夏烟火》。”
吴霈嘴巴叭叭叭地说着,声音不大,叶流萤凑过去听了一嘴,很是哭笑不得。
然而事与愿违。
叶流萤的眼皮看来是被白跳。
她抽到的顺序较为靠后,没等轮到她,就有工作人员出来解释说今天的试镜结束了。
这种情况不算少见,但大多数剧组更愿意看完所有的试镜者再决定。
不过吴霈刚才也是这样的情况,因为她表演完后被直接定下来,所以就免去了其他试镜。
纯粹是看导演的态度罢了。
“这就完了?”吴霈瞪大了眼睛,眼看着其他人都拎包走了,她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行我得去找导演,他都没看过你表演呢。”
吴霈性子简单,就是单纯认为叶流萤一定比导演定下来的人更适合这个角色。
在她看来,就连她自己也只是因为运气好才被选上的。
但是阿萤不一样……
“霈霈。”叶流萤赶忙起身拉住了吴霈,“是我运气不好,怪不得其他人的。”
“可是……”吴霈看着冷静的叶流萤,欲言又止。
她停顿了好几秒种,喃喃自语道:“我以后再也不相信锦鲤仙子了……”
“别呀。”叶流萤方才还有些失落,这下子算是被吴霈逗笑了,“你不是就被选上了吗?”
“不行。”
“说好的我们一起演电影,少一个怎么行?”
吴霈依旧气得不行,走路生风一般地拽着叶流萤走出了这一片园区,“走,姐姐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那钟易呢?”叶流萤好歹还急着这一茬。
“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就算了,我跟他说一声。”吴霈怕叶流萤心情不好,只能狠狠心拒绝钟易了。
叶流萤看出了吴霈眼里的不忍。
她回忆起钟易那张面善腼腆的俊脸,顺势说道:“没事儿,大不了我们吃垮他。”
“哇,你好狠。”吴霈当即笑开了眉眼,戏精附身道:“妙龄女大学生压榨高中小鲜肉为哪般?真相竟是……”
暮色已至,春日的晚霞印染着大半的天空。
徒留一弯月亮在旁守候,随时准备占据领地。
江城繁华的夜景注定了它的不平静。
叶流萤和吴霈一路逛着,总算在约定的时间抵达了钟易订好的那家火锅店。
“钟易可以啊,我们两个本地人都没来过这里。”吴霈小声地和叶流萤念叨着。
云上火锅店定位高端,面向的群体也不一般。
传闻是某位富二代开来供他们自己吃喝的,没人带的话也进不来。
吴霈和叶流萤就着钟易发来的定位摸索了半天,才终于看到了靠墙等着她们的钟易。
少年一身蓝白竖条纹的衬衣,只塞了一半在裤子里。
搭配黑色破洞修身牛仔裤,脚上的运动鞋logo很是嚣张。
钟易五官清秀,那模样像是刚从练习室溜出来放风的爱豆。
偏偏吴霈第一时间想的却是,幸好沈星洲没来。
要不她的罪过就大了。
钟易正在玩游戏,吴霈听到手机里队友气急败坏的声音,“艹,老子的摩托车呢。”
她捂嘴笑着。
发现钟易抬头看了过来后,弯起眉眼道:“弟弟长得真好,要跟小姐姐回家吗?”

本站推荐

温柔野兽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小说资源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点击免费阅读叶流萤沈星洲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