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白引歌夜煌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下载全文资源完整版

十弦文学 精彩连载 2020-05-23 11:54:32
  • 独尊医妃要和离合集版免费阅读-独尊医妃要和离(白引歌夜煌)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免费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文阅读,主角是白引歌夜煌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白引歌夜煌之间的动人故事:白引歌惶恐的叫停,她可是医生,没了手要怎么做手术救人!原主是无辜的,有人要借刀杀人,原主不小心成了别人手中的利刃。...

白引歌夜煌小说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文免费阅读:

第2章 为保命救孩子
楚焰递上佩刀,明晃晃的刀身泛着寒光,夜煌不带迟疑,挥刀就要剁了她的手。
白引歌惶恐的叫停,她可是医生,没了手要怎么做手术救人!
原主是无辜的,有人要借刀杀人,原主不小心成了别人手中的利刃。
“解药交出来,白引歌,这是你最后活命的机会。别以为太后是你的靠山,本王就不能奈你何!你谋害王孙在先,试图毒害本王在后,本王将你就地正法名正言顺!!!”
小郡王不停的在呕吐,夜煌如同冷锐的猎豹眯了眯溢满危险的眼,将剑擦着白引歌的脸颊插入她的耳旁地面。
白引歌的脸被割出一条血痕,心有余悸的瘫在地上,胸口剧烈欺负,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夜煌去到平儿身边,一点也不嫌弃,将平躺着呕吐的他抱起,拿出方帕给他擦了嘴脸,再微微侧过他娇小的身子,让他不至于因无法动身体被自己的呕吐物掩住口鼻。
他动作轻柔的为平儿拍着背,看向白引歌的眼神却又冷又毒,如同一条盘桓的毒蟒,随时能将她一口吞下。
“救可以,我要你们全部出去!”
白引歌吃痛的坐起,揉了揉被践踏的手掌,在心底分析了一下当下的情况,强势的提出要求。
她没有解药,但有本事能救人,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夜煌不会信她。
这是她唯一自救的机会。
哪怕会背上下毒的恶名,但看夜煌颇忌惮太后,而原主似乎和太后亲厚,小朋友没事了,总能留她一命。
来日方长,她现在很乱,需要时间沉淀,然后调查真相。
“……”
夜煌鹰隼般的眸,带着凌迟的寒光投放到白引歌的身上。
她还敢提条件?
接触到如有实质般割挠身心的寒芒,白引歌浑身肌肉绷紧,艰涩的咽下一口唾沫,跟他硬钢,“只有我能救他,你没得选!”
她斟酌词句,没言明自己的救法,为的是日后能澄清。
她不想当恶人,现实逼得她不得不这么做。
夜煌抱着孩子的手握成拳,剑眉轻拧,声音冷的如同两两相触的冰山,“你威胁本王?”
“你觉得是就是吧,现在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旁的都可以押后再说。你出去,我保证还你一个活蹦乱跳平安无事的侄子。”
察觉自己语气偏重,现在硬碰硬她吃亏,白引歌跟着补充了一句。
不出去,耽误了救治的黄金时间,就算杀了她孩子也活不了啊!
白引歌实在受不了这种上位者散发出的无形威压,就像是一座庞然巨山压在肩头,让她直不起头背,心又烦又乱。
变相的医闹,是她最头疼,最不擅长应付的。
夜煌摒着气,觉得面前的白引歌跟往日大不同了。
以前的白引歌,在他的面前是唯唯诺诺,就怕他有一丝不悦,何曾敢给他甩脸子,还一脸不耐烦?
撕破脸,不装了?
“楚焰,我们出去。”
事关小侄子性命,夜煌窝了一肚子火但不适合现在发作,大局为重。
他把呼吸急促,依旧昏沉的孩子放回了床上。
白引歌见自己的话起了效,刚要松口气,走到门口的夜煌忽的顿住脚步,阴鸷的回眸道,“若本王侄儿有损,白引歌,本王会叫你五马分尸,不得好死!”
一颗心卡在嗓子眼上,要上不上,要下下不去,白引歌被夜煌那狠戾的模样吓的抖了抖。
“要是在研究所就好了,食物中毒而已……”
医学研究所里有各种先进的医疗仪器和各品种的医药,还有很多处在试验阶段,但疗效巨好的药,能解决不少的医学难题。
可惜她还没来得及让它们面世。
白引歌见门终于合上,小声的呢喃一句,提了圆桌上的茶壶,再去梳妆台寻找可以压舌催吐的发簪。
走到铜镜面前,她被眼前的场景惊的呼吸一滞。
胸腔内似有万马奔腾,心脏嘭咚嘭咚的加速狂跳,几乎快要蹦出嗓子眼。
铜镜里出现的不是原主七窍流血的脸。
是她再熟悉不过,却可能再也回不去的医学研究所!
她的工作台上搁着催吐排泄的药,压舌板,补液盐,甚至还有洗胃机。隔着一面镜子,隔着两个世界,诡异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近到似乎一伸手,就能触摸到。
白引歌震惊万分,血液在血管里近乎沸腾,灼的她整个人轻颤起来。
这,这是跨越时空的思念?
她不敢置信的伸出手,想触碰镜面,又怕一碰就消散。
那是她再也回不去的家……
有她的家人,有她热爱的工作,有她的整个曾经。
葱白玉手颤了颤,热泪蜿蜒而下,悲悯的情绪一股脑涌上来:她死了,在那个世界再也没有她了。
手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冷不丁的穿透镜子,摸到某种微凉的玻璃瓶身。
白引歌整个怔住,如遭雷击,脑袋一片嗡鸣。
这质感……
她有些懵的拉开自己和铜镜的距离,清楚的看到自己前半截手没入了镜子里,捏着药瓶。
“能,能拿出来?”
惊讶的低呼,震惊程度不亚于青天白日见了鬼。
白引歌的手如同被烫到,本能一缩,出现在镜子里的补液盐,被她拿到了现实中。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手里熟悉的物件,眼睛机械的眨了眨,脑子几乎死机。
另一只空着的手,不受控制的再去接触镜面。手穿过的瞬间,镜面荡起涟漪,但毫无阻碍,她又拿出了压舌板。
什么情况,她竟然能隔空取物?
不不,这么玄之又玄的事怎么可能发生,她可是受唯物主义熏陶长大的……
可是,她都能魂穿重生,更玄幻的事凭什么就不能发生?
不管了,救人要紧。
强迫自己冷静,白引歌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全拿出来,再去到孩子的身边,轻柔的掀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瞳孔。
有些奇怪,呕吐之前还是放大的状态,吐完竟恢复正常了。
白引歌用虎口轻捏开孩子的嘴,用补液盐给他涑口。
转身准备拆压舌板的包装再催吐,身后传来一声细小的嘤咛,“苦……”

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文阅读

第3章 威胁本王?
小男孩有些虚弱的睁开了眼,唇上的乌紫色淡了不少,但没有力气坐起来。
他原本亮晶晶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细纱,有些朦胧。
“皇婶婶,皇叔还没来吗?”
他的声音软糯,带着一丝病中憔悴。
白引歌搁了手中的东西,微微躬身搂着他的脖子将他半抱在怀中,手在他的腹部轻摁了摁,“可有哪里不***?肚子还疼吗?头晕吗?”
不应该啊,前一刻还气若游丝病情危重,怎得夜煌一离开就精神了,之前是装的?
原主和孩子是串通好要演一出过敏的戏,可如今是中毒……
孩子摇了摇头,“没有不***,就只觉肚子空落落,想吃东西。来之前母亲叮嘱平儿,一定要吃没加鸡蛋的鲜花饼,夸皇婶婶做的极其美味,平儿先前只尝了一个……”
小脸露出悻悻的表情,却不忘眼神炯炯的偷瞄白引歌,似一点也不知自己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十成十的贪嘴娃。
“平儿……”
白引歌面染忧愁,觉得这事不简单,刚想说些什么,“嘭”的一声巨响,木门从外被人踢开。
夜煌出了门不放心,让楚焰贴着门扉听里面的动静,听到平儿的声音,他急不可耐的闯进门。
“楚焰,把这个毒妇绑起来,听候圣上发落。”
他阴沉着脸,大步流星的走到一大一小面前,平儿正要张嘴唤他,他大手一勾,将孩子揽入他的怀中。
“皇叔,你不要怪皇婶婶,是平儿自愿帮她的……”
平儿感受到他的滔天怒气,着急的要为白引歌辩解,夜煌温和的用宽厚的手掌拍了拍他的背,“平儿乖,不说话,好好休息。”
刚用了解药余毒尚未排清,夜煌怕平儿有恙,抱着他要去看太医。
“毒汤药封存。”走到门口,夜煌脚步微顿,吩咐楚焰留存证据。
“是,王爷。”
顿了顿,夜煌觉得不够解气,再狠戾的补充一句,“不肯和离,本王可以丧偶!”
楚焰目送他离开,跟着从袖带里拿出一圈极细的线朝白引歌走去,嘴里说着“得罪了王妃”,手上的动作却不带含糊的,将她手脚都捆了起来。
白引歌伸手配合,怕楚焰把她的手捆在身后。
“有人要对你们家王爷不利,汤药里的毒不是我下的。楚焰,你若真忠心于你的主子,你该帮我查清楚这件事,排除危险。”
绑的时候,白引歌试图拉拢楚焰,他却板着一张脸,不发一言。
“楚焰,我可以对天发誓……”
“王妃你还是省省吧,有说服我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晚点到了皇上面前,该如何自辩你没有谋害王爷和小世子。”
楚焰举了举手里的毒汤药,明示她罪证确凿。
他冷着脸走出她的视线。
楚焰说的没错,意图毒害皇子,戕害小世子,哪一条都是杀头,甚至可以诛九族的大罪。
还有一夜的时间,她得好好想想自救的法子……
嘭——
蹙眉沉思之际,刚关上的门被猛烈踹开。
夜煌去而复还,踩着滔天怒气揪住她的领口,将她从床上提起来,“跟本王走!”
他粗鲁蛮横,也不管白引歌是否站稳,拖着她就往外面去。
“夜煌,你这是干什么,放开我,放开!”
白引歌的双腿被绑,如同搁浅的美人鱼被拖曳着走,她不知道夜煌又在发什么疯,是走出去了还气不过,要回来揍她一顿泄愤http://www.zjtechexpo.cn/?
“齐王府到平山别院是你生命剩下的最后一点时间,如果我是你,就安静的渡过最后的时光,不要再增加他人对你的厌恶。”
出了门,他将她扔给待命的楚焰,嫌弃的一拂袖率先迈步走。
白引歌的脑瓜子一嗡,平山别院……大半夜携眷去那,是齐太妃不行了?
齐太妃,现今大丰皇帝的生母。
十年前太上皇驾崩,***大顺帝,一并留下的遗诏还有即日遣当时的齐妃离宫,终身禁于平山别院,不入皇陵,不尊太后。
齐妃本宠冠六宫,哪怕上了年纪,依旧是太上皇的掌中宝。
遗诏一下,众哗然。
宫里宫外起了诸多流言蜚语,皆道是如今的太后趁太上皇昏迷动用了玉玺下的伪造。
是以,大顺帝和如今的太后面和心不和,彼此都在暗中较量和制衡。
齐太妃的疯病在到了平山别院的第二日发作,那一夜电闪雷鸣,她一宿没睡,坐在窗前看闪电听雨声。
翌日小憩后醒来,就恶心、呕吐并伴有头晕,连床都下不了。
大顺帝孝顺,挨个让太医院太医问诊,甚至礼贤下士,亲自去杏林圣手林竹青归隐的深山求医。齐太妃好过一段时间,但最近一年越来越严重。
如今夜煌这么说,是要趁大顺帝莅临平山别院,连夜将她处置了?
呵呵,当真对她厌恶至极,这么迫不及待要她去死!
白引歌在心底悲戚的自嘲两声,背锅的滋味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楚焰脚速极快,将她扛到王府门口,一并塞进马车。
夜煌换了一身素雅的黑色长袍,连束发的丝带都换成了黑色,如同即将奔丧,颜色沉闷的令人心口压抑。
他器宇轩昂的坐在马背上,双手握着缰绳,看到白引歌,眸色冰冷的扫了她一眼,修长的双腿夹紧马腹一打,率先离去。
马车紧随其后,以最快的速度往平山别院赶。
齐王府离平山别院不算最近,他却是皇孙中第一个赶到的。
白引歌以为他是一秒钟都不想再看自己活蹦乱跳,可到了门口,他都没有管她,第一时间去看齐太妃。
白引歌解开手脚上的绳索花了一点时间,她吃不准自己现在该不该出现,但一想到里面有病人垂危,她作为医者在袖手旁观,心脏就像在被万蚁啃噬。
万一还有救,她这就是眼睁睁看病人去死啊!
想起自己学医时救死扶伤的宣誓,白引歌咬了咬唇,大步流星的追了上去。
反正都死定了,能救一个算一个!
抵达齐太妃寝殿,门口站着一群候命的太医,焦头烂额的商讨着对策。
“已经持续抽搐一刻钟了,能用的办法都用了,现下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啊……”
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太医,鞠了一把热泪。
“只能祈求上天怜悯太妃不易,垂怜……”
他身边的太医正要接口,一抬眼看到白引歌,浑浊的眼里亮起了光,“皇,皇上,臣找到办法了!”

本站倾心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分享的《 独尊医妃要和离》全本资源完整版免费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免费节奏明快,语言清新,始终洋溢着诙谐与风趣,读来其乐无穷。欢迎喜欢本文的小读者来 本小说网阅读!

点击免费阅读白引歌夜煌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