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温景褚昴小说当贤妻独得盛宠完整版资源小说全章节

十弦文学 精彩连载 2020-05-23 11:54:21
  • 当贤妻独得盛宠合集版免费阅读-当贤妻独得盛宠(温景褚昴)完本版免费阅读全部章节合集版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当贤妻独得盛宠全文阅读,主角是温景褚昴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温景褚昴之间的动人故事:丫鬟转身退了出去。温景站在原地默了一瞬,面色纠结,想着不然硬着头皮***吧,奈何脑子昏昏沉沉的,最后温景还是转身往床榻处走去。...

温景褚昴小说当贤妻独得盛宠全文免费阅读:

丫鬟转身退了出去。
温景站在原地默了一瞬,面色纠结,想着不然硬着头皮***吧,奈何脑子昏昏沉沉的,最后温景还是转身往床榻处走去。
只是在走近床榻边上后,温景却停下了步子,没有下一步了,眼神落在床榻之上,温景静了静,随后转身走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这府上的主人、她名义上的夫君回来了,所以她不能再像往日那般随意。
温景端坐于椅子上,安静地等待着他沐浴出来。
只是没一会儿,温景的精神便有些抵挡不住身子的乏力了。
想了想,温景将手撑在了一旁的桌面上,脑袋放了上去,心底想着,他此时还未出来,那她就眯一会儿。
温景对自己的自持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药的劲儿会这么大,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放下了手臂,趴在桌面上睡了过去。
待锦竹发现的时候,将军刚巧从净房里走了出来。
男人的眼神瞬间便捕捉到了趴在桌面上睡得正熟的人。
小脸白皙,在烛光的照耀下,映射出几分柔和,眉眼紧闭,少了白日里的端庄淡然,像是不谙人事的仙子,美丽而又纯净。
锦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看着将军一步一步地走向夫人。
褚昴在温景身前立定。
高大的身躯恰好遮挡住了烛光,阴影落在温景身上,将娇小的女人包裹得严严实实,无一丝遗漏。
空气静谧。
锦竹垂眸,目光落在地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心底越发着急。
担心将军发怒,为此怪罪夫人。
锦竹心急如焚,最后干脆闭眼,想着掐一把大腿,壮着胆子大喊一声,把夫人吵醒。
虽然此举会惹来将军不快,但为了夫人,锦竹心甘情愿。
于是,手慢慢地往大腿处移动。
可是在她还没来得及掐自己时,耳边便传来了将军冷漠的嗓音。
“退下。”
锦竹微怔,下意识道:“那夫人……”怎么办。
只是这话还没道出口,锦竹突然见将军缓缓侧眸看向了她,那一瞬间,锦竹全身的汗毛竖起,嘴里的话被她紧紧地闭在口中,哆哆嗦嗦地回应:“……是。”
锦竹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关门之际,锦竹还是忍不住抬眸往屋子里看了一眼。
她只能看见将军的背影,看不见夫人。
只是或许是烛光的作用,此时再看将军的背影,竟然异常的温柔祥和。
温柔?
锦竹一颤,忙关上了门。
这点声响自然没有吵醒温景。
不过若是平常,温景或许会醒,只是今日,或许是风寒加重,又服用了汤药,来了药劲儿,温景从始至终都没有醒过。
包括男人把她抱去了床榻之上,脱下了外衫和鞋子,温景竟然全程熟睡,也从未醒过。
只知道那一夜她似乎非常热,整个人像是待在蒸笼里一般,连周围的空气都是热的,身子的汗更是汩汩地出。
温景以为是她的错觉,直到清晨醒来,感觉身子黏糊糊的,而从来都是冰冷的脚竟然也出了汗,温景才知,原来昨晚不是错觉。
身侧的位子空了,被褥底下冰冷,与温景之前每一日醒来时的场景都大同小异。
不同的是她睡在床榻里侧。
温景坐了起身,提声道:“来人。”
锦竹推门走了进来,“夫人。”
温景侧眸询问:“将军呢?”
“将军在晨练。”
闻言,温景点头。
“夫人要起了吗?”锦竹走近询问。
“恩,起吧。”
不早了,她该起了。
温景若有所思,昨晚的记忆她有些模糊了,不过她睡在里侧,那昨晚褚昴应该是在这里留夜的,只是不知他今早是何时起的,她竟然毫不知情。
锦竹伺候温景洗漱了,待用早膳时,温景才再次见到了她这个便宜夫君。
用早膳的过程十分安静。
温景因为前世在现代活了二十几年,习惯了自己夹菜,可她没想到,他身为一国将军,身边竟然也没有丫鬟和小厮布膳。
心底多有几分稀奇。
而温景之所以会这么稀奇,也是因为那几年待在温府,便是她这副身子名义上的爹的府上,她可没少见识什么所谓大户人家的规矩。
官没几品,但府上的规矩却不少。
此时温景若有若无地观察着他,他虽吃得快,但吃相却十分雅观,不需刻意,举止间便是矜贵透出。
温景想了想,从她面前的盘子里夹了一个小笼包放在了他面前的盘中。
褚昴的动作一顿,抬眸看向了她。
后者笑得温婉贤淑,“夫君,吃包子。”
见到这一幕,屋子里的下人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手心也冒了些汗。
其他人有所不知,但将军府上的下人却一清二楚。
之所以没有人为将军布膳,那是因为府上的人都知晓将军不喜如此,更是绝不食他人筷下的食物,尽管布膳的那双筷子是干净的。
可此时,夫人不仅为将军夹膳,夹膳的那双筷子还被夫人用过了……
下人们屏气凝神,看着夫人笑得灿烂,心底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怜惜之情。
夫人这么美,这么柔弱,也不知能不能承受住将军的怒火。
只是他们所想的没有发生,而打破他们僵硬的是将军不仅没有发怒,还回应夫人了。
“恩。”
于是众人便见,将军毫不犹豫地夹起了夫人夹过来的那个包子,还面不改色的吃了。
僵硬之后众人跌入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情绪之中。
连看向温景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震撼与敬畏。
温景自然不知他们心中所想,而她之所以会给褚昴夹一个包子,是因为她见他只食用放在他面前盘子里的早膳,遂温景以为他是拉不下脸来夹放在她面前的包子。
自诩要好好做人、争取长命百岁的温景自然要善解人意了,所以她给她名义上的夫君夹了一个包子。
只是温景没有想到,不过是一个包子罢了,竟然能让自己在府中下人心中的地位又提升了一层。
待用完早膳后,温景突然听褚昴道:“日后若是累了,就早点休息,不必等我。”
似乎是第一次听他说这么多字,温景先是一怔,随后才思索他话里的意思。
模糊的记忆也渐渐清醒,她昨晚最后的记忆好像是停留在她坐在椅子上等他,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她是……睡着了?
温景抬眸,对上他沉寂的双眸,片刻后点了点头,“好。”
见她回应,褚昴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温景静静地想,她这个名义上的夫君虽然性子沉闷了些,不过相处起来倒挺轻松的。
至少目前看来,虽然互相都没有感情,但要做到相敬如宾好像不难。
这样最好不过。
————
褚昴去了军营,温景则回了内室,本意想再休息,结果府上却来了不速之客。
温景静静地喝着茶,神色淡然,只有在茶水冒出的烟雾缭绕中,才显出几分深意。
屋子里的另外一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话。
“大小姐您也是知道的,为了您的婚事,老爷和夫人那是日日操劳,唯恐薄待了您。”
说话的人是个婆子,语气哀愁,可眼底却冒着精光。
“自您出嫁以后,老爷是日日思念,茶饭不思,这身子骨一日比一日消瘦,就盼着您能回去探望一眼。”
“所以今日,老爷和夫人特意派遣老奴上将军府来,向大小姐和将军递上帖子,三日后是老爷四十寿辰,希望将军和大小姐都能赏面。”
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温景淡淡地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看向了那婆子。
“谁派你来的?”
章妈妈愣了愣,回应道:“是老爷和夫人。”
“是吗。”
轻飘飘的两个字,章妈妈却被温景那淡然的眼神看得发怵,只能硬着头皮回应:“是。”
这次的确是老爷和夫人派她来的,只不过夫人不太情愿罢了。
章妈妈自然知晓温景为何会这么询问,因为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她也曾来过将军府。
只不过那次她是奉命来将军府,告诉面前之人,日后温府所有的寿辰与宴会她都不必回府参与。
温景轻轻地笑了笑,缓缓道:“为了我的婚事,沈母的确是日日操劳,若不是一道圣旨,我便嫁去了靳北。”
闻言,章妈妈的后脊微微发凉,却也只能硬挤了一抹笑出来,道:“夫人也是为了大小姐好。”
“噗嗤。”温景轻笑出声。
这声轻笑硬生生吓得章妈妈双腿发软。
温景也不着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温景才缓缓地点了点头,面色平淡,“爹过四十寿辰,做女儿的理应回府拜寿,我会去的。”
闻言,章妈妈渐喜,却还是犹豫地问了一句,“那将军呢?”
温景似笑非笑地睇着她。
那眼神看的章妈妈头皮发麻,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听她悠悠地道:“抱歉,将军的行踪我决定不了,如果章妈妈有意,不如自己去将军跟前邀请?”

当贤妻独得盛宠全文阅读

她自己去将军跟前邀请?
光是这么想,章妈妈便忍不住战栗,可又想起老爷的交代,章妈妈咬咬牙又道:“大小姐您不如吹吹枕头风?您也知道,老爷和夫人待您是一片真心,从不曾亏待过您,就连您出嫁时的嫁妆,都是极其丰厚,拿出去在这京城里比也是排的上名的。”
“褚将军虽非一般人,可从情理上来说,也是老爷的女婿,算得上是半个晚辈。老爷四十寿辰,褚将军……也该露个面儿。”
章妈妈越说越小心畏忌。
不过温景却想着其他。
抬眸看着此时站在屋子里唯唯诺诺、畏手畏脚、说一句想三句的章妈妈,温景便觉有些好笑,她此时算是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水涨船高、狐假虎威了。
“章妈妈何时说话这般小心谨慎了。”
说者漫不经心,更像是随意交谈,可章妈妈却不寒而栗,抬眸看去,便见温景笑里藏刀。
“我可还记得章妈妈曾经的威风呢。”
章妈妈双腿一软,吓得哆嗦,“老奴……”
“什么老奴?”
锦竹忍无可忍接了话,狠狠地瞪着她,“章妈妈不一向都是自称我吗?”
温景脸上的笑意不减,也不打断锦竹,只静静地看着章妈妈,笑容里带有几分嘲讽。
“还有,我家小姐出嫁时的嫁妆,什么时候和你们攀上关系了?那都是老夫人留给小姐的,和温府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别睁眼说瞎话!”
章妈妈被锦竹说的哑口无言、汗流浃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连她都可以趾高气昂斜着眼看的人,如今的身份却是天壤之别。
章妈妈好不容易挤了一抹笑容出来,企图和稀泥,大事化小。
“这大小姐的不也都是老爷的。”
这话说的着实不要脸,锦竹被气得小脸通红,“你放屁!”
章妈妈似乎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语,有些惊愕地看着她。
若此时面对的是其他人,锦竹或许还会有一丝窘迫和难堪,可面对她们,锦竹只怕肚子里难听的话少了!
“真够脸厚的,这档子恬不知耻的话都有脸说出来!”
身为沈氏的心腹,章妈妈在温府也算是半个主子,受尽尊敬,还从未有人敢如此对她说话。
所以此时面对锦竹的话语,章妈妈被气得一肚子火,却敢怒不敢言。
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温景也不出声打断,见锦竹出够了恶气后才轻笑出声:“锦竹。”
锦竹停了下来,却依旧气鼓鼓地看着章妈妈。
温景看向了章妈妈,淡淡道:“你回去吧,爹四十寿辰,我会回府拜寿的。”
话里依旧没有提到将军。
章妈妈虽还是有几分犹豫,却又不敢继续停留,只好稍微行了礼后退了出去。
待章妈妈退出去后,锦竹忍不住道:“夫人,您真的要回去吗?”
“恩。”
温府的人都已经来了将军府,她若是不装装样子回府拜寿,定然会给他们名头诋毁。
她自己虽不在意名声,可将军府却不能不在意。
锦竹咬了咬唇,蹙着眉道:“她们分明就不安好心!在将军域北征战的两年里,从不曾让夫人回府拜寿,结果将军刚一回来,就惺惺作态来邀请夫人,呸!”
锦竹似乎被气得不轻,愤愤不平地道:“恶心!”
锦竹还记得在两年前,因为将军新婚三日便外出征战,京城里众人津津乐道的传言是什么她们不是不知道,只是锦竹没有想到,温府的人竟然也会趁机踩夫人一脚。
所以那一年章妈妈可是特意来了将军府,告诉夫人,此后老爷的寿辰夫人不必回府祝寿。
就是为了能撇干净。
此等侮辱,锦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不过此时看着夫人不甚在意的笑容,锦竹心底的怒火渐渐淡去,可委屈却越来越浓。
她自幼便跟在小姐身边,先夫人逝世得早,所以自小便只有老夫人陪着小姐。
可老夫人却在小姐十岁那年逝世,后来京城来了人,说是小姐的生父。
锦竹也曾为此高兴过。
可她没有想到,他们把小姐接回去后,不闻不问,还尽数吞没了老夫人留给小姐的家产。
若不是老夫人生前留了心眼,把小姐的嫁妆单独留了出来,那些黑心窝子的人可不会给小姐嫁妆。
锦竹红了眼眶,微微侧过了身,低着头,担心被温景发现。
而温景此时也怀有心事,所以没有注意到锦竹的失常。
不过若是知晓锦竹心中所想,温景估计会失笑。
虽然当年她这副身子不过十岁,可身子里的灵魂却不止十岁,算上前世的,总共加起来都是三十好几的人了。
在祖母的身子每况愈下之时,便曾断断续续地告诫过温景,让她小心京城来人。
事后温景虽不知祖母所言是何寓意,却还是留了心眼,将名下大多数财产都转移了。
余下的,不过是些她愿意摆出来给别人看的罢了。
于此事,锦竹不知,温景虽无意隐瞒,去也未曾主动告诉过她。
不过若是知晓锦竹心中所想,温景倒是会悉数摊牌。
只是锦竹担心温景伤心,所以也极少提起家产之事。
温景端起茶盏,茶水此时已经不烫,温景小抿了一口,喝点茶水醒醒脑子,温景需要想清楚一些事。
三日后去温府拜寿,是否需要告诉褚昴。
温景自然不会劝说褚昴跟着她回温府,一来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劝说他出席一个五品官员的寿宴,二来温景本意也不愿褚昴参与这场寿宴,平白给温府长脸。
何况,温府此时相邀,心思定然不纯。
思前想后的,温景最终决定不将此事告诉褚昴。
其实站在褚昴的立场上来想,他估计也不会想要出席这场寿宴。温景担心,她若是真开口告诉他了,会让他误以为她在相邀,让他为难。
想清楚了,温景便放松了,侧眸便见锦竹垂着脑袋,安静极了。
温景定定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也不见她有所察觉,温景怪异,出声唤道:“锦竹。”
锦竹闻声一怔,忙回眸看了过去,若无其事地道:“夫人怎么了?”
温景细细地看着她,锦竹双眸闪烁,眼眶微微泛红,哪怕她是笑着的,却也遮挡不住她低落的情绪。
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温景稍一用心思,便知她心中所想。
有些无奈,可她也不能对锦竹直言,她并非真正的温景,所以对她这副身子的爹并无感情。
温景轻声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锦竹点头,走近扶起了温景。
温景想,多说无益,带她出去散散心吧。
主仆二人提步往外走去。
只是在刚走去云霁院门口时,温景却停下了步子,目光落在此时正蹲在云霁院门口的杏树下除草松土的那些小厮身上。
有小厮看见了她,忙走近请安。
“夫人。”
温景道:“是方妈妈吩咐你们除草的吗?”
以往的这些草都是温景闲来无事亲手除的。
小厮闻言摇头,躬身道:“是将军吩咐奴才除草的。”
闻言,温景诧异,眼神看向了蹲在杏树下除草的几人身上,紧接着又侧眸看向了另一侧的杏树下。
温景猜测,褚昴该是误解了她话里的意思,她说的左侧那棵杏树,是背对院子的左侧那棵,而并非是面向院子的左侧那棵。
所以他现在吩咐小厮除草的那棵杏树是她的。
温景想了想,还是开口提醒,“这边这棵才是将军的。”
哪知那小厮却面不改色,从容不迫地道:“奴才知晓,不过将军吩咐的就是除夫人这棵杏树下的草。”
温景微怔,旋即想了想,或许是她想多了,褚昴该是两棵杏树都吩咐除草了,不过先除的是她那棵杏树下的草罢了。
温景点了点头,随口道了一句,“将军有心了。”
说罢,便提步走了。
只是待她走后,那小厮回想起温景临走时说的话却颤了颤。
将军有心了?
的确有心,他此时都还记得,今早将军出门时看见这棵杏树下那些杂草时的眼神。
那可不像是在看杂草。
温景在将军府里转了转。
待快到午时,温景才回了云霁院。
只是路过院门口时,温景的目光落在了两棵杏树之下。
此时方才除草的那些小厮已经不在了,而她的那棵杏树下的杂草也被除的干干净净,只是……
温景的目光往另一侧移动,那棵杏树下的杂草却依旧长着。
想着方才那小厮说的话,温景还是怀疑,他该是弄错了。
没道理只除她那棵杏树下的杂草,而本该属于将军的那棵杏树下的杂草却置之不理。
温景怪异,哪知第二日,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温景看着原本长于院子外左右两侧的杏树,如今竟然长在了一侧。
而原本长在左侧的那棵杏树,竟被移栽到右侧来了。
移栽的那棵杏树正是温景赠予褚昴的那棵。
温景默了默,抬眸恰好瞧见了昨日除草的那位小厮。
见他走近,温景询问:“这棵杏树怎么被移栽了?”
那小厮躬身道:“回夫人的话,是将军吩咐的。”
是褚昴吩咐的?
温景诧异,“可知为何?”
那小厮歉意地笑了笑,“奴才不知。”
小厮的确不知,将军只吩咐把这棵杏树移栽到右侧,其余的什么也没说。
而因为这棵杏树此时已经根深入土,移栽麻烦,所以还特意寻了师傅,就是担心移栽不慎,杏树死了。
温景的目光落在那两棵排排并茂的杏树上,一大一小,昨日松了土,地面新鲜的土壤上零星点缀了些花瓣,生机勃勃。
温景只是在想,这棵杏树此时被移栽了,也不知今年还能不能结果子。
夜里。
温景若有所思地看着此时正坐在屋子里看书的某人。
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褚昴侧眸看向了她,知http://zjtechexpo.cn/晓被他察觉了,温景索性问了出口。
“夫君,你为何要吩咐下人把那棵杏树移栽到另一侧?”
此事难得勾起了温景的好奇心。
褚昴面色如常,只是沉寂的双眸却深深地看着她,沉默了良久,才收回了眼,淡淡道:“那边阳光好。”
温景:“……”

本站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点击免费阅读温景褚昴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