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尹澈苏木兮小说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完整版免费全集无删减

十弦文学 精彩连载 2020-05-23 11:54:29
  • 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合集版免费阅读-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尹澈苏木兮)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全文阅读,主角是尹澈苏木兮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尹澈苏木兮之间的动人故事:两个小别扭的小甜文 占有欲强的傲娇冷面帝王x娇蛮戏精小翁主 青马竹马 亲上加亲 又名:朕的阿兮姐不可能这么可爱苏木兮,一个只想赚钱的十八线小演员,穿越到了小说中...

尹澈苏木兮小说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宁阳侯府
“翁…翁主…”
“翁主…奴婢知错了。”
“求求您了,别再冷落奴婢了”
“嘤嘤嘤….””
华美精致的绿萝帐外,一半裸的女子的轻批薄纱,曼妙的曲线若隐若现。她跪伏在床头,细细的抽泣着,一双柔仪不安分的攀上了床榻上的人。
塌上靠墙角的地方蜷缩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清水芙蓉似的脸蛋未经装饰,却精致的仿佛神仙妃子。
此刻她的脸上却满是见了鬼似的惊恐。
“你,嘤嘤怪,你不要过来啊。快把衣服穿好!”咚——少女连连后缩,慌张之下砰的一声磕到了头。
“翁主明明原来从来不会这样对待奴婢!嘤嘤嘤”
跪在地上的女子见状哭的更厉害了,香肩颤动间尽是风情。
她是宁阳候府的一名婢女,名叫馨儿。打小跟侯府的小翁主一起长大,于内于外都伺候得当。特别是她生的一双巧手纤纤,侍内的功夫极为妥帖,因此得到了小翁主的另眼相待。
小翁主性情跋扈善变,屋里伺候的人是如流水般来了又去,却唯独从来对她体贴有加,情深义重
可自从一月起小翁主高热昏迷不醒了几日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对她避之不及,再也不似从前那样和她亲热温存了。想到自己分明并无过错,却就此不明不白的失宠,面临着要被发卖出去的命运,她简直害怕极了,索性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而她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她主子的身体里早就换了人了。
苏木兮本来是个二十八线小明星。
她是一个内陆的小村镇里出生长大的农家女孩,她的父母一生都没有走出过县城。
考上京城一流的电影学院,是她人生中永远的高光时刻。她永远记得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年迈的父母第一次在她面前落泪了。而她肆意的奔跑在村头难得一块平坦的田野上,天真的觉得世界是如此广阔。
后来才知道,父母为了给她筹学费,悄悄把预备着看病的钱全都用尽了。等到父母在一年之间相继病重离世,她才明白过来,然而那时候已经太晚太晚了。
从此以后,木兮的人生就只剩下拼命赚钱这一件事情了。
刚出道时,木兮也曾心高气傲。
她的梦想着被伯乐相中,出演大女主,一夜爆红,然后暴富。
可是陆陆续续演了几部戏都是女18号,还被观众老爷们吐槽演技辣眼睛。
“天哪,那个女的是谁呀,笑的也太假了吧2333。”
“哈哈哈哈太出戏了,是走后门进来的吧www”
她这样的小角色,观众根本是不会记得名字的。
于是后来,木兮又有了一个梦想:嫁个豪门老男人,然后暴富。
然而被甩五次并且被经纪人嘲笑吊男人的手段太蠢后,她又被迫放弃了这个梦想。
“木兮啊,不是我批评你。但是你的演技实在,实在是太…太假了。凭你那点三脚猫的手段,根本入不了那些阅人无数的大佬的眼啊。”
“我劝你还是少一点儿痴心妄想,乖乖多接点活儿,在公司陪爷慢慢熬着吧。”
一次酒会后,经纪人喝醉了当着全公司艺人的面指着她哈哈大笑。
木兮心中破口大骂,但脸上还是陪着笑。
同期入行的小贱人(姐妹)们有几个运气好的有金主捧着,成了当红流量,火速删掉了她的联系方式;大多数都钓到了金龟婿成功隐退当上了阔太;还有几个出来玩票的白富美也都回去继承家产了。现在似乎只剩下她还在这个圈子里混口辛苦饭吃。
苏木兮从来不信命。出身寒门的她靠自己一路走到了现在,她觉得只要她够拼,总有一天会麻雀变凤凰的。
可是现实却总是残酷的。
苏木兮的资源越来越差,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新戏拍了,她只能靠着着偶尔给大佬们卖笑陪酒的灰色收入,勉强维持着表面光鲜的生活
说来也奇,那天苏木兮闲的在家抠脚,习惯性的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名字,她想申请几个小号去给自己刷点人气,却偶然搜索到了一部言情小说资源。
小说资源的名字叫:《从弃女到高门主母——大女主的奋斗之路》
这是一本三流的古代言情小说资源,洋洋洒洒几十万字,详细讲述了可怜又弱小的白莲花女主一边被***一边一路升段位,智斗恶毒女配,嫁给朝廷命官,成为一家主母,最终得封诰命的故事。
这小说资源并不高明,类似的剧情在网络一找就是一大箩筐。
奇就奇在,这文里有个炮灰竟然和她的名字一模一样。
绝了,励志成为大女主的苏木兮竟然在小说资源中还是个炮灰女配,这简直就是上天对她开的一个恶意的玩笑。
小说资源中的苏木兮不仅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混蛋,还偏偏是个恋爱脑。
作者给她的家世设定简直是疯狂开金手指。什么太皇太后最宠爱的亲外孙女儿,皇帝的亲表姐,可谓是货真价实的天家贵胄,皇室血脉。
只可惜母亲宁和公主和父亲唐洛侯去的早,留下了她这个孤女继承封邑。太皇太后怜惜她从小便无爹娘照拂,骄纵成了她怪诞滥情的恶劣性情。
说来这翁主可真是荒唐至极,不仅喜欢在府里玩各种***的cospaly,还是个男女通吃的主儿,圈养了一群面首美姬供其享乐,这馨儿就是其中得宠的一个。
本来平躺着便可一生富贵逍遥,却好死不死的把玛丽苏女主的工具男当成了真爱。
为了倒贴工具男她不仅散尽面首,还宁愿做小伏低,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降智操作猛***,同时不忘向女主推送了打胎、投毒、刺杀的一条龙服务。
结果可想而知,她被女主一步步逼上了绝路,最后那个没良心的冷情皇帝表弟亲手将她打进了天牢。
她入狱游街的那一天,世人皆奔走相庆,纷纷称赞当今圣上威严神武、大义灭亲,而她则以“恶德皇女”的名号永远的被钉在耻辱柱上。
这不可一世的金枝玉叶最终在天牢里被严刑拷打折磨了好几年,竟沦为了囚妓,被活活凌虐致死。
惨、实在是太惨了。
不得不说这个结局给木兮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
所以当苏木兮发现她穿越到了这位主儿的身上时,她其实是有点精神分裂的。一边是狂喜,一边是恐惧,两种相反情感复杂的交织在一起。
最终,这位守财奴的大无畏精神竟然战胜了对小命不保的恐惧!
她越想越喜,情不自禁的哭出声来,深深的给老天磕了几个响头。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
——我苏木兮终于实现财务自由啦!
她早就把那些糟心的剧情一股脑抛在了脑后。
有钱难道不快乐吗?谈什么恋爱啊。
从前,她梦寐以求嫁入豪门,现在她自己成为了豪门。
苏木兮简直觉得美滋滋,她连睡觉的时候嘴角都在疯狂上扬。
她已经给自己设计好了108种女配辉煌逆袭之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她!
看着地上装死的馨儿,苏木兮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倒是一个麻烦。
她可是百分之百的纯直女。小鲜肉…倒也罢了,美少女自己可无福消受。
“阿初,把馨儿带下去好好休息吧。”
“小翁主,莫非您真的不记得从前的事情了?”一道探究的目光轻若无物的扫了过来。
临初曾经是原主最喜欢的面首。
眼前这男子的五官明明生的妖媚至极,却又自有一股少见的清冽气质,就算是见惯了娱乐圈顶级帅哥的苏木兮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神颜。
原主和他的相遇也充满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心。
那时候苏木兮刚刚豆蔻之年,还留存着少女的天真烂漫。那一天,她和往常一样仗着太皇太后的溺爱在宫里横行霸道,疯疯癫癫的和宫女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她跑着跑着,寻到了一处冷僻的行宫,便溜了***,不知不觉竟在里面睡着了。
香梦沉酣之间,天色已经大黑,行宫早已落了栓。
晚上的皇宫变得阴冷可怖起来,呼呼的风声吹得木质嘎吱作响,像是有鬼怪在悲鸣。木兮又惊又惧,不由得哭叫起来。
可是,没有一个宫女听到她的声音。
她哭到发不出声音,只得一遍又一遍的敲门。
直到,那时的皇子伴读临初像天神下凡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第二日,木兮就向皇帝舅舅撒娇,将临初变成了她的侍卫。
这样不合礼数的请求,竟然也得到了皇帝的同意。
小翁主受到了惊吓,既然说需要有人陪着,自然是没有不百依百顺的。
“阿兮啊,我说你的侍卫已经是你们兄弟姊妹中最多了的吧?你的宫殿究竟有多大呀,怎么还找舅舅要呢?”皇帝故意打趣道。
“舅舅有所不知,我要临初哥哥不是为了守护宫殿,而是守护阿兮的心呀”
这样的孩子气的童言童语让皇帝格外开怀,不禁又大笑了一场。
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木兮心情复杂。
同一个身体,有时候的本能的反应已经成了习惯,想要抽离开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好自己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早就对美丽的皮相免疫了。苏木兮心想,要不然说不定还真得栽在他手里。
想起了这些天里临初对自己明撩按挑的各种试探,木兮有些感慨。
从前只有她曲意逢迎别人的份,万万没想到还有今日。
可惜啊可惜,她已经决定谁都不爱,专注发财了。
“阿初,那些前尘往事都不必再提了。”
木兮故作深沉的摇了摇头,只有快刀斩乱麻,才能把从前的孽缘都清理干净。
临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毛骨悚然、
“好一个前尘往事,小翁主还真是无情啊。那韩公子又当如何呢?。”

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全文阅读

“韩…韩公子?哪位韩公子?”木兮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心虚的四处张望了起来。
倒在地上装死的馨儿一个鲤鱼打挺立了起来,“当然是那个翁主绝食三天寻死觅活也要嫁的狗男人啊!”
“还…还有这回事?”木兮蹙眉,作出一副头疼的样子。“哎呀,竟然完全想不起来了呢!哎,话说馨儿你刚刚是不是说了狗…”
苏木兮震惊了,这馨儿才是穿越的吧?!
噗嗤。临初低声的笑了起来,“看来翁主果然是如获新生。”
韩公子。韩陌尘。韩少卿
她根本不可能忘掉这个名字。
将门世家韩家的嫡子,偏偏又有济世之才。年仅16便中了探花,短短几年现在已任职大理寺少卿,渐有青云直上之势。再加上他那几分清俊儒雅的气质,简直是大周的超级贵公子,倾心于他的女子数不胜数。
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木兮胸口还是会有种闷闷的感觉,必定是这身体主人的痛觉残留。
看来这翁主还是个真情种。
好在根据她的记忆,木兮还只是进行到疯狂追求的阶段,采用围追堵截的策略,确保每一次韩少卿都能和她完美“偶遇。”
简直就像脑残粉对饭爱豆一样呢。木兮暗自吐槽到。
木兮从前在娱乐圈只不过是个小透明,她没有办法对当红偶像的痛苦感同身受。
至少现在还没有发生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这稍稍让她安下了心。只要以后不再去招惹女主和韩少卿就是。
不过这主儿要是能从书里的世界出来,那绝对是个正儿八经的追星少女,肯定还是那种一边砸钱一边私生的狂热粉头。
既然自己能够穿越到书里的世界,那角色从虚拟世界中出来应该也是可行的了。
木兮竟然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大概那家伙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宰了那本小说资源的作者吧。
***翁主,在线杀人?想到这里木兮忍俊不禁,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临初和馨儿交换了一个诧异的眼神。
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翁主露出这样单纯的笑容了。
“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活下去,活的尽可能高兴一些。所以很需要你们这两个朋友呀。”
“虽然很抱歉,暂时我还不打算放你们走。”木兮笑道,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馨儿愣了愣,故意用袖口遮了半张脸,作出含羞带怯的表情调笑道:“只要主子肯给赏银,奴婢愿意终生伺候。”
木兮又好笑又好气,她发现这馨儿自从在她面前暴露出真面目后,就越发的蹬鼻子上脸了。
“不开玩笑了,其实我有件事情一直想做。”木兮狡黠的笑道,“在屋里养病闷了这些时日,我想着也是该出去活动活动身体了。”
“翁主是要出府去?我这就让人去准备仗仪和撵轿。”
“别别别,可千万再别给我搞这么大阵仗。”木兮朝临初使了个眼色。
“我给你写个单子,你先快去帮我们把东西弄来。”
苏木兮一直都念着再吃一次火锅。
说来可笑,她这次就是在吃一人涮涮锅的时候被穿越的
吃火锅也总是一个人,也真是有够凄惨的。
苏木兮看到过这样的说法,从一个人逛超市到一个人搬家,将孤独分为十级,一个人吃火锅正好排在孤独等级的第五位。更可怕的是,木兮发现每一级她都能够对号入座,她竟然能拿下“全满贯。”
其实,木兮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朋友或者说是被霸凌。
至少在她的少女时代,也是有关系不错的闺蜜的。
可是就像在体育课时两人结对的训练,必须有人剩下的时候,她经常是孤零零的那一个。
只是没有恶意的“落单”罢了
虽然一开始也会沮丧,但后来渐渐地,她便习以为常这种落单了。
事到如今,她竟然想要和朋友一起了,简直就像个初中女生一样。她暗自嘲笑着自己。
京郊正是夏历三月上巳节。http://www.zjtechexpo.cn/
下了几天几夜的大雨后的第一个晴日,上京郊外的野桃花都一夜之间赶巧似的都盈盈绽开了。
东郊难得有一渠清冽的山泉,弯弯绕绕,形成了曼妙的九曲回肠。
京城的文人墨客携女眷三三两两坐在河渠的两旁,行起诗酒唱酬的儒风雅俗来。羽觞随波流,
不仅解了酒瘾,也是一种除去不吉的仪式。
“干杯干杯,庆祝我凤凰涅槃,逆袭成大女主!!!哈哈哈哈哈哈!!!!”
在这如画美景之中,苏木兮他们显然和画风有些格格不入。
“翁、小、小姐,奴婢还木偶吃过坐么好吃的肉呢,嘤嘤嘤。”馨儿夹起一块涮羊肉,腮帮子鼓的满满的,感动的眼泪汪汪。
木兮嫌弃瞥了她一眼,心中却暗自得意洋洋。“真没出息…咦,阿初啊,你怎么不动筷子呢”
临初依旧正襟危坐,他只是坐在这里,就已经收到了四面八方女孩子的注目礼了。
“哈哈,你说他该不会是有偶像包袱吧?”
“小姐,才不是呢!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他呀是猫舌头。哈哈哈哈哈”
“再不吃,肉可就全部被我们捞完了。”
馨儿和木兮笑着抱成一团。
“快、快,小姐,杯别停,继续喝呀!”
火锅的雾气升腾间,木兮似乎感觉有些眩晕,不知不觉。脸颊边染上了绯红的云霞。
突然,苏木兮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带着压迫感的视线缓缓落在她的身上。
她有点呼吸困难。
懵懵的撇过头,就这样没有防备的跌进了那人沉沉如墨的眼眸中。
她的心,突然漏响了一拍。
那个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和她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的五官生的极好,刀削般的轮廓更是无可挑剔。。
虽然只是一个人闲散的坐在那里,却自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仿佛天生就是居高临下的神明。
木兮醉意朦胧,竟然耽迷于美色,朝人家傻乎乎的笑起来。
那、那高冷帅哥还在看她。不,其实是在瞪她?他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哦——明白了。肯定是看我们在这喝酒吃肉,一个人太冷清了。
“没关系!本小姐来陪你了!”苏木兮重重点了点头,借着酒胆,决定,去,搭讪!
“少、少侠。你,吃肉、肉吗?”木兮笑嘻嘻的凑了过去,一副登徒子的轻狂样子。
娇柔的身躯懒懒的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喂,说个话呀,你,你是天神下凡吗?”凑近了看,这颜果然是自己喜欢的款。木兮心里美滋滋。
可这天神却依旧不发一言,只是皱着眉头。坐怀不乱的将她软绵绵的***扶正坐好,目光像是锐利的冰刃,要把她剜去一块肉一般。
苏木兮是真的喝醉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的气息。
恍惚间全世界似乎都按下了静音开关,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砰砰直跳的声音。
“九哥,你跑哪儿去了?”木兮暗怪这路人突然打破了气氛。
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顿时如坠冰窟,酒一下子吓醒了大半——那人分明就是韩陌尘。
妈的,明明都已经除了不吉了,怎么还会这么巧。木兮低声骂道,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说着准备迅速开溜。
眼前的男人却不由分说的钳制住了她的手腕。
木兮醒了酒,这才发现他俩的***是多么的糟糕,自己整个人几乎已经被那男人圈子怀里。
那男人的眼神中的冷意更是让她彻骨生凉。
“对…对不起。”没了酒胆,她发现这周身浓重的压迫感让她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不想见的人?”
雕塑居…居然说话了。木兮赶紧堆出笑卖乖,“咯,就是那边找人那男的,其实和我家有世仇的,我得赶紧开溜了。”
“哦。”
似乎知道她在扯谎,面前的高冷帅哥却少了几分怒意,但是依旧面无表情,一点也不肯松手。
眼看着韩陌尘就要过来了,木兮只得战战兢兢的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简直就像,一只不肯见人的鸵鸟。
这是一个温暖的胸膛,和他给人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木兮能感受到那强有力的心跳声。
她似乎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嗤笑。
顾不得体面了。
毕竟还是小命重要,木兮一点都不想和“男主”接触。
“陌尘。这里。”高冷帅哥却突然淡淡朝那人打了招呼,声音带着嘲弄的些许笑意。
“…….”
艹,被、被高冷帅哥套路了。原来他们两个竟然是一伙的!!!
木兮愤愤的瞪了一眼,却又被他的气势吓得不得不柔软了下来。
毕竟是自己无礼在先。
木兮暗自懊悔。自己这一瓶就倒的酒量,从前就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回亏了。
“走了,回见吧。”那男子看着木兮委屈懊悔的模样,眼中的冰雪不知什么时候竟完全消融了。
他淡淡的颔首,还顺手揉了揉木兮的头。
“桃花落头上了。”
“…….”
苏木兮的心就这样开始狂跳。竟然被,被高冷帅哥反撩了。
“皇上?刚才的那女子可是…?”看皇上心情不错的样子,他还是忍不住开口。
韩陌尘其实老早就看到苏木兮了。
翁主明明是皇家贵胄,却毫无淑女之德,三番五次不顾体面***扰他。
而其性格之狠辣嚣张,行事之放诞轻狂,让他心里很是厌恶。
这样无才无德的女子,根本不配为***母,他断断是不会娶的。
今天是上巳节,他奉命陪皇上出来体察民情,没想到又碰到了那惹不起的主。
他还以为这翁主又是来堵他的,不想惹麻烦便远远的躲避在一边。
没想到却看到了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要说这翁主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勾引到皇上身上去了。
然而更令他吃惊的是,皇上竟然没有动怒。
要知道,这位天子一向是最讨厌这样轻狂狐媚的女子。
后宫曾经有几位献媚争宠的主儿,只是稍微玩了点花招,都被他从重处罚。
这样冷情狠绝的天子,这次竟然容忍度这么高。陌尘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有人吗?”皇上冷冷的打量了他一眼。
“是臣失言了。”
“今年京郊的桃花开的很不错。”
“……是”
他现在可真是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了。
可是,这小翁主换目标未免也太快了点吧?连韩少卿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闷闷的。
直至回到府中,木兮还回味在刚才的“***”之中,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临初看她时怜悯的眼神。
“他对我说回见。可下回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啦”木兮扁起了小嘴。
她没想到的是,“下回”会来的这么快。

本站点评

以上就是本站为您带来的刁蛮翁主的苟命攻略全本完整版全集免费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点击免费阅读尹澈苏木兮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