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典言情

叶蓁蓁凌渊小说暴君的笼中雀免费全章节全文完整版

叶蓁蓁凌渊 十弦文学 2020-03-25 07:35:46
  • 暴君的笼中雀合集版免费阅读-暴君的笼中雀(叶蓁蓁凌渊)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暴君的笼中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故事主角是叶蓁蓁凌渊的精彩小说资源全集完整版阅读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接下来十弦文学给大家推荐一部精彩的在线小说暴君的笼中雀全文阅读,主角是叶蓁蓁凌渊小说,题材新颖,《暴君的笼中雀》主要讲述了叶蓁蓁凌渊之间的故事:叶蓁蓁六岁那年不慎落水,一场大病之后,她脑子里多了一段记忆。她知道大伯收养的那个阴鸷少年叶凌渊会在几年后被皇帝认回皇子身份。她还知道叶凌渊登基后,因为对大伯一家...

叶蓁蓁凌渊小说暴君的笼中雀全文免费阅读:

时值六月,扬州城已经十分炎热。叶蓁蓁躲在屋里,喝了第二碗酸梅汤,依然觉得心神不宁。
她把叶怀钰身边伺候的下人都告诫叮嘱了一遍,不能让他身边离人,也不能让他随便去花园里玩,想去一定要提前告知她。
做完这些她还是不放心,时不时拉着叶怀钰的小胖手,嘱咐他别去危险的地方,弄得叶怀钰都有点烦她了。
“姐,花园凉亭里多凉快,我陪你纳凉呀。”
叶怀钰脸上都是汗,小孩子难免跑跑跳跳,蓁蓁有些心疼,难道就一个夏天都不让他出去了?
她想想也觉得不可能,如果只是去凉亭,不去上辈子叶怀钰被蛇咬的花丛里,应该不会有事。
“那走吧。”
她一答应,早就热的不行的叶怀钰便撒欢跑出去了,还让月竹带上点心和冰水。
叶蓁蓁摇摇头,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路过东厢房时,她有心叫上楚凌渊一起去,可又不确定他在不在屋里,于是这个念头便打消了。
“叶怀钰,你慢点跑。”
叶蓁蓁看见弟弟已经跑出了自己的视线,连忙出声喊他。
两人来到凉亭,蓁蓁谨慎地让人检查了几遍,确定这里很干净,才带着叶怀钰坐***。
凉亭里幽静凉爽,不一会儿她们身上的汗就散了,叶怀钰抓起一块绿豆糕给蓁蓁:“姐,你吃吗?”
叶蓁蓁正留心着四周,接过绿豆糕敷衍地咬了一口,“少吃点,当心晚上积食。”
叶怀钰吃了几块点心,又喝了碗冰水,正无聊时,看见一只蜻蜓飞过去,他立刻从石凳上跳下去追逐。
“蜻蜓啊,姐,我抓来给你。”
叶蓁蓁本来想出生阻拦,但看见弟弟开心的样子,还是忍住了,她在亭子里坐不住,心事重重地跟上去。
“叶怀钰,别往杂草多的地方去。”
她仔细盯着周围的草丛,就怕里面真的窜出一条蛇来,叶怀钰没抓到蜻蜓已经跑回来,蓁蓁悬着的一颗心暂时放下,摸摸他的小脑袋。
“热不热,去亭子里吧。”
叶怀钰噘着嘴跑了,蓁蓁想着凉亭里干净就没跟的太紧,哪想到她刚走到亭子边,就见叶怀钰坐下的石凳下趴着一圈盘起来的蛇,那蛇吐着信子正在向上抬头。
“叶……”
蓁蓁捂住嘴,极力克制着自己的尖叫,怎么办?哪怕刻意躲避,却还是躲不开天意,下人仔细检查了好几遍,凉亭里却还是突然出现一条蛇。
一瞬间对命运的无力感差一点压垮叶蓁蓁,她想求助,可身边只有一个比她还胆小的月竹,她能求谁呢?
眼看那蛇要往上爬,蓁蓁心中已有取舍,她这些年勤练五禽戏,反应和速度都不错,此番至少能救下叶怀钰,至于她自己,便听天由命吧。
她不再迟疑,目光坚定地冲上去,速度飞快地双手拖起叶怀钰,把他推向月竹。
松手的那一刻,她感受到手臂一疼,那条花色亮丽的毒蛇咬了她一口,便游荡开隐入草丛间消失不见。
“姑娘。”月竹接过叶怀钰后,踉跄地向叶蓁蓁扑过来,被蛇吓软的腿险些没有知觉。
叶蓁蓁使劲掐着手臂,蛇毒发作的很快,她已经眼前发虚,浑身无力地坐在地上,被蛇咬的伤口疼得钻心,叶蓁蓁费力说道:“找人……”
月竹惊慌向四周喊道:“来人,五姑娘被蛇咬了,快去请大夫。”
有人听到喊声,已经拔腿跑去请大夫,叶蓁蓁心中苦笑,如果这蛇是上辈子咬伤叶怀钰的毒蛇,不知她还能不能挺到大夫来。
叶怀钰先是无助的抱着她哭,这会儿倒像是被月竹喊醒了似的。
“找人,我去找人。”
他撒腿就跑,小小的身影飞快地离开叶蓁蓁模糊的视线。
叶怀钰不过是个不到六岁的孩子,危机时能想到的只有熟悉的人,他还不算笨,知道柳氏今日出门参加寿宴还未回来,回到二房后,直接跑到东厢房门口,碰碰地敲门。
“凌渊哥哥,救命啊,姐姐被蛇咬了呜呜呜……”
他忍了一路的眼泪,终于还是决堤而出,姐姐都是为了救他,他不应该闹着要出去玩。
门开的速度出奇地快,叶怀钰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冷面少年,对方颇为不耐,问道:“人在哪?”
叶怀钰憋住哭,“在花园的凉亭里,好大一条蛇,姐姐快不行了……”
眼前一阵风掠过,他揉揉眼睛,面前的少年已经不见了。
叶蓁蓁眼前出现那道模糊身影的时候,佯装坚强许久终于忍不住落泪。
楚凌渊走到近前,听见她用微弱地声音说了一句:“哥哥,我疼。”
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面前虚弱躺着的少女让他生出一股怒气,她应该是鲜活的,充满亮色的,却成了如今了无生机的样子。
他蹲下检查她的伤口,一看便知咬伤她的蛇乃是剧毒,这种蛇不应该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是有人故意为之。
“哥哥,我是不是要死了?如果我死了,你能不能……”
她好想求楚凌渊善待她的家人,却又觉得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或许不够重,所以这话迟迟开不了口。
楚凌渊猜到她要说什么,冷声道:“闭嘴,我不让你死,你就死不了。”
蓁蓁的眼泪断了线,心中的委屈怎么也憋不住:“我好疼啊,哥哥,你是不是骗我的,我肯定要死了。”
楚凌渊没理她,伸手点住她身上的***道,防止蛇毒侵入脏腑。
蓁蓁哭得更伤心了,还因此打了个哭嗝,“嗝……还有,为什么我都要死了,你还在凶我啊,你就不能对我笑笑吗?我都叫了你六年的哥哥了。”
楚凌渊想要抱起她的手倏然一顿,他心中似在权衡。这个人或许从前对他可有可无,但方才听到叶怀钰说她快死了,他身体快过大脑不惜施展轻功。来到这里见到濒死的她,他才发觉,只是不希望她死的一个念头,便让他差点暴露自己。
放任下去,她会成为自己生命里无尽的麻烦,但若就此不管她,她真的会死。
如果这个人死了,意味着那道情绪多变喊他哥哥的声音从此消失。
楚凌渊心中已有答案,他抱起少女,盯着她的眼睛,认真问道:“你真想做我妹妹?”

暴君的笼中雀全文阅读

叶蓁蓁挣扎了半响,张开嘴却没发出声音,歪过头靠在楚凌渊怀里晕了过去。
她到底是没给楚凌渊答案。
少年皱起眉,抬手拂去她身上的一片落叶,抱着人走了。
月竹愣了半响,才紧紧跟上,她脑子里装不下太多东西,此刻已经忘了楚凌渊是凭空出现在亭子附近的。
*
叶怀朗偷偷去珠宝铺子对面的茶楼相看葛家姑娘,一看之后,果然大失所望,他回来却没想到还有更堵心的事等着他。
“你说什么?叶蓁蓁被蛇咬了,还是条毒蛇?”
金胜支吾答道:“大公子,小的实在不知那是条毒蛇,养蛇人让小的随便选一条,小的就选了里头最懒散不爱动的,谁知,谁知竟是条带毒的!”
叶怀朗简直要给他气死了,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厉声质问:“现在怎么办?我让你弄条蛇吓吓她,如今真把人给咬了,若是查出来是我做的,祖父定不会放过我。”
金胜耷拉着脑袋,知道叶怀朗一定会放弃他,果不其然,叶怀朗下一句便说道:“这事万一败露只能你全担着了,放心,爷会给你家里一笔银子,妥善安置你的家人。”
金胜满心绝望,却只能被动地点头。
楚凌渊抱着叶蓁蓁回到二房没一会儿,大夫便来了,不多时,柳氏和叶锦程收到消息也赶回来。
请来的大夫不善解毒,把过脉就说让他们另请高明,叶锦程忙问:“请纪大夫指条明路,扬州城谁能解此毒?”
纪大夫摇摇头,“怕是来不及,扬州城最善解毒的是我师兄闻景泽,他现下外出游历,谁也不知人在哪?五姑娘这蛇毒实属罕见,那毒蛇又跑了,找不到根源,就难救了。”
叶锦程踉跄一下,听到身后一声闷响,只见柳氏跌坐在床边,拉着叶蓁蓁的手抹泪,叶怀钰实在没忍住,放声大哭起来:“姐姐不要死,不要死。”
叶锦程送走大夫,无法之下只能派人去找闻景泽,一家人坐在叶蓁蓁床前,个个面如死灰。
楚凌渊站在窗外,刚才纪大夫说的话他都听见了,那个姓闻的恐怕不好找,他虽然可以点***止住蛇毒蔓延,却不是长久之计。
眼下还有一个办法,但风险极大,若实施起来,恐怕需要她自己同意。
楚凌渊又等了一会儿,直到叶锦程坐不住出去寻人,柳氏也去找闺中朋友想办法,屋里只剩一个叶怀钰,他这才从窗外翻***。
叶怀钰似乎哭累了,趴在床边睡得很沉,楚凌渊抚了抚叶蓁蓁的脸,手指搭在她腕上,面色沉凝。
他捏了一下她的手指,把人弄醒。
“叶蓁蓁,醒了吗?”
叶蓁蓁睁开迷茫的大眼,她感觉浑身无一处不疼,无力说话,只能眨眨眼睛。
楚凌渊道:“能救你的大夫不在扬州,等找到他你很可能已经毒发身亡。”
即便叶蓁蓁早就有所准备,听到他这样说,还是默默红了眼眶。
楚凌渊皱眉,抬手抹去她脸上的泪,沉声道:“别哭了,我能救你,但我不能保证,你会不会死。”
这也正是他犹豫没有直接施救的缘由,他以为叶蓁蓁会仔细考虑一番,却不想她用尽全力拉住他的手,手指在他掌心一笔一笔划下。
“我信哥哥。”
楚凌渊的掌心微微发烫,少女全无犹豫的回应,让他心中升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滋味。
心上像被一根轻柔的羽毛搔刮过,舒缓地痒着,不仔细体会,便如同从未发生过。但楚凌渊不屑于掩饰,无论何种因由,叶蓁蓁在他心里终究不同了,他没办法把她再当做无聊时逗趣的宠物。
楚凌渊反手握住少女的手,不轻不重却带着安稳人心的力量。
“叶蓁蓁,看着我。”
蓁蓁已经无法思考,下意识循着声音望向楚凌渊的脸,他捏住她手的力道渐渐加重,一双冷冽黑眸愈发深沉。
“无论多痛苦你都要坚持下去,不许死。”
叶蓁蓁的眼中虽然一片茫然,但听到这话还是点了点头。
楚凌渊放开她的手,转身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温水,随即用指尖划开手掌,殷红的血连成一条线流出来落进杯子里。
他身中曼陀剧毒,血中本就带毒。但无人知晓,此毒霸道,可以吞噬一切毒素,他的毒血算是一味解毒良药。
唯一不可控的是,两种毒在体内相争,中毒之人必须忍受极大的痛苦,他不知道以少女的柔弱,能不能忍过去。
楚凌渊晃了晃水杯,再次走回床边,方才被他唤醒的叶蓁蓁已经快要抵御不住晕眩,再次昏睡过去。
楚凌渊托起她的头,水杯贴在她嘴边,似命令一般道:“张嘴,喝下去。”
叶蓁蓁觉得耳鸣目眩,周遭静寂的厉害,仿佛只有楚凌渊的声音才能进到她耳里。
她听话的张开嘴,无意识地吞咽着到了嘴边的水,直到把那一杯喝尽了,才无力地闭上眼睛。
楚凌渊放下她,在原地等了片刻,只见方才还闭目昏睡的少女突然睁开眼睛,眼里蔓延起红血丝,脖子和双手上涌现青筋,看起来十分痛苦。
“疼,我好疼……”
她想喊出声,却因无力,到了嘴边的喊声就变成轻声呢喃,眼泪因疼痛蜿蜒而下,知道哭喊无用,她紧闭齿关想把这阵痛楚挨过去。
楚凌渊皱起眉,把杯子送回桌上回到床边,他扶起叶蓁蓁的肩膀让她靠进自己怀里,一只手控制住她乱抓的手,另一只手伸到她嘴边,掰开少女的嘴,让她咬住自己的手掌。
疼痛于他而言已是稀松平常,叶蓁蓁把他的手咬出了血,他却没有半分反应,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起一下。
两股互相较量的毒很快分出胜负,叶蓁蓁眸中的光越来越亮,人也逐渐清醒,等那阵疼痛消失,她彻底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咬着楚凌渊的手掌,连忙松开嘴。
“哥哥,对不起,你疼不疼?”
楚凌渊只看了一眼手上的咬痕,便用袖子遮住,低声道:“无事。”
他又一次查看叶蓁蓁的脉象,发现蛇毒已清,曼陀之毒也随之消弭,便让她躺回床上。
“毒已经解了,你体力耗尽,睡吧。”
叶蓁蓁强撑着应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声音,小手抓起楚凌渊的袖子睡着了。
楚凌渊不知在想什么,甩开她的动作一顿,另一只手抻开被子盖住她,他自己则靠在床边坐下,目光中有一闪而过的迷茫。
他不知道叶蓁蓁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有那么一瞬甚至享受着她的依赖,他只能重新定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或许,把她当成妹妹?
他恍惚想到,叶蓁蓁已经叫了他六年的哥哥,既然她这般想,那就成全她。
在井下金库时,阮夫人留下那句话他至今想不清楚,是何种情,叫人深陷其中,哪怕伤痛绝望也要狠命抓住。
他独行于世多年,唯有一个叶蓁蓁让他生出几分回护之心,这便算是情吗?
如果是这样,阮夫人必定多虑了,他此生绝不会像她一样为情所困。

本站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暴君的笼中雀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资源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点击免费阅读暴君的笼中雀全部章节!

叶蓁蓁凌渊小说仅代表暴君的笼中雀作者观点,不代表十弦导读网立场。

十弦小说推荐

十弦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十弦小说导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