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连载

魏宁和苏隽小说渡劫老祖前妻完本免费下载资源

魏宁和苏隽 十弦文学 2020-03-23 08:22:59
  • 渡劫老祖前妻魏宁和苏隽合集版免费阅读-渡劫老祖前妻(魏宁和苏隽)全本小说大结局合集版阅读

    渡劫老祖前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魏宁和苏隽的精彩小说完整版下载全文无删减资源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渡劫老祖前妻全文阅读,主角是魏宁和苏隽小说,题材新颖,《渡劫老祖前妻》主要讲述了魏宁和苏隽之间的故事:吴家父子一唱一和,魏宁和看了个够,放下头发。微一偏头,“吴叔可说完了?”吴保人对着魏宁和,摆出假惺惺的笑:“族长,咱都是一家人,吴叔肠子直,说话难听惯了,你别放...

魏宁和苏隽小说渡劫老祖前妻全文免费阅读:

魏宁和笑了,苍白的小脸绽放出极盛的光彩:“说不定呢。”
熟悉的一幕,让魏宁和生出更加真切的感觉。她十七岁的年纪里,吴家父子是最大的烦恼,他们总是给她找麻烦,让她寝食难安。
当年的事,她记得极为清楚。她本来不应该当族长,这个族长,该由吴书鱼来当。
她那族长爹还活着时,曾带人到山神庙里占卜,卦象得出下一任族长合该出自吴家,正是吴保人的儿子,吴书鱼。
去年她爹暴毙,按理说,应该是下一任族长吴书鱼扶着灵柩去天御峰,一则埋葬老族长,二来与山神定契,正式接管魏吴两家。
可是,吴书鱼的腿偏偏在那时摔断了,不能上山。
一天、两天、三天……炎炎夏日,老爹尸骨停留在家里,从棺材里传出奇异难闻的味道,她知道老爹尸体开始腐烂了。
可是吴书鱼置若罔闻,派人过来说一堆哀悼的话,让她节哀。她去求他,甚至承诺会亲自抬着担架抬他上山,他只要出面就好。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书鱼哥哥,快点把我爹送上山吧,我求求你了……”
可不论她怎么求,吴书鱼只长长地叹息:“不可以啊。你说我的腿也真是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后来被磨得没办法,吴书鱼索性建议道:“要不你去上山。你是族长唯一的女儿,山神不会责怪。”
村里的继任族长,要么是山神承认的人,要么是上任族长的儿女。
老爹没法等了,必须入土为安。她心一横,抬着老爹灵柩上山,挖土、埋葬、献祭……献祭以后,她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去,从前活蹦乱跳的一野丫头,走个路都要人扶。她也顺理成章,成为魏水村新一任的族长。
事情若只到这,她还不至于恨,顶多觉得时也命也,怪不得谁。可事情偏偏不至于此。
她当上族长的第二天,吴书鱼就下了床,笑容苦涩的对前去探望的村民说:“我很抱歉。不过,阿宁要是多等一天就好了,哪怕一天,我就能下床了。”
吴书鱼苦涩够了,才大度地挥一挥手说:“不怪阿宁,她也是心急。”
吴保人在旁边大骂:“那死丫头就是想当族长,跟跟说了再等等,她一时半刻都不愿等!”
那时,她才刚刚当上族长,没有丝毫威望,魏吴两家关系本就不好,吴书鱼这番话,一下挑起两家的矛盾。吴家人于是气不过,遇事各种不配合,并且不断给新上任的族长使绊子。
那段时间,她抱着病,几乎忙成陀螺,身体一度透支到极点。终于一场大病,她躺在床上起不来。
吴书鱼才站出来:“我虽然没能做族长,可是阿宁身子骨弱,无法处理太多事情。大家有事,跟我商议也是可以的。”
就那样,吴书鱼夺走一部分族长权力。他是山神原本定下的族长,一部分吴家人对此深信不疑,对横空冒出的魏宁和并不信重。从那以后,他们有事索性越过魏宁和,直接找吴书鱼。
魏家人气得冒烟,觉得自己族长受到轻慢,便与吴家人大吵一架。那一架,使得两家本就冷硬的关系,更是雪上加霜。
没谁是傻子。
那时魏宁和才知道,吴书鱼既不愿牺牲自己,从此做个短命鬼,又想要不惹埋怨地当族长,于是先推她去献祭,等事态稳了,他再站出来,以新族长年纪小身体弱为由,代理行使族长实权。
可惜,她既知道自己被骗,那么拼死也不会让他们谋算得逞。
梁子,就此结下。
当年第一次祭祀山神,山神也是久未出现,吴保人冷嘲热讽,吴书鱼假意维护,虽然后来祭祀成功,可她年轻气盛,回去也被这对父子气病了。
现在嘛。魏宁和望天。
她不是那个受气包了。
————
接着祭祀未完的礼,葬鬿雀,埋山玉,跳祭祀舞,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
祈祷结束,所有人屏住呼吸地等待。一柱香眼看烧完,鹿吴山一丝风也没有吹下。
吴保人险些笑出声,他倒要看看,这回魏宁和怎么下台。
正要说几句火上浇油的话,魏宁和伸出手指,放到唇边,“嘘。”
魏宁和施施然走到山脚下,提气,张口:“感谢山神庇佑我魏水村,您是世间最最伟大的神,作为您的子民,我们倍感荣幸与感激。”
村民:“………”
吴保人:“…………”
吴书鱼:“………………”
还是没什么动静,吴书鱼嘴角勾起冷笑,伸出手示意吴保人。
吴保人于是哈哈大笑,可是没笑几声,脸色就僵住了。
沙沙沙……一阵山风从山脚下吹拂起,两只鸟雀自山林里钻出,围绕魏宁和,叽叽喳喳叫唤。
村民激动:“山神,山神显灵了!”
魏宁和一眼不眨,“山神啊,没有您的庇佑,我们如何生活得下去,猎人打不到猎物,庄稼得不到收成,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鹿吴山感谢你。”
身旁围绕的鸟儿越来越多,衔着鲜花抛撒。
村民会意,也张开嘴,“山神,您是世上最伟大的神……”
山神太高兴了,在山脚下怒放出红艳艳的山花。这届村民不错,很不错,特别尊敬他,特别爱戴他,本神特别特别满意!
山神愈高兴,接下来一年的收获愈丰盈。
一时间,村子上下喜气洋洋。
魏家人扬眉吐气,望向魏宁和的目光温和许多。

魏宁和苏隽全文阅读

直到轰隆一声雷雨降临,山神才恋恋不舍地卷起礼品。魏宁和笑了笑,她上辈子毕竟主持祭祀十多年,早摸清楚山神的性子。山神像个腼腆的孩子,他一开始不来,只是在她这个新族长面前不好意思罢了,后来现身,是被夸得飘飘然了。
吴保人正要偷偷溜走,魏宁和叫住他,“吴叔,你看这次祭祀怎样。”
吴保人脸色难看,“不过是场意外,书鱼也能行。”
“哦?”魏宁和转头看向吴书鱼,目光炯炯,阻止他往别人身后躲,“书鱼哥哥啊,你也这么觉得?”
吴书鱼干笑。如何祭祀山神的课他上听魏梧州讲过,除非自身祭祀,否则山神压根不理你是谁。
不过不利自己的话他,傻子才说。吴书鱼握住腰间的代理族长印章,冷笑,这是他自己刻的,还没到丢的时候……
吴书鱼脑筋急转,突然低下头,自嘲:“在夸山神方面,我不如阿宁。”
这句话别有深意,就是说魏宁和会拍马屁喽,他自叹不如。
魏宁和挑挑眉,只当作听不懂,直来直去说:“既然你也承认了我这个族长,那么,以后村里的事我有资格管么。”
吴保人眼珠子一瞪就要发作,管什么管,一个死丫头而已。族长是他儿子的!魏水村也是他儿子的!
吴书鱼默不作声挡住他,反复摩挲印章。低下头苦涩地道:“你想管,就交给你。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这个你不用操心,有牛叔在呢。”
吴书鱼神色变冷。魏宁和态度坚定,几乎在逼迫,让他心生不悦,印章他不可能交,到手的权力哪有让出去的道理?
吴书鱼祭出上任族长:“魏叔走时,要我照顾你。”
我爹要是知道你这么照顾我,非得再气死一次。
魏宁和讥笑,今儿这半拉族长权力她还非得要了。她大声道:“可是我爹说,再难也要担起自己的责任。以前没当回事,现在想想,他说的真的很有道理,可是想听也听不到了。”
声音愈发低落。
村民见状,情绪也低落起来。魏梧州是个好族长,虽然姓魏,可是吴家人也挑不出错来。可惜啊,这人死得早。魏宁和这个丫头也可怜,年纪轻轻,没了爹也没了娘。
吴书鱼憋住怒火,强行挤出两滴眼泪,失去了族长位,他还得说,“阿宁,别难过。”
吴保人气不过,直接甩袖子走了。
————
春雨寒凉,回去路上,魏宁和又病了。
虽病弱无力,可是她还是躺在床/上喟叹:“活着……真好……”
急匆匆赶来的村医牛叔差点绊倒在门槛上,他护好药箱,捋一捋山羊胡,迈步走入内室。
待看到床边族长烧得通红的脸蛋,心疼不已。
才十六岁,总归还小啊,青葱水嫩的年纪,背负不属于她的重担,该有多累?
紧随其后的牛婶耳背,只利索地拿起水瓢催促丈夫:“磨磨唧唧,还不诊脉!唉,吴家父子看阿宁一个女孩子家,可着劲儿欺负。要我说,家里就该有个男人,苏隽那小子一去七天,也该回来了。”
牛叔女儿魏青青随后跑进来,被亲娘指挥着去打水,听了这话嘟嘟嘴,甩着两条大粗辫子:“娘你这话不对,外面世界听说可比咱们村子大了千万倍呢。”
牛婶:“不去烧水,还跟老娘顶上嘴了!苏隽是衍圣宗大弟子,能上天入地,拎个法器日行千里。不懂就别瞎吵吵!”
魏宁和烧到迷迷糊糊中,听到“苏隽”两字,撇撇嘴满脸嫌弃:“别提他!”
阴魂不散,老不死的!
“好好好,不提不提,阿宁好好睡,今儿个祭祀辛苦,瞧把孩子累的。你们男人怎么搞的,一个小姑娘都照顾不了,还能指望你们干什么?”
久违的温暖,让魏宁和安心睡过去。
但不知为何,睡梦中心跳异乎寻常的快。
深夜,魏宁和就被突如其来的心悸痛醒了,身体像裹在冰窟里,血都冻***。
她睁开眼,急促地***。
耳边是杂乱的脚步声,伴随紧张担忧的口吻:“快!快!热水呢?快呀!”
屋内昏暗,烛火胡乱摇晃。魏宁和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有人不断换热手帕,擦去她额头冷汗,有人重重摁压她胸口,一下一下。
魏宁和魂魄又飘荡到了半空。
她瞧见屋子里多了很多村民,都围绕她的身体而着急忙碌,神色焦急,不敢有丝毫停顿,生怕一个没注意,就出了众人难以承受的事。
许久,牛叔声音传来,苍老无力:“别忙了,不中用了。”
一屋子人仿佛定住一般,然后痛哭出声。
“宁丫头才十六岁,她才十六岁啊!”
“这叫我们怎么跟老族长交代?”
魏宁和:“………”
她莫不是重了个假生。

本站推荐理由

渡劫老祖前妻最新资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点击免费阅读渡劫老祖前妻全部章节!

魏宁和苏隽小说仅代表渡劫老祖前妻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