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许绿筱丁宸小说红尘小爱里在线下载大结局小说

十弦文学 经典言情 2020-05-23 11:54:23
  • 红尘小爱里合集版免费阅读-红尘小爱里(许绿筱丁宸)免费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红尘小爱里全文阅读,主角是许绿筱丁宸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许绿筱丁宸之间的动人故事:腻歪够了,男的喝水,然后手一扬,把空瓶丢向斜后方的垃圾桶。那里蹲着个拾荒的婆婆,瓶子打在她后脑勺,发出一声不轻不重的Duang。那女...

许绿筱丁宸小说红尘小爱里全文免费阅读:

抖落掉头上脸上的彩屑,许绿筱看清包间里的情形,男男女女,二十来人。都很年轻,男的随意范儿,女的无论是衣服还是神经都比较紧绷,仿佛在暗中较量,看她时也像那种势利眼的店员似的,自下而上,又从上到下。
嗯,当她是条形码呢,还连扫两遍。
怪不得问要不要买裙子,她的确是成了格格不入的小灰鸭。
丁宸介绍:“许绿筱,F大的师妹。”
有人接话:“师兄师妹什么的,最有故事了。”
又有人捧来寿星王冠,他挥手挡开:“别整没用的,吃饭吃饭,我饿死了。”
对方说:“饿成这样?路上没吃点儿小点心?”视线瞟过他身边的人,直白而轻慢。
坐下时许绿筱做了个深呼吸,这人节奏太快了,她只能静观其变。瞥见椅子后略显无辜的海绵宝宝,其实他是故意不给机会让她退还和摊牌吧。
然后发现,丁宸是左撇子。
据说这样的人更聪明?没看出来。
有人来倒酒,还声称该连干三杯。
丁宸掩住杯口,“说明白点儿。”
“因为‘一罚二喜’,罚的是你迟到,让大家久等,第一喜,寿星,第二喜,喜得……”对方咳嗽,“与小师妹喜相逢。”
丁宸拿开手,干脆地连喝三杯,“行了吧?”
这人看向许绿筱:“小师妹一看就是有量的,你俩一起的,也该连喝三杯是不是?”
许绿筱不接招,眼前这场鸿门宴,万一醉了不知道是失身还是失肾。
丁宸递上自己杯子:“就一杯,今天还有正事儿,胡说八道的,给你个面子不错了。”
倒酒的说:“那也行,干正事要紧。”
按惯例,女士们要去补妆,顺便八卦:
——没想到Linda这么快就下线了。
——少爷最近的口味还真是一言难尽。
——全身加起来不到一百块。
——没准是故意穿这样,满足少爷的恶趣味。
——前几天在机场看见Gigi了,不当模特了,进剧组,混成女二了。
——少爷加持过,就是不一样哦。
——羡慕了?也想被加持?
——我想夹他。
许绿筱站在隔间里,手指停留在马桶冲水按键上方,低头看自己,明明过了一百块好吗?
是眼神不好,还是算术不好?就没想到被议论的对象可能也在这吗?
还是觉得听见也无所谓?或者是故意说给她听?
其实她才是误入剧组,三流又魔幻。
等外面没动静了,她才出去,洗了把脸,重梳了马尾,握拳,今天必须做个了断!
许绿筱回去时,一男的正声情并茂地说着什么新鲜事,吸引了大部分目光。“少爷”靠着椅背安静看手机,待她坐下,他脑袋靠近点,“去这么久?不是迷路了吧。”
“好像是。迷了好几天了。”
这话已有所指,某人不接茬儿,收了手机,左手托腮,侧过脸看她,又像只是在发呆。腕表从袖口滑出来,全透明表盘,看到了机械内脏,唯独看不清时间。
许绿筱走了下神,问:“什么时候能单独说几句?”
丁宸看着她发梢挂的水珠,伸手抹了一下。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躲。
他不以为意,右手顺势搭在她椅背上,打了个哈欠,反应慢半拍似的说:“你洗脸了,困?我也有点儿,我在楼上定了个房间,”他食指往上,“上去聊?”
许绿筱呆了呆,那还能聊吗?
刚被网上热门事件科普,只要女的跟男的进了酒店房间,发生什么都被视为自愿或默许,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忽然有人嚷了句:“不许说悄悄话!有什么好玩的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丁宸懒洋洋地回:“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这话听在许绿筱耳中,像是个小小炸雷。而且他说话时,是看着她的。看来这人果然记仇,她想起了他送的各种白花、继而又是红花,是有什么隐喻吗?这哪里是简单粗暴的套路,分明是隐藏很深的行为艺术。
又有人说:“说好了啊,寿星不可以提前离席。”
丁宸漫不经心地回:“行啊,那你们就提前撤,让我们说会儿悄悄话。”
“谁知道你们是要说悄悄话,还是做点悄悄事?”
很多人都笑了,他也笑,欲盖弥彰地咳嗽下:“说话注意点,别带坏小朋友。”
对方不依不饶的:“谁是小朋友?这屋里谁过三十了?你多大?还有你?”
被点名的几位女士推说这是秘密,结果一报数,都跟许绿筱不相上下,有个才十九,看来化妆果然会掩盖真实年龄,不是减龄,就是增龄。
过生日,怎能少了蛋糕?蛋糕出场时,有人惊呼。
因为它更像是个模型车,细节俱全,惟妙惟肖。推蛋糕的那位一脸得意,单手掐腰,跟车模似的,“法拉利最新车型,经典红,帅不帅?意外不意外?”
寿星点头:“不错,挺有想法。”
“这就是咱大伙对少爷的祝愿,红红火火,马力十足。”这人说着往上插两根数字蜡烛,一个2,一个5,用打火机点燃。
不知谁说句:“是不是少了个0?”
大家都笑,连许绿筱也没忍住。
寿星看了她一眼。
“一罚二喜”那位说:“咱们丁少不走寻常路,今年过二十五岁生日,明年还得过二十五岁,知道为什么吗?”他看过来:“小师妹,你猜猜看?”
许绿筱说:“今年是虚岁,明年是周岁。”
对方打个响指:“小师妹果然有才。”
分完蛋糕,有人提议寿星讲几句,丁宸还是那副懒懒的姿态,“说说自己的人生偶像吧,你们先来。”
有人一马当先:“我偶像是希特勒。”
被调侃:“怪不得发现你有点反人类倾向呢,我是说长的。”
另一人,“特~朗~普,这辈子活得值,我跟他也差不远了,就差再挣点钱,客串几部电影,结了再离几次,再竞选个那啥。”
被群嘲:“这才是真的差得远了。”
有位坐在男伴腿上的女士说:“我也有,可可香奈儿。”
被另一女士揭短:“我看你偶像是她的包吧。”
她点头:“还有衣服和化妆品。”
男伴就是提“小点心”那位,揽过她亲一口,“就稀罕你这坦率劲儿,不婊。”
就听“一罚二喜”说:“你们这些人,能不能务实点?我偶像是丁少他爸。”被大家嘘声,他一脸认真地继续:“丁少,咱爸打算认个干儿子吗?”
丁宸面无表情地说:“干孙子可以考虑一下。”
他看向身侧:“你呢?”
许绿筱心里有个答案,不过在这么个拼爹界翘楚面前,说出自力更生女强人的名字,好像是有点不合时宜,所以随口道:“南丁格尔吧。”
果然被所有人“刮目相看”。
只剩下寿星了,大家对他的答案还是抱有几分好奇的,就听他淡淡地说:“周幽王。”
“一罚二喜”惊讶:“真的假的?别啊,我偶像打下这大好河山容易吗?这得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啊,哦懂了,反正我们就是被戏的诸侯儿了。”
丁宸看着身边人若有所思的侧脸,指了指她面前那一角蛋糕:“怎么不吃?”
许绿筱没说话。
这伙人东拉西扯,又似乎意有所指,某人装糊涂,扮温柔,话里话外地撩。她明白了,什么套路什么凑巧?她不过是人家在生日的几天前给自己物色的一个礼物。
或者,礼物都不算,只能算作一口小点心。
面都不用露,“哐哐”砸了几天钱。几万块,对她来说,兴师动众,寝食难安,于他,不过是个价格,一次就睡回本儿,没准还能多睡几次。分摊下来,只怕比小姐都划算,还保证干净,所以一次次确认“virgin”?
这样一算,那种堵心的感觉又上来了。
所以她怎么还吃得下另一块“小点心”?
她拿过一瓶开封了的酒,给自己倒了半杯,给他的杯子也倒上,然后站起来,“丁学长,祝你生日快乐。”说完一口干了。
有人叫好。
丁宸没动,看着她,等下文。
洋酒一口闷的后果是,许绿筱被狠狠“激”了一下,差点迸出泪。
“我学校还有事,先走一步,今天认识各位,很高兴。”
她不去看那个人的反应,心想那袋子东西也不用特意说明了,只是可怜了海绵宝宝,应该用红白蓝编织袋的,因为那些东西,配不上它。
一屋子彻底静下来。
许绿筱快走到门口时,那个人终于开口:“你到底对我有什么不满意?”
这话说的。
还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让她想到那个饮料瓶,还有那张名片。
是不是只要他给的,不管有用没用,不管砸人脸还是后脑勺,对方都得受宠若惊、喜极而泣地接着?想要演戏别人就得配合,想要算计别人也要假装没有识破?
她转过身,对上他的视线,平静地说:“没什么不满意,就是有自知之明,而且对纨绔膏粱没兴趣。”
事后回想,还是受酒精***了吧。不然跟他周旋了这么久,再心平气和说句“拜拜”又怎样?情商呢?还有什么“纨绔膏粱”,打击面太大了,这屋子里得有一半躺枪吧?
丁宸脸色果然不好看,定定看了她几秒,然后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嘴角又含笑:“就冲你这句话,我也得把你追到手,不然我跟你姓。”

红尘小爱里全文阅读

许爸爸曾是文艺青年,因对竹子情有独钟,生个儿子,叫“修君”,希望品格如“此君”,结实、正直、谦虚、有节。
生个女儿,叫“绿筱”,谢灵运有诗:“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
对于老父亲的期待,儿子基本做到了。皮实,耿直,虚心也有,就是天生不爱读书,勉强混了个大专文凭。倒是这个用他体制内工作换来的小女儿,专挑父母优点继承,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孩子”。
寻常的四口之家,在繁华都市偏安一隅,物质上,自认算小康,不过按照网上“最新标准”,又被划分到贫困甚至贫穷……http://zjtechexpo.cn/好在精神层面绝对富足,相亲相爱,自得其乐。
因此,许绿筱较之同龄人,多了几分天真和清高。
换句话,也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这不,一不留神就得罪了人。
然而,撂下狠话的人却迟迟不见动作,这让人想到暴风雨前的宁静。她脑补了各种可能性,比如:走着走着,被一只手捂住嘴,麻袋套上头……所以她能宅则宅,外出必与人结伴,连室友都发现端倪,关切地问:“九姨太,你还好吧?”
“忘了九姨太吧。”
“小竹子,你这几天有点怪。”
“怪可爱的?”
“怪吓人的。”
这一天,许绿筱照旧留守寝室,窗户“嘭”的一声响。
她第一反应是子弹,这是要大白天破窗而入、用直升机来抓她了吗,比起月黑风高夜暗搓搓行动,这么浮夸的作风,倒是更符合某人调性。
待她凑过去,只见阳台上躺着一只懵圈的小麻雀。
不等她伸出援手,小家伙站起来,晃了晃,拍打翅膀重新起飞,很快消失在楼宇后。
她不由失笑,这就是以练听力为名看太多罪案剧的下场……被一只小麻雀教做人了。
于是当即做了个勇敢的决定——她要去食堂吃饭了。
暴风雨来了又怎样?她做一回海燕就是了。
刚出寝室楼,迎上一丛移动的红玫瑰,她眼皮跳了跳,侧身让路,可没走几步,就听见可怜兮兮、气喘吁吁的一句:“许、许绿筱同学,你的花,请签、签收。”
“……你认错人了,我叫许海燕。”
“许海燕同学,你的花,请签收。”
“……”
看着花店伙计吃力的身姿和无辜的脸,路人惊叹而八卦的眼,许绿筱心生一计,凑近点问:“你看这样行不行?花我收下了,再八折卖给你们店,批发价变零售,咱们双赢,它们也实现了自身价值,拿在真正需要的人手里。”
小伙计领会了几秒,瞪眼:“还让我再抱回去?”
“七折?”
“五折?”
“三折?”
“……等我跟老板请示一下。”
“老板说,不可以,我们也是讲究诚信的。”
“……”
小伙计把花送到楼上,豪饮了一纸杯凉白开,许绿筱看着这一大墩子花犯愁:“这是多少朵?99肯定不止,没有999,莫非是365?”总不会是666吧。
“……是我们店里这会儿所有的红玫瑰。”
靠。这人莫不是疯了?还是跟他的钱有仇?跟他老子有仇?
想到那句“周幽王”。可她不想当褒姒啊。
小伙计歇好了,拿起手机:“冒昧问一下,可以不可以拍个照?我要发到朋友圈,配文字,‘只要爱对了人,每天都是***节,’请叫我‘真爱的搬运工’……”
“……你还挺有想法。”
“我们老板的主意。”
“还真是诚信鸡贼两不误。”
折腾了一遭,许绿筱终于来到食堂,不幸赶上了就餐高峰期,好不容易找到个空位,刚坐下,就于乱哄哄声中捕捉到一句:“就是她吧?”
“也就不过如此嘛。”
一定不是说她。
身边一对旁若无人秀恩爱的情侣终于吃完,听不见“宝宝,张嘴”这种鬼话,她的食欲才正式打开。
很快又有人坐下,她先看到的是一只鞋,纤尘不染的Nike白球鞋。
“不打算请我吃个饭,尽一下地主之谊?”
来人抱着手臂,穿蓝白拼接的棒球夹克,戴墨镜,靠她这边嘴角上扬,一副心无芥蒂的神态。许绿筱的食欲之门又悄悄合上了。
他偏了下头:“或者我请你?”
“我正在吃。”
“那就晚饭。”
“……”
“明天早饭?”
许绿筱没法再下筷子了。
“不好吃?正好换个口味。”
“……”
“消化不好了吗,我有药。”
他忽然伸手扶额,低声说:“靠,有人偷拍我。”
“那还不赶紧撤?”
“除非你和我一起撤。”
许绿筱想到宿舍里那一堆红玫瑰,有种不堪重负的感觉:“我道歉,收回那四个字,是挺不中听的,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他轻笑,“你怎么这么没种?但我不同,我是男的,说出去的从不往回收。”
许绿筱又埋头吃了几口,把菜都吃了,端起餐盘送去回收处,去水龙头下洗手。
丁宸等在门口,在打电话,等她出来就收线。
保持着“社交距离”走在路上,身边人闲庭信步般,偶尔指向路边忆当年,“我就在这个楼上课,你也是吧?电梯还不给学生用?”
她一心二用地应答。
路过新建的教师停车场时,她问:“丁学长,你今天开什么车?”
“保时捷,怎么?”
“我在想是不是那天我的这个问题,让你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是想撩你,其实……”她想到街头那一幕,“这纯属意外。你问我对你哪里不满意?不是满不满意的事,而是三观不同,你想要的消遣,我玩不起。我想要的认真,你也给不起。”
丁宸随口道:“你怎么知道我给不起?我要的就一定是消遣?”
许绿筱笑了下,“我指的认真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
丁宸嘴角明显一滞,“你才多大?”
“我觉得,这个跟年龄没关系,是感情观的问题。”
“所以你觉得自己的感情观很成熟了?纸上谈兵谈来的成熟?”
许绿筱别开脸,行你阅人无数,我就是纸上谈兵?太小瞧人了。她咬下唇:“如果那个关于virgin的问题,答案是否定的呢?”
“那又怎样?”丁宸顿一下,“是不是那天我的这个问题,让你误会?”
“误会什么?”
“误会我想要或在意答案,其实,我只是想撩你。”
许绿筱无语,有这么撩人的吗?好歹在灯塔国呆过几年,就算没学会什么叫尊重女性,难道也没被人泼一脸水长长记性?还有,那白玫瑰、白百合、白马蹄莲、白芍药又怎么解释?总不会是把她当死人吧。
丁宸继续:“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有些事,顺其自然就好。”
许绿筱再度无语。
第二次见面就邀人进房单独谈,他对“顺其自然”这个词是不是有重大误解?她忍下腹诽,“我是想说,大家都挺忙的,您忙着日理万机,我忙着蝇营狗苟,还是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注定没结果的事上。”
丁宸笑笑,“我的时间,想怎么用,浪不浪费是我自己说了算。在你这个年龄,如果连约个会的时间都没有,那一定是你的人生规划有问题。就算你铁了心只谈那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起码也需要一点经验才有判断力吧?”
他为了和她“面谈”,变成倒退着走,还背着手,也不怕别人撞上,或者是横行霸道惯了,说出的话更是自恋得可以:“我是老?是丑?还是带不出去?这样条件的人愿意帮你积累经验值,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这样的机遇,你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次了。”
他站定,“怎样?我说的没错吧?”
何止是没错,简直无懈可击。珠穆朗玛峰如果能说话,也就这口吻了吧。
许绿筱想了想:“那我起点这么高,下一次,岂不是只能找有皇室背景的谈了?”
丁宸一本正经道:“那可能都是发际线堪忧的了,不过也不失为一种进步。”
许绿筱绷不住,笑了又笑,忽然止住。
两人之间,不知何时,缩短为“私人距离”。
能感受到身高差,不知道萌不萌,但是有压迫感。四目相对,有一双是隔着镜片的,反而添了些神秘莫测。真怕他忽然吻过来,那她要不要甩个巴掌配合?
好在丁宸的手机忽然响,他拿出看了眼,嘴里问:“这样的‘单独聊’你满意了吗?”
她点了下头,算吧。
他按掉手机,“有点渴,要不你请我喝瓶水,今天的叨扰就到此为止?”
路边有个书报亭,也卖雪糕饮料。
许绿筱问:“喝什么?”
“矿泉水就好。”
买了一块钱的某师傅,丁宸接过时说“谢谢”,打开喝了两口,阳光下喉结微动,他拧紧瓶盖,也不废话:“走了。”
走到几米开外,举起水瓶摆了摆手。
旁边飘来一句:“哇,这大长腿。”
许绿筱看过去,就见两个低年级女生,一个看长腿,一个看她,对上她的目光后,拉拉同伴,叽叽咕咕地走开了。
她往回走时,忽然想,不知道这个瓶子被扔掉时,会不会砸到人?
那天,拾荒婆婆研究那个空瓶时,她也瞄了眼,所以这种廉价水,没准出校门就扔了,砸到人的话,得脑震荡。
***
许修君最近成了职业闲人,当初家里托了关系才把他送***的国企,连续亏损几年仍有不错的福利待遇,猝不及防地宣告破产。
他现在白天跑跑人才市场,晚上翻翻书,妹妹和女朋友都建议他考个资格证充充电,可他一看书,就浑身不得劲儿,不是饿了热了就是困……他小时候被医生鉴定过,儿童多动症。大学时又被二次鉴定,成年人多动症。这很罕见,据说一百个人里才有四个。
就这运气,他应该考虑一下往博~彩~业发展。
这天中午,许妈妈包了蟹肉虾仁饺子,装了一保温桶,让儿子送去学校。
虽然家在本地,可许绿筱有时一个月也回不去一次。
许修君到了学校发信息,妹妹下午有课,他把东西放在楼下舍管阿姨处,伏在桌上填访客登记。旁边有个男生也在等人,瞟到他笔尖下的名字,念出声:“许绿筱?”
“认识?”
“想不认识都不行啊。”
“怎么说?”
对方看他卫衣仔裤配球鞋,浓眉大眼挺精神,想也没想就“认证”了身份——追求者,还是走“暖男”路线的,冲他竖拇指,“哥们,眼光挺好。”
许家哥哥难得机智了一回,将计就计,刚好男生等的人姗姗下楼,一起分享了近日的校园头条。
那女生模样一般,化了妆,穿得也跟白领似的,跟学生气浓重的男友站在一起有种不太搭的感觉。她用一种懒得多讲、又不吐不快的语气说:“……被神秘土豪疯狂追求呗。”
“每天一捧花,礼物都几千上万的。不过,据说都退回去了。”
男生配合着一惊一乍:“真的假的?富贵不能淫啊。”
“嗯,昨天中午还看见她和那男的,在食堂,压马路……”
许修君皱眉,“那她到底是接受还是没接受?”
女生很懂地说:“这个,知道有个词叫‘欲擒故纵’吧?”
男生接过:“也难怪,这攻势,我要是女生也抗拒不了。”
女生撇嘴:“你知道什么呀,这叫套路。那个男的,长得还不错,但一看就是个playboy,开的是保时捷918,这点钱算什么,关键是想要得到什么,以及这热情能持续多久吧。”
她看一眼手机,“哎呀,团购的票得早点去选座位。人家是挥金如土,咱们是天天吃土……”
男生临走扔下一句:“哥们想开点吧,人这实力,咱是比不了。”
“一捧一逗”的两位走远,还有余音飘来——
“连人开什么车都清楚,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论坛上说的。”
女生不知又说了什么,男生叹:“靠啊,这世道,我等diao丝只能当接盘侠

本站点评

红尘小爱里 在线资源完整免费阅读免费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免费全文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

点击免费阅读许绿筱丁宸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