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秦嫣陆泓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小说阅读下载大结局

十弦文学 完本纯爱 2020-05-23 11:54:22
  • 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合集版免费阅读-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秦嫣陆泓)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文阅读,主角是秦嫣陆泓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秦嫣陆泓之间的动人故事:我老爹,一门心思钻钱眼里的大反派。我大哥,忽悠皇帝修道炼丹的大反派。我二哥,尖牙俐齿骂死忠臣的大反派。将来他们倒霉的那天,身为相府千金的我也会跟着倒大霉。更倒霉...

秦嫣陆泓小说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全文免费阅读:

被大哥强行拎开的两个小娃娃各自得了一顿训。
秦英也无奈得很。
圣人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眼前两个小娃娃都没到年纪呢。说了只怕他们也不明白。
他草草训斥了几句收场,趁着天黑掩护,把两截梯搭好,送陆泓上了院墙。
“入夜了,陆六公子一个人回去妥当么?”秦英有些担心,“国公府内院众多,你一个娃娃趁夜乱走,万一迷了方向……”
陆泓坐在墙头,冲着院墙下站着的兄妹俩一笑,露出了右边嘴角浅浅的笑涡。
“没事。我住得近。”
他伸出右手三指,比划了一个军中常见的必胜***,跳过围墙不见了。
……
秦嫣被关在院子里‘修身养性’,无聊得快发疯,天天数着手指等下个休沐日。
官署休沐十日一次。十天后,大哥的亲随小厮沉墨果然早早过来,如约接了她去大哥的院子读书。
陆泓却又没有来。
秦嫣在大哥的书房里边写大字边等,等到中午时分,秦英见她坐立不安,摸了摸她的脑袋,起身出去帮她查探情况了。
去西南角围墙处里里外外查探了一番,诧异地回来说,“确实不在。或许是四殿下把他留在宫里了,没回家?皇子在休沐日里留伴读陪伴玩耍一日,也是常见的事。”
秦嫣闷闷地哦了一声,低头练字。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幼兽,虽然不愁吃喝,该做什http://zjtechexpo.cn/么还是做什么,但整日里没精打采的,动弹的兴致都没了。
大哥每天都过来小妹的院子,看了几天,看不下去了,劝了两回母亲。
秦夫人想起这帮无法无天的小崽子们跑到天子脚下的翰林院闯门,朝野都传遍了。若不是年纪太小,只怕连秦相这个做爹的都会被御史们上折子弹劾。
越想越怕,心有余悸,她这次下定决心不松口,放话出去,要小丫头‘修身养性’整个月。
大哥劝不动,轮到二哥出场了。
秦茭做事向来不走寻常路,他不去劝母亲,来劝小妹了。
“你傻呀。”
秦茭舒***服坐在院子里的湘妃竹椅上,用竹签儿扎着时令新鲜的木瓜果盘,一边吃一边对小妹说:
“看你整天屁事没有还能活蹦乱跳地抱怨,娘心里有气,当然不会放你出去了。想要提前解了禁足,你得拿出你的看家本事来,生病啊!越重越好!病得娘心疼了,抱着你喊心肝宝贝儿不撒手,***,放你出院子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秦嫣当时就被二哥的脑回路震惊了。
她思考了片刻,觉得是个绝世好主意,一拍手,感动地说,“太阳今天从西边出来了!狗嘴里居然吐出了象牙!”
秦茭对着果盘吃得头也不抬,嗤笑说,“骂谁都好,别骂你亲哥。我是狗,那你是啥?狗妹妹。”
秦嫣抄起剩下来的半个木瓜,连皮带瓤糊她二哥脸上了。
人被她赶跑了,但是制定下来的方针可用,当天晚上就开始执行。
秦嫣当晚沐浴的时候,先是磨磨唧唧半天不进屋,又找了个嘴馋的借口支走了奶娘,叫她去小厨房做一道颇费时间的宵夜甜点。
没了奶娘,剩下魏紫和姚黄两个大丫头好应付多了。
两人被她赶出了门外,隔着门问了几次‘大姑娘要不要加水’,她都喊‘太热,不用!’
趁着屋里没人,秦嫣把她二哥留下的小冰匣从床底下拖出来。
这是富贵子弟们专门用来夏日储冰的小玩意儿,夹层里放了芒硝,冰窖里盛出来的冰块,敲碎了装在冰匣里随身携带,可以放整天不化。
想想看解除禁足的好处,秦嫣一狠心,把整盒碎冰全倒进了沐浴的木桶里。
四月末的天气本身倒不怎么冷。但光溜溜地泡在漂浮着碎冰的木桶里……还是两辈子的第一次人生体验。
春日夜晚冰水澡的滋味,那叫个酸爽。
等到奶娘做好了大姑娘钦点的芋泥夜宵,端着回来院子,发现魏紫和姚黄两个贴身伺候的丫头都被赶到门外候着,大姑娘居然还没洗出来。
她当时就感觉不对,冲进了屋子查看,发现秦嫣在浴桶里泡着睡着了。
用手试着拨了拨水,咄咄怪事,居然冷得像大冬天冻了整夜的冰渣子水,凉得她一个哆嗦。
奶娘大惊失色,疑心是小孩子身上火气不够旺,屋子太大,屋里人气太少,大晚上的冲撞了哪处阴气盛的邪祟。她不敢声张,急忙用大毛毯把人捞出来裹住,慌忙塞被子里去。
秦嫣闭上眼装睡,心里得意万分,就这样还不生病?她老娘还不心疼?
她的禁闭日子就要结束喽!
……
她小看自己的身体了。
秦嫣从小就知道,自己穿过来的这具身子不好,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弱疾。不能剧烈跑动,不能心情激动,否则就会胸闷,气喘,眼前发黑。
她一直以为是先天性心脏供血不足之类的毛病,随着年纪长大慢慢会好转。
没想到,泡个冰水澡,差点送掉了半条小命。
秦大姑娘半夜发了高热,惊厥抽搐。
消息传到了正院,把满院子的人都吓起来了。
秦夫人果然连夜赶过来秦嫣的小院,来得太急,只匆匆披了件单衣,头发也没来得及梳,披头散发的就冲过来了。搂着秦嫣发热的软绵绵小身子喊心肝宝贝儿,一边喊一边哭,懊悔自己对小女儿太狠心。
撕心裂肺的哭声中,秦嫣果然被当场解了禁。
但看她老娘哭成这惨样子,她心里却不怎么开心。
秦嫣烧得迷迷糊糊的,伸手勾住了秦夫人的腰,把滚热的脸颊贴在她娘亲的胸前,听着剧烈的心跳,心里想,修身养性就修身养性吧,不就是关一个月吗,也不是什么大事。以后故意生病的破事儿再也不做了。
——当然,短短几天后,尝到了甜头的她想法又变了。
还是生病好啊!
生病过的是神仙日子啊!
秦夫人把她接去正院亲自照顾起居,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零嘴儿细点一盘盘地在床边放着,也没人念叨她‘不许把糕点碎屑散在床上’。
最妙的是,不用每天写五十张大字了。
这天傍晚,还没有到晚饭时间,秦嫣在她娘亲的黄梨木拔步床上睡成了一个大字,正半梦半醒间,耳边听到成年男子脚步走进屋的动静。
她父亲秦相下值回来了,在外间和她娘亲说话。
秦相的声音低沉,她隔得远听不清。倒是秦夫人的声线清亮,远远地听到了七八分。
“嫣儿还小着呢,才六岁的小女孩儿,急什么。哪怕再过个六年,相看起来也来得及。”
“是,杜家我们是知根知底的。但杜家两个嫡子,为什么要定二公子?我看过他家大的,是个稳重的,年纪跟我家嫣儿也没有差太多。”
秦嫣模模糊糊地思考着。
杜家?杜二?相看?
踏马的,她才六岁,杜家那只鹌鹑就开始打主意到她的头上了?
下次见面了,直接把他欺负得哭爹喊娘,叫他回家告状去,看杜家还能不能继续打她的主意。
她父亲继续说话,模模糊糊地说了许多,似乎还是跟‘相看’有关的,除了杜家,还提到了其他几个名字,她没听清。
没等她思考出什么一二三四,只听一阵少年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她二哥秦茭从国子监放学回来,进屋向父母请安。
秦相和秦夫人当即停了小女儿姻缘的话题,跟儿子闲聊几句,打发他去里间看小妹。
秦茭掀了软帘进来,大剌剌坐在床头,嘴角带着坏笑,压低了嗓音问好,
“听说小妹病了,特意回来看看你。怎么样,二哥的冰匣好用吧。”
秦嫣坐起身来,撇嘴说,“没意思。每次听了你的馊主意,最后都变得特别没意思。”
秦茭不干了,“明明之前还夸我来着,怎么又变馊主意了?”
他摸了摸秦嫣发烫的额头,把小妹的突然反水归结于生病了,不开心。
“——算了,不跟生病的人计较。跟你说个有意思的事。”
他的嗓音又压低了几度,凑近到秦嫣耳边,神秘兮兮地道,“上次打破了你的头,后来被他老子押过来赔罪的陆家小六,还记得吧?”
秦嫣呼吸一滞,隐约有了不好的预感。“记得。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
“陆家小六得罪了你,说件他的倒霉事儿,让你开心开心。”
“熙和殿里的四殿下,咱们的小表弟,不是点了陆六做伴读吗?”秦茭神秘一笑,“听说要换人了,还是换成陆家的小五。——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秦嫣:……
幸好你是我亲哥。要不然你早被我打死了。
她砰地扑倒回床上,抱住了脑袋,“意外,真意外。”
话音未落,她又砰地弹坐起来,揪住他二哥的衣襟,“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讲清楚了。”

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免费阅读

如果秦茭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儿,打死他也不会一时嘴贱把陆家的事捅出来。
秦嫣死活不肯放他走,缠着他问了小半个时辰。
秦茭搜肠刮肚地把他得来的消息掏了个底儿掉。
“嗐,我也是听说的。成国公府的老三不是在国子监里念书嘛,这两天听他嘀咕,说宫里弄错了,四殿下属意的伴读人选,不是成国公府最小的老六,而是一开始就定下的老五。”
秦嫣躺在床上,翻了个大白眼:
“胡说八道吧这人。谁不知道老六泓哥儿被召进宫陪四殿下读书,都陪了大半个月了。伴读又不是小厮,哪有说换就换的道理。”
秦茭一拍手,“咱们想得差不多。我心里纳闷儿,就在想着,他家老五不是早就得了‘为人鲁直’的评价,被筛选出去了吗。昨儿下午放学得早,我做东道,请了几个跟陆家素日有来往的几个同窗去酒楼吃酒。一顿酒吃下来,你猜我从他们嘴里掏出什么话来了。”
秦嫣果然屏息静气,眼巴巴等着下面的话。
“一个说陆家老六生重病了,老五是不得已代替的。另一个说,嗐,什么病了,分明是骑马摔断了胳膊,没有三五个月上不了学了。还有一个说,摔断胳膊上不了学是没错,但谁知道是怎么断的呢。”
望着小妹蓦然瞪大的杏眼,秦茭邪气地笑了。
“陆家小六倒大霉的故事,是不是听起来特别有意思?你最喜欢哪个倒霉故事?”
下一刻,秦嫣的怒吼从里间传到了外堂。
“我最喜欢哪个倒霉故事?我看是你要倒霉了!”
莫名其妙被小妹骂得满头包的秦茭确实是倒了大霉了。
秦嫣不顾自己还烧着,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去成国公府探望陆家小六。
秦茭急忙按住小丫头,试图跟她说道理。
“如果是跟咱们秦府素有来往的通家之好,你想要去探访人家小儿子,也就是递个拜帖的事儿。但你没事跑成国公府干嘛,自从大姑母去了以后,两边都三四年没来往了。秦府的拜帖递过去,不把咱们俩直接轰出来就算是客气的了。”
秦嫣绞尽脑汁思索,“秦府的拜帖不管用,那……那就叫熙和殿的旭表哥给张拜帖嘛。成国公府总不能把堂堂皇子的拜帖扔出去。”
秦茭给气笑了。
“好好好,就算咱们拿了熙和殿小表弟的拜帖,进了他们成国公府的门,你又想干嘛?堂堂的秦府千金,秦大姑娘,特意过府探望他家的小儿子。你想要咱们爹以后被人笑话得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吗?”
秦嫣怒“呸”一声,“凭什么你去探望就没事,我去探望就会害得我爹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你别不认,世事如此。”秦茭抱胸坐在床边,“小姑娘家家的,跑去探望人家小公子,就是会惹人闲话。听我的,别去了。”
不去那是不可能的。
秦嫣眼睛转了几转,计上心头,“哪儿来的小姑娘。我换身衣服,就是个小公子!小公子去看小公子,总没事了吧?”
秦茭:“……”坑。一听就是个坑死人不偿命的大坑。
他半句废话不说,立刻起身,就要回自己院子。
秦嫣赶紧揪住了他。 “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你走。”
秦茭***冷笑,手指弹了弹揪住自己袖子不放的小肥手,“你不放我走?就凭你这小胳膊小腿儿?”
秦嫣磨着小牙,凑近她二哥耳边,小声说,
“冰匣子。”
秦茭:!!!
秦嫣:“你不答应带我去成国公府看泓哥儿,我现在就告诉外间我娘,我生病不是因为浴桶水凉了,是你给了我一个冰匣子,叫我把整匣子碎冰撒浴桶里装病,冰匣子还在我房里呢——”
秦茭赶紧把她嘴巴捂住了。
“去!”他咬牙切齿小声说,“我带你去还不行吗!”
秦嫣眉开眼笑地抱住了她二哥,在他脸上啪嗒亲了一口。
“二哥最好了!”
秦茭擦了擦满脸口水,哼了一声:“小混蛋。”
……
暗地里的准备事宜筹措了两天,秦嫣的病也好了大半,正逢国子监休沐,二哥秦茭找了个‘带小妹出门散心‘的借口,知会了母亲,套了辆秦府马车,光明正大把人带出了门。
半刻钟后,秦府马车停在同一条街拐角出去的成国公府正门外,把门房吓得不轻,以为是趁国公爷今日不在府上,过世了好几年的前夫人的娘家终于踢场子来了。
没想到车夫恭恭敬敬伺候掀帘子下车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朱衣锦袍少年;少年又亲自抱下来一个粉雕玉琢的宝蓝锦衣小娃娃。
朱衣少年递过来的拜帖,更不得了。乃是熙和殿四殿下亲笔手书。
“在下秦茭,受了四殿下托付,听闻贵府六公子生了重病,人似乎不太好,特意前来探望。”秦茭规规矩矩报上来意,让门房往里面传达。
“原来是秦二公子。”冯大管事今天随着陆国公出去了,留守府中的二管事满脸赔笑收了拜帖,疑问的目光转向秦茭牵着的蓝衣小娃娃。
“这位小公子,不知是——”
秦嫣面不改色地道,“我是秦家二哥远房的小堂弟。刚从老家来京城,屁都不懂,特意来贵府瞧瞧世面,开开眼界。”
“……”二管事的嘴角抽搐了片刻,什么也没说,按规矩把人让***前厅奉茶。
秦嫣却死活不肯随二管家过去。
“我们又不喝茶,去什么前厅。”
她站在入门影壁后面不肯走,脆生生地说,“熙和殿的旭表哥叫我们来看泓哥儿。泓哥儿在哪儿住着,我们直接过去院子里看他。”
二管事为难了,言语躲躲闪闪打了几次太极。
秦茭听出话后的意思,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算了,不为难你了。回去我原样回禀四殿下,就说今日登门拜访贵府六公子,被人拦在外头,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成国公府门槛太高,改日叫四殿下自己来吧。”
二管事被吓着了,迭声地唤住了两人,赶紧使了个眼色,打发身边小厮先去后院传话给夫人,自己在前头领着秦茭和秦嫣,沿着抄手游廊往后院走。
他自己倒想慢些走,没奈何身后两个人一路狠催,步子不由地越走越快,接连走过了三五重院落。
走到最后,几乎走到东南边角头了,迎面看到个大院落,两边都是成国公府高大的围墙,一面是浓密高耸的竹林,最后一边筑了圈矮墙,修了道垂花门,门上题字道:
“复照苑”
秦嫣咦了一声,觉得这院子挺眼熟。
她站在院门处打量了几眼,看到两边遮天蔽日的浓密竹林,终于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眼熟了。
前些天,她刚从自家西南角墙头上看过这处院落。
——成国公府最贴近秦府的冷僻的东南边角,被秦府上下传成是‘冷宫’的院子,居然就是泓哥儿母子的住所。
院子本身是极大的,院子里的三间正房、两边东西厢房看起来也是经常修缮的,就帘子院子里的假山石桌凳等等摆设也都挑不出错儿来。
只有一个问题,院子里没阳光。
秦嫣走进小院子里,感觉周围空气骤然凉了三四度,冷得她起了满胳膊的鸡皮疙瘩。
“咔啦——”
刺耳的瓷器破裂声从前方正屋里传来。一个小巧精致的白瓷笔洗从门槛里跌出了院子,沿着台阶又滚了几级,落在秦嫣的脚边。
她本能地就想把笔洗捡起来,却被旁边的二哥拉住了。
“摔破了。当心划伤手。”秦茭低声警告。
屋子里并没有察觉外面来了人,一个陌生的男童声音传出了屋子,带着孩童激动时特有的高亢尖利的嗓音,大声嚷嚷着,
“看不出来啊,还挺能藏东西的。你这个月摔坏了所有的笔墨砚台,下个月的份例还没送到,哪儿偷偷弄来的笔洗啊,跟五哥说一声。”
旁边几个小厮七嘴八舌帮腔,“偷的吧。”
“我看着笔洗像三公子那边的。”
“对!三公子有个一模一样的白瓷大雁笔洗!”
屋里面几个半大小子们还在嚷嚷着,可把外头的二管事急坏了。
他刚才打发人通传夫人了,但谁想到五公子会一大早过来六公子的院子堵人呢。
这下可好,家丑丢到外人眼里了。
二管事深吸一口气,站在院子里故意大声道,“六公子在不在?宫里熙和殿的四殿下托了秦相府的二公子,过府探望六公子来了。”
屋子里的叫嚷声戈然而止。
随即响起一阵拖桌子挪椅子的慌乱的动静。
屋子里高声叫嚷声停止了,妇人细微而压抑的哭泣声才传入了众人的耳际,断断续续的,听得叫人心悸。
秦嫣从头到尾没有听到泓哥儿出声,心里有些发慌,也顾不得自己‘秦氏堂弟’的新身份按理来说是不认识陆泓的,直接奔过去,几步上了台阶,猛地一推门。
正屋半开半掩的两扇木门咔啦推开了。
陆家老五带过来的小厮们一个个正撅着***,拼命收拾被他们自己砸得一片狼藉的正屋。五公子自己也带了几分慌乱的神色,慌慌张张站在门边。
秦嫣根本没搭理他。
她进屋子一眼就看到了窗边安安静静坐着的泓哥儿。
整个院子都没有阳光,屋子里也是暗的。但是因为白日里天空明亮的缘故,昏暗的屋子里,东边靠窗的一小块地早上还是有些亮光的。
陆泓穿的还是那身半新不旧的鸦青色交领小长袍,右手打着绷带,此刻正坐在东边靠窗那块亮堂地摆放的大方桌前,左手拿了管毛笔,方桌上放着写了歪歪扭扭一半的大字。
还没有长开的精致眉眼间没有什么表情,他一声不吭地坐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近乎漠然地看着屋子里纷乱忙活的众人。
便在这时,身穿宝蓝色小锦袍、梳着两个团髻的漂亮娃娃从门外冲了进来,四处打量了几眼,笔直扑向东边靠窗的方桌。
“泓哥儿!”
熟悉的清脆嗓音传入耳际时,陆泓的眼睛忽然眨了一下。
始终平静无波的神色间,蓦然出现了涟漪。

本站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资源我崩了全书反派人设 在线资源完整免费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资源,等你发现哦!

点击免费阅读秦嫣陆泓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