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席岁季云修小说季太太宠夫日常在线完整版阅读免费

十弦文学 经典言情 2020-05-23 11:54:20
  • 季太太宠夫日常合集版免费阅读-季太太宠夫日常(席岁季云修)免费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在线阅读

    精彩不容错过!

    温馨提示:点击下方红字链接阅读全书哦!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季太太宠夫日常全文阅读,主角是席岁季云修小说,题材新颖,故事全文主要讲述了席岁季云修之间的动人故事:临死之前,只有那个患有自闭症的季家大少爷义无反顾冲入火场,用血肉之躯扛下重击,紧紧将她护在怀中,哄着她:岁岁,不怕。一朝重生,席岁义...

席岁季云修小说季太太宠夫日常全文免费阅读:

席岁真正认识初盈,是在上一世跟季淮西结婚之后,她偶尔回国,在季淮西的公司遇见过初盈,那时候,初盈已经是季淮西的秘书。
因为对季淮西没什么感情,她并没有多少婚姻意识,即便是丈夫在身边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女秘书,她也没太在意。
后来在季家的家宴上,初盈以季云修女朋友的身份出现,那天初盈表现得很好,是长辈们喜欢的类型,而她对着初盈的印象大致也是……体贴温柔、善解人意。
直到后来初盈怀孕,被季淮西带回家,她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季淮西竟然跟初盈玩起了老板跟秘书那套游戏。
那时候她跟季淮西还没有离婚,季淮西带着初盈回家就是赤衤果衤果的打她的脸!
“有些人,表面是小秘,其实是小蜜。”她当然是回赏了初盈真正的一巴掌。
“我跟淮西是真心相爱的。”初盈一手捂着脸颊,一手护着***的腹部,说话的时候,唇瓣都在颤抖。
她到现在还记得初盈捂着脸颊,眼眶泪水盈盈的模样,那真是可以用“楚楚可怜”来形容。
这些话落在席岁耳里,只觉得是万分讽刺,“真心相爱,就来当***,还要不要脸啊?”
后来季淮西以分居两年为由,向法院起诉离婚。
那时候的她不论是经济还是势力都抵不过季淮西,只能离婚。而离婚的当天,她同样送了季淮西一巴掌。
季淮西碍于颜面,即便是愤怒也不会当众对她出手,只是转身上了豪车。
车门打开时,她看见坐在里面等候的初盈。
后来初盈登堂入室,至于有没有翻身做正室,她就不知道了。
上一世的故事结局,她再也不会知道了……
思及此,席岁按着脑袋,只觉得头疼。
现在的初盈仍然是一副柔弱小白花的模样,看起来就让人想要呵护。
像季淮西那种自身拥有成就感的男人不再需要跟他同样强势的女人,更不需要比他更优秀的女人,初盈这种柔柔弱弱的女孩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心。
也难怪季淮西会喜欢,毕竟初盈那张脸,确实不错。
倒是想起另一个事,席岁眼底划过一丝疑光。
她现在更好奇的是,初盈是怎么成为季云修的女朋友的?
季云修……喜欢她吗?
——
初盈的声音将她从回忆中拉出来。
席岁定定的望着她,脸上泛起一抹冷意。
“真是谢谢你。”初盈注意到她的眼神有些奇怪,但不敢多想,再次道谢,抱着文件匆匆离开。
席岁的目光下意识追随。
助理张煦刚好走过来,礼貌打招呼,“席总监好。”
张煦发觉席岁的注意力在另一个人身上,伸长脖子多看了两眼,认出那人身份。
“席总监在看初盈啊?”
“你认识她?”
“见过两次,***,她是刚进公司的新人。”有一句话他没说完,初盈是新进公司的,也是职员中难得一见的美人。
虽然他们一致认为席总监这种才貌双、全家世不俗的女性才是最优秀的,可正因为席总监太优秀,他们这些人自知配不上,不敢肖想。
而公司那些小职员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有追求的资本,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去关注。
旁观者清,席岁一眼就看穿了张煦的小心思。
手指在文件夹上叩响两声,“把她资料发我一份,马上就要。”
“好的,席总监。”张煦不敢耽搁,立即去办。
席岁闭了闭眼,放缓呼吸,平复内心翻涌的情绪。
不露声色,是她必须学习的,很重要的课题!
*
季云修是个学习能力超强的聪明人,当他知道用手机微信可以联系席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在手机上跟席岁打字聊天。
但季云修其实不太会聊天,他只会在固定的时间问好,并且在席岁问他的时候,做出相应的回答。
若是换作旁人,异性每日给她发早晚安,她肯定要怀疑那人想撩自己。可若对方是季云修,她就完全没有这种猜疑。
季云修只是习惯重复刻板的行为模式。
记得小时候,幼儿园老师规定每个小朋友早上来教室见到老师要向老师问好,老师会教导小朋友几种不同的问好方式,别人小朋友会做出相应的手势,而季云修会把每个问好***全部做完。
无论老师怎么解释都没用,他都坚持自己的行为模式。
虽然季云修比她大岁,可当初他们一直是同级,见得时间多了,所以到现在她还记忆深刻。
下午四点的时候,席岁收到一条季云修发来的消息。
看到提示的时候还有些好奇,季云修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给她发消息?
她没忍住在上班时间开了个小差,点***一看,是一个空格。
她敲屏幕回了一个:?
“阿修”的备注下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她还以为季云修要说什么话,结果他同样的回了一个:?
岁岁:【你给我发信息干什么?】
阿修:【不是我,是闪电。】
岁岁:【闪电成精了,还会发微信了?】
阿修:【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
“噗……”看到这个回复,席岁是真没忍住。
不是不会聊天嘛!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狗”了!
岁岁:【你在哪儿学的这些话?】
阿修:【手机自己跳出来的。】
席岁差不多懂了。
大概是手机上某个APP弹出一些消息框,有类似于这样的文字,季云修就记下了。
助理张煦扣了扣门,“席总监。”
张煦把刚才要审核的资料放在桌上,并对此做了简单的说明。
“咳。”席岁悄悄把手机放下,昂首挺胸,端正姿态,摆出严谨的态度,“好的我知道了。”
一直没等到回答的季云修此刻抱着手机不肯放下。
闪电站在他旁边,伸出一只爪子刨了刨,什么也没够到。它不服气的“汪&http://www.zjtechexpo.cn/rdquo;了声,感觉自己失宠了……
等到下班之后,席岁才重新拿出手机。
一看,微信消息居然接近一百,全是季云修发来的。
席岁匆忙往上翻看记录。
他大概是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她的回复,然后每隔一分钟跟她发一句:【岁岁,再见。】
之前每次聊天结束,都会说再见,唯独这次没有,可他依然在坚持,坚持到席岁回复为止。
席岁直接给他发了一句语音过去:“对不起,我刚才在工作没有注意到你发的消息。”
很快,季云修回复道:【没关系。】
席岁决定亲自教教他,于是收拾东西准时下班,去了季家。
——
季家后花园。
两人坐在高高的草坪台上,双脚距离地面还有一段小小的距离。
席岁高高举起双手,以伸懒腰的动作让自己身体放松。
季云修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也跟着学起来,仿佛把她的行为模式计算成精确地时间与动作,连伸手的***、脑袋倾斜的角度,伸懒腰的***都一模一样。
席岁忽然觉得好玩,双手按在身体两层的平台上,两只悬空的脚晃了晃。
在她完成这系列幼稚的动作时,季云修也跟着模仿,连双脚晃动的次数都一样。
“哈哈哈。”席岁被他逗乐,脸上笑意尽显。
季云修不知道她为什么露出那么好看的表情,但书上说,这样的嘴角上扬、眼睛变小的表情代表微笑,说明那个人很开心。
他跟着学习,扯起嘴角,但眼睛周围肌肉并没什么变化。
他努力的动眼睛,却更像是皱眉。
季云修突然沮丧,因为他学不来岁岁这个很好看的动作……
如此一来,席岁就欣赏到了他这番搞笑的举动,忍俊不禁。
她忍不住好奇,季云修这么单纯,上辈子是被初盈骗了吗?
她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扯了扯季云修的衣袖,“季云修,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的表情终于恢复正常,乖巧点头。
席岁撇头问道:“你想谈恋爱吗?”
季云修眨眨眼,握着笔在本子上迅速写字:谈恋爱是什么?
盯着这行黑色小字,席岁鼓了下嘴,想着该如何解释“谈恋爱”的意思。
季云修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十分执着,就好比画画。相反的,除了令他感兴趣的人和事物之外,他会自动屏蔽外界不相干的一切。
不在意,就没有想过去了解。
席岁低头按了按手指,脑海中飘过许多用词美妙的形容,但最后只是整理出一句简单易懂的答案,“谈恋爱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玩,做一些能令对方开心的事情。”
闻言,季云修恍然大悟。
漂亮的眼睛闪了闪,微微侧身,半边身体遮挡住席岁的视线。
“你干嘛?”席岁被他这反应给弄糊涂了,探出脑袋去看,季云修却把本子按在腿上,用左手挡住。
席岁挑眉,心想这呆子还跟她玩神秘了?
席岁侧头盯着他,从他肩头和手臂晃动的***可以看出,这次写字速度比平时回答问题要慢。
季云修紧握着笔,在笔记本上一笔一划的写下七个字,工工整整,足见他的认真。
写好答案,季云修终于转回身,抚平本子页面,将笔记本竖立举起,献宝似的指着那行文字给她看:
想跟岁岁谈恋爱。
席岁微怔,完全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回答。
她微微抬眸,又撞进了那双浅褐色的瞳孔中,清清亮亮的,不含一丝杂质。
他的心比任何人都要纯粹。
席岁突然感觉眼睛泛酸,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席家败落那年,她看遍世态炎凉,那些道貌岸然的人在背地里落井下石,只有季云修找到了她。
他在本子上写着,带岁岁回家。
他在本子上写着,要岁岁开心。
他在本子上写了很长一段话,把不能说出口的,全部写给她看。
然而那时候她被仇恨蒙了眼,非但没有领情,还把那个记录了季云修所有真心的本子扔进了水池里……
当时她排斥季家,更无所顾虑。
可现在她却忍不住去想,那个时候的季云修有没有生气,会不会难过?
从小到大,除了养育她的父母之外,她没觉得亏欠过别人什么,但现在回想起来……不只是欠了季云修一条命啊。
重来一世却拥有以前的记忆,就没办法把那些事情当做不存在。
这一次,她必然不会让那一场悲剧重现!
季云修半天没等到回答,跟着席岁低头的动作,微微俯身再侧头,从下往上看到了席岁的脸。
眼泪……在哭……等于不开心。
他顿时将席岁的表情和反应作出公式化的理解,急急忙忙的伸出手抹了抹她的眼角,替她擦拭眼泪。
柔软的指腹带着温度,轻轻擦过她的眼睛。
她下意识抬头,看见他高挺的眉梁骨,那清透的眼神格外认真。
那一刻,她竟从单纯的季云修身上见到了温柔。
好像偶像电视剧里的情节,温馨又暧昧。
席岁的鼻息加重了几分。
凉风拂过,将她从微妙的气氛中唤醒。
明明知道季云修这一系列行为都不带任何歧义,她怎么能沉迷于假象?
“你是想跟我一起玩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嗯嗯!”
席岁松了口气。
果然,他只是理解了字面上的意思罢了。
“虽然没办法真的像小时候那样玩耍,但只要你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可以直接跟我说。”她想,她会尽量满足季云修的一切要求。
季云修听懂了这句话,浓密的长睫扫过下眼睑,重新把笔记本举起来,照着刚才那七个字,如稚童读书般,逐字逐句念出声:“想,跟岁岁,谈恋爱。”

季太太宠夫日常全文阅读

或许是她的解释有问题,男女之间谈恋爱跟朋友之间的玩耍哪能一样呢?
“呆子!”席岁慢慢的将笔记本按下去,看见他那副天真的模样,低声笑了,“你这么单纯,容易被人骗的。”
他又在本子上迅速写字,认真回答她的每一句话:岁岁不会骗人。
席岁唇角弯了弯,抢过他的本子搁在腿上,低头写字。
尖细的笔尖在白色纸上烙下黑色痕迹,她的字体不是娟秀小字,更像是打印出来的感觉,一勾一画都落到刚刚好的位置,笔触精到,着墨巧妙。
她不知道的是,季云修从来不允许旁人随意动他认为“属于”自己的东西。
就好比这个小小的笔记本,季云修每日将它随身携带,即便是是用完之后更换新本子,对他而言也是自己的所有物。
若是有人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下直接拿走,他也会很烦闷,发脾气。
但如果是席岁的话……
他没有任何不满,甚至露出了满怀期待的眼神。
席岁在这上面写下了一串数字和几行文字,笔尖点触着,一行一行的指着解释:“这是我的电话、上班时间、下班时间,还有上班地址和公寓地址。”
她把本子举在两人之间,给了季云修一点时间,然后问:“记住了吗?”
“嗯嗯!”他忙不迭点头。
席岁再问:“不会忘记吧?”
这次季云修摇头。
“那就好。”她将本子合上,笔盖夹在外壳上,递还给他,“上班时间尽量不要给我打电话发信息,下班时间可以。但如果遇到比较紧要的事情,随时都可以联系我,上班时间也可以!”
她留下这些信息只是单纯的想让季云修记下,以防找不到她。
可惜她现在无法预知未来,不然,会后悔今日的行为。
*
“东街那片地正在进行建筑工程招标,与我们公司实力不相上下的是天盛集团和秦氏集团。”
“我们给出的报价是多少?”
……
席氏集团高层会议上,席岁丝毫不敢懈怠,接下了第一个相当于考验的任务。
会议散去,她回到办公室,脱了严谨的西装搭在椅子上,往后一靠,闭上眼睛,脑袋还在发晕。
席岁抬手按着太阳***,甚至想要就这么躺着睡过去。
能否成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还得实打实的做出一番成绩,才能说服公司那群老股东。
她接触公司的事情越多,压力就越大。对于从未体验过商场竞争残酷的她来说,这实在是一场硬仗!
“咚咚——”
“请进。”
敲门声将她从混沌不清的世界中拉出来,在公司,她必须打起精神!
当看到父亲席明背着双手,如领导视察般走进来,席岁脑袋一下子就清醒了,立即从办公椅上站起来。
席明对外严肃刻板,每次见到父亲摆着这幅表情,席岁也会不由自主的紧张,生怕自己哪里没有做好。
谁知席明慢慢走近,随意的将旁边的滚轮椅子拉过来,坐下。像是闲话家常般,对女儿关心备至,“岁岁,最近很辛苦吧?”
“没事的爸爸,我可以坚持。”
“唉……以前总是希望你能进公司帮帮爸爸,毕竟这公司以后都是要留给你一个人的。可现在看见你这么劳累的完成工作,爸爸这心里还是不好受。”
稍稍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父亲的发间已有丝丝鬓白,岁月的痕迹逐渐明显。
席岁忽然觉得心酸,诚恳的望着父亲,明确表态,“爸爸,席氏是您和妈妈一辈子的心血,我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它!你们用心将我养育***,现在也是女儿该作出回报的时候。”
“岁岁,如果你跟季家的婚约能成,这件事情也会好办许多。”
当那些人知道旗鼓相当的对手变成席岁的靠山,就等于是强强联合,到那时,许多人都会为她开路,很多复杂的困难也会迎刃而解。
席明并不希望女儿吃苦,若非只有这一个孩子,他是万万不会忍心将一个女孩束缚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商场的。
——
因为重生之后对父母有些依赖性,这个月,席岁每天都是回家与父母同住,免不了会听到他们提起自己与季淮西的婚事。
席岁每次都会反驳,可又不能将那荒谬的前世今生告诉他们,干脆又搬回了自己在外面布置的小公寓。
夜深人静的时候,席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脑袋沉沉的有些发胀,双眼酸涩,可闭上眼睛,脑海中都会浮现出前世那些噩梦画面。
遭逢巨变,那些道貌岸然的人随之露出丑恶嘴脸。
“席岁,你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还以为自己是曾经那个高高在上的席家大小姐么?”
“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也不嫌丢人。”
“算了算了,大家还是离这种人远点吧,晦气!”
她为了追求自由而没有尽到自己应该履行的责任,让心机深沉的小人夺了家业!季淮西更是狠绝,将他们逼入绝境!害得她父母含恨而终!
这一次,她不仅要抓稳属于自己的东西,保住席家,更是要那贪心的小人付出代价!
大半夜的睡不着觉,席岁在床上坐了会儿,起身下床,打开桌上的笔记本,将最近那个工程项目的相关资料全部整理,写下策划书。
这次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季氏和秦氏。
季氏目前拥有最高决策权的人还是季陵城,而季淮西因为血脉关系和自身能力,在季氏拥有不低的权利。
思及此,席岁的眸光黯淡了几分。
每次有人提起季淮西,她都会想起昔日的仇恨,可她***这个圈子,以后还会跟季淮西多次碰面。那必须要学会忍耐,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泄露自己的喜好厌恶,免得被人抓住把柄。
整理完资料之后,她又***躺了会儿。
今日休假,闹钟没响,一觉睡到了早上十一点钟。
睁眼第一件事情就是拿手机看时间,顺便连接网络看消息。
微信通知弹出熟悉的消息,看到季云修每日不缺席的“早安”,席岁的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
她拿起手机回了一个“早安”,随手把手机放在桌面上,进了卫生间。
等她洗刷完回来,微信又多了两条消息,还是季云修发来的图片。
那是一幅画,画中是季家整个后花园的场景。
季云修把自己看见的景物画下来,拍给她看。
她懒得打字,直接录了一句语音发过去,“什么时候学会拍照了?”
这个问题可真是难倒了季云修。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就是这样会了。
因为无法向席岁解释,所以直接老实的回答:【不知道。】
“真是呆子,连自己为什么会拍照都不知道呀?看来你拥有手机之后学会了很多新技能嘛,不错不错,下次我再教你一些新东西。”
小时候就知道季云修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长大之后没太在意这些细节,是因为那时候心里只揣着自己的梦想,对周围的人都不太上心。
现在想想,其实季云修的学习能力很强!
即便他无法跟正常人一样,但如果能够学习更多的知识,他或许能慢慢融入生活。
阿修:【想跟岁岁玩。】
席岁接了杯温开水放在桌上,手指在白瓷杯壁敲了敲,按下语音,“可是我这两天有工作哎,等过两天好不好?过两天去找你玩。”
阿修:【QAQ】
看到这个表情,席岁直接笑出声。
每次看见季云修,她都会想到这个可爱的表情符号,用去形容季云修的萌态简直再合适不过!
没想到今天,季云修竟然自己把这个表情打出来发给她?
席岁:“为什么要给我发这个?”
老实人阿修:【手机上说,QAQ代表不开心。】
席岁:“……”
她其实觉得这个表情很萌,每次季云修都在对她卖萌!
简直受不了!
自家小朋友,除了宠着还能咋地?
她对着手机那端的人,温柔的哄:“不要不开心呀,等过两天我给你带小礼物。”
如孩童般的对话,她从来不觉得无聊。
只是这两天得抓紧时间做工程项目的策划案,不能分心思。
既然大家现在在同一起跑线上,就得提前做好准备,才有更大的可能赢取胜利!
——
季家。
季淮西来季家与季陵城商谈公事,留在这里用午餐。
从书房走出来后,季淮西来到季云修身旁,喊了声,“大哥。”
季云修聪耳不闻,没有回应。
但因为他没有遮掩的意识,季淮西晃眼一瞥,看见了备注上的“岁岁”两个字,“大哥是在跟岁岁聊天?”
“……”他还是沉默。
季淮西心中有些恼,握拳的双手微微***。
若是往常,他也懒得搭理季云修,可如今季云修跟席岁扯上关系,更是令他烦躁。
他突然提出建议:“大哥想去找岁岁吗?”
此时,季云修蓦然抬头,眼巴巴的望着他。
季淮西没想到这招真的管用,见季云修如呆愣的傻子般不会说话也不懂算计,他便在心里盘算。
季淮西环顾四周,见没人注意这边,他微微蹲下,在季云修耳边引-诱,“我带大哥去一个地方,以后你都可以在那里找到岁岁。”

小说资源推荐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本站说的没错吧,季太太宠夫日常席岁季云修小说资源在线资源全集版免费全文阅读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收藏关注吧!

点击免费阅读席岁季云修小说全部章节!

本文仅为公开的免费章节试读,完整内容请到相关授权平台阅读,若无意侵犯您的权益,烦请通过底部邮箱联系,核实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网站地图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